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年光阴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9:253,073

  时光如梭,三年光阴稍纵即逝。

  三年里,江云郡国边境和村庄出现了许多的邪祟,有孩童妇女莫名失踪,过一段时间被发现在野外,只剩下一堆破烂发黄破旧的衣物和白骨,闹的是人心惶惶。

  江云皇室起初并不是很在意,只是悬赏各方能士去除邪祟,效果却不是很好,许多能士都丧命邪祟口中,侥幸存活下来的能士却伤的伤,死的死。

  至此江云皇室才重视起来,派遣出大量的军队和除妖队查找原因,才堪堪制止住邪祟的猖狂……

  ……

  春雨细绵绵,带着丝丝凉意,无声的滋润着江云郡国。

  “嗒嗒嗒……”

  天色渐暗,清幽的青鸾山脚下一处名为福来客栈的店外,传来一阵阵马蹄在泥泞的道路上奔跑发出的“嗒嗒声”,由远及近。

  “吁……”

  不一会,三匹炽烈马便停在了福来客栈的门外。

  三匹炽烈马的马背上坐着二男一女的三名少年。

  为首的少年身穿黑色长衫,白色衬衣,年约十七、八岁,相貌清秀,儒雅中带着一股英气。

  他身旁的少女身穿一袭青衫,身背檀木剑鞘,年纪大概十五、六岁,长发随意束起,长相俏皮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中透露着一股灵动。

  另一名少年则是和少女长的有些相像,也是穿着青衫,腰挂刀鞘,五官算的上英俊,带着一股痞气。

  “少主,我们今晚就到那家客栈歇息吧,明天接着赶路。”钱小小擦了擦额头的细雨,看向身旁为首的赵不凡问道。

  “是啊,我们终于不用吃辟谷丹了!”钱佳佳笑盈盈的拍了拍腰间的包袱,舔了舔红唇,甜甜笑道。

  两人也没等赵不凡回话,便翻身跳下了马。

  ……

  三年时光,三人都长大了很多,赵不凡看上去更是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这荒郊野外,你们就不怕是家吃人的黑店吗?”

  坐在马背上的赵不凡突然来了一句,刚下马的两人一愣,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以往,赵不凡的嘴就跟乌鸦一般灵,说什么不好的就来什么不好的,这话出口让两人心中不由有些发慌。

  “不会吧…少主,您可别吓我们两个了。”

  “是啊,不凡哥哥,你看这外面还有五匹炽烈马呢,应该是刚到不久的,而且里面有那么多人的说笑声,应该不会是黑店吧……”

  两人都有些不信,但被赵不凡这么一说,还是转头认真打量着那家福来客栈。

  此时的天色有些昏暗,客栈门前挂着两盏大红灯笼,在细雨微风中轻轻摆动。

  刻着‘福来客栈’的牌匾看着有些年头了,客栈中隐约闪烁着昏黄的灯光射了出来,加上客栈里模糊不清的说笑声时不时传出来,着实有些诡异。

  就在钱小小钱佳佳两人打退堂鼓的时候,客栈中走出来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打扮朴素,长相普通温和。

  中年男人看到三人,眼角的皱纹卷了起来,将手中的麻布甩到肩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来到他们面前,笑道:“三位是要住店吗?”

  见三人没有理他,中年男人讪讪地笑了一下,关切的说道:“外面风寒,三位若是嫌弃我这简陋小店的话,也可以进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在动身赶路也不迟。”

  说来也怪,中年男子说完后,周围顿时刮起了寒冷的大风,虽然天气才刚入春半个月,但按理说也应该不会有这么冷的寒风。

  钱小小和钱佳佳都望向赵不凡等着他发话,他们两个觉得这位中年男人很平易近人,不自觉的心中有了一股亲近感,也就忘了这些诡异之处。

  赵不凡哈哈大笑两声,松开手中的缰绳,翻身跳下了马,瞟了一眼中年男人,大笑道:“好,喝茶就喝茶!”说罢,拂袖大步向客栈内走去。

  “麻烦老板了。”

  钱小小钱佳佳两人对着店老板微笑抱拳,便快步跟了上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店老板温和的笑容在昏黄摇曳的烛光下变得有些扭曲诡异……

  ……

  赵不凡走进‘福来客栈’,嘈杂的谈笑声顿时变得清晰起来,他打量了一番,店内装饰简陋,楼梯口左侧旁摆了一个柜台,此时柜台内并没有坐着人,再往右看去有十几桌人,服装各异,他们的脸色在摇曳昏黄的烛光下显得有些惨白如纸,空气中隐隐还有一股不明显的尸气……

  有一桌人确注意到了赵不凡的到来,他们也只是多了两眼便继续端坐着,不言也不语。

  赵不凡也注意到了那桌的五人,略微打量了一番,四名少年小道长和一名中年道长,他们无一不是身穿青衫道袍,身背檀木金丝剑鞘,发鬓高攀。

  赵不凡目光在那名闭目端坐的中年道长多停留了一会,干净的面孔棱角分明,气度非凡,这让他不由想起了已经三年未归的父亲。

  那名中年道长似乎是注意到了赵不凡的目光,神识外放,向赵不凡探了过来。

  赵不凡笑了笑,并没有用神识隔断那一缕淡青色的神识,装作未知,走到无人的桌子旁静静坐了下来。

  ……

  “轰隆……”

  也就在这时,天空响起了滚滚的雷鸣声,霎时间,电闪雷鸣。

  “哗啦啦……”

  不一会天空下起了暴雨。

  “这什么鬼天气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下起暴雨来了!”

  一道抱怨声从门外响起,钱小小和钱佳佳两人手挡额头跑了进来,两人此时衣衫发丝都被雨水打湿了一部分。

  两人拍打着有些湿了的衣衫和发丝,四处张望,两人心中都有些诧异,这些客栈内的人丝毫没有被门外的电闪雷鸣所影响,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

  不过两人很快注意到坐在窗边,静静看着窗外的赵不凡,赶忙小跑了过去。

  “少主,我感觉这家店有点怪怪的,但我又看不出哪里怪。”

  钱小小坐下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他们三人后,用着只有三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道。

  进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无形中的一股诡异感,让人极为不舒服,但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舒服。

  “哥,不凡哥哥都进来了,那肯定是没问题了,就算店老板是坏人,不凡哥哥也能一拳打趴他!”

  钱佳佳却没注意那么多,挥了挥粉拳,笑着道,拿起茶桌上的茶壶和茶杯,倒了三杯热茶。

  平日里她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少女,天真烂漫,那懂得世间的真正险恶。

  赵不凡只是微微皱眉看向窗外的瓢泼大雨,并没有理会两人的话语。

  “也是,可能是我多心了吧。”钱小小见赵不凡没说什么,所以一会也就没放在心上。

  “还别说,这茶闻着还真香!”

  两人拿起散发着醇香的热茶,正准备一口饮尽,皱眉望向窗外的赵不凡却回头了,伸手按住两人的手腕,给了他们两个使了一个不明显的眼色,松开了他们的手,摆出了一个嘘的手势,便继续皱眉转头着看下着暴雨的窗外。

  两人有些不解,打量着手中的热茶,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两人从小都是以赵不凡为主心骨,虽然不知现在是何意,但还是看懂了赵不凡的意思,将手中的茶杯放回了桌子上。

  两人没有赵不凡的指示也不在讲话,仔细听着周围的谈笑声,这时钱小小才发现!

  周围的嘈杂谈笑声虽然清晰,但仔细一听,传进他耳中确是模模糊糊的嘈杂声,根本听不清他们讲的是什么,只能听清在这种情况下显得非常诡异的笑声!

  钱小小以为是他耳朵出现问题了,再仔细去听,还是一模一样,在联想赵不凡在马背上那一句渗人的话,“这荒郊野外的,你们就不怕是家吃人的黑店吗?”

  咽了咽口水,钱小小手和脚有些颤抖,从小他就经常看邪祟诡事,现在这种诡异的情况,自己不就是那书中人吗?顿时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是我多想了,是我多想了,怎么可能这么倒霉呢……”

  钱小小心中故作镇定,脸上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钱佳佳也感觉到了这种诡异不寻常的气氛,虽然这些人并没有望向他们,但她总感觉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他们,这让她心中很不安,就像是捕猎者发现了猎物一般,女人的第六感一般都是很强的。

  此时三人都是无言,但钱小小两人内心确是恐慌,若不是赵不凡还端坐在这边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让他们静声,他们早就待不下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