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依计入宫诊治
起司露露2019-05-16 15:254,901

  两日后解语就被招进宫为皇太后诊治,得了风声的三皇子翟鸣礼早就在皇太后那儿等着,想看看翟鸣鹤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孙儿给皇祖母请安!”翟鸣鹤才进花厅就上前行礼。皇太后任安眉看见自己最喜欢的孙儿,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她的孙子不多,所以对他们都挺好,但任雨娇是她的亲侄女,她的儿子翟鸣鹤更是亲上加亲,自然更加喜爱。

  “儿子见过母妃。”

  任雨娇笑着点点头。

  “三皇兄好。”

  最后给不速之客翟鸣礼打招呼。

  “五弟真是孝心可嘉,为了皇祖母的凤体,特地去民间寻大夫,而且还是位女大夫。”翟鸣礼明褒暗贬,听着一股酸味。

  “只要皇祖母的凤体康健,别说寻一名大夫,就是要孙儿的心头肉做药引,也绝不眨一下眼睛。”翟鸣鹤笑着回怼。

  “哼。”翟鸣礼轻哼一声不再开口。

  “草民陆袭远拜见皇太后,皇贵妃,三皇子殿下。”

  “民女解语拜见皇太后,皇贵妃,三皇子殿下。”解语学着陆袭远,一一拜见。

  “灵杉,过来,让哀家看看。”任安眉见到陆袭远便亲热地招呼他过去。

  这个跟她长得特别相像却不能相认的孙子,一直是她的心结。

  任雨娇当年救下陆袭远的母亲,还多亏任太后帮忙,但为了让翟鸣鹤能顺利夺嫡,少一个竞争对手,多个帮手,只能委屈他做个草民。还想着将来翟鸣鹤称帝,封他个异姓王爷,可惜天妒英才,让他体弱命短。

  “是。”陆袭远颔首,随后走到任安眉跟前。

  “你说说你,多久没来看哀家了?五六年了吧?”任安眉拉陆袭远坐在身侧,握着他的手嗔怪道。

  “草民身体欠佳,怕把不祥带给太后娘娘,因此不敢进宫,还望太后娘娘宽恕。”陆袭远低着头,抱歉道。

  “现在呢?可是好些了?”任安眉看陆袭远面容瘦削,心疼地问道。

  “劳太后娘娘挂心了,好些了。”说完,陆袭远咳嗽了两声,忙起身道:“太后娘娘,草民身体有恙,不宜靠您这么近,请恕草民失礼。”语罢,他便退到离任安眉一步远的地方站着。

  “皇祖母,孙儿请来的这位大夫,可是严逸严神医推荐之人。本来是为灵杉调理身体的,可孙儿不忍皇祖母受病痛之苦,便将她带入宫中为您医治。”翟鸣鹤说明来意,成功把任安眉的注意力从陆袭远那里吸引过来。

  “严神医推荐之人?”任雨娇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解语,翟鸣鹤并未告诉她解语的来历,只说她是许翰山之女。她与严逸又有什么渊源?

  “既是严神医认可之人,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吧!”翟鸣礼并不认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流之辈有多大能耐。

  “还请太后娘娘恩准民女为您诊断。”任安眉化了妆,从面色上看不出什么,要望闻问切一番才可定症。

  “好,准了。”任安眉点头,随后宫女们搬来一面屏风,把其他无关人员挡在屏风外。

  解语先带上口罩,再拿出一方干净的丝帕放在任安眉手腕上,为她把脉。随后又带上一副丝质手套,撑开任安眉的眼睛,看了她的瞳孔。

  “请太后娘娘张嘴,民女需要看看您的舌头。”诊断结束,解语松了一口气。不是什么大问题,脾胃虚寒导致肠动力不足。可虚不受补,御膳房应该给她吃了很多补品,结果虚火太省,加重便秘。

  “有劳诸位姐姐撤掉屏风。”解语收好工具后对宫女们礼貌说道。

  “怎么样?”翟鸣鹤关切道。

  “回五殿下,太后娘娘的病虽折磨人,但不是什么大毛病,调理两三日就能痊愈,期间,民女需要在宫中照料,直到太后娘娘康复。”

  “好,你就留在宫中,平日他们都忙,你正好可以给哀家做个伴。”任安眉答应道。

  “太后娘娘,因为陆公子的身体平日都是民女调理,能否请您恩准他也留在宫中,方便民女照顾。”解语方才见任安眉对陆袭远的态度,想必是不会回绝她的请求。

  “准了。”任安眉一并答应。

  “民女叩谢太后娘娘。”解语开心地磕头谢恩,如此一来,陆袭远地计划才可以实施下去。

  “二位殿下,要为太后娘娘医治病症,确实需要儿孙身上一样东西。”解语对翟鸣礼怎么看怎么顺眼,她临时起意,想整整他,就算整不到他,也可以帮翟鸣鹤一把,怎么算都不亏。

  “果真是心头肉吗?要多少?”说完,翟鸣鹤已经拉开衣襟,拿出匕首,准备剜下去。

  “英贤!”任雨娇生怕翟鸣鹤真的扎下去,惊叫出声。

  翟鸣礼见翟鸣鹤这架势,即使他再怕疼也要装装样子,于是,他也拿出匕首,但并未拉开衣襟。这一切都在任安眉的眼里,哪个孙子真的心疼她,哪个是装模作样,一目了然。

  “二位殿下请放下匕首。”解语见目的达到,才开口阻止。

  “民女只想要一缕头发,太后娘娘腹胀,需要头发,灯芯,银戒指和热鸡蛋一起滚腹,没那么血腥。都怪民女嘴笨说慢了,还请二位殿下恕罪。”解语是万万没想到翟鸣鹤这么孝顺,她都来不及说是什么,他就抢白。不过也好,翟鸣礼在任安眉心中的分量又轻减几分。而这件事,她一定会告诉她的皇帝儿子,金宇帝孝顺,自然会更中意孝顺的儿子。

  “原来如此。”任雨娇松了一口气,要是真的需要心头肉来做药引,她宁可用自己的,也不想翟鸣鹤受伤。

  “无妨。”翟鸣礼虽然一肚子火气,可他是有教养的皇子,加之解语还是医治皇太后的大夫,他更不好发难,只好忍下。

  “要多少头发?我的给皇祖母。”翟鸣鹤有点明白解语的用意,所以更要配合她,边说边解下自己的头发。

  “请恕民女冒犯。”说完,解语拿起翟鸣鹤的一小绺头发,用刀片割下。

  “皇祖母,请容孙儿去整理一下仪容。”披头散发的翟鸣鹤有种刚柔并存的美感,但这副尊容确实不庄重。

  “去吧!”任安眉笑道,看翟鸣鹤的眼神又慈爱了几分。而对翟鸣礼,直接跳过,视而不见。

  任雨娇再次打量起解语,这个丫头难道是严逸派来帮翟鸣鹤的?可为何她要陆袭远死,他却推荐她医治他呢?而翟鸣鹤怎么会背着她去求严逸帮忙?莫非他知道食杀陆袭远的主使是她?不可能,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来问她原因,可看他的样子,明明一无所知。

  这些突然出现的问题困扰着任雨娇,她心神不宁地捏着袖口。这一切,陆袭远都尽收眼底,好戏就要上演了。

  解语开了药方,以及食谱,待滚腹的东西准备好,便又支起屏风,为任安眉治疗。

  她郑重交代,一定按照她开的食谱准备膳食,这几日都不得进补。任雨娇看解语如此着重饮食,只有一种可能,她懂食杀,才会避讳食物相冲。看来,严逸把食杀交给她了。这个解语跟严逸是什么关系,居然能让严逸这么器重!

  “娇儿,踏江,一会儿英贤回来,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有灵杉和大夫在就够了。”滚腹后任安眉放了好几个屁,媳妇和孙子在,还不敢放开来放,实在难受,便下了逐客令。

  解语知道她会放屁,所以早就帮她盖好毯子,还用自己的咳嗽声掩盖。任安眉本来挺尴尬,看解语指指外面,指指耳朵,又摆摆手,示意外面听不见的搞怪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这丫头不但医术好,还特别体贴人,没有把她当太后供着,只是把她当个会不好意思的老人家哄着。此刻,她对解语的喜爱,瞬间多了好几分。

  待太后点名的人都离开,陆袭远也被带走安顿,宫女们才撤了屏风。解语便扶着任安眉进里屋休息。

  “丫头,你叫什么?”任安眉刚没顾上听解语的名字,躺下后,她问道。

  “回太后娘娘,民女叫解语,解语花的解语。”解语低眉顺眼的样子看着甚是乖巧。

  “好名字。女子学医的本就少,有你这般医术的更是凤毛麟角,怎么之前没听人提起过你?你的家人呢?”任安眉有意想把解语留在宫中,便像闲聊一般询问她的情况。

  “太后娘娘容禀,解语四年多前在棋风山下的河边被严神医的弟子所救,醒来后来记忆尽失,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家人是谁,家住何方。幸得严神医收留,才不至于流落市井受苦。严神医见解语天资聪颖,便把他的医术倾囊相授,只是他发过誓,此生只有一名弟子,解语虽然跟他学医,却不能拜师。”解语如实相告。

  “真是可怜的孩子……这么多年就没有找过家人?”

  “五殿下和陆公子心善,都有帮解语找过,不过,目前还没有接到他二位的消息。”解语这是在为翟鸣鹤铺垫,过两日太后病好了,才好公开解语是许妍君的事。

  不出意外,许翰山明日就会到达岳龙。后天就是他回朝的庆功宴,那时文武百官都会在,翟鸣鹤为他寻到女儿一事就会满朝皆知。

  “嗯,你是好姑娘,上天会保佑你的。”说完任安眉打了个哈欠。

  “太后娘娘,方才为您滚腹,您耗费了不少元气,现在一定觉得困乏,你先休息一会儿。民女就在花厅侯着,您醒了就喊民女为您把脉。”解语说完,见任安眉点头,便退出里屋。

  她坐离里屋不远的位置,心里想着,她这边的任务完成得不错,就看翟鸣鹤跟任雨娇沟通得如何了。

  “英贤,你去请严神医医治灵杉之事,怎么没有和本宫商量?”任雨娇才到她住的阳华宫,便支开所有宫女太监,留他们母子二人独处。

  “母妃,儿臣很多事都未与您商量,也不见您如此在意。”翟鸣鹤觉得奇怪,任雨娇为何对他找人医治陆袭远一事这么生气。

  “严神医是我们母子的恩人。当年若不是他极力护本宫周全,你哪里能顺利出生?而他却因此遭人陷害,被逐出御医属。本宫是怕你年轻气盛,冲撞了他。”任雨娇听翟鸣鹤这么说就放心了,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便找了个理由答复他。

  “母妃放心,儿臣有分寸的。不过,听说是帮灵杉医治,他断然拒绝。我再三恳求,他才答应让解语代替。”翟鸣鹤到现在都没想通为何严逸听到医治陆袭远会拒绝得那么干脆,仿佛他知道陆袭远的病情似的。

  “原来是这样。”困扰任雨娇的两个问题都有了答案,她终于宽心。

  严逸拒绝定是因为他不想跟她作对,她要陆袭远死,他自然不会救他。而让解语来医治陆袭远,是耐不住翟鸣鹤苦苦哀求,才松了口。

  看陆袭远那副苍白瘦削眼底一片黑的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就算解语知道食疗之法,十年食杀造成的耗损,岂是那么容易就修复的?想到这里,任雨娇沉沉吐了一口气。

  “母妃,儿臣有一事需要您帮忙,而且这个忙只有您能帮。”翟鸣鹤走到任雨娇身边,一脸讨好地道。

  “我儿的事,就是本宫的事,说吧!”任雨娇宠爱地摸了摸翟鸣鹤的脸,笑道。

  “您听我说……”翟鸣鹤做到任雨娇身边,附耳轻语了一会儿。

  “真是天助我儿,太巧了!”听翟鸣鹤说完,任雨娇面露喜色。

  “母妃,父皇和皇祖母那儿,就靠您了。”翟鸣鹤相信任雨娇定能不负所托,太后是她的亲姑母,皇上又对她宠爱有加,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

  “放心吧,交给本宫。只是,此计是灵杉所想,还是你自己的意思?”陆袭远时日无多,翟鸣鹤如果还是那么依赖他,将来如何治国?

  “儿臣自己所想,为此,灵杉还特地对儿臣行大礼,说儿臣成长了。”被陆袭远认可,翟鸣鹤很是高兴。

  “我儿确实长大了,越来越有一位帝王的神采。”任雨娇看着翟鸣鹤,想象他着龙袍的模样,是何等英俊挺拔,意气风发。

  “母妃,将来儿臣一定做个好皇帝,不辜负您的期望和教诲。”翟鸣鹤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一直以为她是心善明理之人。

  “嗯,一定会的。”她看着翟鸣鹤的脸,心却非常乱。

  为了他,她害死了好几个无辜之人,他们时不时会带着惨死时的相貌出现在她梦里向她索命,问她为何加害他们。

  这二十多年,她吃斋念佛,为他们超度,并没有好转。拖着这副驱壳,只为看到翟鸣鹤称帝,完成她的心愿。

  两日后,太后的便秘之症已除,且喜欢上解语为她准备的名为八珍糕的糕点。那是由八味中药和食材磨成粉末制作的糕点,有强身健体之效,却是温补一类,性平,不怎么挑体质。

  解语还细心的把太后近期饮食的禁忌一一写下交给负责太后膳食的太监,因为他略通医理,沟通起来还蛮顺畅。

  这两日,金宇帝都有来探望太后,解语顺带把他的前列腺也给治了,就是这个跟便秘不同,需要时间。但才吃了两天药,针灸了一次,就明显感觉好转。因此,靠过硬的医术,和讨喜的性子,解语深得太后和皇帝得欢心。

  待解语去小厨房给太后熬粥后,金宇帝就跟太后商量着要收这个将军之女为义女之事,得到太后地强烈支持。看来任雨娇的枕边风吹得挺顺利,对任安眉地建议也很成功。

  明日就是许翰山的庆功宴了,他除了接受正常的封赏,许妍君的出现,将会是最大的惊喜。金宇帝很期待能看到他这个戎马一生之人,老泪纵横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