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盗墓归途
欠十斤2019-06-17 15:332,340

  吕不韦贵为秦国丞相,收藏之物又是如此隐秘,究竟是什么奇珍异宝,郭嘉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可以说是澎湃,跟着董卓走上前去。有三个锦盒已经空空荡荡,另外三个却有实物,廖化小心拆开其中一个,漏出一侧书卷,不用多虑,这定是那“吕氏春秋”。

  廖化将竹策传给董卓,董卓翻看几眼便又传给了李儒道:“这东西还是交给读书人吧。”显然这个时候,他首先想到的还是李儒,不会是初识不久的郭嘉。李儒十分高兴,接过书卷,又仔细包裹起来,揣进怀中。

  接着廖化打开了第二个,这一次绸缎之中漏出一个小小的葫芦,李儒看了两眼,伸手便拿了过来,仔细端详了片刻,赶忙呈给董卓道:“恭喜将军,这可一件至宝。”

  “哦?此话怎讲?”董卓眼睛一瞥,只见那葫芦约莫只有三根手指大小,映着火光漆黑发亮。

  李儒答道:“此物应是吕不韦归天所化,他本是葫芦所化,后又化为葫芦,这宝物别看个头不大,必是孕有仙家道气,又包含吕不韦生平所修,将军今日得了此宝,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也许……”

  “也许什么?”董卓追问道。

  李儒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也许可以像吕不韦一样成为一国之相啊,说不定……”

  “哦?”董卓一看李儒又停了下来,忽的哈哈笑道,“好,借你吉言,这宝物我收下了。”他当然明白李儒的意思,超过丞相之位者,那就只有皇帝了,只是不便出口罢了。

  接下来是第三个锦盒,拨开绸缎之后,里面居然又漏出一个小匣子,刚想上手,董卓却拦住道:“奉孝,你看此匣是何物所制?”

  “在下不精此道,但看看也是无妨。”郭嘉答道,顺手接了过来,真就辨识不出,正要开口,却听董卓直接说道:“打开它。”

  “啊,是。”郭嘉应了一声,心中纵有一万个不乐意,也没有办法,只得把匣子端在掌中,小心翼翼推开滑盖。就觉一阵淡淡的清香从鼻尖划过,正自回味之间,忽感眼皮打颤,紧接着便爬在了石桌之上,动也不动。

  廖化看到此景,轻呼两声,见郭嘉已不省人事,左右看了看董卓李儒,又瞅了瞅丢在桌上的匣子,所藏之物已经显露,便壮着胆子一点一点探过头去,竟没有像郭嘉一样倒下,遂把匣子抓了过来。

  “里面何物?”董卓问道。

  “三颗宝石,”廖化应道,“但色泽看上去并是太好,也许是我肉眼凡胎,请将军过目。”

  董卓接过之后,把宝石托在掌心之中,却如廖化所言,看不出有多么的珍贵,便随手捡出一颗赏递廖化道:“这粒就赏你了吧。”

  “多谢将军。”廖化喜道。

  就在这时,李儒却突然打断道:“这匣子里有字,让我看看明白。”说着拿下火把下仔细辨别,片刻后才接着说道:“这上面所刻乃是齐国文字,应是‘枉生丹’三个字。”不由得嘀咕了两遍,忽的惊道:“难道这是长生药不成?”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眼睛一亮,李儒道:“嬴政穷其一世都在寻找长生之药,直到他命丧沙丘,都杳无音信,没想到这东西竟在他亲手毒杀的吕不韦手中,真是讽刺。”

  “你如何确定这是那长生之药?”董卓疑惑道,“若是灵药,怎的奉孝会是这般下场?”

  “这个嘛……”李儒犹豫了一下道,“臣猜测既是灵药,吕不韦必定好生看管,以此举来防范盗取之人,也为未可知。至于到底是不是灵药仙丹,臣亦不敢断言,唯有……”说着眼光瞥向了廖化。

  廖化一瞧,豁得明白李儒是想让他试药,赶忙说道:“这个若是长生之药,为何吕不韦不献给始皇帝,又或者他为何不自己服用,还有那王莽怎么又不拿去呢?”

  李儒微微笑道:“吕不韦是嬴政必杀之人,献是死,不献也是死,献与不献又有何区别?再说那王莽乃黄龙转世,又岂会看上这凡尘之物。”

  “这……”廖化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董卓看廖化任然犹豫不决,随即开口笑道:“本将军的话岂能不作数?说赏给你这一粒,就是这一粒,拿去便是。”看着董卓手中的药丸,廖化心中一横,一把抓过来送进口中,直接就吞了下去。只喘了几口气的时间,便觉腹中绞痛,想喊叫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双拳紧握,青筋暴跳,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李儒看到廖化的情形,惊了一背的冷汗,方才他还大言此为长生之灵丹妙药,不想却损一将,见董卓面色平静,暂时并无责备之意,遂不发一语。接着又等了些许时候,那廖化依然毫无反应,郭嘉与高升也是一样,一个趴在桌上,一个躺在地上,怕是也要变上三堆白骨。

  “这是什么狗屁玩意!”董卓已经等的不耐烦,随手把手中匣子丢在墙边,李儒眼珠一转,赶忙又跑过去捡了回来:“将军,此物尚不明其药理,但既是吕不韦之物,暂且收下,待日后寻人验明毒性,再做定夺不迟。”

  董卓嗯了一声:“走。”

  主仆二人原路回到甬道中五行阵之处,只是谁也没有办法跳到头顶进来时的是洞口,又无地遁之法,李儒言道:“可寻昔日王莽之去路。”果不其然,继续前行一个盗洞出现在眼前,就在此时,忽觉地动山摇,两人更不答话迅速钻了进去,跌跌撞撞爬了出去。

  出的地洞,已是第二日清晨,董卓刚想感慨一下,天色突变,一时间飞沙走石,似有将二人卷回洞中之意,只得挣扎着向前迈步。李儒本是一文人,惊恐失措,慌不择路,正自低头逃跑时,不想一头撞上山边小路上一人,那人推有一辆木车,车上载满枣子,此时被李儒这么一幢,枣子已散落一地。此人非是旁人,正是那关羽关云长。

  李儒撞上关羽,怀中书册却也不慎掉了出来,只是他这时候魂不守舍,没有察觉“吕氏春秋”已然不见,看关羽只是一身农夫打扮,更不答话,轻揉几下肩头便走了开去。

  此时关羽也是一惊,自己尚有命案在身,以卖枣之事行逃亡之实,瞧那李儒又是官家打扮,赶忙低头去拾地上的枣子。待李儒寻路而去,关羽长吁一口,急匆匆推车上路。后在贩卖之时,发现掉落在木车之上的“吕氏春秋”,见书卷竹策翠绿如新,刻字精雕细琢,行文之间颇具深意,知其定非凡物,遂藏在怀中,常年携带与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