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这个病人难治
起司露露2019-05-09 09:584,537

  “陆公子,让您久等,解语来迟了。”解语既然换了女装,就不好再自称在下。

  “你你你……你是姑娘?”青晏的嘴张打得可以塞下一个鸭蛋。

  “原来公子让小的买的女装是给解大夫的!”小冬这才恍然大悟,还说按着他的身材买,他还觉得奇怪呢!确实啊,解语跟他差不多高,可不就按他身材买呗!这么高的姑娘,真是少见,难怪之前虽觉得她生得细皮嫩肉格外秀气,却怎么也没往女扮男装处想。公子的眼神果然好,居然一下就发现了。

  “抱歉,行走江湖,男装方便。”解语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解大夫,请坐。”陆袭远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手腕纤细,青筋明显,手指修长苍白,解语还记得那冰凉的触感,想到他命不久矣,心里不由地泛起一丝酸楚。

  “这些是解大夫方才让小冬准备的东西,你可以在这里查阅,但不可带回去,以及无论你得到任何结论,只可道予在下一人,哪怕是严大夫,都不可对其透露半个字。”陆袭远大概猜到解语想查什么,只是他没想到,她会发觉得这么快。

  真是造化弄人,如果早两年认识解语,他是不是能活得更久一点?拖着病躯,苟延残喘,却一直在做折福损德的事,结果还未知。只是,他从出生起就没有选择,注定了做一个人的影子,一明一暗,为的都是这天下能太平,老百姓能安居乐业。

  “好,解语谨记。”解语郑重答应。

  至于陆袭远怎么看出她是女子这件事,她已经不关心了,眼前这些记录看得她脸色越来越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下唇被咬得差点出血。待她看完所有记录,她抬头望向正倚靠在躺椅上看书的陆袭远时,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十年了,要不是陆袭远还在吃药,他早就死了。

  陆袭远察觉解语在看他,便抬眼与之对视,正在纳闷解语为何哭了。可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就快步走过来,握着他冬凉夏热的手,哽咽着说:“这些年……你受苦了。从今往后,我一定竭尽全力,为你调理好身体!这个世上,美好的地方很多,美好的人也不少,请一定配合好我,争取你忙完了你要忙的事,能有机会到处走走看看,做你自己真心喜欢的事。”

  “好!”陆袭远先是一愣,随后温柔一笑。这是发自内心的笑,虽然转瞬即逝,但这是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这么放松的笑。

  “对不起,解语失态了。”小冬的一声轻咳拉回解语的理智,她连忙松开陆袭远的手,退到桌子那儿,心说怎么就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呢?她这三年也遇到过不少病人,只是陆袭远这样外表还像人样,可内里已经残破不堪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碰到。一面气愤对他下毒手之人歹毒狡诈,一面又心疼他这十年受病痛折磨,不久于人世。

  “解大夫,您可是第一个敢这么亲近我家公子的姑娘呢!”小冬不禁揶揄道。

  “是啊,简直大开眼界,学医之人都这么……放得开吗?”青晏也跟着起哄。

  这两人都收到解语的白眼问候,以及被解语列入近期新毒药的临床实验名单内。

  “陆公子,既然我在您府上任职,那我以后就称呼您公子。明着我是您的贴身丫鬟,实则是您的贴身大夫,您看如此可好?”解语不想太高调地成为众矢之的,陆袭远在家都能被人害成这样,外出还不更加危机四伏?

  “允了。”陆袭远首肯。

  “还有,解语与公子您是雇佣关系,不是主仆关系,在外我会配合着扮演好丫鬟这个角色,但在家里我就不受奴仆规矩的约束。”解语顿了顿,接着道:“从今往后,您的饮食起居,需严格按照我的吩咐来。以及,我只为您一人医治,家里不管谁病了,只要不是突发性疾病来不及请其他大夫的,都不要来找我。所谓树大招风,我不想名声太快传出去,越少人知道我的水平越好,相信公子您也是这么认为的……”

  “解大夫,您这样太无礼了。”小冬对于解语的态度颇有微词。

  “小冬,打断别人说话更无礼哦!”解语从随身小包中把许仙摸了出来放在桌上,慢悠悠道,吓得小冬立马噤声,不由得靠近青晏一些。

  “至于薪酬方面,是公子您这里支付还是您的那位友人支付?”就算到了古代,解语还是很爱小钱钱。

  “在下这里支付,月银50两。”陆袭远给出的薪水相当诱人。周朝的一两银子相当于1000人民币,50两等于50000人民币。是解语现代工资的五倍,而且这里的物价低,1块可以当10块来用,天哪!月薪50万!哈哈哈哈哈哈!解语一边换算着自己的薪水,一边笑得跟个奸商似的。

  青晏也才20两,小冬更不用说,才5两。这个才来的大夫,还不知道医术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居然被公子开了50两的月银。青晏已经攥紧拳头压制自己的不满,小冬则是暗暗懊恼自己当初怎么没去学医。

  “多谢公子!”解语察觉了其他二位的不悦,笑道:“二位可有试过一天一本的背医术,背不完就没饭吃?有事没事就被关在只够一人站着根本无法坐下休息的笼子里丢进虿盆里,哦,就是爬满毒蛇的大坑,一待就是五个时辰,不能吃饭喝水,内急怎么办?憋着啊!憋不住就只能就地解决了。”

  “被蜈蚣蜘蛛蝎子蟾蜍伤到那都是小事儿,被毒蜂蛰得肿成猪头险些毁容那才刺激。生嚼草药导致舌头麻木,失去味觉整整三天,食不甘味都还好,吃什么吐什么被迫减肥差点饿死你们知道是什么滋味吗?”

  “上山采药险些坠崖身亡,还好被一个树叉卡住,拼尽全力抱住树干,挂在崖边一宿,第二天才被人救上来,不过也因为那次坠崖,才得以见到之前都没见过的星光,特别美!我就跟自己说,活着真好!我一定要好好活着,然后走遍天下,看遍山川河流,日出星光。”

  解语讲述自己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严逸对她寄以厚望,因此特别严苛,只要她还有口气,就要拼命学习尝试,以身试毒,然后解毒。否则短短三年,解语岂能出师?

  “青晏,小冬,我今日的月银,靠的是我拿命换来的技术,而我的技术值这个价。你们的月薪我不知道是多少,但我相信,公子岁虽体弱,但脑子却是灵光的,他给你们开的月薪,定是与你们的价值所匹配。且公子不是小气之人,他给的月银一定比其他家的主子给得多。”解语意识到自己给陆袭远惹了麻烦,让他的两个属下心生不满,赶紧把这个事儿给圆了。

  “确实,公子一直厚待我们。”青晏想了想,自己比一般保镖的薪水确实高出许多,且当初他四处流浪三餐不继,是公子收留了他,还请师父教他习武识字,正式成为公子的护卫后,还开了高薪水给他。方才自己不满公子差别对待,真是不应该。

  “要不是公子从人贩子手里买下奴才,可能这会儿奴才就是公里的一个小太监。公子对我们都有恩!”小冬也为自己方才的想法感到羞愧,怎么能因为一点月银就忘了公子的大恩呢?

  “那就是了,所以二位都是心善感恩之人。相信二位会一直护公子周全,尽心尽力照顾公子的。而我,也会全力医治公子。今后,我们三人一定要好好相处,为公子早日康复努力哦!”解语笑得格外灿烂,抽空与陆袭远对视一眼,他也在笑,只是他的笑,解语看不透。

  “嗯,今后有什么要小冬做的,解大夫尽管吩咐。”小冬用力点头,瞬间敞开心门。

  “解大夫有用得上在下的地方,也别客气!”青晏抱拳道。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特别感人,只有陆袭远擒着淡淡的笑意,看解语表演。这个女子短短几句话就化解了青晏小冬他们对她的间隙,还不动声色地讨好了他。拉帮结派,收买人心的事,她做得真是炉火纯青。

  “对了,公子。解语有一些关于这些资料的结论要跟您汇报。”既然已经破冰,就该谈正事了。

  “青晏小冬,你们先退下。”陆袭远闻言屏退二人。

  “是。”

  “是。”

  待他二人退出门外,陆袭远招呼解语扶他起身。她的手圈住他的胳膊,心中不由感叹,真瘦啊!目测他应该有175公分,解语量过自己的身高,170公分左右,男性的骨架应该比女性粗壮,可他的胳膊瘦得跟她的差不多粗细,简言之,就是皮包骨。

  “这是……”解语扶着陆袭远到平日他沐浴更衣的屏风后,只见他把手伸进一副画的后头摸了一下,挂画的墙忽然打开了。

  “随我来。”看解语迟疑,陆袭远开口道。

  进了门之后,他转了右手边一个十字开关,门就关上了。

  原来这里是个密室,里头布置得像个书房,又像个茶室,应该是讨论机密,接见特殊客人的地方。

  陆袭远屏退青晏和小冬,却带她进了密室,这是为何? 

  “扶我坐下。”见解语还是一脸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的表情,陆袭远不禁莞尔。方才还是能言善道,聪敏机灵的模样,这会儿却犯傻了。

  “好。”解语扶陆袭远坐定,自己也很自来熟地坐在他对面。

  “请说。”陆袭远摸了下水壶,水是温的,便倒了一杯给解语,随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谢谢。”喝了口水润润喉,解语才开始陈述自己的判断:“公子从十四岁那年开始由何师傅照顾饮食,虽然不知道这个何师傅是谁派来的。但可以肯定这个幕后之人公子您原本是信任的。”

  “可后来身体越来越差,也没有查出有人下毒,就单纯的认为或许是操劳过度导致。我不知道有多少大夫为公子诊治过,也不知道公子是何时注意到自己的饮食有问题。您被人食杀了整整十年,若不是一直在吃药续命,您早就不在人世了。”

  “食杀不是马上能致命的,所以安排何师傅在您身边的人并没有想让您马上死,而您吃的药虽然是小冬在熬,可真的想杀死您的话,可以继续在药里动手脚,但是主谋并没有。因为您的药方全是对症的。”

  “于是,您的五脏六腑一点一点的被侵蚀,又一层一层的被保护。毕竟是药三分毒,保护跟不上破坏的速度,您的身体只能越来越差。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世上居然有人这么狠毒,要如此折磨公子。” 

  “解大夫说得不错。”陆袭远赞许地点点头。他是半年前才知道有食杀一说,因为他自己也有看医书,想找到让自己活久一点的办法。有一天他看到一本书上提到的,结合自己的情况,猜测自己是中了食杀。怕打草惊蛇,他没有像解语那般大张旗鼓地查阅资料,而是每日留意自己的饮食,果然都是相冲相克的搭配,难怪原本身体健康的他越来越虚弱。

  他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只是还有事没有做完,有心愿未了。而这些事至少还要花三五年才能完成,他若是死了,可能要更久。

  “公子,恕我直言,我无法让您能享常人之寿,只能尽可能延长您的寿命,多则五年,少则三年。前提是,您一定要配合我,饮食吃药这方面,我相信不难做到,可若是您想多活几年,作息时间也要听我安排,劳累不得。以上,必须做到,没有条件可谈,如果您不听话,就另请高明。”解语把最坏的情况先跟陆袭远说明,命是他自己的,她不会求着他听话照做。

  “我能做到,决不食言。今后,就拜托解大夫了。”说着,陆袭远站起身,对解语深深鞠了一躬。

  “小心点儿!”解语见状忙过去扶着他,真怕他头一昏就载地上了。

  “对了,以后公子直呼我的名字解语就好,不必加个大夫,我也会跟青晏和小冬说,我就是您的贴身丫鬟,略懂医理,不善医术。”解语扶着陆袭远走到门边,笑着说。

  “好。”

  二人出了密室,解语照顾陆袭远躺下休息,准备回房。走到门口,她又折了回去,陆袭远睁开眼看着她,似在问她还有何事?

  她蹲下身子,附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公子,是什么让您这么信任我?”她指的是密室的事。

  “我的命在你手里,信你就是信我。”陆袭远看着解语,认真道。

  “早点休息,我先告辞。”解语伸手轻轻掐了掐陆袭远白嫩的小脸,带着满脸笑意离去。

  陆袭远伸手抚上自己被解语掐过的脸颊,只觉一股热流向上冲,他生平一次脸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