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阴曹地府
欠十斤2019-06-18 15:332,440

  话说董卓李儒离开墓地之后,约莫到了第二日傍晚时分,郭嘉竟悠悠的转醒过来,直觉头重脚轻,全身上下酸软无力,努力爬了起来,发觉自己似乎已不在墓室,周围迷雾重重,就好像昔日在后山遇张角时的情景一般,只不过这次他可不能坐在地上等死,幸得脚下依稀可辨一条小径。

  行至不远,耳畔传来潺潺的流水之声,这声音不听还好,听到之后郭嘉便觉口干舌燥,渴的要命,踉踉跄跄冲到溪流边上,捧之即饮,三两口下腹,顿觉舒畅清爽许多。这时候身后不知何时站立两人,其中一人言道:“这人好大胆子,竟然敢喝这里的水。”

  “定是渴死的,当差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命的。”另一人应道。郭嘉听闻赶忙回过头去,这下可把他吓的不轻,就见身后两人,一人牛头一人马面,心中暗道:莫非自己已在阴曹地府不成?只听说黑白无常摄人魂魄,这牛头马面又是干什么的?

  “起来了起来了,跟我们走,前面自有佳酿。”马面说着一把拉起郭嘉,挟于牛头二人之间,就往迷雾深处走去。郭嘉没有体力反抗,只得就范,想到还有母亲盼儿归家,不禁流下眼泪。

  不知走了多久,牛头忽然开口道:“到地方了,自己过去吧。”说着和马面纷纷松手,而郭嘉脚尖刚一着地,大腿一软便摔倒下去。

  “嗯?”马面叹道,“怎么会有如此胆小之人,被咱们兄弟挟住,吓得站不起来了。”郭嘉又哪里是吓成这样,想要辩解,却苦于张口无声,只得摇摇头。

  “难道是没有力气?”牛头抓抓了自己的打脑袋,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怎么可能,”马面应道,“死人哪还有什么力气不力气的,定是这小子使诈,但究竟使得什么诈,我却有搞不清楚了。”郭嘉一听,知道的确是已经死了,伤感之情顿时又涌上心来,默默低下头。

  “那就更不可能了,”牛头回道,“死人又哪里会使诈了?你小子是不是偷喝孟婆汤了?”

  “我倒是想喝,”马面道,“可我连那孟婆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更别说她亲手熬制的鲜汤美味了。”

  “哎,”牛头叹了口气,“谁让这段‘九回道’只能由他们自己走,我说马面,咱们兄弟什么时候能亲眼见到孟婆,听白无常说那可真真正正是一个美人。”

  “哦?白无常说过这话?”马面追问道。

  “那可不,”牛头答道,“有一回黑无常随阎老爷上天,只留白无常做事,却遇上一桩棘手案子,正巧老牛我闲来无事,便上前帮了他一把,这才听说而已。”

  “什么棘手的案子?”马面又问道,“又怎么会扯到孟婆身上的?”

  “哎,别提了,”牛头应道,“以前我还以为黑白无常有多大本事,就那次,我在鬼门关等着接人,忽的听到一阵嘈杂之声,你说奇怪不奇怪,居然有人敢在关前叫嚷,我便上前瞧看,就见白无常锁住一人,那人身高八尺有余,金铠银甲,显是一员武将,竟和白无常打了起来。”

  “啊?”马面大吃一惊,“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怎会有种事情发生。”

  “骗你作甚,”牛头道,“也不能说是打,争执更好一些,反正就是白无常根本拉不动那人,那人就站在原地,怒目而视,这才有我上去帮手,勉强扯动那人。”

  “奇人,真是奇人,”马面不禁感慨道,“那人生前是谁?干什么的?”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是一员武将,”牛头答道,“好像是叫项羽。”

  郭嘉一听项羽之名,心中暗叹:如项羽这般世间英雄,也落得如此下场,自己又岂能幸免,勉勉强强站起来身子,冲着牛头马面淡然一笑,转身踏上九回道。身后却又传来马面惊异的声音:“你看到了吗?这人竟然冲咱们笑。”

  “那又如何?喜怒哀乐你还见的少了?”牛头不以为然。

  “非也,总感觉这人笑的奇怪,”马面应道,“似乎非常自然,并非死人之面容。”

  “这里还能有活人吗?”牛头拍了拍马面,“就算真的有活人,进了九回道,出去也必死无疑。”

  郭嘉也不再理会牛头马面的谈论,独自晃晃悠悠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传闻九回道乃死生之道,路有九转,代表人世九难。走过九回道,九难尽化,更无余念,一生就此了结,再喝孟婆汤,踏上奈何桥,轮回转世。

  终于路面变的平坦起来,算上来也的确是已经走过了九道转弯,郭嘉想着却听到一阵喧哗之声,抬眼望去,不想一家酒楼出现在眼前,店面之大,闻所未闻。就见门厅之内桌椅密布,四周竟坐满了各色人等,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郭嘉还是缓缓走了进去,又找了个空位。刚一坐下,就有人给他面前端上一壶酒一只碗。郭嘉此前从不饮酒,但想到自己已是死人,还不知酒的滋味,未免太过可惜,遂伸手倒出一碗,喝下肚去,并没有什么感觉,好像之前喝的流水一般。

  看看周围,一个个好像全都沉浸在酒香之中,难道是自己没有好好品味?郭嘉心想,又倒出一碗,依然没有任何感觉,又抬头看看大伙,却在人群中发现一人已然醉的不省人事,正被两人抬将出去,却是一起盗墓的贼人高升。

  郭嘉虽不怎么瞧的上高升,但在此地也算是相识一场,便起身想过去看看情形,不料刚走几步,就听一人嗓音柔美的说道:“进了这里,没醉倒是出不去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顺声音转脸看去,见一少妇站在近前,衣着华彩,头插玉钗,双目描眉,口唇微合。郭嘉只看一眼,赶忙低下头去,世间怎会有这样的美人,妖艳与端庄居然可以柔和在一起,不由得心跳加快,难以直视。

  “呵……”那少妇微微一笑,“来,再喝一碗。”

  “不……”郭嘉刚一回应,却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发声,顿觉舒畅了许多,遂接着说道,“此酒淡而无味,甚不合口,不饮也罢。”

  “哦?是吗?”少妇疑问道。

  “是。”郭嘉答道。

  “哦?呵,”少妇又是一笑,“既然如此,不如尝尝这碗孟婆汤如何?”

  “啊!”郭嘉惊道,“你……你就是孟婆?”

  孟婆并未理会,只是把之前的酒泼洒出去,又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只酒壶,倒了满满一碗。

  郭嘉万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孟婆居然是这个模样,令人望而生畏的孟婆汤竟然只是孟婆酿制的玉露琼浆,只是这一次,他闻到了美酒的甘醇与芳香,不由得的伸手接了过来,又看了看眼前的美妇,但觉生平足矣,遂一饮而尽,高声喊道:“再来一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