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惨痛经历
玉长生2020-02-10 11:051,781

  刘珍找来一件她妈的衣服为“疯乞婆”换上,也接口道:“是啊,大娘,你的儿子、媳妇呢?我看你根本就不像个要饭的,你这么大年纪了,咋不在家好好享享清福呢?”

  “疯乞婆”一听二人的话,竟埋头号啕大哭起来,这一下把王仁英与刘珍二人哭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是不是她们说错了什么话,可又细想,她们也没说什么……只听“疯乞婆”哭得很悲伤,她们的鼻头也不禁酸酸的,忙唤道:“大娘,大娘……”

  好一会,“疯乞婆”才停止号啕大哭,抬起老泪纵横的脸来,她们二人一齐不安道:“大娘,是不是我们说错了什么——”

  “不,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老婆子的命苦,我以前是有一个儿子,可是被枪毙了……”

  “枪毙了?”王仁英与刘珍皆感到震惊,继而问道,“枪毙!为啥被枪毙?”

  “为啥?为啥?说来说去还不都是让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给害的……养子不教虎食子!养子不教虎食子!!……”“疯乞婆”老泪纵横地喃喃道,看得出,她是在懊悔不已。

  “养子不教虎食子!”王仁英与刘珍第一次听人这么说,觉得十分新鲜,不过她们也隐约感到在这新鲜的背后包含了“疯乞婆”太多太多的血泪,她们实在不想去揭老人家的伤疤,可最终还是耐不住好奇的诱惑。王仁英小心翼翼道:“大娘,能给我们说说吗?”说完,一脸的不安。

  “疯乞婆”看了看王仁英,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大妹子,没事,没事,事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已经习惯了,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给你们说说。不过说来,这话就长了。”说着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尽管她一再声称“没事”,但那毕竟是在一块一块的揭去心口上的伤疤,她的神情黯淡下来,声调低沉道:“这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结婚好几年了,我的肚皮毫无动静,一直没能生个一儿半女,我和我那口子为此急得四处求神拜佛,到处寻医问药……

  最后也许是我们的诚心感动了上天,终于在我快四十岁时生了一个儿子,老来得子,我们自然把儿子视为一块宝,小心翼翼呵护着他,那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上怕飞,在我们小心翼翼的呵护下,儿子也一点点慢慢长大了,我们大家又围着他一个人转,一切都顺着由着他,他要往东,我们从来不敢往西,他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们也要想办法给他摘下……这小子小时候可淘气啦,天天都闯祸,日日有麻烦,我们怕他委屈,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来舍不得说他半个字,他就是闯下再大的祸,别人找上门来,我们还是舍不得说他,而且尽力替他担着顶着,还有怕他累着,什么活也不让他干,十五六七岁了,连衣服也还得我给他穿……

  哪个晓得,这小子长大后,什么活也不会干,也不愿干,整天东逛荡西逛荡的,还一个劲的向我们要钱花,起初我们每天还能给他几个钱,后来,我那口子得了一场大病,欠下一屁股债,我们哪里还有钱给他花呢!那小子见我们再也不能给他钱花了,先是偷偷把家里值钱能卖的都卖光了,然后再去偷别人家的,于是每天都有人找上门来……我那口子本来就有病,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不出几天,他便撇下我一个人走了……没过几天,那小子又去偷,还杀了人,被判了个死刑。一听到这个消息,我昏了过去,当时我彻底绝望了,你说我一个孤老婆子活在这个世上,还有啥意思……就在我准备寻短见的当天,我收到那小子在被枪毙的前一天写给我的信,在信中他说恨我们,说害死他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老两口,他说当初要不是我们如此那般溺爱他,他也不会落下一身的毛病,也就不会……他还说就是死了,他也不会原谅我们……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辛苦操劳了一辈子,省吃俭用了大半辈子,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那小子吗!为了他,我们要吃不敢吃,要穿不敢穿,把一切都留给他,能给他的,我们都给了他,一句话,我们就差没有把心掏出来给他,可万一有一天他就是要我们的心,我们也会毫不犹豫把心掏出来给他……可到头来,我们得到了什么,又换来了什么……我彻底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不吃不动一个月,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前前后后的细细回想了一遍,慢慢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要是……要是……

  等我能够下床时,我发现周围那些年轻父母就像我们当初一样娇纵着孩子,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时,我就暗下决心:我不能让她们再一步一步的步我的后尘,我不能让她们再重蹈我的覆辙,于是我便以自己的经历去劝说那些年轻的父母……后来,为了方便到别的地方去劝说其他父母,我就开始要饭,由于要饭不是我目的,所以我一天之中只讨三顿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