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破军之剑
青澳2019-05-29 20:263,450

  就在田乃禾正自错愕不解之时,吕公却已动容问道:“当今天下,有哪个人不说王莽是个志诚君子。田小友为何语出惊人,直指王莽心怀叵测,还断言其要篡汉呢?”

  田乃禾此时真是无言以对了,总不能说王莽篡夺汉位是自己从历史课本中读到的吧!

  心念急转间,田乃禾慌忙答道:“吕老先生,我只知道‘物极必反’这个道理。自古大奸大恶之徒,通常会先向天下人标榜自己如何如何清廉、如何如何忠君。直到骗取了百姓的信任与拥戴,才会露出真正的‘狐狸尾巴’!”

  在弄清了“狐狸尾巴”的真正含义之后,吕公无比激动地说道:“田小友果非常人,这般年纪便有如此高绝的见识。而且每每语出惊人,这‘狐狸尾巴’四字岂不正是道尽了王莽的野心。”

  “吕老先生……言重了!”过高的评价令田乃禾老脸一红,大觉不好意思起来。

  只听吕公接茬说道:“老朽粗通相人之术,几年前在长安见过王莽一面,发觉此人反相毕露,可做事又处处行君子之道,便知其心不善。可恨没有人听老朽所言,因此一气之下便避世于此地,想做一个清静闲人。唉!只可惜小友不是姓刘……”

  这是吕公第二次提及姓刘这件事了,田乃禾不免好奇追问道:“吕老先生,这姓不姓刘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小友不是寻常之人,老朽与你说也无妨!”吕公沉吟了片刻,正容说道,“老朽前日夜观天象,见帝星灰暗,大汉将亡!但昨夜一颗新星划过天际,老朽便卜了一卦。卦相中刘氏当有新君出现,平乱四方,扫平天下,重整汉朝。不想今早便遇到了小友,若小友也恰巧姓刘,岂不是正好顺应了天意!”

  实话实说,田乃禾对命相之说从未相信过,但今天吕公对未来的推断还是很令人折服的。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王莽通过“禅让”的形式建立起的王朝并没有延续多久便覆灭了,这才有了西汉、东汉之分。至于是哪个姓刘的完成的此次壮举,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小可是没这个福气了……”由于是历史的必然,田乃禾也就随声附和道,“不过正如吕老先生所言,再次的战乱已然不可避免,但刘氏最终会重掌政权的!”

  在封建社会,由于执政阶级的高压统治,老百姓随便谈论国家之事都属有罪,更别说谈论一个朝代的更替,可田乃禾“初来乍到”,又怎会在意这些个规矩、禁忌呢!

  就这样,一番再正常不过的“高论”说罢,惊讶与钦佩的神情重又在吕公的眉宇间显现了出来。

  紧紧握住了田乃禾的双手,吕公神情激动地问道:“田小友,老朽方才所言如若和当世任何人说起,都可称得上是惊天动地之语,为何独小友没有一丝疑惑,还如此……如此义正辞严呢?”

  “自古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田乃禾未及多想便侃侃而谈道:“刘邦自立汉以来,经过文、景之治和武帝的不断扩张,可以说已经创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但‘月满则亏,水满则益’,国家强大之后就必然会随之产生诸如腐败和不思进取等等的社会弊病,久而久之就会阻碍国家的发展,就像一个生病之人,若不及时加以救治,病情就会越来越严重,直到无法维持生命。这时候就需要一股新势力的介入,通过它来打破旧有、落后的体制,用新贵族取代旧贵族,从而创建一个更适合人民生存的崭新的社会。这是大势所趋,并非小可一家之言!”

  这些被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普遍了解的观点在此时无疑是极其超前的,即便是像吕公这样早已参透世事的睿智老人也是足足深思了好一会儿,这才半知半解地逐渐缓过神来。

  沉默了片刻,吕公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只见他猛地一把拉起了盘膝而坐的田乃禾,快步来到了小院的八棱水井旁边,从一块青石板下拿出了一个长方形木匣。

  双手捧着木匣,吕公对着已经升起的月亮倒身下拜,老泪纵横地说道:“吕氏先祖在上,此宝的主人我终于找到了。”

  三拜之后,吕公转回身,对已经愣在那里的田乃禾说道:“小友莫怪,随我回屋便知详情。”

  再次分宾、主落坐,吕公抽出了木匣上面的横板,露出了一把浑身泛着淡青色光芒的古剑。

  吕公指着古剑说道:“此剑名曰‘破军’,乃是秦国名将白起的随身佩剑。”

  “白起……”田乃禾惊问道,“可是那个在长平之战中坑杀赵军四十万人的‘人屠’白起么?”

  “对,就是那个白起。”想起往事,吕公一下子像是苍老了许多,缓缓说道,“想当年白起被逼自杀,此剑便辗转落到老朽的先祖手中,且被小心保管了起来。到后来,老朽先祖尽心尽力帮助秦王壮大秦国,可当秦王羽翼丰满之后,竟为了独揽朝权而罢黜了老朽先祖。不仅如此,秦王还百般刁难,甚至修书羞辱。老朽先祖也是万般无奈,这才含冤服毒而亡!”

  田乃禾已听得浑身发凉、冷汗直往外冒,忙以试探性的口吻问道:“吕老先生的先祖……难不成就是的作者吕……”

  “不错!吕公不韦就是老朽先祖。”吕公不无自豪地说道。

  田乃禾万没料到自己竟会遇上了“名门之后”,可吕不韦的名声在后世着实有些不太光彩,尤其是那个“奇货可居”的成语,更是将其直接划入了狡猾奸诈的小人行列。难道是传言有误,一个“好”人被活生生冤屈了不成?

  吕公自是无从知晓田乃禾的心理变化,只听老人家又继续说道:“错就错在老朽先祖是商人出身,却要执掌国事。虽然用心是为了强大秦国,但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再加上他毕竟不是秦人,在嬴政掌权后被排挤也是无法避免的。也正因于此,老朽的先祖在临终之时曾留下遗命,‘后世子孙非勇、智兼备者,不可传授此剑’。现如今已过了六世,吕家仍没有人有此资格。经过今日的一番长谈,老朽发觉小友的见识高绝,足可传得此剑。还望小友凭这把‘破军剑’救百姓,匡国家,也好告慰先祖在天之灵!”说罢,竟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观此情景,田乃禾似是忽然明白了许多。

  两千多年的历史沉淀,期间经历了多少朝代,多少变革。每个当权者都是以维护自己的政权为第一要务,对历史的评价也就随着这些当权者的需要而变化。就像是关羽由三国时期的人逐渐变为明、清时期的‘神’一样,都是统治阶级刻意塑造出来的。吕不韦身为历史的一个传奇人物,当然也不能例外。

  见田乃禾始终一言不发地愣在那里,吕公旋又长身而起,伏地叩拜道:“小友不受此剑,老朽就跪死在此!”

  如梦初醒的田乃禾急忙起身相搀,且连声说道:“老先生快快请起,快快请起,不是乃禾不受,真真是受之不起。再说……我也不会用剑啊!”

  “这个不妨!”吕公抬起头来,自信满满地说道,“此剑还有一式剑法,虽然只有一式,但白起当年就是凭此横扫六国,所向无敌,终落得个‘人屠’之名。老朽幼年习得此式,就一并传与小友了。”

  ……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

  在此其间,田乃禾凭借自己优秀的身体条件和跆拳道的武术基础,已经将“破军剑”的“破军一式”完全领会贯通了。

  这一式剑法的要领在于无懈可击的运动与锋利武器的巧妙配合,其中有很多还涉及到了二十一世纪的《运动力学》、《物理学》,甚至还有包含《心理学》。虽是剑法,但除了运剑的手法之外,还要配合步法、呼吸、躲避、刺杀等等很多内容。越是学习,田乃禾就越是感觉到古人智慧的伟大。

  不仅于此,田乃禾通过深入的研究还发现,只要在体能允许的情况下,这一式剑法可以反复循环使用,竟似生生不息,永无止境,非常适合以少敌众的情况,敌人越多,杀伤力也就越大。每当使到极致的时候,周围两米之内可以达到落叶无踪的效果。只看得吕公也是一头雾水,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这一式剑法为何在田乃禾手中会发挥如此巨大的威力。

  又堪堪过了十来日。

  这一天,正在练剑的田乃禾忽被唤入房中,只见吕公手托着个粗布包裹,表情严肃地说道:“乃禾,你我缘分已尽,也该是分手的时候了!”

  此时的田乃禾早已将吕公视作自己的亲人,闻听此言真是大吃一惊,急声说道:“老人家……”

  挥手示意田乃禾先别着急,吕公悠悠说道:“老朽年岁已高,空有一身救民于水火的愿望,却已无力完成。但天佑老朽,在晚年见到了乃禾你。汉家天下将发生一场浩劫,而你正是结束这场劫难,拯救万民的希望!”

  说话间,吕公已将手中之物轻轻转交给了田乃禾,郑重嘱托道:“这包裹内乃是一件武士袍服,内有一层软甲,穿上之后寻常兵器伤不到你……天将降大任于乃禾,去开创属于你的天下吧!”说罢,便再不多言,转身径直朝门外走去。

  田乃禾手捧包裹面朝着吕公消失的方向呆呆地站了许久,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感激与崇敬之情,同时也深刻地理解到了古人对“义”字的认识,那是一种为了达到理想的纯粹的付出;一种抛开了世俗的高尚的追求。而这份付出和追求也在潜移默化间深深扎根于田乃禾心中,并且将伴随他终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