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招聘会(三)
拾耳2019-08-14 10:393,232

  四目相对,心跳的频率如此同步。仿佛耳边突然炸起一声闷雷,苏凌薇的脑袋一片空白,呆若木鸡。

  叶从远只是本能地拉住她,以免她受伤。万万没想到,剧情还能这样大逆转。

  闻到女人身上淡淡的体香味,叶从远的脑子里炸起一串又一串的礼花。喉结情不自禁地滑动着,想探出舌尖轻添绷紧的嘴唇,又怕惊吓到她。

  众人缓缓睁开双眼,看清眼前这一幕,瞪大的眼珠子差点蹦出来。

  公共场合,男下女上的花式接吻,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单身狗的容身之所,这恐怕是台下单身男女的崩溃心声了。

  没人敢出声,连大气都不带喘一喘,默默地注视着台上那一对。

  神经处的断线终于连接上,苏凌薇回过神,猛地抽身站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台下的人,仿佛失忆一般。只是没人察觉到她耳垂处的小粉红。

  感到上身突然没了重量,叶从远的心跳也跟着慢下来。他舔了舔发干的唇角,站起身,偏过头,明目张胆地盯着身边女人的侧脸,眼眸里尽是温柔,没打算向众人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

  苏凌薇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收回视线,叶从远那深沉的声线拔高,带着一丝霸道:“我宣布,苏凌薇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了。”

  这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提到嗓子眼的心还没平复,因‘我的人’这三个字又重重咯噔一下,苏凌薇忍不住侧头,冷眼瞧他。

  可能叶总的意思是苏小姐成为他的顾问,就是和他站在同一个阵营里,就像他们在座的,除了卢教练都是叶总的人。

  众人费劲地搜罗能说服自己的理由,误会自家总裁的意思,那就不好了。

  这时,头发花白的男子主动站出来,为大家答疑解惑:“叶总的意思是,苏顾问从今天开始,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成为集团总部的一份子,都是叶总的人了。”

  叶从远不置可否,瞥过头又朝苏凌薇的方向看去。

  苏凌薇似乎很认同这个说法,对着叶从远的视线冷静又疏离地点了点头。

  转过头,苏凌薇看着台下的卢教练,难得地抿唇,轻轻一笑,然后挤出一句场面话:“各位辛苦了,我先走一步。”说完便下台拿起包包走出面试房间。

  卢教练想起苏凌薇被人泼咖啡的事,又记得背包里带了一件本来为自己准备的白衬衫。

  看着苏凌薇离去的背影,她转身走到储物柜前,把背包拉链拉开,取出衣服赶去洗手间。

  脱下空手道服,苏凌薇才想起早上穿的长袖衬衫被人弄脏了,抬手摸了摸额角,有些恼火,又有些束手无策。

  这时,卢教练的声音从外头传进隔间里:“凌薇,我这刚好有一件没穿过的衬衫,你先拿去穿。”

  苏凌薇没有理由拒绝,旋开门把手,接过衣服:“谢谢老师,我这就换上。”俩人认识了十几年,在海市,除了闺蜜夏晴,卢教练是她第二个亲近的人。

  “话说那个陆梦,之前她在洗手间故意泼你咖啡被我发现,老师还想在面试台上替你出口恶气,结果刚开场人家就认怂了。”卢教练似乎很遗憾,“早知道那女人是个怂包,第一脚就应该使尽全力。”

  “别啊,到时候把人踢残了,学生我不承担连带责任”苏凌薇一边系衬衫纽扣,一边腾出心思说笑。

  难得听到苏凌薇说玩笑话,卢教练乐了:“哈哈,会调侃老师了。周六来道馆,很久没虐你了。”

  卢教练的语气风轻云淡,可苏凌薇知道她要动真格了,正想开口求放过,洗手间的门被拉开又关上。

  苏凌薇了解她的老师,没有什么事是打一架不能摆平的,如果有,那就再打一架。而且,她下了战书,苏凌薇要是没按时到,没准会被卢教练拿刀追到天涯海角。

  如果说肩能扛水桶,手能修马桶的女孩子是女汉子,那卢教练就是几百个女汉子的叠加。

  待苏凌薇在洗手间里换好衣服出来,已经是中午11点50分。摸了摸肚子,有些饿,她把空手道服放在指定的篓子里,抬脚就往电梯间走。

  转过墙脚,叶从远的助理蒋浩就向她迎上来,礼貌,甚至有些恭敬地说道:“苏顾问,您好,叶总请您去办公室一趟。”

  打从叶从远在美国华尔街工作开始,蒋浩就一直跟着他,自然比旁人更容易揣测老板的心意。

  就任仪式那天,他看到叶从远对着一楼大厅屏幕里的女人出神,就猜出自家老板恐怕是要动情了,是那种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纯粹爱慕。

  对苏凌薇,蒋浩是拿出12分的精神,不敢有一丝怠慢。

  抬起深棕色的眼眸看向蒋浩,苏凌薇有些狐疑——还没正式上班,叶从远犯不着赶着给她安排工作吧。

  她一向把心思藏得很深,蒋浩此刻也看不出她的犹豫。

  片刻后,苏凌薇也没有开口问蒋浩,叶从远找她所为何事,只是客气地点了点头,跟着蒋浩走去总裁办公室。

  苏凌薇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蒋浩待她礼貌客气,她自然不会为难他。

  总裁办公室的门敞开着,仿佛在刻意等待某个人。俩人走到门口,蒋浩没打算进去,向苏凌薇礼貌地颔首,便知趣地往来时的方向离去。

  屈起手指,苏凌薇准备敲门提醒室内的男人。叶从远在这瞬间恰巧偏过头,迎上她的目光,嘴角微扬,模样俊朗又勾人。

  敲门的动作顿时僵住,苏凌薇一时乱了心神,低沉的男嗓音仿佛隔空传来:“进来,随意坐。”叶从远瞧她那直愣愣的模样,轻笑一声,站起身,朝她的方向走过去。

  随即,苏凌薇也意识到自己失态,故作淡定地走进屋内,并没有随意坐,而是站在离叶从远稍远的地方,等待他的指示。

  想到刚刚的失神,还有抓小偷那次的手无足措,苏凌薇的第一反应就是她疯了,真的疯了。

  她从小就把心层层裹起来,待人接物都是寡淡、相忘于江湖的态度,更别提在异性面前流露出痴恋的神情,况且眼前这个男人还和她有某种敌对的渊源。

  可如今,因为叶从远的出现,她两次不按常理出牌,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住。苏凌薇下意识觉得因为这段时间的半夜失眠,引发哪根神经搭错了,才有这些反常的举动。

  ‘喜欢’这个词,连影子都没闪现在她脑海里。

  叶从远往她站的地方走了几步,掀起眼皮端详她的脸,一寸一寸地看。鹅蛋脸上五官精致,尤其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翘,自带妩媚。

  感觉到男人细细的打量,苏凌薇敛直唇线,有些不自在地微偏头,故意错过对面人的视线。

  沉了好一会气,她再次对上男人的漆黑眸子,终于忍不住问:“叶总,您找我有事?”

  叶从远毫不掩饰地盯着她,扬了扬眉,嗓音带着几分愉悦:“有事,我在想,中午吃什么好。”

  话音刚落,苏凌薇就觉得被人当猴耍了,一股莫名的火气窜上心尖。悄悄压制住心里的无名火,她面无表情地回应,声音没半点人情味:“叶总,您的饮食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叶从远看她较真的表情,一改刚刚的玩味,一本正经地向她解释:“作为我的首任顾问,当然不仅仅是工作上的顾问,还有生活上。”男人眉梢挑起,嘴角又控制不住地往上弯,说话的尾音微微往上扬,带了点调情的味道“所以,中午要吃什么,苏顾问不打算给点意见?”

  男人把工作内容挑明了,至于苏凌薇会不会接手,他毫无头绪。

  这样的顾问,苏凌薇真是闻所未闻。她悄无声息地用力捏了捏指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绝不能前功尽弃地一走了之。

  她为了当年的车祸案潜进凤祥集团的下属电视台,等了两年才等来靠近叶家人的机会,如果现在放弃,意味着她下一步的计划得中断。

  况且机会都是可遇不可求,此次错过,万一再也等不到了呢。可这种360度全方位接触的顾问,她真的能应付过来吗,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的身世都泄露出去,那可就糟糕了。

  苏凌薇一向做事果断,没料到在这个去或者留的问题上,她会如此难以抉择,甚至有些头疼。

  叶从远知道她一时难以接受,也不急,很有耐心地站在原地,一面瞧着她,一面等她回话。

  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俩人的呼吸声交织到一处,催促着苏凌薇赶紧做决定。

  过了半响,她把手指松开,轻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寻找叶从远的视线,直接对上:“我留下。”

  之前看她犹豫的神情,叶从远还有些担忧,此时听到想听的答案,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重复刚才的问题:“那,中午要吃什么?”

  文文的后续更新已经移到红~袖~添~香(书名为婚难从命,对应笔名是九悦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玉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