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生死法阵
欠十斤2019-06-22 15:332,287

  事夜,三人商议已定,秦颉便走到院门处守卫身旁,说有要事需见张曼成将军,郭陈二人又从后院溜出,寻了个阴暗之地躲起。待秦颉与守卫经过时,故意跳出拦住去路,三两下便假装失手不敌,秦颉看到后赶忙说道:“甚好,正要禀报此事,压此二人与我同去。”

  郭嘉双手被缚,一副落魄的模样,刚踏进府衙大院,就感到一阵阴气迎面吹来,虽然他知道有借兵之术,但他并不了解其中的奥妙,只觉得双腿有些打颤,偷眼看了看周围,其他人似乎也是如此。

  走到厅堂之前,便有人进去禀报,不大会出来说道:“这么晚了,是何等大事?可以去找三位将军。”

  “这……”秦颉答道,“事关重大,恐三位将军不能做主,还请通秉一声。”

  “哼,”那人眉头一皱,“上使既是三位将军,三位将军既是上使,有什么做不了主的,你自去吧,这俩个人留下。”

  “啊。”秦颉心中一惊,这可和他们商量的不太一样,此时只要陈到郭嘉二人单独进去,怕有不测,遂连忙说道:“既然上使无暇,我这就带此二人前去禀报三位将军。”说着一挥手,就要离开。

  “我说的你没听到,还是怎么着?”那人有些不耐烦了,“说了这俩人留下,你自个走吧。”

  “这……”秦颉偷眼看了看二人,忽见郭嘉对其使了一个眼色,只得应声答道,“也好,只是不知上使要这两个刁民,有何用意?”

  “我怎么知道,”那人摆了摆手,“快走吧快走吧。”秦颉目送郭陈被带进屋内,只得怏怏退了出去,在守卫的带领下又回到了住处。

  单说郭嘉之计本是寻思那借兵之术必用奇阵,陈到与秦颉皆不懂其理,自己虽不明阵法精髓,但以他对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造诣找到阵法的生门所在,应该不是难事。所以欲借秦颉之口,将张曼成诓出府衙,在生门处将其杀之,以血破阵,便可救了全城百姓。可现在看来张曼成根本不愿走出府衙,甚至连房门都不会出。

  转进内堂,就看中间有一人盘腿而坐,只有两盏油灯摆放在左右两侧,烛火昏暗。此时张曼成已做法入定,单手握剑,横在面前,双目微合,口中喃喃默念道文。郭嘉初时还在观察,忽觉背后一道阴冷之气,像是要把自己推向其中一盏油灯,心中顿感不妙,再看双脚并没有离开,这才明白是在挤压自己的魂魄,而那两盏油灯就是生与死。

  情况紧急,郭嘉赶忙摸出事先藏在后腰处的利刃,企图割断绳索,这是之前商量好的,陈到也有一把。眼角余光却看见陈到并没有摸出利刃,只是双眼圆睁,嫉恶如仇般的死死盯着张曼成。耳边就听砰的一声,陈到竟以蛮力挣脱,跟着便挥拳砸了过去。紧接着又是咣当一声,陈到像是撞上了一口巨鼎,拳头已至,却丝毫没有碰到张曼成,反而倒退两步。

  那张曼成仍旧坐在原地,这时也微微睁开双眼,看了看蓄势待发的陈到,又看了看勉力支撑的郭嘉,面无表情的提剑一挥,四角金盆齐燃,整间屋子登时灯火通明。

  陈到不由分说,掏出利刃又冲了上去,却依旧没有任何效果,就听张曼成呵呵笑道:“我这金刚罩也是你想破就破的吗?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助我借得天兵,也算是你的一份功德。”

  “呸,”郭嘉怒道,“什么天兵,你这分明是邪魔歪道,说成鬼兵已是抬举,我二人今日就要为民除害。”

  陈到哼了一声:“不错,张曼成你作恶多端,欺压良善,看我如何收拾你。”说着就想再次进攻。不想张曼成却摆手一挥,悠悠的说道:“难得居然有人认得我的阵法,一文一武两件上等祭品摆在面前,真是天助我也。你二人若是甘愿舍身,我保你二人往生极乐。”

  “废话少说。”陈到大喝一声,铆足气力高高纵身跃起,横握利刃自上而下划了过去,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声响,那张曼成倒是一惊,护法金刚罩竟被眼前这人破去,不由得怒目而视,缓缓站起身来,隐隐似猛兽觉醒,气魄逼人。

  “啊,”陈到惊叹一声,“原来是‘上山虎’。”

  “咦?”张曼成也是一惊,“你是何人?怎会认得我的法身?”

  “你看不出来吗?”陈到凌然怒道。

  张曼成仔细看去,但瞧陈到目光如炬威风凛凛,失声道:“你……你是终南虎?”

  “不错,”陈到答道,“我便是终南山‘下山虎’,今日就看看是你这上山虎善战,还是我这下山虎凶猛。”说着微微挪动脚尖,凝神贯注。

  “哈哈,”张曼成大笑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话音刚落,剑锋已指了过来,陈到抬手以利刃迎之,二人便斗在了一处。

  郭嘉慢慢移到墙边,这阵势还是头一次遇到,听二人言语,像是各有所指,听闻山中恶虎自分两类,一名上山虎,为饱食之虎,气血充沛;一名下山虎,为捕食之虎,凶猛无比。抬眼看去,就见陈到与张曼成打的是你来我往难解难分,心中暗自捉摸,如何能帮上一把。

  恰在此时,郭嘉忽然发现代表生死的两盏油灯光亮了许多,火苗似有引向张曼成之意,这是何意?郭嘉心想,那张曼成既然是上山虎,力气绝不是问题,唯一的破绽就是包餐之后的倦意,又看张曼成越战越勇,陈到反而渐现招架之势,莫非那灯火是在输送精气不成?

  想到此处,郭嘉抖擞精神,蹑足移向油灯,然后迅速踢翻一盏,岂料张曼成突然招式变幻,进攻的更加凌厉,而陈到只得步步倒退,苦力拆解。然则两盏油灯的确如郭嘉所想,只是他并不清楚此阵法究竟是如何展开,倒下的那盏却是阵界生门所在,而张曼成原本依靠两灯互补互惠,精血源源不断,此一番就只剩下死门涌动,性情大变,狂躁斐然。

  这时陈到已退至墙根,看到张曼成剑走偏锋,脚踏若虚,一只白虎隐约显其身后,豁然开口惊道:“原来是你!”张曼成更不答话,瞅准陈到胸口,一剑便刺了过去。就听“扑”的一声,剑中目标,鱼贯而入,直插进陈到肋骨深处。

  郭嘉看到,倒吸一口冷气,却见陈到突然伸手握住张曼成提剑之手,大喝道:“赵公明特来收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