第三章 盛情邀请
蓝灵溪月2018-04-23 17:403,406

  天空中,太阳的独角戏已经结束。夜幕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落下来。蓝-白-灰-黑的背景色由浅到深地更换着,月亮和星星穿上自己最喜爱的服装闪亮登场了。

  袁明从来没有背过重东西,更何况是人了。他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汗不由自主地渗了出来,他想擦一下,又不知该怎么办?他背上孟月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他想不通,自己干嘛就答应她了呢?怎么就上了她的套呢?他从小到大想尽办法防着孟月,到临了还是上了她的当。

  孟月这会儿趴在袁明的背上,她的鼻子敷在他的后脖颈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闻着袁明身上特有汗的气味。她早以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她心里那个美啊!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袁明,我想唱首歌!”她不等袁明回答,就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粒粒鲜血染红它,

  哈啊~哈啊~绒花,绒花,…… ”

  “哎,好听吗?袁明?”孟月拨弄一下袁明的耳朵问道。她侧脸瞄着袁明煽动的长睫毛,心也随之上下波动着……。

  他们穿过了学校和幼儿园,来到一条叉道上,眼前是一片住宅区,华灯初上,万家灯火……。

  “我想了一下,你啊……还是唱《妹妹找哥泪花流》比较合适……。你的腿都伤成这样儿了,还不赶快找个哥哥来安慰安慰你……。”袁明有些气喘吁吁地答道。

  “我找了呀!就是你啊”孟月用手拍了拍袁明的后脑勺说道。孟月心想找的就是你,还要让我找谁去。

  “什么?你,你等会儿。你先下来,让我缓一缓……。”袁明吃了一惊。他心想,不行,他要跟孟月好好说说明白。

  他把孟月放下来,转了个身,脸朝着孟月瞪起眼睛说:“我比你只大半岁,咱俩还是同年的,顶多算是同龄人。再说了,你……”袁明抬起右手用食指点了点孟月,随后又指着自己。

  “……我,虽然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自打幼儿园起到初中毕业,咱俩都没同过班。统共就两个班,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够高的吧!。再说,到了高中,同班了吧,又是前后坐着,也没同桌过。我啥样的?你知道吗?你了解吗?把我当哥哥,我还没把你看成妹妹呢!”

  孟月惊讶地看着袁明说完,听了袁明的话,她吃惊的脸慢慢凝固住了。这时候,她才明白刚才是她自作多情了。她的心像片红纸被袁明无情地撕碎了,散落了一地。她低下头默默地将篮球递给袁明,转身就走……。

  袁明看孟月磕磕绊绊地走着,他心里怪不忍心的,他快步追上孟月说:“还是我背你吧!那样能快点到家!”

  “哦!”孟月欣喜地答应了一声。她主动伸手接过篮球,再次趴在袁明的背上。她本来对袁明不报什么希望了,只想自己慢慢挪回去,悄悄地疗伤。

  “傻丫头,你以为我是谁呀?背了你一下就要托付终身啊?我把你弄去卖了怎么办?你是不是还帮我数数钱呢!”袁明想活跃一下气氛,与孟月开玩笑地说道。

  “瞎说什么,别人,我不敢信。你,我特放心。”孟月娇笑着说道,她握紧拳头敲打着袁明的肩膀,嘭嘭地响……。

  “你就不能学学人家二师兄,背上了就高兴得屁颠屁颠的!”孟月也不放过袁明,她借用了《西游记》里的人物来讽刺袁明。

  “我怎敢跟人家比,有武功,还有兵器。我既没兵器又不会武功。再说了,我万一背的要是妖怪或是孙悟空,岂不是出了力又要挨打啊!”袁明拿孟月打趣。孟月被袁明气得,嘟着嘴,用力在袁明的肩膀上使劲捶打。

  “你说谁是妖怪呢!我要是孙悟空,你早就粉身碎骨了!”孟月像真的想要敲碎袁明的骨头似的,重重地锤了几下他的肩膀。

  “好了,好了,够意思了,解恨了吧!你看前面是不是到你家了?”袁明说着放下孟月,接过了篮球抱在手里。

  他们已经走过了那片住宅楼,被红砖墙围住的院子挡住了去路。朦朦胧胧的月光下,一只孤孤伶伶的路灯照亮了,通往小院儿的红砖路。

  “院儿门开着,你进去吧!我也该回家了!”袁明向敞开门的院子里看了一眼说道。 孟月向他挥挥手道别。袁明也抬起手摇了摇。

  忽然……

  袁明看见正对院门的窗口亮了灯,依稀可见长发飘逸的女孩站在窗前。鹅蛋型的脸上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涟漪动人,眼尾向上翘着,有点古代凤眼的韵味。红唇齿白,上嘴唇尖翘起有一种欲语还休的感觉……。

  袁明一下子呆住了。他知道孟月要关院儿门了。急忙跨前一步挡住一扇木门问道:

  “那女孩是谁呀?怎么以前没见过?”

  孟月宁过头朝自家厨房的窗口望去,看见了姐姐孟玉向她招手,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

  她手扶着门,笑着对袁明说:“我姐孟玉,她过去在老家上学。去年,我姥姥病故了,老家没人了,才转回来读高三的。”

  “哦……!我突然想起个事,过两天我姐结婚,请你们参加呀!一定要来啊!”袁明的态度一下子热情洋溢起来,孟月有些受宠若惊,她抿嘴一笑望着袁明,却见他眼睛直勾勾地瞧着那扇窗户。

  “啊!知道了!你妈早就告诉我妈了,我们一定去。再见!”孟月说着低头看着袁明挡着门的那只脚。袁明下意识地缩回来。

  “不好意思噢!再见!”孟月抱歉地说着,随手“咣”地一声关上了院门。窗前剪影消失在袁明的眼前……。

  袁明面前的木门一下子关上了。他的魂儿像是被勾走一样,痴迷地望着那扇门。他想再看看那个女孩,他举起右手想去敲门,手又停在半空中。他转念一想,今儿天色晚了,已经知道那姑娘是谁了,以后再来找她也行。他转身辨别了一下方向,朝前跑去……。

  袁明一口气跑到一栋住宅楼前。他停下脚步,弯下身顺了顺气息。他抬眼看见自己家的客厅和厨房的灯都亮着,他知道,爸妈还在等着他回家吃饭。

  袁明拐进楼门洞,扣响了东边的那扇防盗门,“啪、啪、啪”……

  袁明看见妈妈的脸出现在铁栅栏门里,她边开门边用疑惑的眼光望着袁明。

  “怎么回来这么晚?饭菜在桌上呢,都凉了。我给你热热去……。”她说着推开门,回身拿起大门左边餐桌上的饭菜进了厨房……。袁明一闪身跨进门,随手拉上了铁栅栏式的防盗门。

  袁明走进客厅,看见穿着大裤头老头衫的爸爸坐在大沙发上,就着灯光翻看报纸。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切好的西瓜。茶几旁边,与沙发相对的柜子上电视有画面闪动,袁明想妈妈又在追看哪个连续剧了。

  袁明推开右手边的门,看见在灯下写字的哥哥。他轻手轻脚地进去,把书包放在自己的书桌上。他弯腰拿起拖鞋起身进了卫生间。他快速地洗了一把脸,冲了冲脚,擦干换上拖鞋出来。

  林婉贞已经坐在餐桌前等着儿子了,看见袁明坐在她的对面座位上,便示意儿子坐到她旁边来。袁明没有看见似的,拿起筷子吃起饭来。林婉贞想起袁明往日吃饭的情景:儿子总是挨着她坐下,边吃饭还说着当天发生的事,嘻嘻哈哈地没完没了。她想不通今天儿子是怎么了?表情非常严肃,不说也不笑了。

  袁明吃着饭,偷偷仔细地观察着妈妈的一举一动。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另他非常失望。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妈妈没有做错任何亏心事。只是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

  袁明吃完饭。他想找姐姐聊聊,他推开了姐姐房间的门,里面空无一人。他感到有一点失落,就坐在了床边上。林婉贞收拾好碗筷,摘掉围裙。见袁明独自一个人坐在女儿的房间,她就跟了进来。

  “妈,妈,我是你亲生的吗?”袁明望着妈妈温柔慈祥的脸问道。他实在忍不住了,他想证实别人的话不是真的,他要确定他的出身没有任何问题。

  “傻孩子,你当然是妈妈亲生的了!你就是在咱们卫生院出生的,这是记录在册的,没一点问题。”

  林婉贞听了儿子的问话,她的心慢慢收紧了。她想儿子一定是听到了什么,才会问出这样的话。

  “那,我姐我哥呢?哪个不是你亲生的?”袁明慢慢站起来,盯住妈妈的眼睛,拉过妈妈的手捂住。林婉贞看了看别处躲闪着袁明的眼睛,她穿着无袖连衣裙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手也微微地颤动。她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说!妈妈,哪一个不是你生的?”袁明感觉到妈妈受了么大的委屈,不然,她的反应不会有这么强烈。他低吼着问出来。

  “你,你,你哥哥,他,他不是我生的!”林婉贞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她怕哭出声,抽出被袁明捂着的手,挡在自己的嘴上。转身逃了出去,穿过客厅进了另一个房间。

  袁明想拦住妈妈,让她说出更多的真相。他追了出去……。

  袁明跑到客厅,看见爸爸戴老花镜的脸,再看看坐在房间里的妈妈。他似乎发现事情真正根源。

  袁明懊丧地进屋躺着自己的床上,用毛巾被盖住了头。他不想看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就想抛开所有的烦恼睡去……。

继续阅读:第四章 再次交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