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狡猾的国王
天修极乐2019-06-08 09:494,366

  下午五点钟,十四公主率领雨西天树,三十个骑兵,两百个士兵,三个御医登上了一艘大帆船。

  这是十四公主第一次为父王效力,也是第一次离开中央城。她开心的无以言表,非常期待能尽快到达目的地。

  雨西天树寸步不离十四公主,全力以赴的保护十四公主。他虽然没有见过十四公主的真面,但知道十四公主是雨西西国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

  十四公主站在桥楼顶,观望着航北的大海。

  “金猫部落去金兔部落需要多长时间?”

  雨西天树恭敬的说:“需要两天时间。”

  十四公主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惊讶的说:“两个部落挨的很近呀!”

  “从外表看上去有五十海里,实际要两天时间帆船才能饶过青山林。”

  十四公主惊讶的笑道:“我以为金狗部落最大,看来金兔部落最大。”

  雨西天树笑道:“最大的部落是金猫部落,其次是金兔部落。奇袭人占领了雨西西岛最大的森林,夺走了最肥沃的金地。”

  十四公主微笑的说:“一味的开采会破坏大自然的生态,这个非常不可取。”

  “海盗王的商品价格太高,迫使我们大量开采黄金。”

  “只有海盗王能顺利的穿越浓雾层吗?”

  “的确是这样。在大耳乌贼海域只有路易斯船长,海盗王,我们。”

  十四公主无奈的说:“我们没有向导,帆船无法穿越太平洋。”

  雨西天树笑道:“我们的帆船凭风力航行,海盗王的铁船凭动力航行。”

  “海盗怎么会制造铁船?”

  “铁船是海盗王抢来的,铁船叫巡洋舰。”

  “海盗真强悍。”

  “真正强悍的是美国人,他们制造了汽车,飞机,坦克,巡洋舰,时钟。”

  十四公主苦笑的说:“我们买来的美国人都不强悍。”

  “我们买来的是最差的美国人,他们无家可归无依无靠。”

  “他们信奉上帝信奉民主,母后说上帝就是太阳神。”

  “也许吧。”

  十四公主转过了身,望着大海说:“我真想去外边的世界看看。”

  雨西天树听见了十四公主的自言自语,他微笑的摇了摇头。

  ……

  傍晚来临了,夕阳斜挂在青山林顶。

  因为二王子此去凶多吉少,士兵们没有心情的走进了两栋厨楼。

  奴仆们排着整齐的队列站在两栋厨楼外,逐一的从八个大桌子上领取食物。

  他们也知道二王子去了中央城,但是没有想到二王子会有危险。

  汤尼的到来让一些奴仆十分欢喜,这些奴仆和汤尼是同时到来了雨西西国。

  因为汤尼是雨西海鲨的人,所以没有男奴敢欺压汤尼。

  汤尼换上了新的奴仆服,被绑上了新的脚链。

  他发现金兔部落的伙食比金猫部落强多了,这让他不想杀死二王子。

  因为奴仆能吃上肉块和鱼汤,重要的是能吃饱。

  人们三五成群的坐在地上,边吃边聊。

  汤尼发现男人女人坐在一起交谈,这在金猫部落是个梦。

  阿吉斯三十六岁,身体瘦高。眼睛有一些近视,是个爱说爱笑的人。

  他和汤尼住在一间木屋,他也是雨西海鲨的人。

  他对汤尼笑道:“当时你们不玩“痛的游戏”早吃上了肉块了。”

  “哈哈哈哈……”坐在一起的十几个奴仆大笑了起来,显然在笑汤尼自作聪明。

  汤尼以为金兔部落的奴仆一直能吃上肉块,他羞愧的笑道:“游戏实在太痛了,这里和金猫部落完全是两个世界。”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阿吉斯笑道:“米兰达好吗?”

  汤尼微笑的摇了摇头,在坐的人们同情的看着汤尼。

  一个女仆笑道:“你已经尽力了,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

  汤尼风趣的笑道:“事实上,我还欠银行两千美金。”

  这句话实在太逗了,人们笑的四仰八翻。

  他们的大笑声惹怒了厨楼里的士兵。

  一个护卫兵冲出了厨楼,面红耳赤的对着人们咆啸:“闭上你们的臭嘴,在王子没有回来之前不准笑。”

  人们明白了一点点,全闭紧了嘴巴。

  一个身材苗条的男奴站了起来,冲着汤尼他们喝骂:“小心老娘撕烂你们的臭嘴。”

  突然的喝骂把汤尼带回了原地,暗暗的提醒自己不要自以为是。

  一个女仆说:“那个人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叫他二娘。”

  汤尼瞧了一眼喝骂他们的二娘,居然发现二娘对他抛了个媚眼。

  他赶紧低下了头,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阿吉斯看着护卫兵走进了厨楼,纳闷的小声说:“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男奴低着头说:“我想是因为王子离开了部落。”

  阿吉斯没有反应过来,纳闷的说:“这没什么反常,王子经常离开部落。”

  “别说了。”一个女仆说。

  阿吉斯看见大家都低下了头,有点心急的说:“到底怎么了,告诉我真相。”

  他恍然大悟的睁大了眼睛说:“我懂了,的确不该笑。”

  他看去汤尼说:“快吃,吃完回去睡觉。”

  汤尼不动神色的点了点头,心里糊里糊涂的。

  汤尼和阿吉斯的木屋在厨楼的附近,完全证明了雨西海鲨在金兔部落的地位。

  木屋里没有光,地上铺着两张破烂的角马皮。

  他们把海羞花装进衣服里充当枕头,海羞花香能够驱赶蚊子。

  屋门开着,清爽的空气飘了进来。

  汤尼和阿吉斯面对面的坐在角马皮上,分享着一支烟。

  “我没有看见吸海羞花的人?”这是汤尼最害怕的事情。

  “王子不许我们在部落里吸海羞花,因为海羞花是禁花。”阿吉斯说:“我们在矿洞里吸,一天吸两支。”

  “听说海羞花和鸦片一样。”

  “人吸它最多活二十年。”

  “真是糟糕透了。”汤尼苦恼的叹了口气。

  “你有钱能买通士兵,可以不吸海羞花。事实上,不吸海羞花的男奴都被处死了。”

  “为什么?”

  阿吉斯站了起来,走去关紧了屋门。

  他转过身笑道:“只有团结的人能够生存下来。大家表面上和平相处,实际上有不同的势力。吃饭的时候,各派的人会坐在一起。”

  “真古怪。”汤尼有些不可思议。

  “这一点不古怪,是为了互相监督。”

  汤尼笑道:“比金猫部落新鲜多了。”

  “你应该全面了解,这样你能活的久一点。”

  “谢谢你。”

  “金兔部落表面上属于国王,实际上在五年前就独立了。那一年,雨西海蟹对王子交代了他是国王的探兵。”

  汤尼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可见二王子的心机太高深了。

  “不是雨西海蟹不忠心国王,是因为二王子智勇双全更适合当国王。金兔部落这么富有,完全是因为雨西海蟹给国王提供了假情报。”

  汤尼迷惑不解的说:“二王子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我想国王会把宝座交给他。”

  “二王子独立有两大原因,这在金兔部落完全公开。第一个原因是二王子想改变国王的暴力制度,他认为这样继续下去雨西西国会毁灭。第二个原因是二公主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从五岁被国王糟蹋到十五岁。”

  “该死。”汤尼气愤的厉害。

  “男奴分三派,兵领大人一派,副兵领一派,海鲨值领一派。我们要给海鲨值领私藏黄金。”

  “我一直很纳闷他们要黄金做什么用?尤其是兵领。”

  阿吉斯笑道:“金猫部落最穷,不用给国王上交黄金。其它的三个部落要把开采的一半黄金上交给国王,他们私藏黄金完全是为了好过。国王和海盗王有条约,限制了每个部落采购的数量。他们要用更高的价格来打动海盗王,所以商品越来越贵。”

  汤尼哭笑不得的说:“他们为什么不出去购买商品。”

  “他们没有向导。”

  汤尼心里更加珍惜安德满了,他愁眉苦脸的说:“他们最害怕被海盗吞掉。”

  “哈哈哈哈……”阿吉斯大笑了起来。

  汤尼认为这一点不好笑。

  “老兄,这绝不可能。”阿吉斯肯定的语气。

  “你用什么保证?”

  “住在对面的帕格尼尼是我们的精神领袖,他是兵领的心腹。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把一切事情看的很透彻。有些人说他是海妖。”

  “啊!”汤尼失声惊叫。

  阿吉斯风趣的说:“世界上充满了喜剧色彩。”

  “我很乐意听他的故事。”

  “帕格尼尼出身在喜剧世家,十五岁之前是个漂泊在客轮上的喜剧演员。有一次客轮遭到了海盗船的攻击,恰巧那场帕格尼尼扮演的角色就是海盗。因此,他活了下来。”

  汤尼惊讶的笑道:“上帝真是厚爱喜剧。”

  “后来,英国海军发现了客轮。帕格尼尼被英国警方误认为是海盗,把他遣送回了美国。他在纽约监狱度过了六年,出狱的第一天就被抓上了开往路易斯船长的囚车。”

  汤尼同情的说:“真是够他受的。”

  “他是喜剧演员却演绎着悲剧角色。”阿吉斯哭笑不得的说:“帕格尼尼说海盗之间没有信任,思想行为完全独立。为了生存,海盗会随时杀死海盗。自相残杀是海盗的生存方式,他们不会联合攻打雨西西国。”

  “我听说海盗王是海洋的霸主。”

  “海盗王的确存在,很凶悍。他为了生存不可能攻打雨西西岛,他根本不了解雨西西岛的天气和地形。在雨西西岛雨西西人是霸主,美国海军不一定能战胜他们。”

  “你说的很有道理。”

  “雨西西国有两种人,一种人害怕海盗,一种人欢迎海盗。害怕海盗的人对国王忠心耿耿,欢迎海盗的人有独立的思想。”

  “这是为什么?”

  “国王老奸巨猾。”

  汤尼好奇的说:“我不明白。”

  “帕格尼尼说国王以海盗为借口来迷惑士兵对国王忠心耿耿,其实国王心里明白海盗对他们构不成危险。由于我们的加入,带来了新的思考方式,渐渐的他们学会了我们的思考方式,改变了他们的思想。但是他们的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很难改变他们的野蛮。”

  汤尼很佩服帕格尼尼的智慧,神色凝重的说:“野蛮人有了现代人的思想非常可怕。”

  阿吉斯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的思想把他们变成了军阀。在这里,暴力是坚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汤尼说:“为什么会欢迎海盗?”

  “海盗是雨西西国主要的供货商,能够满足二王子发动战争。国王很了解这个真相,所以限制了各个部落的采购数量。其实,国王是为了顾全大局。”

  “我发觉这里的士兵誓死忠心二王子。”

  “大王子和二王子是一母兄弟,在帝国主义里兄弟就是仇人。大王子一定会继承王位,所以二王子一定会发动战争。”

  “你有没有想过逃出去?”

  阿吉斯大吃了一惊,缓缓的镇定下来说:“你这话被别人听去了一定会揭发你,你不了解金兔部落的实情。”

  “为什么?”汤尼纳闷至极。

  “很简单,告密者喜欢这里。”

  “世界上没有喜欢被压迫的人。”

  “世界上充满了压迫。”

  汤尼心里一怔,说不出话来。

  “对于无家可归的人,这里是天堂。至少能够得到工作换来食物,你慢慢的就会适应了。”

  “我的人生不应该这样,我拒绝做奴隶。”

  阿吉斯倒下了身子,头枕在枕头上风趣的说:“你能搞到一艘帆船,我跟你混。”

  他背过了身,闭起眼睛说:“今天就聊到这里,晚安。”

  “晚安,我出去方便一下。”

  汤尼站起身走来了门前,打开了屋门。听到了一些有点怪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头的走了出去。

  突然,他惊呆了。

  在漆黑的夜色下,汤尼的双耳里全是女人的叫声。

  他的心特别寒,真的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硬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