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何为琴
执琴弹妃雪2020-05-23 15:552,632

  夜…已深。

  夜晟还在后山林中修炼,通过妃儿的讲解,夜晟对神识了解的也越来越深刻了。

  “妃儿,那我现在能御剑飞行吗?”

  想到自己能够御剑飞行的样子,夜晟就有些激动。要知道连学院里的长老都还做不到御空飞行的地步,听说要达到玄宫境才能够御空飞行,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夜晟是没见到过。

  “不能。公子你现在的神识太弱了,御剑都还做不到,更别说御剑飞行了。”

  妃儿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夜晟头上。

  “那要如何御剑?”

  “公子对不起,妃儿只是器灵,不是什么都懂,而且妃儿沉睡太久太久了,有些记忆都已经丢失了,剑心的感悟也是偶然得知。妃儿能够记起来的也都会毫无保留告知公子,剩下的…都需要靠公子自己领悟。”

  “嗯,是我想多了,有点好高骛远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夜晟抛开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杂念,魂力运转,双手十指同时舞动了起来。

  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夜晟用接连不断的长轮指手法和扣、抹、弹、组合指法呈现出了威武气派之势。

  音乐由散渐快,随着夜晟手指的拨动,一串串清冷而充满肃杀的琴音从他的指尖飘出,每一个音符化作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音刃破空而出,袭向夜晟前方的树木。

  “锵!”琴声嘎然而止。

  夜晟这一曲【十面埋伏】刚弹完第一个部分,结果全身玄力和魂力被抽空,双手无力的安放在琴弦上,胸膛快速起伏着,已经力竭了…

  夜晟瞪大眼睛看向前方,有些不敢置信,此刻他面前方圆50米呈扇形面积内的树木全部炸裂倒塌,无一幸免。

  “好…好强!”

  “公子,差远了呢。”妃儿再次出声犹如冷水泼下。

  “妃儿,你别说了。”

  夜晟一脸生无可恋。

  “公子,妃儿就是想提醒你一下,不要被前面的景象蒙蔽了双眼。在我看来,公子刚刚的用这个大陆的魂力施展的琴音攻击是有形的,但真正的琴音攻击是无形的。”

  “嗯,我懂了。”

  夜晟冷静下来后,再回想之前妃儿说过的8字真言,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也是我目前最强的攻击了吧,就是消耗太大了,一曲没完,魂力玄力就被掏空了。”

  休息片刻后,夜晟抬头看向夜空中已经出现月亮。

  “夜深了…该回去了。”

  就在他离开不久,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夜晟刚刚坐过的地方,看着前方的景象,心中若有所思。

  “琴音…攻击么…”

  ……

  第二天一早,夜晟刚出房门,发现班级庭院里有些气氛不对。

  三三两两的同学们凑在一起,或似低声议论,或是一脸痴迷,或是见鬼一样的表情,而赵岩,卓浪和周梦瑶也赫然在其中,目瞪口呆的望向庭院门口处,任谁也不会想到神秘的花长老竟然会来他们班,不知所畏何事。

  夜晟眼神随着同学们的目光一同望向庭院门口,瞬间也是一脸愕然和呆愣。

  “你…就是夜晟?”

  等了一整夜的花伊雯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直到夜晟出来后,她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夜晟,藏在面纱下的珠唇一张一合,语气平谈的问道,声音犹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

  自从花伊雯昨晚看到学院后山夜晟所造成的场景后,花伊雯就来到了葵班庭院,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闭目养神,好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听到花伊雯的话后,庭院众人集体目光朝向夜晟,满脸疑惑。

  “是。”

  夜晟也是一脸疑惑之色。

  “随我来。”

  话毕,花伊雯转身朝外走去。

  夜晟再次愣了一下,随后快步跟上花伊雯的脚步而去。

  而其他学员看着夜晟跟随花伊雯离去的背影都是一脸迷茫。

  “花长老找夜晟什么事?”

  “不知道。”

  “听说花长老所炼制的古琴,有一架被一名学员换走了,难道是夜晟?然后花长老就…”

  “嗯,有可能,以前也有好多学员换取古琴去找花长老,想做她的弟子,结果全部被花长老劝退了,还让他们把琴还回器阁。”

  “这次估计也是了,只是没想到花长老会亲自过来。”

  夜晟跟着花伊雯一直走到了学院最里面,这里有一处庭院,庭院里面单独坐落着一座阁楼,想必就是花长老所住的阁楼了。

  “坐,不用拘谨。”

  花伊雯领着夜晟来到庭院中间的亭子内,坐下后对夜晟说道。

  待夜晟坐下后,花伊雯双目盯着夜晟,再次珠唇微起,轻生问道:“你,可懂古琴?”

  夜晟没想到花伊雯会这样问,微微一怔后,随后快速答道:“长老,学生略懂一二。”

  花伊雯听到夜晟的回答后,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

  “那你可知琴师?”

  “学生对于琴师这职业也是来学院后才知晓的。”夜晟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何为琴?”花伊雯继续问道。

  夜晟稍做思考,缓缓开口答道。

  “声声风雅,声声慢,听一曲余音绕梁,听一曲荡气回肠,听一曲哀婉绵长,听一曲久久难忘。”

  随着夜晟的回答,花伊雯眼中的异色越来越亮。

  “那何为琴德?”

  “美而不艳,哀而不伤,质而能文,辩而不诈,温润调畅,清迥幽奇,添韵曲折,立声孤秀,此为琴德。”

  “为什么?”

  “抚琴而不解心,抚琴而不解语,之前听长老所说的琴者禁也,学生有不同的见解。”

  “你说。”

  “琴者禁也没错,但琴者亦心也,琴者亦吟也,所以吟其心也。人知口之吟,不知手之吟,知口之有声,也不知手亦有声也,如风撼树,但见树鸣,谓树不鸣不可也,谓树能鸣亦不可,此可以知手之有声矣。长老…你觉得呢?”

  听到夜晟的话后,花伊雯只觉得脑袋一片轰鸣,仿佛打开了另一扇关于琴道的大门,怔怔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久久不语。

  对于古琴的理解,夜晟所学的知识乃是华夏上千年的历史沉淀,在这片大陆上,他敢说自己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良久过后,花伊雯才回过神来,眼波流转,嘴角上扬,就这样静静地盯着夜晟。

  夜晟被花伊雯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刚想开口的时候,花伊雯那优柔动人的声音已然传了过来。

  “你,可愿做我的弟子?”

  “啊?”

  在花伊雯问夜晟问题的时候,夜晟本来就想好的,希望能够请教一下花伊雯关于琴师的事情,没有其他奢求,没想到幸福来的太过突然,花伊雯竟然要收他做弟子,一时呆愣在那。

  “怎么,不愿吗?”

  花伊雯见夜晟半天不回答,眼眉微微上挑。

  “不不不,学生愿意。”

  “善,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弟子,这是我的令牌,以后每天早上来我这听课一个时辰。”

  说完,花伊雯递给夜晟一块令牌,代表着他的身份。

  “弟子夜晟,谢过老师。”

  “嗯,你先回去吧,明日再过来。”

  “是。”

  夜晟一脸喜滋滋的拿着令牌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琴心三叠剑初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琴心三叠剑初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