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雷子玉失踪
月亮婆婆2019-11-26 16:213,659

  世间之事当真是无巧不成书,朝廷的人去过氐族后扑了空,有急匆匆往风灵泽指的小镇赶去。

  等他们走后风灵泽又与项霖商量,让项霖抄小路提前去找大师兄,一来提前告诉大师兄这件事,让大师兄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二来那朝廷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大师兄也未必愿意认了这门亲,毕竟大师兄也是个淡泊名利之人,否则他也不会为了落千霜而划清与流波山的关系。还险些搭上自己的命。

  项霖他当然赞成灵泽的话,还暗暗称赞他年纪轻轻就如此心思缜密。

  项霖马不停蹄的向镇子赶去,他是比朝廷之人提前到达了李大夫家,可是除了落千霜呆呆的坐着,看着面前桌子上的和离书,满脸伤情样子。听倒有脚步声,她才微微抬头。

  “千霜姑娘,雷公子呢?”项霖一脸的急切。

  “雷公子他,他离开了”落千霜说着目光落在和离书上,补充了一句:“他签了和离书就走了”

  “什么,雷公子他走了?他签了和离书?”

  落千霜的话每一句都让项霖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雷公子为了能和落千霜在一起,他用自己的命闯了风岩山,他一心想着与落千霜在一起,怎么会突然签了和离书。他差异的一把拿起桌上的合离书,半晌都说不出话。

  “怎么~可能~他为了千霜姑娘几乎搭上了自己的命,怎么会说签就签了呢?”项霖差异的嘟囔着。

  “项霖,你说什么,什么半条命的”落千霜也十分差异。

  这时落郡端着个茶壶走来。

  项霖看看他二人,“这几日雷公子,去了流波山,为了能和千霜姑娘在一起又不想把流波山和氐族牵扯其中,他闯了风岩山”

  “什么?他闯了风岩山?难怪我感觉他的气息不稳”落郡突然脸上大变,紧紧的攥着茶壶,“真是难为子玉这孩子了!”

  “爹爹,什么,是风岩山?”落千霜看着爹爹和项霖的表情便知道那风岩山不是什么好地方,没有习武的她方才也只是觉得雷公子的脸色苍白了些,她目送他的背影离开,也没有察觉什么不妥,大概是雷子玉强撑着,故意不想被察觉。但是现在看到他们差异的表,她的心开始七上八下了。

  “风岩山是流波山上极其险峻之地,这些年来,没有人活着从风岩山走出来”项霖解释着满脸的无奈。

  “是呀霜儿,多年以前,流波山上还有楚老二,犯了江湖人不可原谅的错,为了不牵连流波山,他便闯了风岩山,听说数日后,他是活着出来了,但是整个人面目全非,已经是个废人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便跳了崖,楚钟此人还算有情有义将他安葬在流波山不远处,此后流波山的人没人敢提起此事”

  楚老二是什么人,能与楚钟平起平坐,他的本事自然不小,可是他闯了风岩山后尚浅如此。雷子玉他就算再厉害,不死也是重伤了!

  三日目瞪口呆,知道真相后的落千霜更是后悔不已,可是此刻他们谁都不知道,重伤的雷子玉去了哪里。

  “我们分头去找,他伤的重应该走不远”落郡三人放下手里的活计急匆匆出去寻找雷子玉。

  可是大街小巷找了个遍,就是没有雷子玉的影子,落千霜自责加焦急擦不完的眼泪,她不放过任何一个他她有可能去的地方。

  最终在一个小巷子里她看到遗落在地上的发钗,那是她在氐族时雷子玉送她的,上次这发钗。旁边还有一潭鲜红的血迹。落千霜将发钗悟到心口上,想起刚刚与雷子玉说的那些话,她哭成泪人。没想到此次一别,想再见雷公子却不在是容易的事了!

  说来也奇怪,本来带着兵来镇子上找雷公子的那些,刚出现在镇子上又突然离开了!先前一副找不到雷公子就誓不罢休的气势,可是他们并没有来到李大夫处,就突然掉头离开了!雷子玉也消失了,所以落郡猜测身负重伤的雷子玉大概是被朝廷的兵救走了,这样也好,总比落在三娘子的手里。

  每天忙里忙外的修剪采药的落千霜看起来没什么不妥,只是她的话少了,笑声也没了!

  落郡看着心疼,项霖看着可怜,他本想责怪她无情的向雷公子说了那些话,让雷公子无奈的签了和离书,可是看倒她这般,他也不忍心了。

  一日落郡上山采药,落千霜在家里收拾药草,项霖奉灵泽之命出去办事,先前的那会媒婆,带着传说中的李公子来到了李大夫家。

  “吆,霜儿一个人在家呀!你爹呢?”那李公子一脸的痞像。

  “我爹爹去采药了,你的聘礼我们已经退回去了,你还来做什么?”落千霜看看一旁当初被爹爹吓唬走的媒婆一脸得意的看着落千霜,像是来报仇的一样。

  “哼,我李某的聘礼你也敢退?今日我就是来看见,什么人借你的胆子”说着话,就对落千霜动手动脚,还得寸进尺的往落千霜的脸上靠。

  “媒婆当初你不是说,这李公子文武双全,是个会疼人的主吗?怎么现在我看他,简直像一个地痞无赖”落千霜往后推一步,看着这位李公子步步逼近心里有些慌乱。

  “哼,你说对了,老子就是无赖,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无赖的本事”

  “你要做什么?”落千霜顺手拿起一把她修剪草药用的剪子指向他。

  这位李公子示意媒婆出去把门关上,他笑声极其难听的靠近落千霜。

  就在这时,落郡推门而入。隐约看到他的身后有一个穿着妖艳的人躺着地上,他恶狠狠的看着李公子。

  “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李大夫的手指攥的嘎吱作响。

  只是不识像的李公子,觉得一个柔弱的大夫的每天拿拿笔杆子,能有什么好怕的!他不知死活仗着自己有些拳脚功夫,

  抽出腰间的佩刀,就猖狂的辟向李大夫。

  李大夫在镇子上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镇子上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个武林高手。此番看到自己女儿受委屈,他满心的怒火,不动声色的抬起手掌,想要一掌解决了他,但是落千霜看到爹爹已经无法压制自己的怒火,她不想让触手可得的安稳日子,被这个小子搅合了。她急忙跑到落郡的面前,用身体接住那李公子的一剑,顿时一道献血染红了她的脊背。

  “爹爹小心”落千霜看着爹爹微微摇头,她不想让爹爹就此暴露了自己。

  落郡自然知道霜儿的用意,可是作为爹爹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爹爹,我们好不容才能团圆,现在还没有找到姐姐,这期间,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等姐姐回来”落千霜和姐姐幼时的生活太过悲惨,现在的她比起常人更加珍惜现在比较安稳的日子,以至于宁愿用自己的命也要守护这份安宁。可是她有所不知,巫族的出现,就像是一江翻滚的巨浪随时随地都都会将她用心磊起的堤坝冲垮。跨到一泻千里。

  得了便宜的李公子嚣张的离开,落郡看着高烧不退的霜儿,不忍心看她这般虚弱,又不忍心推垮她内心维护的安宁。

  他坐在高烧不退的霜儿床边老泪纵横。

  次日晨起秋伍月,带着落千雪回到了李大夫的住处,又一场父女相认感动这一旁的人,泪流满面。

  只是这场相见并不像见落千霜的时候,父女间可以述述这些年苦,落千雪虽然和妹妹一样吃了不少苦头,可她从来不向旁人说起,久而久之,她便形成这性子,见到爹爹是高兴,也只是高兴。

  后来落郡将这些日子雷子玉闯风岩山的事还有离开流波山和氐族的事情告诉了秋伍月,秋伍月拍案而起,他遗憾雷子玉与落千霜签了和离书,同时也猜测雷子玉是被皇宫的人救走了,不过以雷子玉的性子,若是不想在留着宫里,没有人能留的住他。

  然而,在巫族之人突然开始大规模的在镇子上露面,甚至肆无忌惮的开始掠夺镇上的年轻女子。没有人能制服得了她们,因为她们利用巫术神出鬼没,大家都知道是巫族人在作祟,但是没有人亲眼见过。

  李大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绝不能再坐视不理了,落千霜也无法再执着她的安稳日子了!

  可是巫族之人,被三娘子用巫术控制的人不断增加,而落郡只有秋伍月和自己的俩个女儿。

  属实担得起势单力薄,秋伍月本想回去和师傅搬救兵,可是落郡也好他的俩个女儿也罢,同为巫族之人,流波山上的俩个老顽固怎么会帮忙呢,恨不得他们之间斗个两败俱伤呢!

  秋伍月在深邃的夜色下,无奈的叹气。

  “秋伍月”

  秋伍月愣了愣瞬间端起满脸的笑,带着几分痞相转身,他知道刚才唤他的人是落千雪。

  “雪儿,你找我呀?”他完全褪去刚才的苦恼,像变了从来就没有过苦恼一样。

  “秋伍月谢谢你”落千雪一脸认真的说道。

  秋伍月自然知道落千雪说这话的用意,她这一来是感谢自己在不辞辛苦,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找到了她,二来是感谢自己将她带到了她们的父亲面前,可是对秋伍月来说,他喜欢落千雪做这些事不算多。

  他含情脉脉的看着落千雪小心翼翼道:“雪儿,那个,我~”

  “秋伍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落千雪,看着秋伍月认真道:“可是你也看到了,养育我们多年的三娘子,不是我们亲娘不说,还是我们的杀母仇人,此仇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我绝不能再让妹妹和爹爹受到任何伤害,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冒充我娘的人。”顿了顿继续道:“而这一切却与你无关,秋伍月我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却不能自私到将你拉进火坑”

  “雪儿,我秋伍月也活了二十于载,日子向来散漫的很,可是遇到你以后我想好好认真一次”

  不得不说情商要比雷子玉高很多,同样都是认真的雷子玉还险些搭上自己的性命,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在他的心里觉得落千霜想要过安稳日子是她的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以为是成全了落千霜,殊不知是落千霜怕连累了他。

  夜色下,落千霜远远的看到俩个身影紧紧的相依在一起。

继续阅读:十八:水晶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霜染桃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