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们
三叶2019-07-29 15:253,653

  柚子最后没有接受陈念的帮助,理由是感觉他“居心叵测”,靠自己的努力去了另一家医院实习,很快就通过了考核,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带牌”护士。可陈念竟穷追不舍了起来,天天往柚子工作的地方跑,说柚子白眼狼,得了工作就把他抛在一边了。

  柚子觉得好气,现在的工作明明和他没关系啊,干嘛跑来指责她“忘恩负义”,这算忘了哪门子恩啊……又是负了啥时候的义啊……一来二去,俩人成了名副其实的欢喜冤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却又好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每当柚子下班的时候,总能第一个看到等在医院门口的陈念,每当柚子“脚底踩西瓜”想要开溜的时候,都会被陈念给逮住,陈念一声不吭带她去吃她喜欢的甜品,在确定陈念没什么企图之后,天天蹭吃柚子自然也开心,一下了班就乖乖的跑向陈念,跟个被灌了迷魂药的小孩儿似的,还乐颠颠的。

  有次柚子问及原因,陈念停滞了一下,后又不经意的说道:“权当做慈善好了,我对你这种飞机场没兴趣。”说完不忘督了一眼柚子脖子下方,贱贱的笑了。

  靠!倒是把柚子羞得脸通红,大喊着陈念不要脸,伪君子,一瞬间,甜品店的人都看了过来,对陈念身前“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好奇不已。

  随着柚子更加“凶猛的进攻”,店里的人的表情逐渐变得诡异和扭曲……

  “乖,别闹。”

  “我女朋友还生我气呢,请大家别见怪别见怪……”陈念边说边将柚子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大手温柔的抚摸着柚子的头发,眼里藏不住的宠溺。

  这货演的跟真的似的……

  大家看到这景象,也权当小情侣之间的腻歪,很快就转过头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怀里的柚子好一会儿不折腾了,也不吱声,安静的不像话,陈念将她从怀里放开,两手捧住柚子的头,让她面向自己。

  揉乱的发丝遮住了柚子大半张脸,可脸颊的红通通,遮也遮不住,陈念的双手也感受到了柚子脸颊的温度了,滚烫滚烫的。

  二人四目相视,心跳逐渐加快,咚―咚―咚。柚子的睫毛不自然的呼扇着,大眼睛也一直在不自然的左看右看,像个被人窥看到心思的小偷似的,连手脚都觉得多余,想要找个地洞儿钻进去才好。

  陈念直直的注视着柚子的眼睛,仿佛要把她看穿,他轻轻的低下头,竟有了想吻她的想法。一点点靠近,捧住柚子脸颊的手不自觉的温柔,二人的距离逐渐拉近,一点点拉近,一点点拉近……

  还剩一厘米左右时,陈念迟疑了一下,可下一刻……“流氓!”

  心跳加速的柚子一个激灵,拍掉了陈念的手,红绿灯似的脸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诶别说,小短腿跑起来也跟走小碎步似的好玩。

  丢下陈念自己留在甜品店,他双手扶额,压低声音嚎了一嗓子:“这么好的机会,陈念你他妈怂什么啊! ”

  回去后的柚子冲了个澡,脑子里仍控制不住的回放着甜品店的画面,挥之不去,去了又来。 “我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洛离做了一名文娱编辑,深得总编器重,事业顺风顺水,临近婚期,整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面貌。

  她和张湘宇的感情倒平稳,从没有过“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情况,甚至说,二人都没有拌过嘴,好似一对已经过了“七年之痒”的“老夫老妻”了。

  柚子直呼二人感情好的不像话。

  洛离心里也明白,只不过是张湘宇处处让着自己,自己也不无理取闹,知道见好就收罢了。张湘宇成熟、稳重、大度,洛离在感情方面也一直小心翼翼,她害怕失去,更害怕再也遇不到张湘宇这样的人。

  他工作时,几乎不怎么碰手机,洛离发出去的讯息也都是再他工作结束时才得到回应,换作别的女孩,也许会撒娇般的大喊大闹吧,但洛离只是乖乖的放下手机,自己做一些其他的事,慢慢等待,有些时候她也蛮羡慕“别的女孩”。可即使张湘宇忙于工作,洛离也始终没有怀疑过张湘宇的真心,事业心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

  他总是会在适宜的时机带给她浪漫,带给她温暖,给他安全感和幸福感。

  每当各种各种情侣的小节日来临,张湘宇也会给洛离制造很多小惊喜,带洛离去餐厅吃饭、为洛离买精致又不菲的饰品,送她女孩子喜欢的化妆品和包包……

  洛离生日那天,张湘宇更是用心去策划了浪漫的派对,99朵玫瑰上面挂着99张小卡片,密密麻麻的堆满了张湘宇手写的“我爱你”,的确让洛离感动不已。

  二人在众人的艳羡与祝福下,甜蜜接吻,顷刻间,洛离的心化作了一摊水。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好像,你在心中栽满了大片大片的玫瑰,在见到Ta的一瞬间,花都开了……

  洛离好似听到花开的声音了,那么真切……

  有一次,洛离去柚子所在的医院办事,偶遇了糟糕的一幕。

  一大堆人围着一个人,喋喋不休的说着很多污蔑的话,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老婆婆,肝肠寸断的呜咽,身边待着的还有两个年轻夫妻。 其中那个女人更是夸张,直接坐在地上撒起泼来,双臂不停的扬起―抓地,扬起―抓地…

  “老爷子啊…这医院…总得给您老一个说法啊…我的老爷子诶…我们可怎么照顾老母亲啊…”嚎啕声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 一番哭闹,引来了很多护士和医生,都在维持秩序,无论怎样耐心的劝导仍是拉不动地上那位“孝女”,拽不开围堵着主治医师的小舅舅大侄子们。

  很显然的医患矛盾,可不知究竟是什么事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老婆婆身旁的男子一脸木纳,慌过神儿来后,呆呆地看看前方的亲戚又看看眼前蹲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媳妇。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不自然了,脖子上青筋根根凸起,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生生的涨成了猪肝色。

  忽然,老婆婆晕倒在了儿子怀里,那男人瞬间反射般直起身子,抱住母亲,大喊医生。 一瞬间所有人又哄的一下涌向了老婆婆,病房口的人足足减了大半。

  可经过的人都想要驻足一探究竟,来来往往人,大声喧哗的人,嚎啕痛苦的女人们……场面一度很混乱……

  面前的一些男子都很彪悍,甚至有几个高壮的大汉把墙角的洛离都挤的踉跄。

  没来得说话,就被人一把抓进了护士站,是柚子。

  “梨子你怎么来了?”

  “我来办些事,没想到……”

  “唉~”柚子叹气,向病房那边努了努嘴,她告诉洛离,是那间病房的夏教授去世了,病危时就已经通知了家人,可他们犹犹豫豫,反过来怪罪主治医师和医院。

  谁不知道那些人不过是觊觎老爷子的家产逢场做戏闹一番乌龙罢了,除了夏太太哪有人是真的伤心呢?

  可怜了夏太太啊……柚子边摇头边叹气,脸上写满了无奈。

  洛离心里也甚是不好受,可也没什么法子,呆站了一会儿,眼看没什么人了,就和柚子告别要离开了。

  她没去挤电梯,走步梯下了楼,在二楼拐角处督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背影高大却又憔悴,哦,这应该是刚刚那位被污蔑的医生吧……白色外套上被病人弄的大块大块的污渍都还在。

  不由自主的她快走了过去,忽然被三三两两的护士拦住了去路,她们以为洛离是那伙人的“残余势力”,趁杨医师不备又追了过来。

  “哎我不是…喂…我没有别的意思…喂。”

  “……”

  “小陈,放开她吧。”已经要消失在拐角的人竟又折了回来,淡淡的开口到。

  洛离被护士们放开,看清了眼前的人。

  杨楷,是杨楷。

  “陪我走走吧。”

  “好…”

  二人来到了一处大桥上,洛离见杨楷不作声,也识趣的沉默。

  终于,杨楷开口道出了实情。夏教授是他的大学老师,这次担任他老人家的主治医师自然不敢怠慢,奈何病情告危,纵是再于心不忍,也不得不停止化疗――最大限度的保留夏教授在残余生命中免遭化疗之痛,更何况,这是也是夏教授的意愿。

  “这世上被人冤枉的确最难受了。”她想起了小时候,也是被冤枉的一件事。洛离抬头,与杨楷目光交汇处,竟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在里面。

  “走,我们去消愁。”

  “消愁?”

  借酒消愁?

  一家串店,豪爽的洛离丝毫不扭捏,咕咚咕咚自个儿先开了好几罐冰啤,好在杨楷在旁边拉着,才免了洛离醉倒的风险。

  话说,女人喝醉了可是很可怕的,秒变看你哪儿哪儿都不顺眼的凶兽,连抓带挠的给你一顿胖揍也不是不可能,想必,杨楷也考虑到了这点吧……

  最后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打算送洛离回家,半醉半醒的洛离含含糊糊的报了地址就歪过头去了。

  哦想不到她就是自己的邻居啊!忽如其来的惊喜,使杨楷的眼角漾出好看的笑纹。忽然又看向后座上的洛离,心里开始纳闷,这姑娘说好的为自己消愁,自己怎么醉成了这个样子…情场失意?工作不顺?家庭不睦?/摇头摇头 诅咒人家不好的。

  唉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随即转过头,驱车前往洛离的住处。

  到门口的时候,因为杨楷也是这栋公寓中的住户,自然就容易就过了门禁。

  进楼时洛离醉的有些糟糕,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杨楷怕别人误会、影响洛离形象,也怕影响到电梯里的其他人,就决心背着洛离走步梯。

  洛离的裙子仿佛有些不方便,杨楷发现了这点,细心的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洛离身上,然后背起她,那外套大到几乎将洛离整个包裹住了,只露了个小小的脑袋。

  到了9楼,杨楷早已气喘吁吁,一抬头,却督见902门口矗立着一个满脸黑线的男人,他好看的眉眼皱成了一团,如炬的目光直直盯着杨楷后背上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