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青衫湿痕,眸倾天下
慕容湮儿2019-05-02 14:343,768

  四年后

  上官灵鹫站在凤台之上,远远望着那个雪白的倩影,她的手中捻着一朵雪白的芙蓉花,站在凤台的另一端,目光似在远眺那北方蔚蓝的天际,又似乎在望着北方那某一端,那样静静地,一站便是一整日,不吃也不喝。

  “上官丞相,又在看长公主了?”一声娇柔动人的声音夹杂着凤台上那呼呼的冷风由身后传来,他不回头,仍旧盯着那个身影:“皇后娘娘为何不陪着皇上,反倒是跑来凤台之上陪本相看那名女子。”他的声音丝毫不像是臣子对皇后的恭敬,反倒是略有冷意。

  “上官丞相,本宫认为如今根本不需要再陪在皇上身边了,一切都该有个结束了。”女子缓缓步至上官灵鹫面前,那灵动的目光炯炯有神,像是以个丝毫没有城府的女子,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阴沉:“早在四年前,皇上便已众叛亲离。”

  上官灵鹫没有说话,目光掠过眼前的女子,仍旧望着那个伫立在风中的女子。

  “你在心疼她?”她问,也随之将目光转至那个女子身上:“她真可怜,为了皇上与南国付出了一切,为的只不过要守着对先帝的承诺,到最终却被她最疼爱的孩子背叛了。”

  终于,他还是收回了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能让皇上如此,皇后功不可没。”

  她柔柔一笑:“是丞相调教有方。”

  他顺了顺自己那被风吹乱的发丝,冷然道:“你说的对,如今的皇上早已众叛亲离,就连一直对他死心塌地的闫太师都已辞官,如今的朝野已完全被我们掌控,有些事是时候该解决了。”

  “你想如何解决?”

  “派个高手去趟北国,二十年了,想必他很有兴趣知道一些事……”

  两人轻声细语的交谈渐渐被封吞噬,那个站在风中的女子正如木偶般遥遥凝望远方,那一处,有她心中最深的寄托。

  ·

  “辰如,又到哪去贪玩了?”温柔却带着宠溺的声音出自皇上之口,在文武百官面前也许他是冷漠无情的,但惟独对朱辰如永远都是那样温柔。

  “皇上……”她正想说话,却被皇上一把抱住,她轻轻地笑了:“皇上今日何时如此开心?”

  “今日朕终于接到闫冰那个老匹夫的辞官奏折了,还是辰如你的建议好,朕冷落了他整整四年,他终于还是安奈不住了。”

  她惊讶地问:“真的?那皇上同意了?”

  “朕当然同意,只要他走了,将来朝上便是朕一人说了算,等了十一年,朕终于能自己做主了。”他满眼的睿智与抱负:“辰如,今后你我将并肩站在高处,完成父皇临终的愿望:踏平北国,统一天下。”

  可她听完这些眼神却突然黯淡了下来,皇上疑惑的问:“皇后,你不为朕高兴?”

  她摇摇头:“臣妾是担心皇上,战事连连……”

  他笑道:“朕有上官丞相,什么都不用怕,以他的财力物力,朕绝对有信心能消灭北国。”

  听到这里,她才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皇上,今日在臣妾在凤台上看到了长公主,她依旧站在那儿,一站就是一整天。”

  皇上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自从四年前血溅睿寰王府后,她自杀未遂,便被他重新接回披香宫。她终日不言不语,就像一个活着着的痴儿,眼神呆呆地,傻傻地。当年的风采全然不复见,有的只是木讷与呆滞。

  而当年她最后情真意切对他说的那一段话让他至始至终都记忆犹新,那些话是骗不了人,那瞬间他才明白真的错怪了她。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弥补自己对她的亏欠,或许当年是太愤怒,一向疼爱自己的姑姑突然要嫁给睿寰王,而她的下嫁更让他起疑,更害怕是自己让她失望,她打算与睿寰王联手将他请下皇位。

  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深夜与上官灵鹫密谈,便有了在睿寰王与长公主成亲那日将其一举擒下的计策。

  杯中之毒是他事先命人偷偷放进去的,只为嫁祸于睿寰王,给他一个谋逆的罪名,这样他就有名正言顺的借口可以杀他。

  他知道,这样做是危险的,毕竟睿寰王手上的兵权不是所谓的兵符便能控制的,若是不成功便成仁。可上官灵鹫却信誓旦旦的对他说,只要有长公主在手,睿寰王必定束手就擒。

  那时候他还不太相信,但是到后来他看见睿寰王真的为了长公主而放弃了一切,甚至生命的那一刻,他突然怀疑自己那日他所做的一切是否错了?

  他一直以为,睿寰王与长公主成亲之事不过是个幌子,为的只是引他去睿寰王府,然后谋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成亲是真,尤其是睿寰王临终时说的那两句话:

  我利用你想要保护小皇帝的地位的心态,将你禁锢在身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可至少你在我身边……

  当所有人都认为我今日之举是为了谋反时,你却相信我……楚寰,不会利用你来登上皇位,那个皇位上的人不过是个孤家寡人,远远比不上你在我身边……

  一个人临终前是不会说假话的,那瞬间他惊呆了,长公主的话犹然在耳边回响:

  原来我为皇上,为南国付出了这么多,换来的只是皇上一句意图谋反……

  多年来,他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他真的错了吗?

  “皇上……你囚禁了长公主四年,你也看见了,她一直站在凤台上望着北方。她一直期待着自由,她希望能离开这个冰冷的皇宫,皇上,为何不成全她?”

  “不,朕对她有愧,朕要弥补她。”

  “皇上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您放她离开,这才是对她最好的弥补。”

  “辰如?”皇上的目光突然开始迷茫,开始慌乱:“你觉得放她离开才是最好的?”

  “这个皇宫不适合长公主……况且,今后有臣妾陪在皇上身边,您不会再孤单的。”

  ·

  北国

  自那次御书房的刺杀之后,夜翎便被囚禁在死牢中,却一直没有问斩,而夜鸢常常会进入死牢内与夜翎对弈。

  与其说是对弈,不如说是聊天。

  曾经他们为对立的两方,为争皇位处处针锋相对,如今没有了这份针锋相对反倒是发现其实他们有很多共同语言,很多想法与看法都不谋而合。

  夜鸢经常会想,若是夜翎没有被送至南国十七年,如今北国的王位也不知会属谁,夜翎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王上后位空设二十年,难道真不打算立后?”夜翎旧事重提。

  夜鸢不说话,只是一笑置之。

  “无子嗣,将来又打算将皇位传给谁呢?”

  “已经二十年了。”夜鸢重重落下一子白棋,轻轻叹了口气。

  “二十年又如何?”

  “朕一直在等。”

  “等什么?”他疑惑。

  李公公却在此时匆匆奔了进来,手中紧捏着一封信:“王上,方才您的寝宫紧刺客了。”

  “刺客?”夜鸢欲落子的手一顿,侧眸望着李公公匆匆而来的身影。

  “那名刺客的轻功绝顶,来无影去无踪的,只丢下一封信便消逝在皇宫内。”李公公将信递给王上。

  夜鸢暗暗思附片刻,便接过信,上面写着:二十年,元谨王后,若然居。

  他的手一颤,猛然起身,手中的信却飘在棋盘之上。夜翎探手拿过信,看罢之后嘴角不禁划出苦涩的弧度。

  三个简单的字语,却清晰易懂。

  “是否,一直在等这封信?”夜翎问。

  夜鸢的目光由迷茫转至惊喜,随后转向坚定。

  转身便要迈出牢门,却被夜翎叫住:“大哥,你要去找她?”

  “是。”

  夜翎沉默了许久,紧抿着的嘴角不禁扯出一抹祝福的笑意:“二十年,已经够长了。你们应该在一起,祝你们幸福。”

  夜鸢深深吐纳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如风一般冲出了牢门。

  真的无法原谅吗……

  也许,二十年后能原谅吧……

  ·

  坐在马车内的白衣女子,目光似乎不如以往那般呆滞,随着那马蹄声声,嘴角勾勒出淡淡的弧度,可是笑容却是那样的恍惚。

  那双曾经艳惊两朝的眸子,早已经是黯淡无光,无声无息,再无美可言。

  突然,马蹄一声啼嘶,她一个没坐稳,险些摔倒,幸得扶住了窗槛才稳住身子。

  她的心口突然一阵猛跳,探手揭开马车的帘幕,一阵凉风拂过,闯入眼眸间的是一匹黑马,马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他脸上那岁月的痕迹依稀明显可见,脸上那淡淡地笑容却是那样温暖,撼动她的内心最深处。

  那沉寂冰冷的脸色终于不再是那死寂的令人心惊,而是迷惑,不解,惊诧,激动……

  脑海中闪现出二十年前最后一次分别之景,一句玩笑之话:也许,二十年后能原谅吧……

  竟然到最终还能被人深深印刻在心,不仅他,她也是深深地放在心头,丝毫没有忘却,一直在期待。

  而如今物似人非的那一刻,他出现在她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无心再计较。

  “慕雪。”他低沉而清淡的声音轻洒而来,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再唤这两个字了。

  她的眼眶猛然一红,跳下马车便朝他奔了过去。

  即使容颜不再,依旧眸倾天下。

  ·

  远远的山峰之上,上官灵鹫静静地望着下面那两个相拥的人,目光看不出喜怒。

  那封信是他传给夜鸢的,这不过是一箭双雕之计。

  南国的朝廷几乎已被他牢牢控制了,就连国库都是他上官家族在牢牢支撑着,现在要对付的是北国。北国,若是夜鸢一天活着,那统一天下的事就难,如今只有让夜鸢离开,夜鸢一离开北国便群龙无首,想要攻克北国就轻而易举。

  而另一个目的,不过是为了她。

  她不过是要自由罢了,那便给她。

  也许,这是他最后能给她的东西了。

  今后,两国之事再也不关你们的事了,离开这红尘宫廷的纷争,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而他,一直背负着的只有上官家族的责任,直到终老。

  黯然转身,牵着马默默远去。

  那马蹄声声,就像是离别的悲哀,击碎了他心中最深的脆弱。

  新寒中酒敲窗雨,残香细袅秋情绪。

  才道莫伤神,青衫湿一痕。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记得别伊时,桃花柳万丝。

  (全文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眸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