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和离书
月亮婆婆2019-11-26 16:213,793

  造化弄人绝不是随便说说,有些事情巧合的令人哭笑不得。

  雷子玉为了能与落千霜这一起,他甘愿舍命闯那风岩山,但是落千霜早到父亲后一心想着找个郎君安稳度日,这样也能好好照顾失散多年父亲,落千霜心里清楚,雷子玉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想必一生都是活在别人的视线里,而她自己原本也是如此,她和雷子玉的区别就是一个是人人敬仰的正义之士,一个是人人唾弃的巫族后裔,他们若是在一起了,无论如何日子都不会过的平静,除非雷子玉愿意与她归隐,可那怎么可能,他还有一个那么爱他的楚天荷,他们之间更合适,更能得到别人的祝福,每每想到自己的那卑微的出生落千霜都觉得自己好多余,她恨不得赶快找个人嫁了算了,至少她还可以守在爹爹身边弥补这么多年的遗憾。

  就在她托人媒人四处打探合适出嫁的对象时,雷子玉奄奄一息的爬出了风岩山,他体无完肤,正个人活脱了一层皮,他留着最后一口气从狭小的缝隙见,从锋利的岩石间挤出来,看到阳光后他已经面目全非,可是依然勉强的扯扯嘴角,然后一头扎进项霖的怀里。

  “雷公子,你说你,这又何必呢?”项霖看着像个雪人一样的雷子玉心疼道。

  “我~这样~去~见霜儿,她~会不会~因此原谅了~我”雷子玉有气无力的说着。

  项霖突然自责到想抽自己嘴巴子,一定是因为自己先前说过,女人会因为同情一个人,而爱上一个人。

  “雷公子,你这样,会吓死她的”项霖眼中含泪。

  “那就~等伤~好一些了再去”

  项霖将雷子玉带回氐族与风灵泽好生照顾。

  流波山上的人不敢大声说话都在背地里悄悄雷子玉闯过风岩山的事情,还是不小心被楚钟关了禁闭的楚天荷听了去。

  “ 他们都说雷子玉此番闯风岩山,是犯了打错被师傅罚的,听说闯完风岩山,就不在是流波山的大弟子了”

  “是呀是呀,我还听说,大师兄出了风岩山就只剩半条命了,也不知道活成活不成了”

  “你们呀,不知道事情的真像就并瞎说,那雷公子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怕连累流波山,所以才闹出闯风岩山的事”

  “阿?雷公子,从不染风花雪月,会是什么样的女子让她动心呢?”

  屋里的楚天荷自然知道他们背后嘀咕的那个是谁,处理落千霜那尴尬的身份,还能有谁,会让大师兄如此失了分寸?差点连命都不要了!

  她愤怒至极,双眼充血,还挂着泪珠,一声怒吼,将紧锁的方门,炸成木屑四处飞扬。一群人傻了眼,看着怒气冲冲的楚天荷就这样从他们眼前离开。

  就在这时,流波山的半山腰上出现了一群晃晃悠悠的队伍,穿着兵服,带着兵刀,往流波山而来。

  怒气冲冲的楚天荷硬生生被截了回来。

  这群突然出现的人原来是从京城来的,他们目的性极强的来到流波山,开门见山的问楚钟。

  “师尊,我等突然造访多有冒犯,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师尊多多见谅”一位将军扮相的人,语气平和客气且不适礼貌的揖手道。

  “敢问将军是奉谁的命来我流波山又有何事?”楚钟沉着冷静面对他们。

  “我等是奉九王爷之命前来寻,失散多年的皇子回宫”将军依然客气梳理,不失礼数的说着道。

  “皇子?”众人差异。

  维楚钟眉眼沉了沉没有意外之感。

  “师尊莫不是忘了吧,当年在焉水山一代,氐族大战之时您从一位女子手中救下一个男婴的事情吧?”哪位将军讲话的语气十分自信就像当年之事他都看在眼里一样。

  “将军如何断定,我救起的是你们皇族后裔?”楚钟威严道。

  “师尊有所不知当年氐族一战横死遍野血流成河之际,有一位恰好路过的商人,因为被洗劫一空所以躲在死人堆里装死,因此”看到了,您的善举,后来您也收留了这位可怜的商人”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位跛脚的大爷,他是楚钟救回来,“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你是朝廷中人”

  “师尊,小的绝无恶意,只是九王爷对家父有嗯,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九王爷在找这个孩子,小的时候与父亲一起拜访九王爷时见过一次沐贵妃,所以才敢确定此事”

  “原来如此,也罢,子玉能认祖归宗总是好的!不过你们来晚了一步,子玉他闯了风岩山,已经不再是流波山的弟子了,现在他去了何处,老朽也不得而知!”

  “不过你们可以去氐族碰碰运气”

  “多谢,告辞!”

  将军带着一行人急匆匆离开。

  按理说雷子玉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自然是好,但是他是楚钟一手带大并教他习武练剑,这孩子从小就有超出旁人的智慧,还有沉着冷静。他若是决定了什么谁也拦不住,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执意要闯风岩山时,作为师傅的他才没有多做阻拦,还有,子玉他说流波山永远都是他的家,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弃家而不顾,此番为了一个落千霜这也是他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所以在楚钟心里从来没觉的子玉真正的离开他,可是朝廷人的出现却让楚钟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楚老三在一旁加油添醋,“咱们流波山是造了什么孽,你的我的大弟子都一个个为巫族人着了魔,现在好了,一波未平,又要被人亲妈认走了”

  楚钟轻叹,起身道“是亲爹”说完楚钟离开,看着楚钟的背影楚老三嘟囔道:“那有什么区别?”

  此时的雷子玉,稍稍有点精神,他拿捏这不能让自己的伤口彻底好了,要不然,落千霜就不会对他有同情之心。雷子玉偶尔细品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不知道是不是配的上无知二字。可是他根本顾不上那么多,简单交待,项霖帮助灵泽守好氐族,他便离开了氐族。与那朝廷来的人,好巧不巧的错过。

  他来到落千霜的家门前,看到有提着包裹的男子离开,雷子玉好奇的上前听个究竟。

  “千霜姑娘呀,刚才哪位公子是李凌李公子,往上数三代,家里都当官的,这李公子你也看到了,也是勤奋好学,一表人才你觉得怎么样?”

  一旁的落郡看看落千霜脸上洋溢着慈父般的笑,“霜儿,你自己端量,若是不喜欢……”

  “不爹爹,这位李公子很好,霜儿喜欢”落千霜的语气极为平和,她拼命的让自己挤出一个微笑,拼命的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可是没有那个女子,会如此直接的说喜欢了哪位公子,除非她是想掩饰别的。

  “好,好,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回去让李家准备聘礼”媒婆说道此处极为为难的补充道:“不过这李府是大户人家,他愿意娶了千霜,多亏这丫头长的够俊,只是,只是可能要委屈了千霜,他们见大夫人的位置空了出不来,准备让千霜去做妾,所以不能走正门”媒婆大概是觉的心中有愧,最后紧要关头说出了实情,没让落千霜稀里糊涂的嫁过去。

  落千霜心里委屈,但是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自己只是想找个人安慰度日,怎么看上自己的,和自己觉的可以的都是这般要求,会不会是自己太高估自己了!

  一旁的落郡听到此处,愤怒的端起茶杯就要砸像媒婆,媒婆吓的连退几步。

  “爹,爹,您隐姓埋名也是为了日子能过安慰些,现在这小妾的身份倒不错,只要我安分些,就不会有人找我们的麻烦”落千霜说道。

  “霜儿,不许说傻话,被人压在头顶上能有什么安稳日子可过,爹爹是过来人,觉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说完又愤怒的指着媒婆骂道:“你给我滚!不想再看见你”

  媒婆被落郡的气势吓到,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这时门后的雷子玉走了进来,他伤的很重但是经过这几天都调养,他脸上的伤已经退尽,站在那里的时候依然是一副白白净净的眉眼清冷的样子。他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落千霜的视线里,

  “雷公子,你怎么来了,也罢,你陪霜儿说说话,我去给你们做饭”落郡伸手请雷子玉坐下时,感受到他身上雷子玉身体的不妥,都是习武之人,而且都是武林高手,雷子玉不经意的停顿便能被落郡察觉,落郡不动声色的微微抬眼,看到雷子玉的眼中满的伤情。随后无奈的转身离开。

  落千霜不敢直视雷子玉的眼睛。

  “霜儿,你是有夫君的人,怎么就想嫁人了?”雷子玉看着落千霜,不知是该心疼还是该愤怒。“霜儿说话呀”他上前拉起她的手,可是衣服滑落,漏出落千霜手臂上的疤痕。雷子玉的目光呆滞了,落千霜赶紧撤回衣袖。“霜儿,是不是恨我”

  “没有,我伤了你师妹,能抱住命就不错了,这些疤痕算不得什么。”落千霜说着用衣袖盖住伤疤。

  “是不是因此,你要做人家的妾室?”雷子玉眼中含泪。

  “自然不是,我是觉得做了妾室总没有那么被人注视着”落千霜小时候的日子过的心惊胆战,她害怕三娘子那双愤怒的眼神,总是在人群不偏不倚的找到她,而她总是逃不过她的毒手,她小时候常常希望自己是一个可以埋没在人群中的人,能不被三娘子找到。

  “霜儿,我可以守护你”雷子玉声音颤抖着说道。

  “可是,我现在不喜欢你了,我甚至有些怕你,我害怕你有一天会血淋淋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过那样心惊胆战的日子,我~我只想过的安稳些,不在与江湖人有任何的来往,这些雷公子无论那一条都做不到对吧?”落千霜诚恳的看向雷子玉。

  的确如此,就算他闯了风岩山,与氐族和流波山画上了界限,但是他无法改变自己是雷子玉这个事实,他备受关注的时候,落千霜在江湖上又怎么安稳的了?反之,这些地方的小官员倒是不会被人重视,落千霜当真是在为自己铺后路。

  “好,你竟然都想好了,我就不勉强你了”雷子玉痛心疾首。

  “那我们,将那和离书签了吧!”落千霜声音极低的说道。

  雷子玉斟酌片刻回了一句:“好~”

  二人双双在和离书上签了字,这下这俩个原本就不相干的人终于又不相干了!

  落千霜心疼的很,眼泪强忍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雷子玉放下笔,转身离开。在一个街角的转弯处,他剧烈的咳嗽,这几天重伤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继续阅读:十七章:雷子玉失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霜染桃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