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主仆三人身亡
起司露露2019-05-23 19:435,592

  十天后,奇丽国太子抵达岳龙,之前跟金宇帝汇报的半月后到,现在是人先到了,要给金宇帝的礼物还没到,因此,他默默地在岳龙找了间客栈住下,在岳龙到处逛逛。

  “诶?”解语看上一个手炉,想买了送给怕冷的陆袭远。结果她才伸手,就被人抢了先。

  “这位兄台,这个手炉可否让给在下?”解语出门基本都是女扮男装,这次也不例外。

  “君儿?”拉斯佳见到解语又惊又喜,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兄台,你这是何意?”解语好不容易推开他,不悦道。

  “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拉斯佳,你的爱人。”拉斯佳委屈道。

  “拉斯佳?阿拉斯加?爱人?”解语打量着眼前这个黑发碧眼轮廓深邃英俊的男子。他认识许妍君,还说是她的爱人。难不成许妍君在关外时有过心上人?

  “你是许妍君,我是拉斯佳,你的戒指是我送给你的。”说着,拉斯佳牵起解语戴着欧珀石戒指的左手。

  “借一步说话。”解语觉得这里人多口杂,便把他带到一旁。

  “你说我是你爱人,那么请说说,我们是如何相识又何时相恋,以及为何分开。”解语看他不像撒谎,便带他去五粮草舍,找了个偏僻的包间,仔细询问道。

  “你想起我了?”拉斯佳惊喜道。

  “我失忆了,我连我是谁都记不得,怎么会记得你?”解语很不领情地泼冷水。

  “我就是听说你回来了,才来大周求亲的。听说你被封为公主了?”拉斯佳全程握着解语的手不放,一双蓝眸盯得解语快穿孔了,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你知道我失踪的事?”解语仿佛捡到宝般兴奋。

  “我九岁那年,被狼群围困,十二岁的你带着随从救了我,当时你不知我是奇丽国王子,可我知道你是许将军之女。虽然那时我们是敌对关系,可你说,百姓是无辜的,因此对我很和善。”

  “你在军中没什么朋友,我伤好回去以后,便常来找你玩。你手中戒指的欧珀石是我们一起捡到的,然后我把它做成戒指送给你,作为定情之物。可后来,你被许将军指派回来照顾许家的妇孺小儿们,我们只能分别。”

  “两国交战多年,我是主和派,且为了能来大周娶你,因此一直在跟父王谈与大周休战之事,父王有所动摇。毕竟打起仗来,苦的都是百姓。可我的王兄哈乌其是主战派,他用计夺了我的兵权,还联合新王后我的后母,蛊惑父王与迦南国联手对付大周。”

  “更过分的是,他为了打消我来大周寻你的念头,居然要求大周的三皇子派人暗杀你。大周这么多年苦守边疆,是因为出了内鬼。我之所以知道这些,都是哈乌其以为自己将成为未来的王,得意忘形之际对我说的。”

  “只是,他没想到他会成为阶下囚,而我却成为奇丽国的太子。我才被册封,就带着一帮主和派,向父王请愿与大周和解。因为迦南国被灭,父王也知道无法成事,便同意了我的提议。如今派我前来送礼求和,我当然乐意来,因为可以光明正大地娶你为妻。”拉斯佳喜笑颜开,两颊的酒窝搭配一口大白牙甚是迷人。

  要是从前解语肯定要扑倒这个送上门来鲜嫩多汁还身材极好的小鲜肉。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陆袭远睿智的眼眉,温文虚弱地笑颜,纵然拉斯佳千般好,也不及陆袭远的一个抬眸,一抹浅笑。

  “你说,我是被三皇子派人暗杀的?”这句话特别有含金量。

  “是的,我有他们往来的书信。”拉斯佳笃定道,“这也是我到大周要送的礼物之一。”

  “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听说你被暗杀,还失踪了,我就下决心要为你报仇!谢天谢地,你还好好的活着!”说完拉斯佳起身,横抱起解语,开心地转圈。

  “拉斯佳王子,求放下!”解语被他转得头晕,忙开口请求道。

  “你以前都叫人家小佳佳的。”拉斯佳放下解语,却依旧搂着她,撒娇道。

  “可是,你现在看着一点也不小啊!”解语已经有一米七的个头,这个阿拉斯加,不,拉斯佳还高她半个头,估摸着一米八五是有的。

  “我现在还没到去拜见大周皇帝的时候,行动和时间都比较自由,这几日都可以陪你。”拉斯佳脸上掩不住的柔情和笑意,这让解语压力山大。他跟许妍君算是青梅竹马,怎么才能让他对她死心,然后去吴翩跹呢?头疼,头真疼!

  “拉斯佳,我被暗杀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以前我跟你是两情相悦,可现在你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而且,我有心上人了。”解语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这件事。

  “怎么会……”拉斯佳的蓝眸瞬间蓄满泪水,这说哭就哭的本领,可以领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才五年,我以为……我以为只要我成为奇丽国的太子,我让两国休战,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你忘了我,还爱上了别人?”拉斯佳那委屈的小样,超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阿拉斯加犬。

  “那个……世事无常,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在边关留了一笔风流债,啊不,情缘,是一段情缘。”解语摸着拉斯佳的头,就像摸狗狗那样的,柔声解释道。

  “你这次来大周的目的就是送礼求和,揭露三皇子通敌叛国之罪,然后再娶个公主回去是吧?”解语见他默默抽泣着,便试着转移话题。

  “我只想娶你!不要别人!”拉斯佳抬头,用湿漉漉的眼眸哀怨地看着解语。

  “大周的好姑娘很多,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不,几个也行!”解语不知道她越是这么说,拉斯佳就越心痛。

  “君儿,我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一定会向大周皇帝求亲,而,且,只,要,你!”拉斯佳起身,与解语对视,一字一句道。

  “我……”解语还想跟他继续谈,谁知那厮居然强吻她,那是霸道又充满愤怒地吻,解语大脑一片空白,任由他吃豆腐。

  直到他放开她,轻轻捏着她的下巴,邪魅一笑道:“三皇子的罪证,我会当做聘礼送给你,如果娶的不是你,我就毁了它。大周的家务事,与我这个外人无关,除非,我是大周的女婿。还有,我爱你!”说完,他在她唇上又啄了一下,才放开呆若木鸡的解语,离开五粮草舍。

  “妈的,扮猪吃老虎的主儿!”解语反复擦了几遍嘴,愤然道。

  都怪她太心急,透露出太多对三皇子罪证的在意,导致让拉斯佳可以跟她谈条件。她真是大意了,一个被夺了兵权,还能反败为胜夺嫡的异国王子,怎么可能是个萌货?之前觉得他萌,是因为他对许妍君有情,卖萌求宠罢了。当他知道她忘了他还有了新欢,瞬间变脸。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她要好好谋划一下将来的事了。

  这次,解语没有找陆袭远商量,因为他也是被“算计”的对象,她与齐月堂五萌主说完计划,让他们各自完成她的部署。紧接着又去皇宫找金宇帝求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金宇帝答应她的请求。但解语找了个理由请他保密,不要让翟鸣鹤和陆袭远知道,否则就无法按计划进行了。

  一切安排妥当,解语才心情放松地去找陆袭远。

  “你这几日总往宫里跑,可是出了什么事?”陆袭远直觉解语有事瞒着他。

  “没什么大事,就是商量找人顶替我当和亲公主之事。”这点解语并未骗他。

  “拉斯佳没对你怎样吧?”陆袭远喝着解语递过来的粥,淡淡地问道。

  “什么都瞒不过你!”解语白了他一眼,佯装不悦道。

  “不,那天你们谈了什么,我并不知道。”陆袭远咽下最后一口粥,否认道。

  “叙叙旧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话。”解语说着,递了一杯灵芝茶给他。

  “今天的粥放了什么药材吗?喝了觉得血气翻涌,精力充沛。”陆袭远此刻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精神。

  “好东西!”解语笑得格外明媚,随后陆袭远就进入恍惚状态。

  解语离开陆宅已经是傍晚时分,她回头看了一眼陆宅,沉沉吐了一口气,消失下越来越暗的天色中。

  解语离开当晚,陆宅就突发大火,陆袭远,小冬和青晏都葬身火海。火是从陆袭远的住所开始烧的,因此陆宅其他人并无伤亡。接到消息后,翟鸣礼骑马一路从皇宫狂奔至陆宅,看到的只剩木头架子和残垣断壁。

  他不相信那个笑点江山的陆袭远会这么容易死,因此他直奔陆袭远的住所,发现密室都被烧得稀烂,厅里躺着三具焦黑的尸体,从身形体貌看,确实与陆家三个主仆吻合。

  “灵杉!”解语三步并两步地从门口摔进来,还好翟鸣鹤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灵杉……”解语看着地上的尸体,从身高上判断,最右边的是陆袭远。她直接抱起来揽在怀里,那烧焦的尸体被这么一用力,直接支离破碎散落了一地。可她也不管,抱着怀里的人头不放。

  “解语,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翟鸣鹤见陆袭远的遗体碎成渣,心生不忍,忙制止解语继续破坏。

  “这个不是灵杉,他哪有那么容易死?他答应陪我游山玩水,他答应过我的!”解语放下尸体,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解语,你冷静一下,灵杉走了我们都很悲痛,只是你这样他也不会活过来,现在要做的就是查明是什么原因着的火,是意外还是人为。”翟鸣鹤刚才哭过,现在已经调整好情绪,找回理智。

  “我跟你一起查!找出凶手后,一定让他生不如死!”解语恨得咬牙切齿。

  “殿下,在密室里找到了这个。”云少钦从密室拿了一个泡湿了的铁球出来。

  “这是火药!难怪密室那么坚固都会变得如此残破,原来是它的原因!少钦,去看看是否还有残留的碎片。”翟鸣鹤吩咐道。自己则看着火药陷入沉思,能有材料制作它的,只有掌管烟火局的翟鸣礼,莫非此事与他有关?

  “殿下,您看!”云少钦撕了一块衣角,捧着他捡到的火药壳碎片给翟鸣鹤过目。

  “看来不止用了一个。此事先不声张,待本宫先查查烟火局是否暗中偷制火药,再做定夺。”翟鸣鹤低声对云少钦和解语说道。

  “是!”

  “好!”

  “皇兄,灵杉的后事可否由我来办?”解语争取道。

  “好,我去查火药的事,你来办灵杉的后事。需要什么只管跟我说。”翟鸣鹤现在只想找出真凶替陆袭远报仇,来不及为他的去世伤心。

  “谢皇兄。”解语含泪感谢。

  “灵杉突然去世,为兄知道这很难接受,可是我们还是要好好活着,把灵杉未完成的心愿完成,他在天之灵才能宽心。”翟鸣鹤拍了拍解语的肩,似在鼓励她,也像在鼓励自己。

  陆袭远一走,他自己都失了魂,不单单是因为事业上的牵绊,而是像失去至亲一般难过。

  “解语明白,皇兄务必小心,保重身体!”解语也拍了拍翟鸣鹤的肩膀,互相鼓励道。

  “少钦,我们走!”说完,翟鸣鹤又快马加鞭地赶回宫里,部署暗中调查烟火局一事。

  解语擦干眼泪,待翟鸣鹤走远,便前往五粮草舍。

  “糖主。”仪宁见解语来了,便迎了上去。

  “醒了吗?”解语小声问道。

  “醒了又睡了,刚喂他喝了药粥。”仪宁答道。

  “另外两个人呢?”解语接着问。

  “也醒了,一笑跟他们在一起。”

  “好,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解语支开仪宁,自己走进里屋,看着床上躺着的人,面上尽是柔情。

  “你来了。”陆袭远睁开眼睛,平静道。

  “对不起,没有跟你商量就把陆宅烧了,重要的东西已经收好带了过来,其他东西都付之一炬。”解语握着他冰凉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温热。

  “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对我下药。”陆袭远苦笑道。

  “翟鸣鹤立储已成定局,你可以功臣身退了。他现在如果不能适应没有你的日子,以后怎么管理国家?我不想你再为他卖命了,你要休息,否则,怎么陪我游山玩水?”

  “我知道这么做很自私,可我真的很害怕拉斯佳把我带走,在国家利益面前,一个真公主的终身大事都要妥协,何况我只是皇家的义女。我只能先把你保护起来,才能放开手脚做事。”解语抱歉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陆袭远想为她补充补充。

  “接下来,你等我一年,安心养身体。这一年,我可能不会来看你,因为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会送你去安全的地方。小冬和青晏会在身边照顾和保护你。一年以后,我们再去看看山山水水,到你真的油尽灯枯那天,我陪你一起死。”解语承诺道。

  “好,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拿这个令牌去闲云山庄找贺昆,我的所有人脉,随你调用。”陆袭远从腰间解下一个锦囊给解语,里面是他的令牌,见令牌如见他。

  “这个令牌我不能用,以免被人发现你还活着。到五皇兄立储那天,我替你转交给他,就当是给他的贺礼如何?”解语手下锦囊,放在随身小包里。

  “我把它送给你,你要赠与谁,由你决定。”陆袭远说完,换了一只手给解语。

  “你真当我的脸是手炉啊?”解语没好气地将他另一只手放在脸上。

  “我还能在这里待几天?”从来都是陆袭远安排事情,现在轮到他被安排,心里还有些小忐忑。这种不能掌控全局,任人摆布的感觉,挺不好受的。

  “明天一早就走,事不宜迟。拉斯佳明日就会觐见父皇,我要他心甘情愿地把翟鸣礼通敌叛国的证据交出来。”未来的路并不好走,而且拉斯佳会不会中计,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今晚还要去确认一下才行。

  “扶我起来。”解语照办。

  “过来。”陆袭远张开臂弯,解语很自然的靠过去。

  “今日一别,一年后再见。答应我,要好好活着,你的食谱药方我都交给小冬了。到了新家,每日餐后记得散步,闲了可以写字画画,出门一定要易容,不可饮酒,不能熬夜,不……”解语像交代身后事一般絮叨着,被陆袭远一个吻打断她后面要说的话。

  “你安心过好这一年,一年后见。”陆袭远下巴抵着解语的头发,轻声道。

  “给你看样东西。”解语撩起左手的袖子,守宫砂不见了。

  “这……”陆袭远回忆起昨天早晨喝完粥身体的异样。

  “就算我真的那么背要嫁给拉斯佳,我也不会让他当我第一个男人。”解语嘚瑟道。

  “可惜,我全无记忆。”陆袭远失望道。

  “放心,有机会让你难忘的,哈哈哈哈哈!”解语一扫刚才的消沉,笑容灿烂道。

  “我该走了,还要去见拉斯佳。”解语看时候不早,在陆袭远唇上轻点了下,不舍道。

  “守宫砂……”陆袭远怕解语被拉斯佳发现异样,提醒道。

  “弄个假的很方便,相信我的技术。”解语自信道。

  “好,保重。”陆袭远点点头,认同解语的话。

  “你好好休息,明天开始会舟车劳顿,要辛苦你几天。”解语心疼道。

  “无妨。”陆袭远笑道。

  “我真的走啦!”解语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怕再回头她就舍不得了。

  陆袭远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忽然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