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寒月轻灵2019-04-26 20:583,675

  晨起睁眼,入眼便是青色的镂空织花床帐,帐内顶上四周挂满了她姨娘打的彩络子和绣的福袋。

  而这福袋里的平安符,是姨娘在三十里外的佛寺求的,每月初一十五,姨娘都会去求一个来挂到床帐内。

  如此这般,一年便求了二十多个,再加上嫡母赐的,和各姐妹送的,床帐内便挂了满满的。

  帐外,一个面目清秀穿着淡蓝色棉质衣裙的丫头轻轻走到了床边,她是林琅的贴身大丫头平安。

  只见她本欲掀开床帐,却还是犹豫了一下道:“小姐,今日是大请安的日子,小姐现下可起身?”

  丫头平安的声音从帐外传来,林琅懊恼的皱眉,遂坐起身准备下榻:“如此便快些洗漱,是我起的晚了,竟疏忽了今日是去祖母那里请安的日子。”

  因为老夫人喜欢清净,所以规定每月十五,各房才会都去世安院请安,十多年来一直未变。

  平安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麻利的掀开床帐,挂到一旁铜质的帐勾上,嘴上安慰林琅道:“小姐一向孝顺,大夫人宽容,不会怪小姐的。”

  林琅笑笑不置一词,若非她十年如一日的对大夫人恭敬,从不挑事,大夫人如何会对她宽容。其实林琅也知道,平安也算在提点她,且平安家里是林家的家生奴才,到如今平安这里已经五代。

  在下人范围也算小有势力,不过她对这一边忠心大夫人,一边又忠心她的侍女实在没什么好感,她实在是怕极了她哪一天就背叛了她,陷她与不易,如此也是防了又防。

  想起昨天夜里做的梦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然穿越到一本重生文里了,还是一个活了不到十章就死的小小炮灰,而原女主就是这个原身的大姐林静淞。

  书里的林静淞重生之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凡是挡她路的人皆是没有好下场,最后当上皇后,生了太子,儿子又做了皇帝,走向人生巅峰。

  而原身死翘翘的原因,竟然是喝了别人下给林静淞的一杯毒茶。原身做了林静淞的陪嫁媵女之后,一直小心翼翼,因为年龄小便一直没有伺候太子,没有想到,就喝了一杯茶,就被人毒死了。

  想到进宫就有可能被人毒死,林琅决定还是不进宫了。左右今年自己不过才十三岁,待撑过这几年大姐出嫁之后,家里人也会为自己定亲。虽然自己是庶女,嫁的人不一定是多荣华富贵,可是自己有空间,有有刺绣的手艺,总不会为难了自己。

  前世修炼几百年,林琅早已对爱情不是很看重,做一个如大夫人一般的当家主母也挺好的,在这古代还是不奢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了。

  起身之后,早早的就候在一旁的三等小丫头,端起放着热水的铜盆跪在那里,铜盆举高于头顶,神色恭谨:“请小姐洗漱。”

  林琅回过神,拿起一块白色棉布沁在热水里后,在脸上轻敷片刻,再拿起一旁早已备好的柳枝叶和白盐刷牙。

  洗漱完坐到梳妆镜前,又用自己闲来时做的珍珠膏取出一点在脸上晕开,一丝丝清凉感濅入肌肤。铜镜内,映出一个眉目如画,奶白色的肌肤透出一些红色圆的像个小苹果的清秩脸庞。虽不是天资国色,却也五官端正。

  等在旁边的小丫头阿绿见小姐已坐好,伶俐的拿起梳子道:“小姐今日想梳哪个发髻?”

  她是近日刚刚提上来的梳头丫鬟阿绿,在此前她一直是这竹园的三等粗使丫头,若不是凑巧和一个梳头的老婆婆学了这技巧,大约也做不了二等梳头丫头了。

  “就双髻吧。”

  林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颔首。今日是大请安的日子,她不能打扮的太出挑,抢大姐的风头,又不能打扮的太朴素让大夫人难看。

  “是,小姐,阿绿晓得了。”

  阿绿却有些失望,自她做了小姐身边的梳头丫鬟,自是希望发髻梳的越繁琐越精致,越能显出她的手艺才好。且二小姐的头发順直又长,乌黑发亮,更能显出效果来。

  林琅见她这样“噗”的笑出声来:“以后我长大了,头发再长长些,自然可以梳好看精致的发髻,到时便能显出你的手艺来,现在也不急于一时啊。”

  “小姐你笑的真好看,以后可要多笑笑。”阿绿听见林琅的话,有些洋洋得意,看见镜子里的精致面容,话不由得脱口。

  林琅一愣,疑惑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不常笑吗?”

  “是啊,小姐。阿绿自在小姐伺候的这些日子,十日里也只有一日能见到小姐一笑,所以才说小姐要常笑的好呢。”阿绿一边把头顶上的黑发挽起,一边道。

  而站在一旁端着衣服的平安,也难得的插话:“是啊,奴婢伺候了小姐五年,也很少见小姐这般开心的笑呢。”

  阿绿手下动作不停,也认真的点头“奴婢也是这样想的。”

  这样啊……

  大约是前世修道的日子久了,几百年无人说话,独自待在藏书阁的孤寂,让她变得安静了许多。

  拿起桌上锦盒里摆着的一对海棠蝴蝶步摇晃悠两下,听见步摇上缀的玉珠铃铛作响的声音,林琅心生愉悦。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对步摇,是八岁时第一次梳双髻时父亲送的,一直摆在梳妆台上。

  “小姐今日戴这对步摇吗?”

  阿绿梳好发髻,见林琅一直看这对步摇,心生疑惑。

  “不了,今日不戴这对步摇。”林琅盖上锦盒,把步摇放置到一旁。

  又拿起一旁放置的更为精致的锦盒,打开盒子拿出里面一对精致的粉色珍珠簪花:“就戴这一对吧,这是母亲前日里新赐给我的。”

  阿绿接过锦盒,把一对镶嵌着细小珍珠的簪花分别插进鬓间,再从梳妆台上拿出一双珍珠步摇只插另一边。便如画龙点睛一般,林琅整个人都增色不少。

  “阿绿今日的发髻梳的不错。”林琅手抚着鬓间的珍珠簪花。

  “谢谢小姐夸奖。”听见林琅夸奖,阿绿欢喜的要蹦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听见林琅夸奖她。

  “好了阿绿。小姐夸你,你也要注意下仪态,怎可这般蹦蹦跳跳的?”

  看见阿绿这样嬉笑,平安轻叱出声。

  “小姐还没有进早食,你去大厨房端些粥点来。”

  “是,奴婢知道了。”阿绿有些不服气的跺脚,行了万福礼后转身跑开。

  林琅看着阿绿这样,笑着摇头:“其实阿绿这样也挺好的,我身边也少见这样的丫头。”

  “小姐就是太过心软,阿绿这样失仪难免会连累小姐。”说着平安撑开准备好的上衣。

  “小姐,今日就穿这一套吧?”林琅闻言转首向左看去,只见那衣裳的粉色衣领上绣满了粉色的桃花,内里是淡粉色底缎,衣裳面是银粉色镂空织花纱缎,在晨光的照耀下,只觉得光色似银色或粉色,波光粼粼。这纱缎她记得只在大姐那里见过一次,一匹之价不下白金。

  只是想到最近大姐要做太子妃的消息传出来后,她原本的五分欣喜也少了两分,神色暗淡了不少。

  “这就是昨日母亲新送来的新衣吗?”摸着这样的缎料,只觉得纱缎光滑不已,确是难得的好纱缎……

  “是啊,这是前些日子,贾夫人送来以恭贺大小姐被选为太子妃的。”

  贾家不愧是皇商,就连这进贡的纱缎也似寻常一般就拿了出来。

  只是这原本就是给太子妃准备衣服的料子,她怎么敢穿。不过想到大夫人特意送来了这么一套衣服,大约是想表达某些意思吧……

  辰时三刻,准备好的林琅便带着平安从竹园出发,去正院给母亲请安。

  走到竹园外的廊桥上,便看见了一抹红色身影,正巧是要去请安的三妹林丹,林琅便停下脚步欲等她一起。

  谁知林丹看见她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林琅微愣,有些疑惑:“三妹这是怎么了?”

  平安听见林琅的话,忙俯下身在林琅耳边低声道:“大约是因为小姐身上的衣服,三小姐不服气吧!”

  平安抬眼望了望四周,见无人后,才在林琅耳边低声道:“奴婢前几日见三小姐在老爷那里,说是想要一匹和大小姐一样的纱缎,却被老爷驳了回去,还罚她面壁思过了几日。”

  林琅听了一阵头痛,那三妹可是被父亲惯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若是这样闹开,岂不难看。看来这身衣服以后就要压箱底了,真是可惜……

  想起梦里,那林丹因为性格娇纵,林静淞觉得她不好掌握,就没有带她嫁到东宫,反而把她许到盛京的安阳候家做了世子夫人。

  ~~~

  正院,是林家当家的和当家主母的住处。新漆的朱红色大门顶上挂有“廉明”二字牌匾,两个青铜制狮子头铜环拉手铃铛作响。走进院内,映入眼前的便是一处花园,花园内是当今圣上赏赐的各色各样的牡丹花。

  左转走过廊桥,看见正堂大门已开,门外两个穿着青色棉布衣裙梳着粗辫的丫头侯在那里。

  见到林琅,连忙俯身一礼:“见过二小姐。”

  想来大夫人已经起身多时了,林琅急忙走进正厅里,绕过绣着和合二仙的屏风,向坐在正位上的大夫人行了一个万福礼:“给母亲请安,女儿来迟,请母亲责罚。”

  大约是心情很好,大夫人眉眼之间露出一丝喜意,也不甚在意林琅这小小的失礼之处。抬手示意林琅起身:“无妨,你起来吧。”

  大夫人张氏,出身大魏著名的两大世家“南张北孔”之一。便是南方张家嫡支嫡脉嫡出嫡次女,而大夫人的姐姐便是当今的圣母皇太后张氏。

  当今太后与大夫人一母同胞,年龄却相差近十三岁,因着年龄差大的原因,大夫人也算是太后养大的,如亲女一般。皇帝也很尊重这位小姨母,时常赏赐一些玩物从千里迢迢的盛京运到晋州。

  张氏今年已经四十有五,但保养得益。肌肤如雪,眉眼之间有一股端庄韵味,见之如三十许。乌黑靓丽的头发梳着高高的发髻,鬓间却只是戴了一套赤金的镂空雕花牡丹头面,很是简单。身着一袭紫色衣裙,六尺长的深紫色披肩上绣了大朵大朵的牡丹,端的是雍容华贵,自有一股气势在期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女配的幸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女配的幸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