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古代宴会
青澳2019-08-09 13:563,355

  新野是个不大的小县城,至少在田乃禾的心中是这样认为的。

  据说,在楚汉相争的时候,新野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因为从地理位置上看,它北依宛城,南连襄阳,西通长安,东达荥阳,完全是一个交通枢纽之地。谁占据了这里,进可以纵横南北,征伐东西;退可以依仗它比邻崇山峻岭的优势,迅速将自己隐藏起来,所以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只可惜,将近两百年的和平早已将它昔日的光彩湮灭,留下的只是一座屋不过百间,人不过三千,壕沟不过九尺,城墙不过两丈的小小城池。

  此时此刻,新野城内大是一片欢腾景象。因为阴氏家族的族长阴平正在自家的大厅举办宴会,一来是庆祝自己的侄女平安归来,二来也为了答谢恩人田乃禾。

  来参加宴会的不乏当地的官宦士绅,可见阴氏一族在此地的影响力非同寻常。

  大厅正中首位上坐着主人阴平,此老五六十岁的年纪,长眉、凤目,身材消瘦,非常健谈。这会儿正举着一只状若小船的耳杯,朗声对众人说道:“老夫今日要向诸位引荐一位大英雄……”说话间,用手一指身边的田乃禾,无比敬重地介绍道,“这位便是力敌强贼,将家侄女丽华平安救回的田乃禾田壮士!”

  在场的之人纷纷鼓掌称赞,田乃禾没有办法,忙不迭站起身来抱拳为礼,以示谦逊。

  再次落座,与田乃禾相对而坐的新野县令吴旭陪笑说道:“阴老所言不差,以一人之力打败十余个强贼,英雄之名当之无愧!当之无愧!”

  田乃禾对这位县令大人的印象并不大好,因为凭他多年混迹职场的经验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得不违心地含笑朝对方点了点头。

  吴旭貌似无意地又向田乃禾发问道:“田英雄可知晓阴老的家世么?”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令田乃禾为之一愣,不禁茫然答道:“不知道啊!”

  哪成想,这个在田乃禾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答复竟使得原本热闹的大厅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面带疑惑地看向了他,就连阴平也极不自然的干“咳”了两声。

  “嘿嘿”一阵冷笑,吴旭语带双关地说道:“阴老的家世显赫,即便是三岁小童都已熟知,尊驾也未免太过‘孤陋寡闻’了吧!”

  与吴旭观点相同之人还真不在少数,闻听此言自是不无嘲讽地哄笑了起来。

  “既然田英雄毫不知情,不如就由本官代为讲解一番……”眼见有众人捧场,愈发得意的吴旭又煞有介事地说道,“阴氏一族乃是春秋时期齐国国相管仲的后裔。在七世孙管修由齐国迁往楚国做阴邑大夫之后,就逐渐以‘阴’为姓了。如今的阴氏莫说在这新野,就算是在都城长安,其亲朋旧故也是比比皆是。田英雄今后有了这座靠山,他日飞黄腾达之时,可别忘了本官哦!”听其话音,竟大有质疑田乃禾救人目的之意。

  “吴大人就是爱说笑,老夫哪有如此手段。”阴平大笑解围道,“来来来,诸位继续饮酒,莫听吴大人乱言!”口中虽仍热情劝饮,可眼神中显已对田乃禾的“轻慢”流露出了些许不满之意。

  一片附和声中,宴会又得以重新进行,舞女在偏偏起舞,乐师在钟磬齐鸣,可田乃禾的心里却已是怒气难平。

  自己的仗义相助在小人吴旭的口中竟然成了想要“攀附权贵”的龌蹉行径,再继续坐下去也只能是羞辱自己。

  就在田乃禾正想起身告辞之时,从他的身旁冷不丁伸过一只手来,且在其肩头轻拍了一掌,紧跟着便听到有人低声说道:“老兄莫急,吴旭此刻不知有多羡慕你才是。你这一走,岂不正好中了他的奸计。有道是‘清者自清’,又何必过于在意呢!”

  心头一动,盛怒中的田乃禾登即清醒了过来,待等转身看去,原来说话之人是一个叫邓禹的青年后生。

  在宴会之初,阴平就将二人做过引荐。邓禹的翩翩风度与儒雅气质曾令田乃禾大感自愧不如,而刚刚的那番“教诲”更显示出此人的见识也是非同一般。

  田乃禾双手抱拳,正容说道:“多谢邓兄,‘清者自清’这四字说得好,小弟知错了!”

  见田乃禾竟能做到从善如流,邓禹不由自主地又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而似曾相识的容貌又令其狐疑问道:“不知为何,小弟看田兄非常的面熟!”

  明知自己绝不会有熟人在这里,田乃禾摇头道:“可能是邓兄认错人了吧!”

  由于实在是想不起田乃禾到底像谁,邓禹也只得一笑作罢。

  宴会在阴府首席舞姬褚芳飞的曼妙舞姿中被推入了高潮,每个人都被这位绝色美女的舞技所折服。只见她长袖曼舞,飞带环绕,婀娜的身材配合着优美的旋律,就如同彩蝶般在人丛中窜梭。像县令吴旭之流早已看得目光呆滞,神魂颠倒了。就连田乃禾这样有着两千多年见识之人都不由得大呼过瘾,开始浮想联翩起来。

  伴随着一曲终了,褚芳飞的倩影偏偏停在了田乃禾面前,且娇声问道:“田公子,芳菲此舞还看得过眼么?”

  这明显“厚此薄彼”的举动令那些本就垂涎褚芳飞美色之人醋意大起,不满与抱怨之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见美人竟如此看重自己,受宠若惊的田乃禾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姑娘的舞技确实是一流,以姑娘的身体条件若是能够去学芭蕾舞,那一定会……”

  话犹未完,田乃禾立马意识到又说走嘴了。眼下漫说是汉朝,恐怕连芭蕾舞的发源地欧洲也还没有这么个舞蹈呢!

  不出所料,这句无心之语果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但首先向田乃禾发难的,却仍旧还是那个县令吴旭。

  手持酒杯一步三晃地来到田乃禾近前,吴旭一脸奸笑地说道:“田英雄此言差矣,芳飞姑娘的舞技早就冠绝天下,何须再学什么不知名的芭……芭……”

  “是‘芭蕾舞’,吴大人真是的!”褚芳飞先是撒娇打断了吴旭的话头,随后又略带轻蔑地对田乃禾说道,“芳飞学舞多年,还从未听过‘芭蕾舞’之名,今日到要向田公子好好讨教讨教喽!”

  厅内的大多数人不知是对“芭蕾舞”感兴趣,还是存心想看热闹,一个个都抻长了脖子瞪眼瞅着田、褚二人。身为主人的阴平也是笑而无语,一派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有邓禹似是生怕田乃禾会当众出丑,满脸尽是关切之色。

  冷眼看清了众人的反应,存心要显摆显摆的田乃禾旋即朗声一笑,用极其平和的语调解释道:“首先,我并没有说芳飞姑娘的舞跳得不好,只是希望姑娘可以吸收诸家之长,方能更进一步。其次,‘芭蕾舞’是……是我家乡……附近……其他民族的一种舞蹈,非常优美,它的特点是跳舞者在表演时以脚尖点地,故又被称作‘脚尖舞’……”

  虽说“芭蕾舞”只有女演员才会有以脚尖点地的舞蹈动作,而男演员并没有。但在汉代根本也没有男舞者,所以田乃禾也懒得多作解释了。

  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过后,包括阴平、邓禹在内,在场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世间居然还有一种设计得如此巧妙的舞蹈。而在这些人当中,感触最为强烈的自然非褚芳飞莫属。因为只有她才是职业舞者,也只有她才能领会这其中蕴含的意义,毕竟艺术是相通的。尤其是当她多次尝试用脚尖站立起舞失败之后,田乃禾不得不继续讲解何谓“芭蕾舞鞋”及其构造,这位才貌俱佳的古代美人终于被彻底“征服”了。

  或许是首次领略到别的舞蹈形式而有些过于激动,此时的褚芳飞面色红润,艳若桃花,双目中更是流露出无限的崇拜之情。只见她优雅地提起酒壶,灵巧地转过了几案,将整个身体紧紧地依偎在了田乃禾的背上,一边盈盈斟酒,一边又充满诱惑地询问道:“田公子晚间可有闲暇,芳飞还有很多的事情想当面请教呢!”

  这种亲昵举动使得周遭众人大是羡慕不已,在县令吴旭那满是肥肉的脸上甚至还曾一度流露出了怨恨的表情。

  被美人特殊“关照”的田乃禾同样也感觉兴奋异常,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并不算是一个“好人”,把妹泡妞更是拿手好戏,且每每总是以“圣人还说‘饮食男女’呢,又何况我这个凡夫俗子”来为自己开脱。而如今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孤独与迷茫更令他急需去放松一下,以期能找回本性中的自己……

  “田英雄莫怪!”豪爽的笑声再次响起,阴平又适时插言道,“芳飞就好像老夫女儿一样,完全被惯坏了。”

  频频的“抗议”声中,褚芳飞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田乃禾的身体,与乐师们一起向厅外走去,但在临近出门之际,却仍不忘饱含深情地回眸瞥上那么一眼。

  “阴老还是叫晚辈乃禾吧!”为了缓解尴尬,田乃禾主动提议道,“‘英雄’二字实在是有些不敢当。”

  目光炯炯地看了田乃禾一眼,阴平点头说道:“年轻人能做到‘胜而不骄’实属不易,今后就是自己人了,自是不应再讲这些客套话。来来来,大家再同饮一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