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害人终会害己
起司露露2019-05-21 10:424,314

  “一笑居然知道我就是糖主了。”解语看完信,不禁咋舌。她不过是请他查那名宫女和她儿子的情况,他顺带着连她也给摸了底。

  “你这十几天都没有和启月堂的人联系,他也碰不上你,只能到我这里来求助了。”陆袭远有查过方一笑的底,他是前任被判谋反的兵部尚书方若风的庶出。

  为了保住方家最后一点血脉,方若风把方一笑的母亲逐出方家,那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她事后才知道他的用意,因此苦心栽培方一笑,希望有一天他能为方家报仇,并洗刷冤屈。而方家的仇人,正是是翟鸣礼,拉拢兵部不成,就毁了他,重新扶一个听话的上位。

  “灵杉,启月堂的五个萌主,你都查过了吧!且确认过他们不是敌人。不然,早让我换人了,对吗?”解语看他对方一笑来找她一事并不重视,就说明方一笑哪怕知道解语就是启月堂的糖主也不会有事。

  “方一笑,前任兵部尚书方若风的庶出遗腹子。仪宁,前任工部侍郎的千金。韩拓,儿子在御医属负责采买药材,死于非命。罗高,母亲原本是引仙楼的厨娘,因生的貌美,被翟鸣礼羞辱后自尽。秦斐,翟鸣礼为了研制长生不老药,抓了很多流浪儿试药,他妹妹被毒死,他侥幸逃脱。”

  “这五个人原本互不认识,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仇人翟鸣礼。而你,告诉他们你与翟鸣礼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成立启月堂,阻挠翟鸣礼夺嫡。因为你们知道,只要翟鸣礼无法称帝,要报仇就容易多了,而且他这种人若是登基,必将天下大乱。你凝聚人心的本事,我一直很欣赏,你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地为你卖命,因为你们为的是理想,是大我。”陆袭远说的一切与解语的所作所为所想分毫不差。

  “灵杉,你是神。我水土不服就服你!”解语听完陆袭远说的话,双手合十,佩服道。

  “今晚,是不是要和他们坦诚地聊一聊了?方一笑和仪宁打探消息很有一套,想知道许妍君与翟鸣礼之间发生了什么,可以拜托他们。”陆袭远建议道。

  “好,谢谢灵杉提醒,我也正有此意。”解语忽然觉得很轻松,她的身份太多,扮演起来挺累的,现在好了,解语,许妍君,启月糖主三合一,她终于能省点心了。

  “晚膳时间将近,你该回许家了。”陆袭远看了眼漏刻,提醒道。

  “我好舍不得……”解语搂着陆袭远,赖着不想走。

  “待这一切尘埃落定,我陪你去游山玩水。”陆袭远安抚道。

  “真的?你可不许食言,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解语听了立马振奋起来。

  “决不食言,若是那时我不在了,我的骨灰也会陪着你去。”陆袭远苦笑道。

  “我要活的,不要骨灰!”解语对他的承诺相当无语。

  “好……”说完,陆袭远吻上解语微微撅起的红唇。

  解语吃完晚膳,给侄子侄女们讲完故事,就找个理由回房休息。戌时刚过,她就带着五件礼物,从家里溜出去。

  启月堂的根据地是一家名为五粮草舍的酒馆,他们平时都在酒馆最偏僻的包间议事,周围全设了机关,外头的人只要一触动机关,里面的人就会知道。

  “是糖主来了。”罗高听见外面有动静,便告诉大家做好迎接。

  “糖主。”解语才进门,就看到五人站成一排恭迎她的到来。

  “都坐下吧!”解语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上,待他们坐好。便一人一样的分发下去。

  “打开看看喜欢吗?”

  “糖主?”仪看着锦和里的贵重的琉璃金步摇,不解为何解语要送东西给他们。

  “簪子是活动的,你按一下就有失魂散滴出来,可以自保也能套话。”解语解释道。

  “这是?”秦斐拿起盒子里的瓷瓶,不知里面是何物。

  “百目蛛的毒液,世上仅此一瓶。”解语把百目蛛的毒液收集起来,然后把它烧了。

  “这是宫里跟罗家的采买契约!”罗高打开信封,兴奋道。虽然只有八种药材,但也是笔不小的买卖了。

  “这八种材料都是用于制作八珍糕的,锦华公主强力推荐,你可别砸了罗家的招牌,更别给公主抹黑哦!”解语笑道。

  “这是……”韩拓打开那封分明是他去世的儿子韩应笔记的信,发现这是他儿子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交代的后事,且了解到他有个儿媳妇,以及一个孙子。只是韩应来不及跟韩拓说,就被人害死了。这是解语花了点钱,从御医属那里弄出来的遗物中,最有价值的。

  “其他还有一些衣物文书,今天带不来,明天我再派人送到韩家去。”解语补充道。

  “地契?”聪明如方一笑,也不明白这地契的用处。

  “我请风水先生看过,此乃福地,先人安葬于此处,可涤荡亡灵怨气,让他们早登极乐,免受生前冤屈的折磨……”解语说了一半,附于方一笑耳旁:“你家人的尸骨已经由盗墓之人请到那块福地附近,地址在地契背面,三日后就会消失,你尽快抽空让他们重新入土安息吧!”

  “多谢糖主!”方一笑感激道。他一直不敢去祭拜家人,就怕被人知道自己是方家的后人而斩草除根,大仇未报,沉冤未雪,他还不能死。

  “诸位,这十几天没与大家联系,堂里大小事务都辛苦了。今日我来,除了将准备好的礼物赠予大家之外,还有一事要与大家说明。”说完,解语摘掉面具,把发髻解开,分明是女子的模样。

  “许妍君……不不不,是公主!”仪宁弄到了许妍君的画像,只是那日后解语没有再来,她就一直保管着。

  “对,我是启月堂糖主,也是定远侯之女,新封的锦华公主许妍君,还是陆家少主陆袭远的贴身大夫解语。”解语见五人中只有方一笑很淡定,其他人要么睁大眼,要么张大嘴,完全一副蒙圈的表情。看来方一笑还没有告诉其他们她的身份。

  “糖主,您……为何要让我们知道您的身份?”众人因为太吃惊忘了要行礼一事,罗高怕解语这不是打算散伙吧?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是许妍君,更没有想到会被封为公主。来此与诸位表明身份,并不是想让大家忌惮我什么,而是这一年多来,我们虽没能一起出生入死,可也一同把启月堂打造至今日的规模。诸位信任我,我也该信任诸位。在这里,不必拘礼,也不必当我是公主,我跟大家一样,都跟翟鸣礼有仇。”解语不是喜欢繁文缛节之人,一切照旧就好。

  “莫非……四年多前糖主失踪之事与翟鸣礼有关?”方一笑脑子转得快。

  “对,只是我记不得当时发生了什么,还需要仰仗诸位帮我调查此事。证据确凿后,要扳倒他,就会多个帮手。我爹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启月堂虽然在民间异军突起,可要跟朝廷斗,还不成气候。定远侯的影响力,陆家的势力,加上我们启月堂的执行力。定要那翟鸣礼四面楚歌,无处可逃!”解语咬牙道。

  “齐心协力!扳倒恶人!”方一笑伸出手,紧接着其他五人也把手附上。

  十几日没见,解语把六人的心又重新聚在一起。适当的激励可以让大家保持干劲,不忘初心。解语在现代看了那么多管理类的视频,或多或少有吸收一些,不论现代人还是古人,都需要目标和认可。士为知己者死,解语深谙此道。

  解语在接下的一个多月都过得很平静,直到有天接到三皇子妃的帖子,邀到她宫里赴宴,她才松了一口气。翟鸣礼终于坐不住了。

  得到消息后,解语就去陆宅找陆袭远把她的计划说了一遍。得到他的肯定和补充后,又赶到五粮草舍找五萌敲定和部署。

  待赴宴那天,解语并未盛装,只是把自己收拾得端庄大方,符合自己身份。身边还象征性地带着一个侍女,虽然她自理能力很强,但身为公主以及定远侯千金,没个伺候的人在,难免落人口舌。她是无妨,就怕给许翰山丢脸。

  “妹妹见过三皇嫂。”解语进门后就向三皇子妃文薇薇福身问好,因为是平辈,所以不必行跪拜礼。起身后她发现还有其他人在场。

  “微臣翰林院文舒玄,拜见公主殿下。”此人是文薇薇的亲弟弟,丞相文彦涵的嫡子文舒玄,目前在翰林院任职。

  “文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解语坐下后,才让他起身。

  “子廉,坐吧!”文薇薇见二人打了照面,便让文舒玄坐下。

  “皇妹,本宫早就想请你一叙,无奈身体一直抱恙,这几日好些了,才请你过来。”文薇薇解释为何怎么久才请她,而其他皇子妃都跟解语聚过好几回了。

  “三皇嫂不必介怀,妹妹不知您身体抱恙,否则。一定早来探望。”解语客套道。

  “多谢皇妹。”文薇薇客气完,便切入正题:“今日请皇妹过来,除了庆贺你与家人团聚以及被封为公主外,还想为你引荐一个人。也就是我的弟弟文舒玄。你们都到了婚配的年纪,多接触一些人,也多一些选择,你说是吧?”

  “劳三皇嫂费心了,多交朋友妹妹是乐意的。但这婚配之事还是得听皇祖母和父皇的安排。”解语的意思是,文薇薇你就别操心了。

  “也是,你可是皇祖母和父皇心尖尖上的人,自然会为你觅得佳婿。”文薇薇扯着脸皮笑道。

  “殿下,微臣自上次庆功宴见过您后,就一直对您念念不忘,今日得以重聚,实乃微臣之幸。请允许微臣敬您一杯。”说完,文舒玄便起身走到离解语一步远的地方,端着酒杯等她喝酒。

  “倒酒。”解语也不推辞,命侍女倒酒。而侍女其实是易容后的仪宁,在她拿起酒杯递给解语的时候就发觉酒里被下了药,因为味道不对。而解语也知道,但她还是接过酒,喝了下去。

  见解语喝了酒,文薇薇和文舒玄都露出迷之微笑,心想这个精通医术的丫头也不怎么样嘛!酒里下了药居然没有察觉。

  “三皇嫂,妹妹也敬您一杯。”说完,解语便拿着酒杯走向文薇薇。可刚走近她,一个踉跄,解语差点摔倒,她摇了摇头想保持清醒,可无奈越来越无力,直接挂在文薇薇身上。

  仪宁要过去扶解语,却被文舒玄抢先一步,他想公主抱解语,试了几次都抱不动,最后只好黑着脸改为扶着她。仪宁拼命掐虎口,不然就要被他狼狈的样子逗得笑出声了。

  “殿下,您怎么了?”仪宁迎了上去,可是解语已经昏过去了。

  “我去请御医……”仪宁前脚要走,后脚就被文舒玄一个手刀劈晕。

  “子廉,公主就交给你了。”文薇薇笑得格外得意。只要与文舒玄有夫妻之实,许妍君就只能做文家的媳妇了。到时,许翰山自然会为了唯一的女儿现在翟鸣礼这边。

  “放心吧,姐姐,我会好好疼爱公主的。”文舒玄看着怀里的解语,语气轻佻道。他想带许妍君去西厢房,可她死沉死沉的,一个人很难扶她过去。

  “姐姐,你过来帮忙,这丫头个头太大,我扶着吃力。”文舒玄招呼文薇薇一同扶解语。

  待二人把解语带到西厢房,文薇薇准备离开,好让文舒玄可以春宵一刻,可一阵燥热袭来,她有些神志不清,居然把文舒玄看成了翟鸣礼。她晃了晃脑袋,想恢复神智,反而更晕了。

  文舒玄则急不可耐地去解解语的衣带,不想手却被捉住,他疑惑地看着笑眯眯的解语,她不是昏过去了吗?怎会……

  “文大人,你要疼爱的人在那里。”解语从床上一个翻身,离开文舒玄的钳制,随后把文薇薇推给她。

  “公主殿下,奴婢告退!”听解语喊怀里的人公主,已经迷糊地文舒玄就真的把她当解语。解语站在不远处看二人没羞没臊地上演好戏,确定文舒玄已跟文薇薇生米煮成熟饭,才满意地出了门。接下来,要去请关键人物来评定这出戏演得好不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跟患者谈个恋爱(魂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