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清晨呼唤
蓝灵溪月2018-06-01 19:393,467

  晨光熹微,轻柔的薄雾,弥散在花草之上,树影之间。随着微风的流动,缓缓地慢游在束光中。

  远处,鸡鸣鸟啼,划破黎明中蕴藏的宁静……。

  少年郎倾身坐起,靠于窗旁。依稀望见,窗棱外,晨雾中一白衣少女,长发浮面,飘逸异常。眼神迷离,朦胧似幻。

  纤指欲拂少儿郎,强光所迫,不得近前。旭日初起,光芒万丈。女子若即若离,末然消失……。

  “袁明,袁明啊!你怎么了?”

  袁娟悄悄按下了,弟弟在空中挥舞的手臂。她望着睡梦中,神情急躁迫切的弟弟,不无怜惜地呼唤着……。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又抓又挠的,跟别人打架了?姐姐像小时候一样,帮你去摆平啊!”

  袁明稍稍抬起眼帘,眼前的身形,由模糊到清晰,姐姐附身在面前,她嘴唇蠕动说着话。

  她?她去了哪里?为何又是梦?……

  疑惑地凝视了好一会儿,袁明才敢相信,自己眼前坐的女人,的的确确是出了嫁的姐姐。

  “老姐!怎么会是你?你不是结婚走了吗?不住这个家了?你咋又跑回来了?吵架了?”

  撑着头侧卧过来,再揉了揉眼睛。他看清楚了姐姐的音容笑貌,大惑不解地提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傻弟弟,就知道吵架!你不想姐姐落个好?今天,是我回门的日子!我不管嫁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娘家,这块红色根据地啊!”

  袁娟嗔怪地点了点弟弟的脑门。随后,她站起身,仰望天上,支开双手,在原地蹂了一圈。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哦!你和姐夫住家里,这地方可不够啊?你们准备打地铺吗?我觉得这样才够浪漫!”

  袁明调侃着姐姐。他想不通,娘家有这么重要吗?以至于姐姐一说起来,快要跳起舞来了似的。

  “臭小子!我是来找你算账的!红酒的事还没完呢?又想让我们睡地板了!说,酒里面放了什么?”

  袁娟一下子想起了,婚礼上,交杯酒喝到一半,自己狼狈逃窜的事。她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唔!略施小计而已!你没发现,痛哭流涕的感觉很爽吗?怎么?还想再来一次!你要想知道秘诀呢!先必须答应我的小小要求。”

  瞅着嗔怒不叠的姐姐,袁明半开玩笑地跟她讲起条件。袁明眯起眼显出乖巧,计上心来。

  “你又要出什么鬼主意?我要听听是什么?现在,我不能像你小时候一样,随随便便答应了。”袁娟小心谨慎地说着。

  “我不得不防着你。你稍微挖个坑,设个套,都把我们整得,够喝一壶的!说说看,要我做什么?”

  袁娟正襟危坐在床边,静下心来,严肃地看着弟弟的笑脸。她要认认真真的仔仔细细地听弟弟说。

  “我呢,想借你的新房,那块宝地一用,画一幅画。到那天,你不管我怎样画?你只要借给我钥匙就可以了。行吗?”

  收拾起自己的嬉皮笑脸,袁明起身,与姐姐面对面的正儿八经地坐端正,郑重其事地说着话。

  “嗐!我还以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画个画啊!可以!只要不是出格的事,我答应了!”

  一听是弟弟要发展业余爱好。袁娟身姿一下子轻松了起来,没有打一个绊子,她很快应承下来。

  “只要,你事先支应一声,我就借给你。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那不可告人的鬼把戏了吧!”

  袁娟抓住弟弟的一只胳膊,来回摇了摇。望着弟弟睡眼迷蒙的脸,她急切想知道答案。她央求道。

  “芥末,我往红酒撒了一些,再晃了晃。虽然,在瓶子底儿能看出蛛丝马迹,但是,谁又去注意呢?”

  袁明用手捂着嘴吧,咯咯地又笑了起来说。他心里乐开了花,小小的调味品,竟然给姐姐一个下马威。

  “嘿……!我真是服了你了!怎么想的出来,调凉菜的佐料,也能成了你使坏招的东西了?”

  袁娟说着抬起一只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哈哈地也笑了起来。她真没想到,困扰她的事情,竟然会如此简单。

  这时,隐隐约约传来了起床号声……。

  袁明的笑声噶然止住:“姐,你咋来这么早啊?不行,我得再睡一会儿!”他团身顺势又躺了下去。

  “你姐夫有早起锻炼的习惯,我也跟着出来了。哎!我们吃了早饭,就送齐爷爷回老家去。”

  收起了笑容,袁娟向弟弟解释道。

  她站起身来,转了转脖子,撑了撑懒腰。她宁身准备出去……。

  “你们是不是去看那个疯子阿姨?”

  袁明侧卧着身,闭着眼睛,嘴里含糊不清地挤出这么一句话。

  他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就是想看看姐姐的反应有多大。

  虽然,袁娟听得不是很真切,但,“疯子阿姨”几个字,她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手捂着嘴巴,吃惊地望着,视乎已经进入梦乡的弟弟。她的脑子飞快旋转。

  谁告诉他的?他知道了什么?他又了解怎样的内情?他们兄弟俩互通消息了?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咋晓得有那么个阿姨呢?你有没有告诉袁英啊?”

  迅速坐回到床沿,袁娟扶着弟弟的肩膀,轻轻摇了一摇,她将心里想的问题都提了出来。

  这会儿,迫切与焦急的神情占据她整个脸。

  “妈妈,是咱妈说的!她怎么从农场把阿姨接来的全过程,都说给我听了!不过你放心,我没说出去。”

  微睁双眼,袁明默默观察着姐姐的动静。他心里就不明白了,他知晓了这事,不至于姐姐吃惊到如此地步。

  “哦!哦,没告诉袁英,那就好!为了不影响他高考,我们打算暑假再告诉他,所有的一切!”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袁娟的表情放轻松起来。为了不引起袁明误会,她迫不及待地解释道。

  “干嘛?弄得紧张兮兮的!咱们家人不要对他太好了吧?为了他轻松自在,我们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吗?”

  实在气愤不过的袁明,握紧拳头擂了一下床榻。

  难道说,父母对捡来的孩子比亲生的,还要疼爱?

  “没别的意思!爸妈这样做,只是想把他养大成人,成为一个栋梁之才。不辜负齐爷爷的托付!”

  袁娟说着,压住了弟弟的那只拳头。

  她不想,让弟弟为了这些事情而烦恼。也不是他该承受的。

  “哎!你知道吗?齐爷爷给我们说了件奇怪的事。不知什么人?试图想要掳走神志不清的齐阿姨。”

  姐姐说的这话,引起了袁明的好奇心。他猛然睁大双眼。

  他们四目相对,满是问号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哦?齐阿姨一直没有出嫁吗?谁会对一个脑子坏掉的人感兴趣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袁明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什么人?会做出不合乎常理的举动,弄个疯子回去干什么?

  “嗯,齐阿姨没能嫁人。现在,齐爷爷和她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袁娟确定地点点头说。

  “我和爸妈分析了一下,那人可能是冲着袁英来的。我和你姐夫先去看看情况,实在不行,我们准备把阿姨再次接过来!”

  两只眉毛拧揪在了一起,袁娟一脸的沉重。她无法想像将面对怎样的敌人,用什么办法击败他……。

  “娟儿!今天,齐爷爷要走!迎客的饺子,送客的面!我做阳春面怎么样?你来帮妈!”

  柔美清爽的嗓音,在袁娟的背后响起。她转身,和弟弟不约而同地望了过去,只见妈妈婀娜地依门而立,送给他们温暖的一笑……。

  “好啊!我好久没有吃了,正馋的慌呢!”袁娟欢快地答应着。她咋吧着嘴,好像口水快要流下来了。

  “哎!老弟,你不是爱吃面条吗?我们马上行动了!你也快起来!吃了,好去上学,别迟到啊!”

  回转身,袁娟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兴奋地叫着他。袁娟有点小激动。“嗖”地一下站起,宁身出了房门……。

  “袁明,啊!袁明……!”

  窗外,代云鹏的呼喊声,变了花样,拖着长音,拐了弯,还带着感叹调。

  刚端上饭,扒了两口面的袁明,听见那出乎意料的叫声……。

  他像被闪电击中,全身一抖,手中的碗,差一点摔落在地。

  这小子,吃错药了吧?这叫魂声,怎么这么渗人啊!像狼嚎似的。愿不得,我晚上老做梦呢!

  “你!怎么不回应一声。就让他在外面胡嘶海叫?”袁养军也被怪声,吓了一跳,他不满地问着儿子。

  “我弟弟被姥姥,姥爷惯坏了!从小就不太守规矩,总是用出其不意的方法行事。请见谅啊!”

  脸上有点挂不住的代云辉,拿着筷子,环顾四周的家人,不厌其烦地解释。

  “没关系!刚吃了饭,让他消耗消耗,就当是减肥运动了!这样有助于脂肪快速消化分解!”

  袁明望着父亲充满抱怨的眼神,慢条斯理地说出来了他的想法。

  袁明狼吞虎咽地吃着面条。脑子也没有闲着,非得制止这家伙不可,太影响食欲了。

  美味佳肴变成如同嚼蜡了,真不知滋味。

  “我结束战斗了。大家伙,慢慢来,别着急!我得取经去了!”放下碗筷,袁明扫视了一眼周围。起身说道。

  “哦,对了!老爷子,姐姐姐夫,你们一路走好!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小的,告辞了!拜拜!”

  从房间里取出书包。袁明忽然想起姐姐的话。他在餐桌前一抱拳,说了一堆临别赠言。

  他抄起篮球,跑出了家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浓情秘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