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时间机器
青澳2019-05-18 18:273,613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房间内原本的安静。

  “是谁这么讨厌啊!人家刚做了个好梦……”睡眼朦胧的田乃禾一边在床头杂乱不堪的杂志和成人漫画下面摸索着电话,一边含混不清地小声嘟囔着。

  “喂!谁啊?这么早……”

  “田乃禾吗?我是陈主编……”听筒那边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冷峻的声音。

  奇迹出现了!

  原本困倦万分的田乃禾一听到“主编”二字一下子便坐了起来,精神饱满地说道:“陈主编啊!您好!找乃禾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陈主编陡然提声高喊道,“你小子别和我装糊涂。今天是你答应我的那篇《世界冷兵器发展史》交稿的最后一天,可别告诉我还没有写完……”

  由于声音太过尖刺,田乃禾不得不将话筒远离耳朵,以免震伤自己那脆弱的耳膜。

  “怎么可能呢!我做事您还不放心吗?稿子早就写完了。昨晚一夜没睡,又再次校对了一遍,所以今天才起得有些晚了。”田乃禾耐心解释道。

  “我就说将工作交给你没错……”听说稿子已然完成,陈主编的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在稍微停顿了几秒钟后,竟是亲口许诺道,“我也知道最近辛苦你了,等这项工作完成之后……我放你大假,带薪的。”

  “Thank you,Sir!”

  就在田乃禾放下听筒的同时,一个面容姣好,长发披肩的年轻女子也从宽大的被子下面钻了出来,甜腻腻地媚笑道:“你就是个大骗子,什么一夜没睡校对稿子。一夜没睡不假,可干的却是欺负人的事!”话虽如此,但两条光滑白皙的手臂却还是灵蛇般缠绕住了“大骗子”的脖子。

  顺势亲吻了一下怀中的女子,田乃禾轻轻挣脱出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的束缚。站起身,边穿衣服边说道:“小美人,我要开工了,还不快起来!”

  “人家就不嘛!还想再睡一会儿呢!”年轻女子娇声抗议道。

  “真不起来?”田乃禾眼珠乱转地笑问道。

  “真不!”年轻女子态度坚决地回答道。

  “随便你吧!我是拿你没办法了。”微叹了一口气后,看似妥协的田乃禾假意弯腰去拿床头的手机,谁料却出其不意猛然掀开了覆盖在女子身上的被子,而一个浑身赤裸的曼妙身躯也随之暴露了出来。

  年轻女子尖叫了一声,双手抱胸翻身趴在了床上,不依道:“讨厌!这样人家好冷的……”

  “嘿嘿!谁叫你不听话,这就叫小惩大诫。”一脸坏笑的田乃禾大力在女子的粉臀上拍了一下,略带恐吓地命令道,“乖乖待着,等我回来后再给你好看。”说罢,拿起了自己的大衣和笔记本电脑,在一连串的“声讨”与“咒骂”声中快步走出了家门。

  ……

  开车去单位的路上,田乃禾当真是思绪万千。回想着自己工作了这么多年,也快三十的人了。虽然还没成家立室,但女朋友却也交了不少。事业上比那些成功的企业家虽然还有所不及,但比起一般人嘛,也还说得过去。只要抓住这次机会,谁敢说以后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可就在他正筹划着如何构建自己未来发展计划的时候,一通电话却不合时宜地打了进来。

  右手按了一下方向盘上的免提键,田乃禾开口问道:“喂!我是田乃禾,你是哪位?”

  “乃禾吗?我是秦飞。”电话那边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秦飞是田乃禾的至交好友,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不但二十出头就已拿到了五个博士学位,智商更是达到了骇人的200,竟是比爱因斯坦还要高出许多。二十七岁那年被国家的也不知什么科研单位破格录取,听说是还参与了很多的重大项目。可二人的关系却也从此日渐疏远了起来,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十个月之前,今天不知何故竟主动打来了电话。

  听到是老友打来的电话,田乃禾立时来了精神,无所顾忌地咒骂道:“该死的家伙,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我还以为你这已经为了科学事业捐躯了呢!”

  并没有理会田乃禾的蓄意挖苦,秦飞像是情绪有些激动地颤声说道:“乃禾……乃禾……可以马上来我家一趟吗?”

  “现在?可我……”还没等田乃禾表达完自己的“苦衷”,秦飞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就是现在,是朋友……是朋友就立刻来!”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田乃禾顿时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尴尬处境之中。一方是自己的前途和事业,可另一方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稍事思量之后,已做出了选择的田乃禾喃喃自语道:“还是先去一趟老秦那吧!没什么事就马上走,应该还来得及。唉!谁让我这么讲义气呢,我要是个卑鄙小人该有多好。”

  说去就去,打定主意的田乃禾果断地扳下了转向灯,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画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朝着远离市区的方向急驰而去。

  ……

  秦飞的家是位于边远城郊的一栋老式别墅,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三年前买下这里的时候,田乃禾还来帮忙搬过家,可谓是轻车熟路。

  回想着自己当年还曾煞有介事地吓唬过这位书呆子老友,“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小心晚上遇到女鬼!”。可得到的回答却只是短短的六个字“妖言也,神不听”。每每想起,田乃禾总是忍俊不禁,同时一股暖流也随之涌上心头……

  伴随着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尖厉声响,田乃禾已将车子停在了秦飞家的独立小院内。

  “老秦!老秦!”正门并没有上锁,显然是特意留的。当然,田乃禾也就毫不客气地推门而入了。

  “我可告诉你,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小心你的狗腿。”如同回到自己家的田乃禾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嚷着。

  “你先在客厅坐坐,我烧些热水给你沏茶。”秦飞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

  “这还差不多!”秦飞的客气周到多少抵消了一些田乃禾的怨言,可当他迈步走进客厅的时候,却被眼前一片狼藉的惨景惊呆了。

  画满了各种奇怪数字、符号的“废纸”像雪片般散落了一地;沙发上摆放着像砖头一样干燥的面包、长了毛的绿色果酱和可以“站立”的三只袜子;茶几上是电脑、移动硬盘、咖啡杯什么的;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难以分辨的复合型气味……

  飞一般跑向了窗子,田乃禾一边开窗通风,一边高声抗议道:“还让不让人活了,你这儿哪是人呆的地方啊!”

  “对不起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自理能力有些差。”秦飞恰好也走了进来,连声致歉道。

  “这哪里是有些差啊……”正自抱怨不断的田乃禾忽然愣在了那里,因为只是十个月不见,眼前的秦飞竟然比过去衰老了许多。

  原本瘦弱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的弱不禁风了,稀疏的头发多数也已变得花白。若不是那始终挂在鼻梁上的黑边大眼镜,真不敢相信面前站着的竟是和自己同岁的老友。

  “到底出什么事了?”田乃禾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双手紧紧抓住了秦飞的双肩,四目相视之下,兄弟般的友情自然而然地流露了出来。

  “乃禾还是老样子,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处在放荡不羁、不拘小节的状态,但对朋友却永远都是有求必应的!”秦飞稍显兴奋地说道。

  “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在夸奖我呢!”已稍稍缓过神儿来的田乃禾面对如此直白的称赞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当然不是了!你小子是有名的花心,有女朋友就忘了兄弟的那种。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还指望我夸你,作梦吧!”秦飞也不失时机地打趣道。

  “臭小子,叫我来就是听你数落我的啊!”两人同时挥拳向对方的腹部各打了一下,又恢复了少年时相互戏谑的状态。

  “来,快坐。我的确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玩笑过后,秦飞将沙发上的垃圾都推到了地上,总算是给田乃禾打扫出了一块儿可以坐下的“净土”。

  “乃禾,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我们儿时的梦想吗?”秦飞神秘兮兮地问道。

  “这是什么问题啊!你今天可真怪……”田乃禾漫不经心地答道。

  “老实回答我,别转移话题。我俩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秦飞继续锲而不舍地追问道。

  看着秦飞那坚定的眼神,一向玩世不恭的田乃禾也不得不打起精神,认真回答道:“我的梦想是成为像岳飞、戚继光那样能征惯战,彪炳青史的统帅。而你的梦想是超越你的偶像爱因斯坦,成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从而创造奇迹,我说的对吗?”

  “没错!”一种久违了的犀利目光再次从秦飞的眼神中闪现了出来。

  “醒醒吧!老朋友。”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微小变化的田乃禾轻轻拍了拍秦飞的肩膀,颇有些无奈地提醒道,“梦想终归是梦想,我只知道现实中的自己成了一名《军事周刊》的小编辑,而你……不是也落魄到这步田地了么!”言罢,还不忘指了指周围破败的惨况。

  秦飞突然打断了满腹牢骚的田乃禾,以一种异常自信的口气说道:“如果有一台‘时间机器’可以让你自由往来于任意时空,你可以亲眼见到历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宿将名臣,又该如何呢?”

  田乃禾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狐疑追问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秦飞再次逐字重复道:“我说如果有机会和岳飞、戚继光见上一面,甚至是把酒言欢,你田乃禾又该如何呢?”

  话虽听清了,但人也彻底被搞糊涂了。

  百思不解之下,田乃禾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老秦就别和我卖关子了,快说你到底是啥意思吧!”

  “你跟我来。”秦飞一把拉起了沙发上的田乃禾,二话不说便走出了客厅。在穿过了一条狭长黝黑的走廊之后,二人来到了位于别墅后部的一间地下室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