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待昭
逆佐佐2019-06-20 14:343,886

  第十九章     待昭

  “嗯?子昭呢?”草灵找遍了静修阁,却不见子昭的踪影。

  “出来吧。”草灵喊道。

  “哎呀,憋死我了。”博雅“嗖”地一下就变成人形,撑着双手说道。

  “本来什么形态都可以生存的,干嘛表现得好像是我虐待你似的?”草灵瞧着伸懒腰的博雅说道。

  “诶,你还别说,这以人形的状态存在习惯了,长时间没出来,还真的憋闷。我决定了,以后我就以人形状态为主了。”博雅笑呵呵地说道。

  “什么叫你决定了?我同意了吗?”草灵瞥了一眼博雅。

  “嘿嘿,我这不是在向你申请嘛,我想,以主人善良的心性,就算我不提出申请,也会答应我的。是吧,我最最尊敬的主人?”

  “去你的!别以为几句好听的话就可以把我迷晕了。”草灵说道。

  “我这不是在说好听的话,我这是在陈述一件事实。”博雅说道。

  “呦呵,辩说能力见长啊。”草灵眯缝着眼睛看着博雅说道。

  “是吗?”博雅挑了挑眉头。

  “嘿!给你点阳光就灿烂!”草灵说着就敲了一下博雅的头。

  “幸得主人宠爱。”博雅摸着被草灵敲的头,嘻嘻地说道。

  “去你的,说正经的,子昭呢,去哪了?”草灵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才问道。

  “哦,这小子,应该在前院呢。”博雅漫不经心地说道。

  “前院?他去那里干嘛呢?”草灵不解。

  “可能是看书乏了,又去摆弄你的那些花草了吧。”博雅说。

  “他倒是清闲。”草灵说着就朝前院走去。

  “住手!”子昭看到一个正准备剪掉一簇迎春的枝丫,立马制止到。

  “嗯?怎么了?”拿着剪刀正准备剪掉枝丫的冰红被子昭这突然一喝吓了一跳。(在灵府,各种未来的工具都有,但为了不太突兀,草灵也把工具简化来用,比如这剪刀,就是用两把刀绑在一起,勉强能当剪刀用。)

  “这个是先开花后开叶的,而且是花开在二年枝丫上,如果在其花开之前剪掉其枝丫的话,会造成无花可开的后果。”子昭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冰红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然后又说道:“你真厉害。”

  “呃……”本来没什么的,只是冰红说“你真厉害时”那害羞的模样,让子昭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待昭!”博雅叫了一声。

  “待昭?”草灵奇怪地看着博雅。

  “他要出来活动,总不能还叫他子昭吧?”博雅轻声对草灵说道。

  “等待中的子昭,你还挺会望意取名的嘛。”草灵也轻声说道。

  “灵姐姐!”两人正嘀咕着,听到博雅叫声的子昭跑了过来。

  “待昭。”草灵很不习惯地呼着这个新名字。

  “主人!”冰红也走了过来。

  “最近府里怎么样?”草灵看着冰红问道。

  “回主人,一切皆好。”冰红回道。

  “嗯,待昭,你跟我来。”草灵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冰红,又对待昭说道。

  来到正厅,草灵坐下后,发现待昭却站在那里没有坐下的意思。

  “坐下吧。”草灵对待昭说道。

  “嗯!”待昭使劲地答应道,然后就在离草灵最近的位置坐下。

  “你对种花还很有心得的嘛。”草灵一边喝着冰红刚端进来的茶,一边说。

  “呵呵,只是读过几本相关的书而已,并不是很懂。”待昭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待昭?可喜欢这个名字?”草灵转过话题问道。

  “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没什么喜欢或不喜欢的。”待昭坦然地说道。

  “真的?”草灵看着待昭问道。

  “是的,我承认,‘子昭’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但是我说过,我信任你。”待昭看着草灵正经地说道。

  “好了,别说得那么肉麻,我可不喜欢看别人的言情戏,特别是实打实的在我面前!”博雅看到没有把自己的存在放在眼里的两人,没好气地打断两人。

  “你说什么呢?什么言情戏?”草灵抓起桌上的纸扇向博雅扔去。

  博雅不躲反而伸手接住纸扇,心疼地说:“这可是唐伯虎的真迹,放未来,是古董,放这个年代,是未产之物,你也真舍得扔。”说完就小心翼翼地把纸扇打开,前后查看着有哪被损坏了没有。

  “切!那么宝贝,干嘛放这里?”草灵不屑地说道。

  “除了你之外,谁不把这里的东西当宝贝?还用我特意放好吗?放哪都是‘放好’的。”博雅说道。

  “拿好你的宝贝,去找一个我不会拿到的地方放好,否则我可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宝贝,回头又给损着了。”草灵说道。

  “哼!”博雅拿着纸扇就起身出去了。

  “嘿!还来劲了。”草灵看着出去的博雅,拍了一下桌子有些生气说道。

  “灵姐姐,你别生气,他没什么心,只是心疼他的宝贝罢了。”待昭说道。

  “他这是越来越不把我放眼里了。”草灵说道。

  “灵姐姐别生气了,你许久不来这里了,今天来这里应是有什么事要与待昭说的吧?”待昭见草灵生气,就想岔开话题。

  “哦,是啊,都是这个博雅,把我都气糊涂了。”草灵听待昭这样说才恍然想到自己回府的目的。

  “王宫里,混乱的局面基本平定了。”草灵说。

  “哦。”待昭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草灵见待昭没有太大的反应,就问道。

  “需要说什么?”待昭说。

  “比如把你送回宫,做回你的太子,恢复你的身份,就没有一点要求吗?”草灵说。

  “我说过,我信任你,完全信任你,你可以放心地做你需要做的事,待你完成你的任务为止。”待昭诚恳地说。

  “好!”见待昭如此信任自己,草灵心里甚是欣慰。

  “可是……”待昭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说吧。”草灵说。

  “我想出府。”待昭说。

  “出府?”草灵一惊。

  “我的意思是,我常年在府内,都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了,有时间的时候,想出去逛逛。”待昭赶忙解释。

  “这有什么,想出去就出去呗。”草灵说。

  “可我现在不是子昭,却长着子昭的一张脸。”待昭说。

  “这个不用担心,博雅会帮你搞定的。”草灵说完就朝外面喊道“博雅!博雅!”

  “主人,小的在。”博雅的声音从厅内一旁传来。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看到坐在后侧喝着茶的博雅,草灵问道。

  “就是主人叫博雅的时候。”博雅不紧不慢地说着,还嘬了一口茶茶水。

  “待昭需要易容,你帮他一下。”草灵说完,起身就出去了。

  “是,主人!”看着草灵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下完任务后就出去了,博雅心里一阵锥痛。

  “她真生气了。”看着草灵出去的门口,待昭说道。

  “是吗?”博雅似乎是在回答待昭,又似在自言自语。

  看到有些失神的博雅,待昭感觉心里有些酸痛。

  “你想要什么模样?”博雅突然问道。

  “嗯?”待昭一时没有弄明白博雅的意思。

  “不是要易容吗?你想要什么样的,年轻的,老的,丑的,帅的总要选一个吧。”博雅解释到。

  “一般的吧。”待昭说道。

  “一般?”博雅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待昭的脸,然后走到待昭面前,伸过手在待昭的脸上抚过。

  一道蓝光随着博雅的手从待昭脸面划过。

  一张陌生的新面孔随之而生。

  “看看吧。”博雅递过一面镜子给待昭。

  待昭接过镜子。

  看着镜子里完全陌生的脸,待昭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对于博雅的本事,待昭是见怪不怪了。

  “怎么样?满意吗?”博雅问道。

  “还好。”待昭说道。

  “还好?那就是不怎么满意了?觉得不够好看?”博雅问。

  “如果你的脸在这一瞬间完全变了一个样,你会觉得很满意吗?”待昭没好气地对博雅说道。与博雅相处有些日子了,两人之间似乎也不觉有了兄弟情。说话都比刚见面那会随意了。

  “我?无所谓啊。”说着博雅就随意地变幻着自己的脸,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美的,丑的,一一都走了一遍。

  “好了好了,你就是一个异类,不懂什么是感情,恋旧,你就更不懂了,就此打住吧!”待昭看着博雅那随意变化的脸,顿感一阵晕眩。

  “不懂感情?你怎么知道我不懂?哼!”本来还在变幻着脸逗着待昭的博雅,听到待昭说自己不懂感情,不懂念旧,心里一下子就生起了一股火。

  “生气了?”看着博雅那张正准备从男变化到女之间就停下来,呈现出半男半女的脸,待昭忍住笑问到。

  博雅生气地看着待昭,一言不发。

  本来就怪怪的脸,博雅这一生气,就显得有些狰狞了。

  “不管你心里有多愤怒,请你把你的脸变回来吧。”待昭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手里的镜子递到博雅的面前,让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博雅把自己吓了一跳,赶紧变回了原貌。

  “怎么了?还生气?”看到博雅变回原貌,待昭问到。

  “你喜欢主人?”博雅也不回答待昭,突然问到。

  “干嘛这样问?”待昭对博雅的突然发问,有些不知所措。

  “你只需回答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博雅盯着待昭说到。

  “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待昭说。

  “不管怎样,停止你心里的想法,否则,你会自己伤害到你自己。”博雅说。

  “是吗?”待昭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说。

  “她不属于这里,更不可能会属于你,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的,所以,你还是不要想了。”博雅说到。

  “我知道,可是,感情这事不是说停止就会停止的,这个你最有心得,不是吗?”待昭说。

  听到待昭说自己最有心得,博雅有些吃惊地看着待昭。

  “不用奇怪,虽然你与灵姐姐呈现的是主仆关系,可是你对她的感情却远远不止,对吧?”待昭说。

  “我们之间的事,你永远也不会懂,包括草灵。”博雅忧伤地说。

  “你们……”待昭想问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没什么,总之你不要误认为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才让你不要喜欢她。”博雅说。

  “明白。可是,这由不得我自己。”待昭说。

  “哎!好自为之吧。”博雅拍了拍待昭的肩膀,就出去了。

  “既已爱,又怎能轻易说不爱呢。”看着博雅落寞的背影,待昭自语道。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龟甲问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草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