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午夜凶徒04
江惊鸿2019-05-02 17:104,883

  晚上,十一点整。

  听到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了,就从角落里出来,双腿因为泡了太久的水使得运动起来有些困难。

  游到岸边,摘掉头上的防护面具,还有手套,用力攀爬上岸,坐在地上大声的喘着气。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第一次这么狼狈过,这个贱。货真该死。”单手撑地勉强的站立了起来,拖着湿透的身子往家走去,月色笼罩下显得十分诡异。

  而重案组A队的成员都在警局里,不知道这样没日没夜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这个案子不结束,怎么样都没得休息,就算是给休息,又有几个人可以安心的在家里休息?

  “录像带看出什么没有?”秦樾走到一旁的播放室,看着江落雁跟刘彦正认真的看着带子

  “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做着最后的反抗,明明知道实力。悬殊却还是想奋力一搏,她想要靠自已撑到救援的时候,可是……终究还是没能等到。”江落雁看着录像带的内容又想到刚刚给云琪打电话时的情景,不免的有些触景伤情。

  “我们接到电话就赶过去了,不要自责了。”秦樾低头安慰着江落雁

  “恩”江落雁想了想觉得秦樾说的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在看带子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刘彦,就是为什么他要在大晚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看清楚他脸的情况下,带着防护面具:“头儿,你说他为什么带着防护面具?”

  江落雁听着刘彦的话,想了一下之前看的监控带子里,凶徒也是带着防护面具行凶的,也就更加的可以肯定,这个死者跟之前的死者一样,是同一个凶徒所为:“之前案发现场的监控,他也戴了,难道是怕死者记得他的样子找他报仇。”

  秦樾听到江落雁的话微微皱眉:“落雁,我们是警务人员怎么可以散播封建迷信思想。”

  江落雁想到的不是什么封建迷信,而是说一种新型的职业,一种可以通过死者知道真凶是谁:“不是,头儿,我听说最近有一种新型职业。”

  “新型职业?”秦樾从来没有听过关于这所为的新型职业,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跟这个世界脱了结。

  刘彦听到江落雁的话,突然也想到了之前他也曾经听说过,之前隔壁警局破案神速就是因为有这个新型职业人的帮忙:“哦这个我知道,我听说过的,隔壁警局的破案率之所以高,还都是因为这个职业人的帮忙,据说是可以通过冤死之人的魂魄追查到凶手,如果死者见过凶手,要找他就轻而易举。”

  “所以,他每次都带着防护面具,看来他对这块的了解多过于我们。”江落雁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案子没有那么容易,凶手多方面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秦樾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桌子上,起身走了一圈,双手向后背放着,在思考着什么。

  转身看了一眼江落雁,正认真的看着带子寻找着凶手的破绽。

  “我就不信找不到一点证明他身份的线索,这几天我们不眠不休也要把这个恶人找出来绳之于法。”秦樾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这次这个犯人简直就是在挑战警方的底线,就连江落雁都忍不住她即将要爆发的小宇宙了。

  “头儿说的是,我们做警察的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找到线索,可以合理的揪出凶手,让死者安息。”江落雁说完,拿起一旁秦樾放下的资料。

  在资料上显示着,前面几个死者都是被掐死,同时这个手指里都能找到类似于白色粉末的物体。

  难不成这个就是凶徒的共同点,也是为何定义为连环杀人案的原因?

  白色粉末?等一下,死者会不会也有类似的共同点,才会被凶手定为目标而丧命呢?

  她丝毫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完美的杀人案,就算杀人案在怎么完美,终究是逃脱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八个字,有时候他们以为自己聪明一世,却往往会败给那个糊涂一时。

  假如可以事先知道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不是就可以提前埋伏抓捕凶手归案?

  “头儿,我有一个问题。”江落雁想了想说着。

  “什么问题?你说。”秦樾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江落雁点了点头。

  “我觉得凶手杀人,一定有一个共同点,比如都有个小胎记,或者眉毛上都有个红色的痣,一些比较显著的特征,让死者被凶手盯上。”江落雁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秦樾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个观点。

  “你别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死者的脖子上都一块青色的胎记”刘彦听到江落雁的话,想到了自己之前好像在那些死者的脖子上看到相同的印记,至于云落身上有没有他没有仔细看。

  “最新的死者脖子上也有青色胎记”江落雁说着,就更加肯定,死者都是拥有同一样特征的人。

  那么如果在凶手找到下一个目标之前,提前锁定目标,那么会给案件带来很大的进度吧?

  “既然如此,还愣着做什么?从这方面着手调查”秦樾用力拍了拍双手,让大家鼓起士气,着手调查这个胎记。

  而另一边,凶徒回到家,脱掉这身上脏兮兮的衣物,拿起浴巾去浴室洗澡。

  水温的适合度,让他整个身体都放松了。

  这才看清楚了他的脸,原来,他就是A市最大服装企业的董事长,江执北。

  只见他整个人竖着躺在浴缸中。

  ——————江执北的回忆——————

  只见一个妇女手中拿着衣架子,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拍打在一个看起来还只有三四岁的孩子身上,每一下都很用力。

  妇女边打嘴里还一边念叨着什么,世人都想要生儿子,可是她却一下又一下,用狠毒的眼神看着跪地求饶的小男孩。

  可对于妇女来说,她所有开心快乐的时光,都因为他的出生而淡然无存,她曾经也有一个儿子,乖巧懂事,听话善解人意。

  两夫妻都特别的宠爱那个儿子,不管什么都是给他最好的,可是好景不长,妇女很快就又怀上了第二胎。

  从那之后,家里开始突逢巨变,曾经乖巧懂事的儿子,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发了脾气,跑出马路在她面前被车撞死,而她也因为这件事险些流产。

  这件事对于两夫妻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大的打击,直到生江执北的时候,父亲更是因为母亲生产,无心工作而被开除,这一系列的事情,对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多大的变故。

  孩子死了。

  妻子险些流产。

  丈夫因此没了工作。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江执北也越来越大,这无疑不给了夫妻两一个发泄怒火的对象:“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讨债的儿子,整天就知道哭哭,你除了哭还会什么?跟你爸一个德行,你再哭再哭。”罗琳抬起手一下又一下的打着站在那里不停哭的小男孩。

  “妈妈,我错了,别打我了,痛痛。”往往江执北这奶声奶气的话语,总会成为他挨打的导火线。

  “痛?痛就对了,痛你就长记性了,你可知道,你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如果没有你,我们家不是这个样子的,还有你,可不可以不要每天就会坐在那里看电视,儿子你也不教。”罗琳说着话指着一旁看电视的江洋。

  “我不教?我教儿子的话,我TM娶你回来干嘛?供着吗?还有你……你这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在看劳资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卧槽。”接下来,又是一顿的毒打。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衣服在殴打中被扯破了。

  江执北也同时被父母踢出了家门,他哪儿也不知道去,哪儿也不敢去,就蹲坐在家门口,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远处是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孩子在路上散步,孩子总会时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这一切在江执北的眼里确是那么的刺眼,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被父母疼爱珍惜过,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父母都会这么疼自己的孩子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爸妈总是一言不合的打他,还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打他。

  不论他做的有多好,总会被说,也总会被打。

  “我也想有家庭的温暖,被父母亲疼爱长大。”这些大概就是江执北最渴望拥有的东西吧?其实明明唾手可得的疼爱跟温暖,却总是被推得老远,无法触及。

  “可是……”江执北低头看了看身上的伤口跟淤青

  “他们给我带来的却只有伤害”不知道从何时起,江执北对他们开始充满恨意。

  夜晚过去了,江执北还是蹲在门口一动不动,一直在冥思一个问题,如果父母都死了,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被打了?

  这个问题,让他想了整整一夜。

  罗琳一开门就看到江执北坐在门口,就跟石狮子一样:“你怎么在家门口蹲了一晚上,是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们虐待你了吗?”说着用力将蹲在地上的江执北狠狠地拉了起来。

  拽进了房里,她的怒气让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江执北眼神里的怒火:“给我进来。”

  江执北想开口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只能起身走进屋子里。

  却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是他这辈子永远的伤。

  母亲提着滚烫的热水往他身上泼去。

  左侧的身子被开水烫到脱皮,红彤彤的往外翻。

  他不敢哭,他怕哭了之后,会在被泼一次水,强忍着怒火,换成一脸祈求的眼神“妈妈。。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马上给我滚回房间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走出房间。”罗琳看着他的脸就生气

  “好的妈妈。”江执北拖着浑身是水泡的身子慢慢的往房间里走去

  这身上满身的伤痕,他迟早会变本加厉的从他们身上讨回来,而且还会让他们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从那之后不久,罗琳跟江洋的尸体就被发现死在了厕所,两个人,都是双手摁着彼此的头,将头往这个注满水的摁,活生生的给呛死了。

  ——————回到如今——————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这身体怎么可能是这幅行。”如今的江执北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眼里有的都是厌恶,想到他父母对他的样子,他就觉得恶心。

  “小时候因为这些伤我遭受了多少白眼,多少欺凌,如今,这只是个开始,警方也是个笨蛋,被我耍的团团转,还有那个通过尸体,知道凶手是谁的人,我把脸跟手都藏起来,你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是谁。”说着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今天真是尤为的开心。

  江执北结合了这几次杀人的目标,都是一些脖子上有青色胎记的高中生,为什么他要杀脖子上有青色胎记的人。

  主要原因就是,曾经让他受到最多伤害的人,就是那个多次跟罗琳告状,而让他受皮肉之苦的贱女人,而她的脖子上刚好就有青色胎记:“有这个胎记的人都是贱货,都不是好东西,可是突然觉得如果把目标的范围都定在学校,好像又有点无趣,他们太过于脆弱,一碰就死了,玩起来也不带劲,真是让人下不去手再去对付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

  铃铃铃。

  江执北的电话响起。

  “喂。”江执北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徐丽丽?他记得她是他的秘书,脖子上好像也有那个胎记,不如下次从她下手好了,可能会更有意思。

  “董事长,我这里有一份报告需要你签字。”徐丽丽在电话里说着,手中翻着那份报告。

  “很着急吗?”江执北说道

  “不。不。”徐丽丽看了一下手表,这个时间有点晚了。

  “如果不急的话,你把它放我办公室桌上吧,我明天去公司的时候签了。”江执北想了一下说着。

  “好的,董事长,我把它放你办公桌上了。”徐丽丽说着将文件放在江执北的桌子上。

  “今天你怎么现在还在公司?”江执北问着。

  “今天有些事没有完成,所以加班弄好。”这是一个像老板邀功的好机会。

  “女孩子不要这么晚回家,最近治安不好,夜路不安全。”明面上江执北在关心她,其实他是在了解她的作息,怎么样方便他下手。

  “谢董事长关心。”徐丽丽说着

  “好了,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挂了。”江执北江电话挂掉,整个人躺进水里冷静一下。

  “好,嘟嘟嘟。”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

  “终于把事情搞定了,都十二点多了,公交车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回去,网约车又不安全,前些日子好多因为往回家做车被杀的,还是保险点好,今晚,住在公司好了。”徐丽丽将椅子搬了过来整个人躺在椅子上。

  “保险又省钱,就这么决定了。”说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毛湫滢却依旧没有入睡,她在准备明天去找云落姐姐所需要的东西,她是人,而云落是鬼,两个人想要见面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黄符,牛眼泪,一个都不能少,还要确保她家没有任何的阳光,否则云落魂飞魄散。

  还有重要的一点,她们见面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半小时。

  不然,会造成她姐姐自身的损害,能帮的只能到这里了,也希望她们两个能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逝者已矣,活着的要好好的生活才对。”毛湫滢说着,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一旁的小工具箱内,明天出门直接领着就能出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