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桥头相遇
蓝灵溪月2018-05-04 22:133,605

  “我靠!那身材苗条得!了不地啊!曲线完美得没法说。哎,那是你姐吗?”代云鹏手搭凉棚,极目远眺,哥哥推着自行车和嫂子行走在和暖的阳光下……他问身旁怅然若失的俊男。

  “嘿,你,谁呀?想打我姐的主意啊!边儿站着去!”袁明见那个胖呼呼,圆头圆脑的大男孩,对他姐垂涎欲滴的样儿,就来气。他没理会对方的问话,反问他。

  “哥们!我,代云鹏,现任小叔子!”代云鹏伸出一只手,想用最正规的礼貌方式,认识对方。

  “哦!我当谁呢!袁明,现任小舅子!”袁明也想去握,苦于双手占着,只好伸出一只脚来……。

  代云鹏立马也伸出脚,他们裤管相碰。俩个小亲家,以出人意料的形式相识。他们并肩朝新房方向走去……。

  “你不觉得,他们很登对吗?干嘛!损失惨重的样子?”大男孩先开了腔了。

  对袁家二小子,他早有耳闻。只是重来没打过交道,今儿得以相识。果然是气味相投的一伙。就是袁明那副患得患失的神情,让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当大男孩伸出脚的那一刻,袁明心里就欣喜若狂,终于找到和拍的同伴了。虽然,他长得有点蹩屈。但是,凑活将就合作吧。总比自己一天到晚,唱独角戏要强多了,搭档难觅啊!

  “你懂什么?我们姐弟情深似海,你一个外人咋能知道?”这会儿袁明才意识到,那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姐姐,这回真的要离家出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家里再没有姣他、宠他、逗他,乐他、打他、骂他、知他、念他的姐姐了。她成了别人家的媳妇,另一个男人的妻子……。

  “我以后就不生女儿。养大了,嫁出去。真是撕心裂肺啊!”代云鹏想起嫂子离开家时,哭得泪人儿似的。自己还有个姐姐,待字闺中。不知出嫁时,又是怎么样的场景?真是不敢想像。

  “哈,哈,哈,到那会儿,就凭你?能控制了吗?老天,給你啥都得接着!”袁明没憋住,笑出声来……。

  “袁明,袁明,你快来!我有事情找你!”袁明走进新房,刚放下喜盆和暖壶。袁娟急急忙忙拿着个榔头出现在他眼前。

  袁明不由自主地举起双手投降,低头认罪样:“姐,我承认,鞋是我藏的。车胎气是我放的。别打我啊!我的脑袋,经不起砸啊!”说着,他双手护头,卧倒在床上……。

  “哎喲喂!隔着我了!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袁明龇牙咧嘴地从床上遛了下去,转身一看。红色的床罩上铺满了桂圆、红枣、花生、莲子……。

  袁娟见弟弟的滑稽样儿,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她扶起弟弟,拉到卧室门口。指着门框说:

  “榔头,是让你掟钉子的。不是来砸你的。不过呢!你以后再调皮捣蛋。小心,我真的砸你哦!”

  袁娟将榔头、钉子一交给袁明,看着他在门的上框间隔着掟上三颗钉子,挂好门帘……。

  “姐,不是早就该挂好的吗?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呢?”袁明搞不明白,现在才干这个活。

  “忝丁进口啊!这是风俗,你不懂!给你个当舅舅的机会,好不好啊?”袁娟说着收起了榔头。

  袁明撇撇嘴,不屑地说:“切,你还信这个,真服你了!”

  袁娟吐吐舌头,微笑说“只要能让生活幸福的事情,我干嘛不信?我干嘛不做?”

  “啊…!“幸福在向你招手,曙光在前头!”的歌词,就是唱给你听的吧!”袁明唱着歌,调侃着姐姐。

  袁娟拍了拍袁明的肩膀头,温情歀歀地说:“我家的小马驹子,康庄大道就前方,你倒是撒着欢儿,往前奔那!你姐_我,勇往直前,永不退缩!” 袁明望着姐姐的眼睛,毋庸置疑地点了点头。

  袁明拿起餐桌上的喜糖,剥了一颗塞进嘴里。转身扒着代云鹏的肩膀,出了新房,直奔餐厅……。

  “嗨!袁明!……”

  一条白测线的蓝运动裤,闪进袁明的视野。白色体恤张显婀娜身姿,齐耳短发勾勒着俏丽面庞,回眸一笑百媚生,女孩儿最柔美的一面,被诠释得淋漓尽致。手拢头发,不无娇羞的孟月呼唤着。

  袁明搭着代云鹏出了楼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孟月。他像踩着了条蛇,浑身一哆嗦,脚下一滑,差点摔一跤。

  他赶紧双手抓紧代云鹏的双肩,惊恐万状地说:“孟月,你,你这是去跑马拉松吗?大热的天,穿什么运动鞋呀?”

  “不啊,我去参加,你姐姐的婚礼啊!”孟月瞅了瞅自己脚上的白鞋,没觉得不妥。

  “该穿什么鞋子,我自己知道,只要我的脚,舒服就行!不用旁人来管!”她冲着蓝天白云说。

  “哎,明哥,这是谁呀?給介绍介绍呗!”代云鹏的梦中情人出现了,他激动地捅了捅袁明问道。

  “啊,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高二、二班的孟月同学。”袁明如梦方醒,手撑平掌,侧向孟月那边。他歪头望着代云鹏,左边唇角略微扬起,意味深长地笑着。

  “本人是高一、一班的代云鹏!你好!”代云鹏说着,站直身体,伸出一只手,想与孟月握个手。

  “哦!我知道了,你是我的同桌,代云霞的弟弟。是吧?”孟月伸手拨拢拨拢刘海,没有握手的意思。她早就知道他了。心想:小屁孩,还想玩“高大上”呢!“握手”,不要显得太老气横秋了,好吧?

  “嘿,我咋看!你倒像今天的新郎官!还扎根领带呢!笨狗轧狼狗的势,人模狗样的吗!”孟月话锋一转,朝袁明直奔而去。

  袁明像被万箭穿心,击中要害,痛苦难耐。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功: “你,你懂什么?正规场面就该穿着合体。谁像你,参加婚礼弄身运动装,搞得像体育比赛!”

  “还不是都怨你!我的两个膝盖刮了花,现在还没好利索。我妈才做的新裙子都穿不成。你倒好,穿得人五人六的。来嘲笑别人!”孟月一提腿伤,气不打一处来。她两手环抱胸前,翻着死鱼眼。下嘴唇向上噘着,呼出的气,喷向刘海,额前的头发此起彼伏地翻着波浪……。

  “我不是找个学霸哥哥送你换药、回家了吗?咋还不行?哦,是不是,人家没有背你啊?”袁明狡缉地一笑。他也叉手抱胸,右脚撑地“啪,啪”地打着节拍,唇型向左侧滑出了优美的弧线。

  “那学霸,你就别提他了!呆头呆脑的。你跟他说啥,都点头。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根本没法沟通。”孟月瑶瑶头,甩甩手,无奈地跺跺脚。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身上,老也弄不掉似的。

  “啧,啧!你还挑三拣四呢!像你这带刺的花,有人想捧着你,够不错了!知足吧你!”袁明撇撇嘴,迈开大步通过了一座两米宽、五米来长的铁架水泥桥。

  “好了,好了,你们是同学吗?我看是仇人吧?怎么,一见面就掐个没完没了呢?”代云鹏再也受不了,挡在他们两人中间。他伸出胖乎乎、圆滚滚的手臂,去扶孟月过溪上小桥……。

  这时……,

  袁明转身猛然看见桥的那端,婆娑的柳阴下,裙裕翩翩的少女姗然而至。流苏般的额发,锁不住满眼的芬芳。回眸间透着灵动和天真,有着超凡脱俗的淡然。纤手轻撩飘逸长发如点清墨。

  他的心弦被肌雪肤白的纤指撩拨着发出惊叹声。他的眼眸中只有白裙翩然的少女,一人之影。

  “孟月,小月,等等我!一起走!”孟月听见喊声,回头一看,姐姐孟玉,站在桥头的柳树旁,向她招着手。她跑过去,挽住姐姐的臂弯,步履轻盈地通过小桥,来到林荫大道上……。

  “这位姐姐是……?我咋重来没见过呢?”代云鹏吃惊地望着孟玉,怀疑她是从画中走出来的。

  “看你傻了吧唧的样!没见过美女啊?我姐,孟玉。之前在老家上学。现在咱校上高三。袁明过去见过的,是吧?”孟月宁头看了一眼,跟在后边默不作声的袁明。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等一下!我前两天是远远的见了一面。可你又没说我是谁?那不算!我想认真介绍一下自己!”

  袁明说着向前跑了几步,撑开双臂挡在姐妹俩面前。他傻傻地盯着低头垂眼的孟玉。

  “好吧!我来告诉我姐,你是谁?”孟月被袁明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护住姐姐。

  “不用,我自己说!”袁明坚定地打断了孟月的话。他想表达的内心意愿,是孟月所不知道的。

  “我的基本情况,你可能都知道了。叫什么?多大了?……我要说的是,你不知道的。我爱画画,想请你做模特,你看可以吗?”袁明鼓足勇气说出最后几个字。他不知孟玉能是否答应,他焦虑地攥紧了拳头。

  孟玉和妹妹被挡在路中间,进退两难。她看见了那只捂紧拳的手,微微颤动着。 她眉头促起,心却慢慢沉了下去。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煽动了几下,并未抬起来。嘴唇蠕动着,并未发出声音。

  “袁明,你太过分!刚认识,就提出这要求。莫说我姐同意不同意,你得先通过,我这一关才行。我是我姐的护花使者!”孟月见姐姐不置可否。她出来化解尴尬。她摆摆手,示意袁明让路。

  袁明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跨了一步,更加逼近了孟玉。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她是否同意?

  孟玉惊恐地抬眼看着,这个长相俊郎,神情焦灼的男孩。抿嘴微起,欲语还休……。

  “袁明,我警告你啊!你要保持一米距离!休想越雷池一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袁明的激进行为,惊得孟月不知所措。孟月竖起食指,点着袁明的胸口说道。她把袁明扒拉到一边,她们继续前行。

  “明哥,姐姐们,看,是不是到招待所了!”代云鹏拉着袁明进了牌坊门,姊妹俩跟在后边……。

继续阅读:第十章 冲突初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