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舍
叫我大大啊石2019-05-14 05:204,087

  当赵不凡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天之后了。

  “来,凡儿慢慢喝,小心烫嘴……”

  赵不凡有些不解的看着床榻旁一脸笑意,端着一碗粥慢慢喂着自己的赵春生。

  喂完了粥,赵春生伸手擦了擦赵不凡嘴角的汤水,温和的笑道:“还饿吗?”

  “不饿了,不饿了,在喂我就要撑死变成饱死鬼了。”

  赵不凡连连摆手,带着微笑,呆呆的看着赵春生,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健康,只是身子还有些虚罢了,在调理调理也就痊愈了。

  看了好一会,赵不凡缓缓低头,语气有些自责,喃喃道:“爹,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的。”

  “唉……我”赵春生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一想到从小到大,乐观开朗,亲近自己的‘儿子’知道了真相,变得和沁儿那小妮子一样远离自己,带着仇恨生活修炼,那他究竟是错是对?

  最终,他还是不忍告诉赵不凡真相,转脸,忧心忡忡的嘱咐道:“爹过一个月,要出去很长一段时间,你好好修炼,莫要像以前一样贪玩,这段时间我会嘱咐钱伯,沁儿和霖雨照顾好你。”

  赵春生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道:“往后几年江云郡国注定不是很太平,你入学院之前,不要乱跑,特别是晚上,知道了吗?”

  他之前出去长达三个月年,就是受人所托,前往江云郡国的边境除邪祟。

  此去他也发现,这些邪祟行踪诡异,似乎已经有了些许灵智,虽然不知邪祟为何会突然大量的出现在江云郡国边境,但往后的几年注定不会很太平。

  但安心待在家族中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赵不凡并不关心其它的事情,往前赵春生出门办事都不会嘱咐那么多,这次的嘱咐和父亲表现出来的神情,让他心中很不安心,想必应该是为了那件事,他低头想了一会,他抬头,没有应父亲的话,只是担心的问道:“能不能不去?”

  赵春生看着赵不凡的神情,心中苦涩,摇了摇头,沉默了下来。

  父子无言。

  “去干什么?去多久?”

  过了好一会,赵不凡开口打破了这份压抑的气氛,短短的六字,却道出了他心中浓浓的不舍和担忧。

  他知道父亲此行是非去不可了,他也知道那件事,并不会很简单。

  “南州古国,可能两年,也可能几年…”赵春生听着赵不凡的话语,心中万般纠结不舍,最终还是动了动嘴唇,轻声道,其他的却什么都没提。

  早在十年前,赵春生以前就做好了打算,等到两个孩子都觉醒了神魂他就准备前往南州古国,至于多久回来,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等爹回来!”

  赵不凡声音有些不舍,得知自己最亲近的人要独自一人去远方,生死未卜,他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湿润,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赵春生。

  他知道,父亲不说出真相是为了自己考虑,但如果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一切他都有资格知道!

  赵春生看着自己这个儿子的模样,心如刀绞,纵使心中有万般不舍,但也毫无办法,他愧对这两个孩子,更愧对已经死去的兄长大嫂和族人。

  赵春生轻颤着身躯伸手抱住了赵不凡,眼中也已经湿润。

  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许久,赵春生缓缓推开了赵不凡,从储物戒拿出一本功法和六瓶丹药,又嘱咐了许多事情,叹了口气,走出了赵不凡的院落。

  看着赵春生落寞孤独的身影,赵不凡心中一痛,更加坚定了努力修炼的念头,他只想帮上父亲一点忙,哪怕只是一点!

  赵春生远去后,赵不凡将房门紧锁,一头倒在了床榻上。

  想罢,赵不凡深呼一口气,翻身端坐了起来,看了看手中赵春生给他的功法和丹药。

  “全真功法……难道爹是全真道宗的人?”赵不凡有些疑惑的翻开手中的全真功法,看了起来。

  不过接下来他却是眉头微微皱起,全真道宗前世他也书籍中看到过,这个宗门是青云界极为有名的道派宗门,宗门位落于南域北落之地,建立于中古时期,底蕴雄厚,门中强者无数!

  可南域北落之地距离南域蛮荒有着极其遥远的距离,路途凶险。

  不过想到父亲隐藏的实力,赵不凡就释然了。

  不过更让赵不凡好奇的是,全真道宗有一个死规矩,那就是不得门中之人娶妻!

  “难道爹打破了宗门规矩怕被发现,逃到南域蛮荒之地的……?”

  顿时赵不凡不由浮想联翩起,脸上露出了傻笑,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

  “虽然是全真功法,但我确用不上。”

  赵不凡摇头一笑,将全真功法放到一旁,准备找个时间还给赵春生。

  拿起那六瓶丹药打开闻了闻,一股独有的丹香便充斥着赵不凡的口鼻。

  “洗灵丹。”

  赵不凡喃喃道,倒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一品洗灵丹,赵不凡心底感动,现在的末道时期,丹药的珍惜程度可想而知,要知道江云郡国这种蛮荒小国内的丹药珍贵无比,像洗灵丹这种一品丹药也是有价无市,只有家族皇族才能购买的起,而且产量极少,供不应求。

  虽然这种品级的洗灵丹对别人很珍贵,但对他来说这种低级的丹药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前世这种丹药对他来说就是“猪饲料”般的存在。

  “等能够运用灵气,也应该炼制一些丹药供自己使用了。”赵不凡心中暗自盘算着。

  想当初他可是炼丹画符的一把手!

  赵不凡服用了一枚洗灵丹,闭眼吸收着洗灵丹的药力。

  “神龙决,第一层,化龙寻脉!”

  赵不凡低喝一声,双手结出九个复杂繁琐的手印,每结一次手印空气中都会隐隐发出低沉的龙吟之声!

  要知道《神龙决》乃是上一世父亲‘玄帝’和他修炼的至高功法,这本功法的品阶连赵不凡都不知道,而且修炼这本功法的人必须要拥有真龙神魂,不然无法修炼。

  功法也分为:凡决、地决、灵决、天决、神决五种,越是高深的法决,开辟灵脉的线路也就越多!

  而《神龙决》在开脉境就可开辟出三十三条灵脉。

  通常来说,大多数修道者在开脉境能开辟出二十条灵脉就已经算的上奇才了,更别提三十三条了!

  赵不凡相信,凭借《神龙决》的高深玄妙,再加上上一世的修炼经验,必定能以最快的速度重回上一世的巅峰!

  想在修道一途登上更高的境界,好的功法必然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然这和自身的修炼天赋以及机遇也是有着莫大的关系。

  自古以来有人修炼普通的功法,最后凭借自身的努力和机遇登上令无数修道者仰望的境界,也有人修炼着最高深的法决却成就有限。

  赵不凡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开辟灵脉化灵池,踏上这一世的修道之途!

  一丝丝无形的天地灵气在神龙决的催动下不断的钻入赵不凡的体内,在凭借上一世的修炼经验,他很快就找到了隐藏在无数经脉中的三条灵脉。

  “找到了!”

  赵不凡心中一喜,立刻加大吸收周围天地灵气的速度,空气中的灵气似乎受到了波动,带着一阵阵微风在房内乱窜。

  刚烈的灵气不断钻入赵不凡复杂的经脉中,汇聚到了那三条未开辟的灵脉外。

  赵不凡双手再次结出两个复杂的手印,在三条灵脉外徘徊的灵气仿佛是受到了命令一般,直接冲向了三条闭塞的灵脉!

  顿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体内那三条灵脉之中传遍全身,让赵不凡浑身一颤,喘不过气来。

  若是别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已经是冲脉失败了,更别提是一次冲击三条灵脉!

  但是赵不凡却咬牙坚持了下来,任凭额头的汗珠滴落,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三条灵脉!

  很快,几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期间并没有什么人来打扰赵不凡。

  “只差一点了,最后一次!”

  赵不凡再次加大吸收周围天地灵气的速度,待到吸收到一个顶点之时,赵不凡意念一动,所有体内凝聚的灵气如同凶猛的洪水般,冲向三条灵脉!

  “轰!”

  一声巨响从赵不凡体内传出,震的赵不凡当即从喉间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也正在此时,徘徊在体内的灵气不断顺着开辟成功的灵脉汇向丹田之中!

  赵不凡顾不得疼痛,开始凝神将丹田内乱窜的灵气不断的凝聚缩小再放大。

  这便是赵不凡要做的第二步,凝灵化池!

  所谓的凝灵化池便是在丹田之内形成‘灵池’让它容纳灵气,供自己使用!

  灵脉越多,境界越高,‘灵池’的容量也就越大。

  丹田内的灵气在赵不凡不断的压缩放大下,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总算成功了。”

  当丹田内的灵气从稀薄化为一团凝实的鸡蛋大小般模样后,赵不凡终于松了口气。

  但他并没有休息,又继续在房内修炼了半个月,才堪堪停止。

  不知何时他身上的白色内衣已经被汗水和腥臭的污渍混合在了一起。

  对于别的修炼者来说,开脉化池最起码加起来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多则两个月,甚至是半年!

  而赵不凡做完这一切也仅仅只花了一天的时间!

  你要说半个月开脉化池成功,那别人肯定会认为你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可若是像赵不凡这种一天就成功的,是妖孽还是什么?打死别人别人都不会相信。

  不过对于这些赵不凡并没有太多的惊喜,他是靠着前世的修炼经验才如此之快成功,这开脉化灵其实也算不得太难,只是大多数人没有技巧寻找体内隐藏的灵脉,所以只能慢慢摸索,若是赵不凡没有上一世的修炼经验那起码也得五、六天才能成功。

  “开脉初期吗……?”

  感受着体内比寻常开脉初期修道者还要磅礴的灵气,赵不凡知道,他已经踏入了开脉境初期的实力,并且开辟出了十一条灵脉,若是想,他前两天便可突破开脉中期,不过修炼不能太过于求急,境界越往上就越难突破,现在应当沉淀打磨开辟出来的灵脉,这对以后的修炼也会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咕噜……”

  赵不凡肚子传一阵抗议之声,将他拉回来现实之中。

  赵不凡无奈一笑,现在他的修为还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加之没日没夜的修炼,又费力开辟了十一条灵脉,身体能量的消耗确实很大。

  赵不凡起身,去院中的柴房烧了一大锅泉水,把腥臭的被褥和衣物抱出,仔细清洗了一遍,又顺便在寒冷的天气中洗了个热水澡,将身上的污渍洗净后,换了一身白色长衫,拿起放在桌上的全真功法,关了院门,向泥泞的青石小道上走去。

  寻遍了赵府,他也没有找到父亲,最后钱伯告诉他,父亲前两天就已经独自出发前往南州古国了,而且将他自己的储物戒留给了赵不凡。

  言尽于此,赵不凡心中有万般担心不舍也只能祈祷赵春生平安归来。

  “南州古国……全真道宗。”赵不凡紧紧握紧了父亲的储物戒,若是以后父亲没回来,他会亲自前往这两个地方。

  回到房内,赵不凡开始了他没日没夜的修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道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