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往事不堪回首
月月红花2019-06-14 14:082,136

  都说往事不堪回首,大概真的是这样吧!我已经很少回忆以前的事情了,今天沈立辰说起来,我竟然有一种像是在说另一个人的感觉,用月月红的话来形容就是,“他居然这么混账!”

  不可否认,他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而且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连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都知道,甚至比我还了解得更清楚。

  没错,我是从我娘去世后开始变的。我娘才三十多岁就走了,那年我刚满十五。

  就像沈立辰说的那样,我爹就知道他的生意,对我的关心少之又少,连沈立辰都知道我很难过,但他却好像没有一点感知,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和我说过。

  更可气的事,我娘才走了大半年,我爹居然就想把苏姨娘扶正!若是别的女人也就罢了,偏偏是这个苏令锦,早在我娘还没去世的时候,她就对我爹各种狐媚争宠,以至于最后我娘走的时候,冷冷清清,含恨而终。

  我怎么可能让这样的女人成为我的继母,就算被我爹赶出去,我也不可能答应!于是我寻死觅活哭天抢地的忤逆我爹,最后还是我奶奶做主,驳回了我爹扶正苏姨娘的打算。

  从那以后,我对我爹彻底失望了,所以时常在外流连忘返。但我的那些朋友也不至于像沈立辰说的那么不堪吧,我们一起谈天说地游三玩水,既不负春光也不负山河,这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嘛。

  但当我把这话说给月月红听的时候,她问我:“你们都去了哪些地方?”

  我说反正扶阳我是逛遍了的,闭着眼睛都不会走丢。

  她盯着我再问。我只好如实回答:“城东的窑子,城南的赌场,还有那家醉仙楼也经常去·····”

  “你就逛个窑子混个赌场,整天花天酒地,还好意思说你不负春光不负山河!沈墨白,你脸皮敢不敢再厚点!”

  “我偶尔也逛逛城郊啊,这还不算吗?”

  “哼,得了吧!我算是看清楚了,你的死根本就是你自己作的,原以为你真有多少冤屈呢,搞了半天你自己就是个人渣,还敢抽大烟,你简直就是沈家的败类!”

  “天地良心,其他的我都认,但大烟我是真没抽过!”

  “那为何沈立辰要说你抽大烟?你已经劣迹斑斑了,我不信他还专门编这么一条罪名来污蔑你。”

  “这是个误会!”

  我极力辩解着,喝花酒赌钱什么的我都认,但抽大烟这事儿是真冤枉。

  我曾经虽然荒唐,但还不至于糊涂到,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都分不清。以前见过有人抽大烟抽到人不人鬼不鬼,我深知那玩意儿的厉害,所以就算给我千万个胆,我也万万不敢抽那玩意儿。

  家里人之所以会以为我抽大烟,是因为我的好朋友刘原在抽,有一次他家里人想抓他回去把烟戒了,所以他就偷偷躲到我家来,我一时心软,所以就收留了他。

  刘原烟瘾犯了就在我屋里偷偷抽,还时常诱劝我跟他一起,我都没理他。结果有一天,我和他正拿着烟枪把玩的时候,我爹突然冲了进来,他二话不说把我毒打一顿,也不听我解释,直接落实了我抽大烟的罪名。

  “告诉你,这事儿估计也是那苏令锦搞的鬼,要知道我爹很少来我房间的,怎么那天就偏偏突然来了呢,还来得那么巧,我估计准是那苏令锦知道刘原在我那里,故意在我爹耳边吹了枕边风,不然的话,我爹怎么可能一句都不听我解释?”

  我有理有据的分析给月月红听,结果她不但不同情我,反而说:“我觉得你爹做得没错啊,你尽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又不务正业,揍你是应该的呀!你有什么脸面觉得自己冤屈的,如果不是你爹及时出现,说不定你就被你那狗屁朋友撺掇着抽起大烟来,要真是苏姨娘给你爹吹了枕边风,你还该感谢她呢!”

  “你怎么老帮着他们说话呀,我花了十万俩银子叫你来,难道是要你来数落我的吗?”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再加十万两我也不来!”

  “呀哈,你个盗墓贼,装什么正经人,你忘了你贼不溜丢撬人坟头的时候了?”被个盗墓贼鄙视,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我那是凭自己手艺吃饭,跟你这个家族败类可不一样。”月月红振振有词的说,好一个理直气壮!

  “我怎么败类了!我不偷不抢,花自己家的钱怎么了我。你······”

  “你什么你,我八岁就自己讨生活了,你要是有我这么能干,你家早就富可敌国了!”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懒得跟你说,反正现在你要么帮我搞清楚真相,要么把钱还我!”

  一听要还钱,月月红态度转圜了许多,她讪讪的说:“帮你是可以,不过还是那句话,你的死多半是你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你还说!”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好吧!但我有个问题一直很想问你,既然你心里断定是苏姨娘和沈立辰害了你,直接把他们两个的命锁了去,这事儿吧就了撩吗?何必大费周章的要我来走这一朝呢?”

  我沉默了,月月红说的不错,其实也是我心里想做的,但我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有两个,我把其中一个告诉了她。

  “因为我死了以后,沈立辰就是沈家唯一的希望了,我生前已经那么不孝了,我不想我爹再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这么说,就算是沈立辰对你做了什么,你也打算放过他咯。”

  “呵呵,你看我像是以德报怨的人吗?与其把沈家交到一个心里阴暗的杀人犯手里,还不如让我亲手来毁了他!”

  本以为听我这么说了,月月红会劝我放下仇恨,没想到她竟然对我露出欣赏的神色,我奇怪的问她:“干嘛这样看着我?”

  她笑了笑说:“不错!爱恨分明,是我欣赏的人生态度!有仇就该报仇,既不冤了别人,也不委屈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青天明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青天明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