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跨越亘古,神魂醒!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9:266,880

  夜幕低垂。

  明月爬上了江云郡国的上空,照耀着整片白茫茫的大地,孤独却又永恒。

  今晚是除夕,家人团聚的日子,江陵城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时不时从房内传出开怀大笑的声音,这是末道时期以来难得的一齐大笑。

  赵府,大厅。

  赵春生和赵不凡、赵沁儿还有钱伯一家三口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菜,唯独赵沁儿面无表情,吃了几口后便回房去了。

  “爹,姐怎么每次见你目光都是躲躲闪闪的,你是不是惹他那里生气了?”赵不凡看着离去的赵沁儿随便吃了口饭后,看向赵春生问道。

  他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甚至比自己还要粘着父亲,如今确是避而远之,搞得他一头雾水,去问她,也是什么都不跟他说。

  “是啊,是啊,沁儿姐姐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她以前可喜欢跟赵伯伯在一起了!”坐在旁边吃着菜的钱佳佳来了一句。

  钱伯和钱小小瞪了她一眼,她顿时就知趣的没有在说话,低着头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唉。”赵春生看了看赵不凡,眼神有些复杂,叹了口气,往赵不凡碗里夹了只鸡腿,说道:“明天就是觉醒神魂了,你一定要用神识努力沟通体内的神魂,不然你就又要等三年才能觉醒了,知道了吗?”

  觉醒神魂,是青云界每个人十八岁之前唯一踏上修道一途的机会,三年一次,越早觉醒的人,天赋就越高,神魂品阶也就越高,若是十八岁还没有觉醒神魂,一辈子就与修道一途无缘了。

  赵不凡并没有理会,而是转头问道:“爹,小时候到底发生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觉得他们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

  赵春生温和的眼神骤然一怒,瞪了赵不凡一眼,喝斥道:“吃你的饭!”

  赵不凡稍微低下头,双眼不自觉有些泛红,起身走了出去。

  以前父亲可从来没有这么凶过他的。

  看着赵不凡这副模样,赵春生自知自己有些过激了,伸出手,想要叫赵不凡停下,却又是叹了口气,将手伸了回来,眼神有些落寞。

  “你们两个兔崽子先回去,我有话跟家主说。”钱伯对钱小小和钱佳佳说道,两人“哦”了一声后也起身走出了大厅。

  此时,大厅内只剩下了赵春生和钱伯两人。

  “家主,你还在担心那件事吗?”钱伯似乎看出了赵春生有着什么心事,开口轻声问道。

  “唉,沁儿从六岁开始就已经大概知道真相了,慢慢开始疏远我,钱哥,我决定了,不能让他知道那件事。”赵春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下定决心的说道。

  他早已把这两个兄长的孩子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女,若是在让他知道真相,那他们父子的关系可能就变得疏远,他更担心的是两个孩子去报仇,那无异于送死,对方的实力他也没有几分把握能够对付,况且剩下的青罗门,以及国主,无一不是势力强大,若想报仇,太难了,但他自己也不会就此放弃。

  “家主啊,您也不必太担心,如今这妖魔邪祟猖狂的紧,要想回南州古国,必定危险重重,少主他们实力还远远不够,这件事就算他们知道了,对他们修炼也未必是一件坏事。”钱伯也是叹了口气,劝慰道。

  “可我……”赵春生的话戛然而止,倒酒的动作也忽然停住,他眉头微皱,抬头看向半空。

  钱伯看到赵春生的模样,也是眉头一皱,下一刻他望向半空,暴喝一声:“是谁在窥视!”

  话音落下,半空中出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随后便没了动静。

  钱伯刚想起身去追,却被赵春生拦了下来,摇头苦笑道:“不用追了,这小兔崽子都差点把我都蒙混过关了。”

  “家主,你说的小兔崽子莫非是少主?”钱伯一惊,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赵春生继续倒着酒,苦笑道:“对,是凡儿,他的神识不低于十二阶,而且对于神识的运用非常熟练精细,若不是我稍微注意了下,差点就被蒙过去了。”

  钱伯心中被这一番话掀起惊涛骇浪,十四岁的十二阶神识,他现在的神识也不过只有十四阶,那按家主这么说的话,少主得在神识领域上有多高的造诣?

  恐怕在神识领域与南域的顶级天才都有的一拼了吧?

  “钱哥,这件事你我就当没发生过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赵春生对钱伯认真的说道,在这方面,他都是很信任钱伯的。

  “放心吧,家主,树大招风我还是知道的。”钱伯也认真的点了点头,十四年前他就领教过树大招风的真真涵义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掉那些场景。

  ……

  “被发现了,爹的实力绝对比我预想的还要强,果然那件事不简单。”赵不凡收回神识,在大厅外不远处的一处凉亭低头喃喃道。

  他刚才出去的时候就留了一缕神识在大厅内中,偷听两人的对话,却被父亲发现了。

  看父亲他们没有追出来,赵不凡心中有些难受,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喃喃道:“等我实力强大了,一切自然就知道了,这次神魂觉醒凭借我十八阶的神识应该能够觉醒了吧?”说罢,转身离去,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下。

  上一世的时候,他的神识就修炼到了三十八阶,这一世好在天赋没丢,打小就疯狂的修炼神识,凭借着上一世的天赋和经验,很快就修炼到了十八阶,就是为了觉醒神魂而准备,因为他感觉到体内的神魂波动异常强大,没有足够强大的神识力量,难以召出,这就是他觉醒了四次都没有成功的原因!

  一处不大的院落中,赵不凡正闭眼端坐在房间床榻之上,皎洁月光透过窗户,斜撒了下来,他此时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明无比的气势。

  “嘎吱……”

  赵不凡忽然睁眼,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金芒后,躺在床上翻过身闭眼佯装睡觉。

  “凡儿,睡了吗?”

  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句轻声的问候传来,赵不凡并没有反应,那人并没有就此离去,将房门轻声关上后,细微的解衣声传来,随后那人缓步来到赵不凡床榻前。

  赵不凡感觉那人在自己身旁躺下后,盖上了自己的被子。

  对就是平躺下来了,然后和他盖着同一张被子。

  他的鼻子忽然有点酸酸的,很想哭,不知道为什么。

  “凡儿,你应该知道爹为什么不告诉你那件事吗?爹…什么都没了…真的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你姐和你了,爹现在只想让你们活的简单快乐一点,哪怕活的平庸,只要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熟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诉说着,能听出来他语气中的无奈,和心酸。

  原本赵春生只想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结婚生子为赵家延续后代,然后在带着他们去报灭族之仇,可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犹豫了,他不在一心想着报仇,他开始为他们两个考虑。

  或许是因为不忍心,又或许是因为这十四年无法割舍的感情和责任。

  此时赵不凡的双眼已经泛红。

  “爹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

  他翻过身,紧紧的抱住了赵春生,将头埋在他的手臂下,哽咽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明明可以说是活了三世了,心性早已成熟,但面对这个处处疼爱他的父亲,他的泪点仿佛就会变得很低。

  “爹,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和姐都很爱很爱你,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赵不凡的声音越来越小。

  赵春生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他没想到赵不凡会对他说爱他,很爱很爱他。

  此时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脸上露着柔和的笑容,许久,他转头望向那不知何时已经熟睡的儿子,紧紧握住了他的小手。

  夜静如水,父子就这样静静过了一夜。

  当东方出现了一丝曙光,天也渐渐亮起,整个江陵城热闹无比,今天是觉醒神魂的日子,整个江陵城的少年孩童在父母的带领下来到了江陵城的中心广场,觉醒神魂。

  一大早赵春生就叫醒了赵不凡,好似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起床洗漱后带着家族还未觉醒的子弟来到了人潮拥挤的中心广场,此行他们共有两百多人其中一百五十多名都是未觉醒的少年孩童。

  中心广场上有着一座五十余丈粗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繁琐的铭文,晦涩难懂,数以万计的少年孩童都期待着觉醒的开始。

  “凡哥,沁儿姐这次为什么不过来看我们觉醒啊?”

  阔大的广场边缘,钱佳佳看向赵不凡露出一颗小虎牙,有些失望的问道。

  “你沁儿姐一大早就赶回学院修炼去了,如果今天你能觉醒神魂,好好修炼,就能进江陵学院找她玩了。”赵不凡站在赵春生身后看着钱佳佳,打趣道。

  钱佳佳小的时候最喜欢跟赵沁儿身后玩,不过在赵沁儿六岁觉醒神魂以后,跟大家的关系也就越来越疏远了,包括赵不凡和赵春生。

  “少主,你就别逗佳佳了,沁儿小姐可是我们赵家第一天才,那是我们能比的。”钱小小在钱佳佳旁边,目露崇拜的说道。

  赵不凡摇头一笑,便没在说什么,静静站在原地。

  “哟,这不是赵家主吗?又带着儿子来觉醒神魂啦?”

  “李魁,人家儿子都觉醒四次了!说不定这次就成功了呢,呵呵……”

  两道讥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赵不凡抬头望去,只见两队身穿蓝衣和黄衣的人马从他们身旁走过。

  赵不凡那能不知道?正是江陵城其他两大家族,李家和白家!

  对于他们,赵不凡也只是大概知道,并不认识他们。

  赵春生看到来人,也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过多理会。

  李魁和白堂见赵春生这个态度,也只是冷哼了一声,纵然心中有再多的怒火也不敢发泄,用不屑的目光嫖了赵不凡一眼便带着家族子弟向前方走去了。

  为此,赵不凡倒也不在意。

  自从赵春生来到江陵城建立赵家以来,江陵城第一家族的名头就隐隐成了赵家的了,他们两人打也打不过人家,只能忍气吞声,不过随着他们家族近十年实力的快速壮大,现在底子里也有了骨气,他赵家也就赵春生一人扛着,若是他们两家联手还怕打不过一个小小的赵家?

  中央广场上,一名身穿华服,面色坚毅的中年男子扫了一圈参加觉醒神魂的少年孩童们,冷峻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大喊道:“三年一次觉醒仪式,开始!”

  随后他转身,割破手掌,一掌按在了石碑上的凹槽中,鲜血渐渐被石碑吸收,接着石碑渐渐颤抖起来,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哗啦……”

  突然一道耀眼的光柱从石碑底部直冲苍穹,没入飘渺的云层之中!

  接着数以万道的光点从云层之中落下,落入广场中每一个还未觉醒神魂的少年眉心之中。

  赵春生和钱伯等人有些紧张的看向赵不凡等人,面露期待。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李家家主的幼子,觉醒神魂了!”

  众人纷纷向那人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三岁孩童身后浮现出一道暗红色虚幻的狼影,霸气至极!

  “六品神魂,血魔狼!”

  “对,确实是六品神魂,血魔狼!”

  神魂也分三六九等,从一到九品,在往上就不能用品阶定论了。

  大多数普通修道者都是一品,能觉醒六品神魂称之为天才,将来必定是一名强者!

  几乎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盯着哪一名三岁的孩童。

  “恭喜李家主了!”

  “恭喜啊!”

  “好,不愧是我李魁的种!太好了!”

  李家方向,李魁放声大笑,一一抱拳回应着来道谢的小家族,内心激动不已,转头又用不屑的目光望向赵家方向,见赵春生连看都不看他这个方向一眼,心中更是愤怒和冷笑。

  接着大多数少年孩童睁开眼睛,他们大多数觉醒的神魂都是一品,二品更是少之又少,不过赵家一位名叫云溪的少年觉醒了四品神魂,也吸引了一小部分目光,此外六品神魂除了李魁的儿子外便再无人觉醒。

  觉醒神魂的人毕竟是少数,大概只有十分之二。

  那些没有觉醒神魂的孩童只是稍微气馁,因为他们还有几次机会觉醒,可那些只剩下一次或者已经没有觉醒机会的少年开始抱头痛哭起来,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

  赵不凡自光芒落入眉心的一瞬便遁入了神识海中。

  一片黑暗看不到边际的地方,只有不断流动的金光,宛如九天之上的金色瀑布!

  “神魂,显!”

  赵不凡盘坐其中,神识扩散,双手结出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大喝一声,声音在神识海中久久回荡,宛如滚滚奔雷般洪亮!

  “嗷!”

  声落,无尽的黑暗边际中,一阵阵滚滚如雷的龙吟之声伴随着一道耀眼璀璨的金光由远及近!

  “成功了!”

  赵不凡猛的睁眼,神识中突然有了一道联系!

  那是一双巨大的双瞳,一红,一金,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慑力,百丈长的身躯,散发着强烈金光的鳞片,那九只粗大锋利的金爪,似乎只要一爪便可撕破万物,那是来自远古神兽的威压!

  那双一红一金的双瞳诡异无比,冰冷而又漠视的与赵不凡四目相对,下一刻赵不凡受不了这股威压,口吐鲜血,连连倒退,那巨大的金龙似乎感受到赵不凡受不了它的威压,仰天一啸,浑身金光乍现,下一刻消失不见。

  不过一柄散发着金光的长剑渐渐从空中缓缓落下,赵不凡定神,伸手接过。

  他此刻脸色苍白,打量着那柄古朴而又神秘的天脉神剑,剑身上刻着九道细微的金色铭文,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神龙化剑,天脉神剑……”

  赵不凡激动的喃喃道,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联系,他上一世的神魂便是天脉神剑,但他现在知道的也仅此而已!

  不过这一世的天脉神剑好似有些不同,原本应该是一双金瞳的双眼变成了一金一红,有些诡异,不过他也不去多想,毕竟天脉神剑乃是超越品阶的神魂,强大无比!

  “老伙计,是你吗?”赵不凡心中不确定的喃喃道。

  天脉神剑好似感应到赵不凡的情绪,剑身微微颤抖,发出轻微的嗡鸣之声,似是在回应着赵不凡。

  ……

  中央广场中,所有少年都已经觉醒完毕,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还在觉醒,这其中包括了赵不凡。

  钱小小和钱佳佳都已经觉醒成功,这对姐弟的神魂都是五品,这让钱伯很是高兴,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都纷纷议论起来。

  今年的觉醒和以往不同,往年都是赵家赚足了风头,而今年却是李家,只因为他们李家有了一名觉醒了六品神魂的孩童!

  赵春生皱眉盯着脸色苍白的赵不凡,动也不动。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还在觉醒中的少年孩童只剩下赵不凡一人。

  “我看这赵不凡啊,应该是又失败了,不好意思面对他爹,正装模作样呢。”李家队伍中的一名少年嗤笑道。

  站在不远处的李魁和白堂虽然没说什么,但眼底的不屑和嘲笑也是不言而喻。

  ……

  就在众人以为赵不凡肯定是觉醒失败后,都纷纷转移了注意力的时候。

  赵不凡猛的睁眼,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脸色惨白如纸,不过他的手中却是突兀的出现一柄散发着强烈金光的古朴长剑,正是天脉神剑!

  “凡儿!”

  “少主!”

  “凡哥哥!”

  鲜血喷溅在了赵春生的青衫道袍之上,不过他并没有在意,面色担心的向前两步扶起赵不凡。

  赵家众人也是围了上来,面露担心之色。

  赵春生看着气息极其萎靡的赵不凡,这模样,明显是受了重伤,他神情凝重,赶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瓶疗伤丹药喂入了赵不凡的口中。

  围观的外人确是面露心疼之色,但不是心疼赵不凡,而是心疼那瓶丹药,那可是一瓶二品疗伤丹药,珍贵无比,就这么一口让赵不凡就吃了!

  赵不凡看着担心的众人,又看了一眼焦急担心的帅气老爹,顿时不知为何恶趣味顿升,虚弱的道:“爹,我不行了,马上就要死翘翘了……我死了以后就没人惹你生气了……”

  “咳咳咳……”

  说罢,一口已经准备咽下去的鲜血又强行被赵不凡吐了出来。

  “少主,你死了就没人和我玩了,你别死啊……”

  “凡哥哥,你不要死!”

  赵春生倒没先被吓到,钱小小和钱佳佳倒是哭了起来,语无伦次,抓着赵不凡的手不愿松开。

  顿时气氛被渲染的更加悲伤,赵家不少孩童少年都在难过的小声啜泣着。

  赵不凡平时对他们也是极好,没有什么少主的架子,这一死他们心中也不免会有些难过悲伤。

  赵春生的眉头皱在一起,眼角轻微的抽动着,明显是有些生气了,冷笑道:“很好玩吗,那你个小兔崽子慢慢躺,我就不奉陪了。”

  说罢,赵春生就准备起身,赵不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赵春生的手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爹,我真的是受了重伤的,您可不能把我丢在这,那我明天绝对会变成一具冰雕尸体啊!”

  众人一愣,刚才还气息极度萎靡的赵不凡顿时变得活蹦乱跳起来,这让他们的脑回路有些转不过来。

  “知道就好,下次再开这种玩笑我直接把你屁股打开花。”赵春生冷哼一声,不过还是关心的蹲下身,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赵不凡身旁的天脉神剑。

  赵不凡看见赵不凡的双眸所望,虽然有伤在身,还是笑着把天脉神剑拿起,递给赵春生说道:“爹,这是我的神魂,你看看是几品!”

  赵不凡自然是知道天脉神剑可不能用品阶来定,因为他是有真真生命的,并且是远古神兽九爪金龙幻化而成,可以是器神魂,也可以是兽神魂,只不过兽神魂的形态以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够驾驭,赵不凡压制了天脉神剑的威压,让他看上去普通一点。

  围观的众人也是好奇,他们也看不出这柄器神魂的品阶,只不过心中却打了一个评价,绝对超过三品,因为他们见过的品阶最高也只有六品!

  “柔如水,刚如火,好剑!好剑!”赵春生爱不释手的握着天脉神剑,有些激动道,却没道出什么是什么品阶,他的斩春是八品神魂,但这柄神魂长剑绝对不亚于八品!

  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天赋绝对是极高的,不论是神识还是修炼天赋,这让赵春生激动不已,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担心。

  “臭小子,好好珍惜他。”赵春生将天脉神剑递回给赵不凡,认真说道。

  赵不凡看着神情有些激动的赵春生,也没追问他看出了是几品神魂,微微一笑便忍不住倦意昏睡了过去,天脉神剑也化作一道金光射进了他的眉心之中。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