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赵家父子(一定要从前尘篇看起,谢谢!)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9:263,706

  天地之间有神魂,唯少数人体内存在着神魂,一旦觉醒便可开灵脉化灵池,是为修道者!

  修道一途分为:开脉、化灵、死玄、逆生……等大境界,达到一定大境界后可徒手断山河、破天地,逆天改命!

  每个大境界又分为三小境界,分别是:初期、中期、后期、巅峰。

  达到巅峰后,便可寻找机会突破到下一个大境界。

  ……

  寒沙四面平,飞雪千里惊。

  青云界万古的事迹传说在岁月中不断变换更迭,就如一代代惊才绝艳的天才崛起又消逝。

  一千八百年前,人们称之为末道的时代降临,世间无数强者纷纷陨落!最后只剩下一些实力低下的修道者幸免于难,在和赵氏神族一战中天穹破裂,隐世大能牺牲自我合力耗尽寿元修复,最终将其修复完毕,不过青云界因此灵气流失过多,人族至此进入恐怖绝望的末道时代。

  外有妖魔,内有邪祟,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是靠着吃人血肉提升修为,特别是修士的血肉。

  妖魔尚且有城墙阻挡,虽然每年会牺牲数以千万计的英雄士兵丧命于战场之上,但他们所坚守的信念,不会熄灭!

  最令人恐惧的还是邪祟,他们善于伪装,白天隐藏于人群之中,与普通人无异,但到了夜晚便化身恐怖的猎食者,捕食猎物……

  也有一些邪祟是人为圈养,他们被称之为——邪道—魔教,这些人,被正道中人所不齿!

  ……

  旭日东升,沉寂的大地开始复苏,皑皑白雪覆盖着一望无际的圣陵山脉,波澜壮阔。

  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中,时不时传来妖魔震天的低吼咆哮之声,震慑人心!

  近古三十年历。

  江云郡国,南域三千小国之一,人口约有一千万,临近南域蛮荒之地,妖魔横行,资源贫乏。

  昨晚,江云郡国下起了鹅毛大雪。

  第二天,江陵城。

  清晨,旭日逐渐东升,温暖的阳光驱散着朦胧的寒气。

  放眼望去,整个江陵城都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此时的人们刚刚从睡梦之中醒来,冷清的大街上渐渐热闹了起来,嘈杂声也愈渐多了起来。

  临近新年。

  此时的赵府热闹非凡,仆人们纷纷忙碌着在各个地方挂上红红的大灯笼,系上彩绸。

  当然,属最热闹的还是赵府的练武场!

  阔大的练武场中,一个个身穿青衫的少年正在其中修炼自身的武技,也有一部分孩童在雪地里嬉笑玩耍着,他们都是赵家的子弟,在此修炼,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

  练武场边缘,一颗三人粗的大树下,正靠着一名身穿白衣,年约十四岁的少年。

  少年剑眉星目,干净稚嫩的面孔上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赵不凡靠在大树下兴味索然的看着与自己格格不入修炼的人群,身旁的檀木剑已被点缀上了朵朵雪花,他却丝毫没有提起修炼的心情。

  “哎,这日子真恰意,还有两天就是神魂觉醒的日子了,不过上一世的记忆我怎么都记不起来了呢……”赵不凡一想到前世,清明的眼中骤然布满血丝,呼吸急促,白净的双手不断的微微颤抖着。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别哪天又莫名其妙的重生就好了……”赵不凡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胀痛的脑袋,他一想前世的记忆便头胀疼痛,心中烦闷,所幸就不去想了,闭上双眸去调整着自己的心态。

  是的,赵不凡重生了,而且是重生了两次!

  他原本只是地球上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好不容易毕业,却面试数十次都失败的大学生,在又一次的面试失败的时候,他失魂落魄的等着红绿灯,却突然见一小女孩为了追回一只气球闯红灯,迎面迎来一辆大客车,情急之下,赵不凡扔掉了手中的面试资料,在众人的惊呼下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将小女孩推回了马路边,自己却被来不及刹车的大巴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他只觉得自己意识开始飘离,胸口和身体传来的距离疼痛感让他不敢大口呼吸,自己意识开始模糊,脱离身体,飘在半空中,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模样,口中不断的吐着大口鲜血,眼神涣散,鲜血染红了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

  最后他的意识也渐渐消散,只听见女人们的尖叫,男人们拨打120的声音,在一阵嘟嘟声中,他终于失去了意识,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重生到了一个名叫青云界的大陆,这片大陆有着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及传说,至于重生的记忆,他只记得他是七大天帝之一“玄帝”的儿子,阅览过无数书籍,精通剑道、丹道、以及箓道,但关于生活的记忆他却丝毫不知,他也不知道怎么又莫名其妙的重了,每当想起前世生活的记忆便头疼发胀,心中烦闷。

  这一世,他重生到两千年后的青云界,人们称之为末道的青云界,妖魔邪祟横行,人族水深火热的时代。

  赵不凡调整好心态后,又不免想起了自己这一世最亲近的父亲,心中不由有些担心的喃喃道:“也不知道爹去忙什么了,都快三个月了,还不回来。”

  “少主,我找你半天了,家主回来了,马上快到门口了,您快去吧!”

  正在赵不凡有些担心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他抬头望去,一名约有十二三岁的少年,身穿青衫,正是赵不凡屈指可数的玩伴,钱小小!

  “知道了,我们快去!”

  说曹操曹操到,赵不凡起身欣喜的拍掉了身上堆积的雪花,对着钱小小说了一句,便大步向赵府门口快步走去。

  “少主,我走不动了啊!”钱小小弓着身子不断的喘着粗气,看着大步流星走远的赵不凡,吐着舌头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

  ……

  此时的赵府门口热闹非凡,一大群人围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听说赵家家主外出三个月是去除邪祟了?”

  “是勒,最近边缘的村子可不太平哟,邪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勒,听说死了好多人!”

  “对呀,要不是有着三大家主坐镇,说不定这些邪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了我们城里,到时候我们这些手无缚鸡的百姓……”

  “对呀,最近城外的村子不安全,邪祟出没的勒。”

  ……

  赵不凡在一旁听着众人的议论,目光深邃的望向遥远的高耸百丈的古老城墙,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斑驳古老的城墙显得是那么神圣高大,它将整个江云郡国都围在其中,庇佑着里面的人们,能抵挡妖魔,却抵挡不了邪祟。

  “家主回来啦!”

  赵府门口,不知是哪位家仆兴奋大喊了一声,赵不凡将目光收回,望向宽大的街道,不过一会,一阵整齐的马蹄声和脚步声便传了过来。

  一大队浩浩荡荡的人马便出现在了街道尽头,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男子背后斜插一柄长剑,留着不算很长的山羊胡,身穿青衫道袍,身材不算很魁梧,却也结实,那对斜飞的双眉和炯炯有神的双眸,气概非凡,不是赵春生又是谁?

  “爹!”

  待到人马走到赵府门口,赵不凡激动的大喊一声便快步冲向了赵春生。

  “吁……”

  赵春生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前方瘦小的赵不凡,忧心忡忡的脸上也展开了一丝难得的慈爱笑容,翻身下了炽烈马后,便大步向他走去。

  赵不凡也高兴的冲进了赵春生宽厚的怀中,开心道:“爹,你这一走可就是三个月,可担心死我了!”

  虽然赵不凡的心智远远超过了这个年龄,但在赵春生面前无论多大都表现的像个孩子似的,在地球的时候他就很自卑,在孤儿院长大的他长长会半夜躲在被子里哭泣,看到别人快乐的一家,他心中就会有一种空虚,那是一种无法填补的空虚!

  他渴望亲情,那是用什么都换不来的东西,那是源自于体内的血脉和爱!

  只有这一世他感觉到了亲情,真真的亲情,那种踏实的安全感,是真真实实不掺杂任何物质的,所以他只有在赵春生面前才会表现出这样撒娇淘气的一面。

  “哦?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我怎么就不信呢。”赵春生皱着眉疑惑道。

  “爹,怎么会呢,我就你这么一个亲爹,不担心你担心谁啊。”赵不凡靠在赵春生的怀里,缓缓的说道,这种感觉让他很安心,仿佛天塌下来都有人扛着,什么都不用管。

  “油嘴滑舌。”

  赵春生先是微微一愣,神情中闪过一丝落寞,随后摇头一笑道,暖乎乎的大手掐着赵不凡有些冰冷稚嫩的脸颊,抱着他大步向赵府内走去,温和道:“外面风雪大,你现在还没觉醒神魂,就穿那么单薄,可别着凉了,先回屋去吧!”

  ……

  “这赵家主也是个怪人,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却在自己的儿女面前毫无架子,当真是慈父。”一青年男子笑道。

  “这赵家主修为深不可测,人长的又帅,刚来江陵城的时候便一己之力完败江陵城第一家族的李家主,要是能嫁给他我就算少活十年都愿意!”一女子捂着有些通红的脸,娇羞道。

  “你犯什么花痴呢,人家赵家主十二年前来到咱江陵城以后就未见他碰过女色,就连镇守关外的第一女将军长孙情,人家都拒绝了,更何况你!”另外一名站在女子身旁的妖娆妇女一翻白眼,鄙视道。

  “我感觉主要他还是不想冷落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对死去的妻子放不下吧,这赵家主倒也是一个痴情之人……”

  围观的众人见赵春生如此疼爱赵不凡,纷纷在背后议论起来。

  ……

  “钱伯,替我多谢你们家主此次倾力帮忙,我就先回去了。”一名英姿飒爽身材高挑,身披银色铠甲的女子看向赵春生和赵不凡的背影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向身旁的钱伯道了一声,骑着炽烈马便向后方的街道远去。

  “长孙情将军……”钱伯翻身下马,看向远去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只得叹了口气,回头对身后跟随的赵家族人大声道:“大家好好整顿休息一下!”说罢也大步的跟在了赵春生的身后走进了赵府。

  “是!”

  身后众人齐声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