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宛城遇险
欠十斤2019-06-20 15:472,527

  不知何时郭嘉已昏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株白杨之下,看看自己并没有缺胳膊断腿,反而回复了不少力量,脑袋里的阴沉之感也都一扫而空,难道之前所见所闻都是梦境不成?郭嘉嘀咕着,突然想起那道符咒,赶忙伸手翻看,却踪迹不见。这才意识到地府一行绝非虚幻,身后的涓涓细流之声仿佛迷途中的忘川河,不由得想起牛头马面,还有那奈何桥边的孟婆。

  既然应允了孟婆,就要有所行动,郭嘉心想,只是袁术其人自己从未见过,且听闻他与堂兄袁绍都是朝堂中非常了得之人,自己一介书生,无权无势,怎能轻易就扳得倒他呢。越琢磨越觉得难上加难,除非假手他人,否则别无他法。既然如此决定,当可投奔袁术对头,设法伏之便是。

  转念又一想,袁术其人究竟如何,自己丝毫不知,道听途说之言也不能尽信,虽然和孟婆有过盟约,但终归不能是非不分,然而听那孟婆之言,袁术既是颛顼之子转世,必不会是碌碌无为之辈,不如前往其封地淮南一代看看当地民生如何。况且并没有和孟婆约定时日,自己又是死过一次之人,想通了此节,郭嘉心境豁然开通了许多,遂起身拍拍身上尘土,向淮南走去。

  这一日行至宛城地界,陡见一伙人撕扯在一处,有心避开却为时已晚,就听为首一人高声喊道:“那边又过来一个,快去给我抓来。”说着一指郭嘉。这群人并非官兵打扮,郭嘉心中一惊,莫非是遇到贼人不成。刚退了几步,就被人擒住绳捆索绑在人群之中,只见被服的尽是些普通百姓。

  原来宛城已被黄巾贼将张曼成占据,那张曼成本是张角一员副将,后张角落败,他便逃了出去占山为王,号称“神上使”。手下有三员猛将,自诩“三圣使徒”,分别为赵弘、韩忠、孙夏。自从杀了宛城郡守,便据为己有,拥兵数万,妄图割据一方。

  不久张曼成听闻张宝被皇甫嵩围困,本欲出兵相救,却打探到朝廷已遣上将朱儁带兵五万前来征讨,遂与众将商议如何应对。

  赵弘上前言道:“宛城粮广城坚,自可御敌,奈何我部人数不足三万,又操练不足,恐不能持久。”

  韩忠接着说道:“现地公将军被困,末将愿请五千兵马轻装简行,连夜赶往救之,凭我手中长刀,不出数日定可护送地公将军安然返回,到那时纵有十万军马又有何惧。”

  “不可,”孙夏打断道,“皇甫嵩绝非等闲之辈,手中双锏名为‘登云’,更是削铁如泥的神物,赵将军此去若无万全准备,恐难以成事,若侥幸救得张宝,随行人马料想必是有去无回。”

  “此言差矣,”韩忠应道,“地公将军一人就足以抵过万人,况我等皆为其兄长部下,怎可见死不救。”

  “非也,”赵弘见二人争执,赶忙接话道,“韩将军稍安勿躁,我等并非没有出兵之意,实乃今时非同往昔,万不可草率行事。”

  张曼成听后见众人各有道理,一时间难以决断,这时又有一人抬步上前言道:“在下有一法,上使可愿听否?”张曼成定睛观瞧,原来是谋士阎忠,只是此人计谋时灵时不灵,且听他说些什么,于是笑道:“有话但讲无妨。”

  “是,”阎忠微微一施礼道,“诚如赵将军所言,宛城之坚足以应敌,此一点上使尽管放心。当今天下动荡,百姓流离失所,各处均非安逸之地,在下原为凉州人士,也颠沛至此,况天下人呼?现城外流民甚多,上使若能招来,言朝堂之昏暗,世间之险恶,加之粗食裹腹,焉有不为上使卖命之理?此可解城中短兵少将之困。”

  “嗯,”张曼成点点头,“此计甚妙。”

  “再说那兵困张宝的皇甫嵩,”阎忠接着说道,“乃安定人士,出身将门世家,早年与在下有过一面之缘,曾评此人为国之栋梁,今在下愿往其营中以探虚实,或可乱其军事,以张宝之能,必可见机行事。纵使在下无计可施,也定设法救张宝逃出天命。”

  没等张曼成答话,韩忠却眉头一皱朗声问道:“既然先生评说那皇甫老儿为国之栋梁,却为何今日沦落至此?先生观上使为何人?又可否品说一番在下的长短?”

  阎忠听罢心中一惊,抬眼看了看张曼成,见其闭口不答,猛地哈哈笑道:“相人之术古来有之,十人有九者只为一饭尔,将军岂能尽信?诸如皇甫嵩这类官人,又有哪个不爱听‘栋梁’二字的呢?”

  “先生倒是圆滑的很呐,”张曼成微微一笑,“此次就辛苦先生一趟,事成之后,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哈哈,”阎忠却笑道,“上使却小瞧与我了,在下又岂是贪图富贵之人,只愿为天下百姓推翻混乱朝堂,于愿足矣。”说罢昂首离去。

  第二日,张曼成便命众人于各处拦截流离难民,原是想好言相劝,不想手下兵丁却是肆无忌惮,为邀功请赏,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扣押起来抓进城去。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郭嘉根本没有开口的余地,三两下就被绑在百姓当中。

  进的城后倒也没受什么罪,自有将领模样的人前来众人面前演说一番,跟着便发放糠饼,还真有人当即表示愿意留下共抗官兵。余下之人却不释放,只关在牢房之中,定时会有人来陈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之名号,翻来覆去总是以往张角蛊惑众人的说辞。

  一连两日皆是如此,每天都有人“弃暗投明”,也有新进抓来之人,郭嘉混在其中,虽说吃住艰苦,但总没有委曲求全之意,在他看来,人可以死,气节不能丢,倘若答应了迎敌,那便是与朝廷官府作对,这一点他是万万不肯做的。

  这日半夜,忽然喊杀声骤起,郭嘉本已在梦中,根本不知什么情况,就听牢外有人惊慌喊道:“朱儁打过来了。”原来朱儁领兵已攻到城下,众人慌作一团,不知如何时候,却听到人群中一人高呼:“官兵已至,贼人必亡,快随我杀出去啊。”郭嘉放眼望去,只见那人约莫十八九岁年纪,胸宽臂长,一声大喝便扯断围栏,跟着一掌拍倒前来查看情况的牢兵,捡起钥匙就把众人释放出来。

  郭嘉一见此景赶忙奔了过去说道:“壮士,你这是要把他们往死处赶啊。”

  “你什么意思?”那人狐疑的看了看郭嘉,一把抓到身前喝道,“看你细皮嫩肉,难道是贼人的奸细不成?我救大伙出去,怎会害了他们。”

  郭嘉应道:“百姓留在此地,待官兵打将进来,到时说个明白,自会放了出去,若陡然冲出牢门,贼寇品行不一,怎知大伙不会与官兵相通,定然除之以绝后患,岂非大大的不妙。”

  “哎呀,”那人大叫一声,“如此是好?先生教我。”

  郭嘉稍一定神,指着地上刚刚被打晕的牢兵说道:“你我换上这身衣服,若能尽快寻得此城中贼人主帅,必可救城中百姓,此乃擒贼擒王之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