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近在咫尺的缘
起司露露2019-05-28 11:223,489

  吴京墨在金瓯一待就是一年,中间回去浅山几次,吴天华夫妻问她在这一年都在做什么,她照实说,考中医资格证,在启月堂当坐堂大夫。气得吴天华差点拿鸡毛掸子抽她,不过在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下,他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自己都那么抵触吴德权给自己安排这那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吴京墨既然都把中医资格证考出来了,他还能说什么?只能由她去了。

  她还找吴天华投资,说自己想开个中医养生馆。本来就对中医抵触的吴天华能答应她当中医就不错了,一毛钱都不肯出。吴京墨也无所谓,她偷偷把吴天华买给她的房子拿去贷款,然后回到金瓯,跟吴德权商量开中医养生馆的事。

  “开在哪里好呢?”吴京墨看着中国地图发愣。金瓯太小,消费水平低,想多赚小钱钱困难,浅山有吴天华在,打死也不敢开那儿。

  “给你,勺子柄指哪儿你就去哪儿开。”张彬看吴京墨发愁,好心递给她一个汤勺。

  “这也行?”吴京墨觉得有点太儿戏了。

  “你不是没主意吗?那就交给老天爷。”吴德权居然会支持张彬的提议。

  “好吧!”吴京墨接过勺子,在地图上转了下。结果勺子指向当博,一个不大不小的海滨城市。

  “京墨姐,你这是要北上咯!”张彬把勺子拿走,幸灾乐祸道。金瓯到当博可是够远的,他查了下机票,三个半小时的航程。

  “离岳龙不远啊!”当博离岳龙也就200多公里,回头可以去看看棋风山,再看看皇城,陆宅应该是找不到了。毕竟一千年里,翻新重建了不知道多少次。

  “就当博了!我要先去那里踩点选址,再做下市场调研,还有走访那里的中医院,以及中药店。给自己两个月时间准备。”吴京墨自言自语道。

  “京墨姐,需要保镖吗?”张彬忽然凑过来,眨眨眼道。

  “怎么,你也想去?”吴京墨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想法。

  “嗯嗯,你一个人去辣么远的地方,多不安全?我可以保护你,还可以给你当司机啊!”张彬毛遂自荐。

  “好啊,你能打得过我,我就答应你跟我去。”吴京墨说完立马站起来,摆好姿势,准备跟张彬比试。开玩笑,她的散打不是白学的。

  “京墨姐,你说你好好地学什么散打,搞得那么彪悍,将来哪个男人敢娶你?”张彬虽然是跆拳道黑带,可他真打不过吴京墨。

  “太无聊了,打发时间。”吴京墨见张彬没有接招的意思,便重新坐下。

  “你周一到周五白天在启月堂坐诊,晚上去学英语,周六去做义工,周日去练散打,都没时间谈恋爱了。大舅妈还嘱咐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呢!看你的样子一个人也玩得很开心啊!哪里需要男朋友?”张彬不禁吐槽,这个表姐已经30了,丝毫不着急自己的终身大事。他有几个朋友挺喜欢她,但一听说她是中医,还练散打,就退缩了。

  难得找机会大家一起吃个饭,她强大的气场直接碾压在场的小伙伴,大家八卦得正开心,大姐头她蹭的一下站起来,说了句你们慢慢聊,我有事先走了,就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事后问她怎么这么不合群?她居然说,人生苦短,不必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人事物上。她宁愿回家啃英文版福尔摩斯,也不想在一群八卦的闲人中间假笑。搞得张彬再也不敢带她出去吃喝玩乐。

  “是啊!所以,你就省省心吧!”吴京墨觉得张彬总结得挺中肯。

  “京墨,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当博?”吴德权打断姐弟俩的日常互怼,关心道。

  “明天就走,我一会儿就买票。”吴京墨果断道。

  “到了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吴德权有些舍不得。

  “嗯,爷爷也要保重身体!”吴京墨握着吴德权的手,嘱咐道。

  “今晚叫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当给你送行。”吴德权提议道。

  “好,我这就去安排。”说完,吴京墨先确认好他们常去的酒店是否有包间,然后再一个一个电话通知过去。

  虽然大家对吴京墨去当博开养生馆的决定挺不解的,但还是送上了祝福,还每家给了她一个红包,讨个好彩头。

  三个月后,启月堂中医养生馆在当博开业,吴家派吴世京夫妻做代表前来祝贺。吴天华夫妻却以为吴京墨还在金瓯,要是知道她拿房子去贷款,吴天华非气个半死。

  吴京墨也很争气,不到三个月,养生馆就开始盈利,她在当博坚持做义工,在修养院里认识不少有名望的老人家,经过他们的推荐,越来越多注重养生的商贾名人政客文人都成为她的顾客。

  她还定期去医院给家属上免费的健康饮食课,好让他们知道如何更好的照顾病患。短短一年,启月堂就成为当博最有名气的养生馆,很多外地人也慕名而来。

  吴京墨不希望打乱自己的生活习惯太多,一天只接待20个顾客,多一个都不接。虽然被人传言耍大牌,但她不在乎,专心做好自己的事。

  “吴大夫,我有一张书画展的门票,就在后天,我临时要去莎西开会,你不是也喜欢书画吗?送给你吧!”当博市的市长秘书席枫刚做完针灸,怕自己忘了,衣服都来不及穿上,就从包里摸出一张门票给她。

  “谢谢席哥。”吴京墨双手接过门票,笑着道谢。

  “不客气。自从来你这针灸以后,我这老寒腿都好多了。要好好谢谢你才是。”席枫穿好衣服,活动了下双腿,确实没有之前那么僵硬了。

  “席哥,您别怪我啰嗦,今天刚做完针灸,千万别喝酒!外面有小米红枣粥,您喝一碗,补气的。”吴京墨收好针灸的用具,交代道。

  “好,那我去喝一碗。”说完席枫便出了针灸室。

  吴京墨看了眼书画展的门票,地址在岳龙,去还是不去呢?她想起吴德权说的话,没主意的时候,交给老天爷,她从包里拿了枚硬币出来:“正面向上就去,反面就不去!”

  “天意如此!”吴京墨收起硬币,在微信上发了一条后天起歇业一周的通知。一年了,难得任性一把,既然去了岳龙,就好好溜达溜达。

  吴京墨第二天一下班就出发去岳龙,书画展当天早早就到了展馆,每个参观的人的都可以免费得到一个小册子,上面有作者的简介和一些作品的图片。

  她随意翻了翻,却发现里面居然有她熟悉的笔迹,那是陆袭远的笔迹。她看了看作者的照片,并不是陆袭远的长相,可气质神韵却极为相似。

  她深呼吸好几下,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才跟着标识找到年轻书画家翟佑岚的作品区。一副人像画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画上一名身着素装,背着药箱的女子,站在一棵桃花树下,笑着回望。而画上的女子,正是解语。

  吴京墨走近看了下落款,印章上分明是灵杉二字。这两年一直被她回避压抑的情感瞬间喷涌而出,她跪坐在画前泣不成声。

  这两年她让自己忙碌,刻意转移注意力,就怕自己去想陆袭远,没想一次就要痛哭一次,太难受了。就连好不容易画出来的画像,她都把它封存起来,不敢拿出来看。

  她怎么也想不到,陆袭远离她这么近,要不是席枫给她门票,要不是硬币朝上,她可能就真的跟他错过了。

  “小姐,你还好吧?” 吴京墨觉得差点背过气,忽然身后一个温和又关切的声音想起,她忙擦干眼泪,从地上起来,转过身抱歉道:“对不起,一时没控制住情绪。”

  “解语?”翟佑岚看到吴京墨左手的欧珀石戒指,结合她看到画像后的反应,便试探着唤了声。

  “灵杉?”本来还因为自己失态不好意思的吴京墨,闻言忙抬头,惊愕地看着眼前人。

  “是我。”翟佑岚快步走过去,将吴京墨搂在怀里。

  “真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吴京墨才擦干眼泪,这会儿又哭成泪人。

  她无暇去想为什么翟佑岚会带着陆袭远的记忆,也不管他已经变成另一个人,只要他还记得她,就是万幸之事。

  “我也是。我画了很多你的画像,可你的样子变了,无法用它们来找你。”翟佑岚无奈道。看着吴京墨的眼神,惊喜中透着深情。他的梦里总会出现一个叫解语的古装女子,也知道梦里的自己身体孱弱。

  这么多年的魂牵梦绕,让他无暇去关注其他女生。平时除了专心练习书画,就是好好锻炼身体,想着有一天,或许真的就能遇到她,能弥补梦里的遗憾。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出现了!

  “你也变了,只是你还是那么好看,我却变回原来平庸的样子。”吴京墨摸摸自己的脸,虽然皮肤是保养得不错,可长相跟解语比,那就是东施跟西施的区别。

  “比我之前预期得美多了。”翟佑岚笑道。

  “这是我之前预期的你的长相。”说完,他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凤姐的照片给吴京墨看。

  “我要真的长这样呢?”吴京墨咋舌。

  “不论你长什么样,我都爱!”翟佑岚再次把吴京墨抱住,失而复得,真好!

  “对了,你让我把个脉。”吴京墨很担心这一世陆袭远又是个体弱多病的主儿,眼睁睁看着爱人油尽灯枯,受尽折磨这种遭遇,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身体健康!”吴京墨听完他有力的脉搏后满意地点点头。

  “还看书画展吗?”翟佑岚问道。

  “看,你陪着我吗?”吴京墨抬头,期待地问。

  “陪,这一生都陪着。”翟佑岚牵起吴京墨的手,两人相视一笑,从里向外慢慢参观着。 (全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