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畏流言
蓝灵溪月2018-07-07 20:283,295

  “咔,喀,咔……”酥脆声,在唇、齿、舌之间,来回游动。满屋子弥散着淡淡的葱香……。

  袁明夹起一块切成四四方方金黄色油饼,“嘣”地咬下一个角,落入口中,细细品嚼。

  他又挑了一筷头雪菜毛豆,送进嘴里,食物间相互交融,回味无穷……。

  嗯……!鲜甜可口!异常香美!这才是家乡的滋味,妈妈的味道么!

  喝了绿豆粥,心情特好!袁明喜眉喜眼地瞧着,对面坐着的乡下老头……。

  不管怎么着吧!有时候,还真得感谢他。每回来家里,母亲都想法儿,做好吃的。逃过了食堂的大锅饭菜,还解了自己的馋!

  “袁明,袁明!”

  这是谁呀?大清早的,喊叫什么呢?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扰人家享用美食。真是挨千刀的家伙!

  隔着纱窗,袁明看见亲家小子代云鹏,站在四五米开外的小杨树旁,可劲儿地向他招着手。

  他满心埋怨地坐回椅子上,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哦,有同学叫你一起上学了?人缘不错吗?要不,叫他进来再吃点!”

  袁养军显然对今天的早餐很满意,妻子做了家乡南京式的葱油饼,搭配组合的小菜和稀饭特和他的胃口。

  心情一好,他对儿子的态度不同往日。他夸奖了儿子一句,叫他同学进来吃饭。顺便展示一下,自家的幸福生活!

  “那是!我在学校相当的亲切友好!从来不玩高冷严肃派头,拒人千里之外!那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更显得自己寂寞无聊!孤单影只!”

  最后一句,袁明只是在心里默默念叨,并没有说出口。

  他斜睨了一眼旁边的袁英,看看他有什么反应。任何时候,袁英自觉超凡脱俗,孤傲独娇的样子,他早就看不惯了。

  袁英似乎没有听见父子俩的对话,垂目低眉喝着稀饭,他那清高自冷之势,发挥到了极致。

  “他是我姐的小叔子!吃饭么,我看那就不必了!他这矮、粗、胖的发展趋势,我们就不要再放纵他了!再纵容下去,他会胖得一发不可收拾的!”

  他将视线转投向桌上所有的人,看没有反对意见。又继续接着说下去:“再说了,他一早在那儿嗷嗷直叫,精力充沛,不缺吃少喝的。一定是有所图谋!”

  听了儿子的话,袁养军看着他稚气的脸,绕有兴趣地问道:“除了你妈之外,咱们家还有什么?可让他图谋不轨的?”

  “哎……!爸,你算是说到正结上了!我妈呢,虽年过半百,但风韵犹存!下得厨房,上得厅堂!”

  “温柔似水呢!又可治病救人!更具贤妻良母的风范!你咋从人堆儿里,把我妈挑出来的?佩服啊!”

  袁明直言不讳地说到父亲的心坎里。袁养军眉开眼笑地望着自己的妻子,有种羞羞哒的孩子气。

  林婉贞和丈夫对视了一下,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心想,今天儿子是怎么了?嘴像摸了蜜!

  “你的发小,就没有你的眼光独到了!我们班主任高爱玲老师,就会吹胡子瞪眼,虚张声势!”

  “哦,不对!她没胡子,她是个女的。那眼睛瞪得,快把眼镜框撑破了!那脸拉长得,像谁欠她二百吊钱!还是我妈好啊!慈眉善目的!”袁明兴致勃勃地说着。

  “哎呀!小孩子家,不要乱讲的了!亲家母,戴的是远视眼镜,从对面看过去,眼睛放大的了。你再说下去,就要迟到了!还不加快速度?”

  林婉贞见儿子对老师有误解,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解释道。她提醒着儿子,时间可不等人,再这么滔滔不绝说下去,准会误事的。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老爸!咱们家有我妈,这样的仙灵在此!你要好好贡着哦!别让外边什么人,挖空心思抢跑了!”袁明朝父亲挤挤眼,左嘴角翘起,得意一笑。

  “小兔崽子,瞎说什么呐?我和你妈是忠贞不渝的!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使招抢走的!”

  被儿子一说,本来心情大好的袁养军,冲儿子,火冒三丈没有好气的抢白道。

  “哎哟!时间来不及了!我该去上紧箍咒了!真是舍不得走啊!妈妈和老师之间,难两全啊!”

  袁明见哥哥起身离桌,去取书包。他也急忙喝了最后两口稀饭,心不甘,情不愿,站起身来……。

  “你这个岁仔娃子,可是个逗童!说话、做事都有他的一套法子,将来生活也可能闹腾得很着呢!”

  一旁默默吃饭的齐宝根,听着父子俩来回磕碰的对话。他望着夫妻俩,冷不丁地冒了这么一句。

  夫妇互相对视一下,都赞同地点点头……。

  “爷爷,爸,妈,你们慢慢吃!我上学去了!再见!”先出现在门厅的袁英,向长辈们扬手出去了。

  “各位!请细嚼慢咽地好好用膳!小的,这就告辞了!老爷爷,老爸,老妈!拜拜了您们那!”

  紧接着,袁明快速走出房间,向着餐桌,摇一摇手,着急忙慌,头也不回地奔出了家门……。

  “马儿耶……!你慢些儿跑,慢些跑……耶!小爷_我,跟不上!跟呀跟不上……耶…!”

  一出楼门口,袁明撒开丫子,抬腿就跑起来。代云鹏还在树旁等着,一起上学的事被他抛在了脑后。

  站着等了好一阵子,代云鹏见哥们还不出来,就靠着树,蹲下歇了一会儿……。

  当他看见袁明时,等他站起身,袁明已经窜出去好几十米远了。

  眺望袁明兴叹着,他肯定是追不上了!情急之下,他双手拘成喇叭口型举在嘴边,唱了起来……。

  听到唱词,袁明无奈地停下脚步。他转过身,倒退着走,望着跟在后面跑得屁颠屁颠的代云鹏。

  “你丫挺着,跑快点!如果迟到了!你们家老高,该找我的事儿了!小代子,快!”

  “你成天在家偷吃啥好的了?膘肥体壮的!在我跟前还称小爷呢?我看是小大爷吧!你当个跟班,我都饶不过你那身肉!”

  天上浅蓝的底色,点缀着片片白色的薄云。庭院里花开正盛,姹紫嫣红的。路旁的小草,也不甘寂寞,由浅入深的绿色,层出不穷地翻着花样。

  袁明干脆停下,百无聊赖地看天看地看四周。代云鹏才喘吁吁地跟上来……。

  “哎…,我…这是起了…大早,赶了个…晚集!你的行动也太…麻溜了,你哪…是马啊?简直就是…豹子,快如…闪电啊!”

  轮起两只胳膊,擦着额头淌下来的汗水,代云鹏喘息未定地慨叹了一统。

  袁明拉着他向前走……。

  “别急吗!还有十分钟呢!不跑,走就来得及!我掐着点呐!”代云鹏右手食指比划着左腕上男士机械表说。

  “我一直在北京,我姥姥家住。高一才过来上的。这不,临来的时候,我姥爷送了块罗马表。用着呗儿合适!”

  “我从来对零食不感冒,只吃正餐。也不知道姥姥、姥爷给我吃什么了?只向横里发展,不朝纵娄拉伸!这也是我没法子的事儿!”

  代云鹏搂了搂自己浑圆的臂膀,像要扯下块什么甩掉似的。发着毫无意义没完没了的牢骚。

  “我咋的瞅见你哥,单个去上学了?你不和他一起吗?我可听说,他招飞行员的体检,通过了!”

  他尽量踏准节拍,跟上袁明的步调。他看着袁明的长睫毛,在阳光下忽而眨动,说出了信息。

  “哦,这消息怎么来的?可靠吗?”

  袁明不动声色,侧脸看了一眼代云鹏,说出了他的疑问。

  “我妈说的,通知已经到了学校!千真万确!这下子,兄弟!你们家也要出个飞行员了!忒厉害啊!”

  代云鹏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做了夸赞的动作。

  袁明没有和他一起喜形于色,而是若有所思地说:“他将来干什么?我不感兴趣!他不是我的亲哥!你知道吗?”

  “哦!这事,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蒙在鼓里呢!他是那个小疯妈生的,地球人都知道!”

  手臂尬在半空中,代云鹏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快速收回来,挠了挠头。叽叽歪歪地说了一些他知道的传言。

  “据说!你父亲下放的时候,跟养马人的女儿,好上了,才生下了他。你爸死活不要他妈,他妈才疯成那样儿的!”

  代云鹏观察着袁明的脸色。他小心翼翼地说出了,已经在旁人口中传了无数遍的蜚语。

  “别胡说啊?我爸咋是那号人?还能当系政委,管着快上千号的人?我们家收养的是父母无法养育的孩子!你懂吗?”

  这话从袁明嘴里说出来,很顺溜儿。袁明自己也奇怪,怎么一点都不打绊子?

  好像事前早就编排好的,他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到了关键时刻,他就胸有成竹地脱口而出似的。

  “我就说呢!你父亲绝对干不出那样的事。我爸也确认了,你哥和你父亲一点关系都没有!”

  袁明的坚定信念感染了代云鹏,他们不再相信歪曲事实的蜚语流言,不再畏惧任何恶意中伤。

  他们肩并肩大踏步地走进学校大门……。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真真假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