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波澜不兴
玉长生2020-02-07 12:141,136

  刘珍一副满有把握的神态,再加上她那信心十足的保证,让王仁英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她彻底轻松了不少,她不再为李夕忠要告自己而烦恼,不再……

  一连几天,乡亲们都在议论村里来了个很怪的要饭的老太婆。此人要饭有个规矩:只向人讨要热米饭,一天之中只讨三次,而且每一次只讨一户人家;还有就是她要是看见谁家有孩子,会说上“养子不教如养驴,养女不教如养猪”之类的话,让人家要教育好孩子;要是看到你正在娇宠着孩子,她则会说上“宠狗上灶,宠子不孝”一些之类的话,让你要好好教育孩子,其说话的口气简直就是谆谆善诱的老师,与其要饭的身份根本不相符。有些人不喜欢她,背后叫她“疯乞婆”,由于大家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一来二去的,“疯乞婆”这名字反而叫开了。

  听了大家的议论,王仁英与刘珍也觉得这个“疯乞婆”真有点怪,只是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疯乞婆”的庐山真面目,这使得“疯乞婆”在她们的心目中越加神秘起来。

  这天夜里孩子感冒了,又哭又闹,把刘珍与王仁英折腾得一宿未睡,看过医生,打过针,喂过药,好不容易才把孩子给哄睡,她们这才坐下来歇口气。

  门前走过一个白发老头推搡着十来岁的小男孩,一边推,一边愤愤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也不知你妈是咋个管教你的?”

  刘珍见了上前招呼道:“黄叔,文良又给你添了啥乱?把你气成这样。”

  黄叔是村里最有威望的长辈,在村东头开了一间百货店,他见是刘珍,停了下来,但仍愤愤不平道:“阿珍,你说这气不气人,这小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居然在我的店里当起小偷来了,不行,我得让他妈花容好好给管一管教一教。”

  “唉,黄叔,文良只是个孩子,你就算啦,不要再去找花容了,她可不好惹……”刘珍善意劝道。

  花容是远近闻名的泼妇,她刁蛮成性,不管有理无理,也无论你是长辈晚辈,一概采取泼妇一贯的撒泼手段,最后谁也奈何不了她,因此大家都畏她三分,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她。

  没想到刘珍善意的劝说却让黄叔大为不快,他声音提高三分道:“孩子,孩子又咋啦?正因为是孩子,才要好好给管教管教,要是再不管教,那长大还得了,花容,花容,她又能咋的,她就是再霸道,不也得讲理不是。”说完,一脸不高兴推搡着文良往花容家走去。

  “黄叔,黄叔……”

  但见黄叔连头也不回。

  刘珍很清楚花容的为人,黄叔这么去找她,两人一定会吵起来的,刘珍拉上王仁英一道跟在黄叔后面,她在村里的人缘很好,与花容的关系也不错,要是他们到时吵得不可开交,自己可以去给他们劝一劝架。

  黄叔推搡着文良不一会来到花容家。花容正与一伙娘们在叽叽喳喳的议论张家长李家短的。

  黄叔没好声气道:“花容,别人家的闲事,你管那么多干吗?有时间,你还是好好管一管你这个宝贝儿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