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午夜凶徒05
江惊鸿2019-05-14 10:145,914

  次日早晨八点半。

  云琪因为要去警局认领云落的尸体,而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假。

  收拾好,拿了一些身份证明的文件,急急忙忙的拿着包就往警局赶去。

  出门坐上车,开车出门。

  今天的交通异常的拥堵,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要二十分钟路程的警局,今天却花了四十分钟。

  停好车,从车上下来,走进警局,刚好撞见了,出来买早餐的江落雁。

  云琪并不知道去哪里认领尸体,看到江落雁出来,就叫住了江落雁,希望她可以带自己过去。“Madam,请问哪里是认领尸体的地方。”

  江落雁听到有人叫她,就停下了脚步,只见云琪向她走了过来:“你就是云落的姐姐?”

  云琪突然想到,她可能就是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女警:“对,是我,请问我妹妹她现在在哪里?”

  江落雁看了她一眼,云琪的年龄应该还不是很大,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却像老了十多岁的样子:“我带你过去吧。”

  云琪听到江落雁要带她去,就连忙说了谢谢:“好的谢谢。”

  江落雁对于昨天没有及时救到云落的事情表示由衷的歉意,她看了昨晚的录像带之后,对云落的死就更加自责。

  如果他们能够早一点,就只需要早一点点,或许结果就会不一样吧?

  可是这个世上就是没有那么多如果,江落雁有些自责的说着:“你妹妹昨天给我们打电话报警了,但是我们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非常不好意思。”

  在这件事情上,其实她也有错,如果她坚持要接云落回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她不会怪任何人,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不怪你们。”

  云琪想了想,问道:“我妹她是怎么死的?”

  江落雁将云落的死因告诉了云琪:“她是被活生生掐死的。”

  云琪在知道云落的死因之后,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江落雁看到云琪在哭停了下来小声的问着:“你没事吧?”

  云琪摇了摇头:“没……只是我妹妹她从小就怕疼,却让她死在室息……”

  江落雁带着云琪到了存放云落尸体的地方,这个里是警局的停尸间,需要人认领的尸体都会寄存在这里,等死者家属来领取尸体:“就在这里了。”

  “云落!!!”看到云落的尸身躺在前面的床上,云琪快步跑了过去,跪倒在地上,双手抱住云落。

  伸手触碰着云落的脸,原本软乎乎的小脸蛋,如今却早就是硬邦邦的了:“云落,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没有坚持要去学校带你回家,你也不会死,都怪我,是我害了你,妹妹,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你。”云琪说着哭得越发的伤心,紧紧的抱住了云落的尸身。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你,鸣呜鸣……云落……我怎么向九泉之下的父母交代。”江落雁看到云琪抱着云落哭的样子,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江落雁只能走到云琪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节哀顺变。”

  云琪,转头看了一眼江落雁,起身,看着云落的尸身。

  一想到回家以后,原来热热闹闹的家,如今只剩她一个人。

  想到这里,眼神突然黯淡了下来:“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江落雁拍了拍云琪的肩膀:“我带你去办理领取尸体的手续。”

  云琪跟着江落雁一起去办理手续:“麻烦你了。”

  云琪处理完之后从警局里出来。

  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在路上走着,也无暇顾及其他,手中拿着刚刚处理好的单子,等到案子处理完之后,就可以将尸体领回进行火化处理。

  毛湫滢提着工具箱,里面放着寄存着云落魂魄的千纸鹤。

  她想着走警察局这边的路应该就会遇到云琪,如果没有算错,应该这个时候,应该处理完事情出来,别问她为什么会知道。

  这是她的独有的能力,可以推算,预知某个人在某地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一般是不会怎么用,只有到必要的时候才会运用这个能力,毕竟事情知道的太多,也烦。

  毛湫滢看着眼前的人跟云落有几分相似,于是停了下来,等着她向她这边走过来。

  却没有想到,她直接向她怀里撞去,这个投怀送抱有点,不知所云。

  云琪撞进了一堵 “肉墙”这才抬起头发现,她撞到人了,连忙向后退了几步,一脸的不好意思:“啊……对不起,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毛湫滢看了眼前的云琪一眼,笑了笑说着:“没事,请问你是云琪对吗?”

  云琪对于眼前的毛湫滢知道她的名字觉得非常的诧异:“你是?”

  毛湫滢废话也不多说直接切入正题:“我是带云落来见你的。”

  云琪一听,眼前的人居然说可以带她妹妹见她?

  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人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在来见她?

  虽然她真的很想见她妹妹,可是她对于这个事情,还是有点不相信,谁能带已死之人过来见她?“你说可以带云落来见我?”

  毛湫滢看着云琪对她的话好像不是很信任的样子,对于她的疑问,毛湫滢点了点头:“没错,她很想见你。”

  不知道为什么,毛湫滢的这句她很想见你,让云琪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恢复了光芒,紧紧抓着毛湫港的手:“我妹妹她在哪?云落在哪里?你让我看看她…… ”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想到,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有什么面目去见云落?

  “是我的错……如果我多坚持一下,云落也不会死了……是我的错……”云琪说着慢慢的蹲下身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双膝,原本止住的泪水又再次流了出来。

  “她有话对你说,不过这里不方便,可以去你家吗?”

  原本还在哭的云琪听见这话马上站起身。

  由于快速站起而引发的眩晕差点让云琪摔倒在地。上云琪稳住身子没让自己摔在地上,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嗯,我带你去……”

  云琪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她今早出门根本就没有开车,情绪不稳定,开车太危险,这才叫了网约车过来:“我才想起来,我今天早,上没有开车出来,不好意思。”

  毛湫滢听到这话,也能够能理解,一个姐姐失去妹妹的心理,毕竟妹妹还是她亲手带大的,这感情肯定很深厚。

  而她呢?从小就没有父母的疼爱,也没有兄弟姐妹,她的亲人缘天生淡薄,也不能怪任何人,只能说是命运的安排吧。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不如我陪你走回去吧。”

  云琪听到毛湫滢要跟她一起走回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她要帮她见妹妹,却没有什么好的待遇,只能用双腿走回家:“那怎么好意思,你帮我见我妹妹,还要跟我一起走路回家。”

  “无碍的,就当做散步好了”毛湫滢笑了笑说着。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云琪本以为很远的路程,却在毛湫滢的陪伴下变得没有那么长。

  很快就到了云琪家,是在一个小区里,外面的物业保安倒是管的挺严的,非本小区的人进出都需要身份证的登记。

  毛湫滢看了一眼登记本上的名字,这几天好像都有同一个人在这里登记出入过。

  毛湫滢快速的登记了一下名字跟身份证。

  “江纸杯”毛湫滢轻声的嘀喃着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突然想起来,这个江纸杯,这个跟江氏集团的董事长名字谐音,会不会这么巧合?

  毛湫滢一路上都在想着江纸杯的事情。

  听到云琪的话才发现,已经站立在房门口“我家到了。”

  云琪率先脱了鞋子进屋,对着毛湫滢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请进。”

  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客厅没有客人穿的拖鞋,于是云琪只能让毛湫滢等一下,去储物室拿拖鞋去:“你等一下我给你拿拖鞋。”

  云琪跑到储物室拿了一双拖鞋出来

  毛湫滢看见云琪拿着拖鞋过来:“谢谢。”

  毛湫滢环顾了一下周围,感觉这里的光线太过的明亮。

  只能建议云琪将房间的窗帘拉起来,尽量的让房间处于一个昏暗的状态:“不过想见你妹妹,你要把窗户关好,所有的窗帘布都拉起来,因为你妹妹现在只是灵体,而灵体最怕的就是见光,看望你能明白。”

  云琪听毛湫滢的话立刻跑去将屋子里的窗帘布给拉了起来。

  很快原本明亮的屋子,马上就变暗了。

  毛湫滢见状,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只千纸鹤,吹了一口气,默念了几句咒语

  随后又拿出工具箱里的牛眼泪对着云琪的眼睛喷了一下。

  被喷牛眼泪的云琪,有些不明所以,她不知道毛湫滢对她喷的是什么:“这,是什么。”

  毛湫滢不紧不慢的说着:“牛眼泪。”说完将牛眼泪的瓶子放回工具箱内。

  “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往你八点钟的方向看,有话要快说,你们时间不多。”毛湫滢站在一旁给这两姐妹一个相处的空间。

  只见云琪转头向八点钟方向看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云琪看到云落,快步跑了过去,想要伸手抱住她,却没曾想,直接从云落身体里穿透了出去。

  见到云落的激动情绪,都让她忘记了,云落已经死去的事实。

  云琪看着空落落的双手,转身看着浮在半空中的云落:“妹妹!”

  云落看着云琪的样子别提有多难过伤心:“姐姐。”

  云琪双手颤抖着还是想要靠近云落,想要摸摸她,抱抱她:“妹妹,让姐姐看看你。”

  云落看到云琪的动作,向后飘动:“姐姐,别过来,人鬼殊途,你碰不到我的,姐姐,其实能在看你一眼,我已经很开心了。”

  云琪颤抖的伸出双手想摸摸云落的脸,手却直接穿过云落的身体,其实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触摸。

  云琪看着云落浮在半空中,如今阴阳相隔,真的特别难受,话语中,多的都是自责的意味:“妹妹……是姐姐的错……如果我去接你,你就不会死。”

  云落跟姐姐云琪相处这么些年,自然是清楚的知道,姐姐会自责,所以她早就已经想好了,要安慰姐姐的那些话。

  说是安慰,其实也是在道歉,觉得自己太过于任性,如果她当时等着云琪来接,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这世上,又不可能有如果。

  云落飘到云琪面前,想要伸手安慰姐姐,可手还没有伸出去,她就打断了这个念想:“姐姐,你没有错,是我让你别来的,其实我很高兴姐姐你一直包容我的任性,一直把我照顾的这么好,真的,我很感谢姐姐这么多年来的悉心照料。”

  云落想起这些年,如果不是姐姐日日夜夜,不计辛劳的为她奔波劳累,她根本没有可能享受现在的一切。

  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姐姐给予她的,她什么都明白,本来打算等自己长大了,可以帮助姐姐分担一部分,可是,这想法,却只能是想想而已。

  云落又继续说着:“父母早逝,是姐姐一手将我带大,每天都起早贪黑,一定很累,我不想姐姐太累,所以没有让你来接我,我以为我会平平安安回家。”

  云落说完后顿了顿,又继续说着:“可是却事与愿违,我很开心,我有一个姐姐,对我如珠如宝,谢谢你姐姐。”

  云落将自己的心里话,一次性都说了出来。

  她从来不曾怪过云琪,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加不会。

  云琪听着云落的话后,说着:“如果我再坚持一下,坚持去接你,你就不会死了……”

  云落想了想,当时那个杀害她的凶手,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随意找寻目标的人。

  云落知道,时间不多了,只要能跟姐姐见一次面,说几句话,她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只是希望姐姐不要在责怪自己,因为她做的已经够多,够好了:“凶手很狡猾,可能死的会是我们两个,如果这样,我宁愿死的是我,姐姐,要好好照顾自已。”

  说完后云落消失在了空气中,回到了毛湫滢手中的千纸鹤中。

  毛湫滢收回手中的千纸鹤放在玻璃瓶中:“好了,时间到了,记得云落对你的期望,要好好活着。”

  云琪只想知道自己何时还能再见一眼云落:“我什么时候可以在看到云落。”

  毛湫滢听到她的话后摇了摇头,这一次她都是破例的:“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没有以后了,我这次是破例给你们相见,等警方调查出来凶手,我就会送云落去轮回转世,你好好保重,我先走了。”

  毛湫滢转身看了一眼瘫软在地上的云琪,有时候能力越大,无能为力的时候也就越无可奈何。

  警察局内也是一片的宁静。

  秦樾在外面收到了风声,说是上头知道本市警局法医部门人员稀少,而特别派了一个隔壁警局的人来,临时调配:“迟到大王,给你一个好消息。”

  迟暮正在处理文档,根本就没有抬头看秦樾一眼。

  因为不用看都知道,叫他迟到大王的人,全警局只有秦樾一人。

  秦樾将文件扔在迟暮面前:“喂,你这样不理人很没有礼貌诶。”

  迟暮慢悠悠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樾,咬牙切齿状的说着:“请注意你的用词,我叫迟暮,不叫迟到大王。”

  随后将秦樾砸来的文件放在一边,继续低头处理自己的公务:“你来会有什么好消息?你不来臭我,我就要烧高香庆祝了,还好消息。”

  秦樾听到这话倒是有些不悦,自己好心来找他说好消息,结果他却不以为然:“那你要不要听?不要听的话,我就走咯,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早告诉你。”

  迟暮听完秦樾的话后,想着应该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但是嘴里还是要占他的便宜不让他好过:“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在那叽叽歪歪半天不说,你以为你在便秘呢!”

  秦樾不紧不慢的说着:“上头知道我们局最近法医太忙,所以从分局调派了一个法医过来帮你。”

  迟暮听到后,其实他是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哦,原来这事。”

  迟暮突然反应过来,回想了一下秦樾说的话,派帮手过来?“等一下你说什么,上头调派了一个新法医?”

  秦樾一脸不悦的说着:“是啊,对你来说是好消息吧?你还说我什么不会带好话,真是以后我不管你了。”

  迟暮激动不已,就差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声的叫道:“卧槽,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好吗?秦樾,你终于做了一回人了不容易啊。”

  秦樾听到这话心生不悦:“你说什么?合着我之前在你心里就没有做过一次人?”

  迟暮带着喜悦的心情,要开始他的工作了:“要不然呢?好了好了别妨碍我做事。”

  “过河拆桥的家伙。”秦樾说完离开了法医室。

  秦樾离开后,只见一个银发的少年,走了进来,敲了敲门:“你好,请问这里是迟法医的办公室吗?”

  迟暮起身看了眼前的人一眼“你是?”

  只见银发少年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就是新调派来这里的陆岫云,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字,这次能跟你合作,我非常荣幸。”

  迟暮听到陆岫云三个字,简直就跟见了偶像一样,立马站了起来,走到了陆岫云的身边:“陆岫云,哦你就是那个法医界的神探。”

  陆岫云听到这话,谦虚的说着:“神探?不敢当不敢当,走狗屎运。”

  迟暮听着陆岫云的话,感慨道:“这么多大案破了都叫走狗屎运,我怎么没有这么多的狗屎运呢?”

  陆岫云好似听到了什么,却又听得不太清楚:“你说什么?可以再说一遍吗?”

  迟暮想着没听清楚最好,他也不想在说一次了:“没。。没什么,我说以后我们好好合作。”

  陆岫云笑了笑伸出手:“那是必须的,请多多指教。”

  两个人互相吹捧结束后,一同投入到了这件案子中,陆岫云还没有来之前,也多少有点了解过这件案子。

  他也知道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死的人已经很多,而且还在增加,警方却没有一点头绪。

继续阅读:第六章 午夜凶徒0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冥王归来之死亡降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