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鬼道阴兵
欠十斤2019-06-21 15:332,222

  郭嘉二人换好衣服,便匆匆赶了出去,行至不远,那人却突然站住脚步低声说道:“我看先生并无多少气力,还是留在此地,免得惹祸上身,我一人前去足矣。”

  “不瞒壮士,在下的确手无缚鸡之力,”郭嘉小声应道,“只不过壮士勇力过人,又侠义心肠,在下有心结识,况且我观贼寇占据此城已非短日,必定有所防备,此行若有差池,在下口舌之辩也好有个照应。”

  “好,我就结识先生了,”那人答道,“在下姓陈名到,字叔至。”

  “在下郭嘉,字奉孝。”郭嘉赶忙道,“此处并非谈论之地,速速离开便是。”

  虽然身穿贼服,两人却也不敢走的光明正大,转弯抹角终于来到郡守府衙,只见四周布满守兵,门口还有多出几人。陈到看了片刻,寻思着就要杀将进去,忽见大门处出来数个贼兵压着一人,径直向后巷走去。陈到感叹一声低声说道:“跟我来。”

  说着潜进黑夜,跟着那几人来到一所别院之中,待押送之人离去后,只留两人看守门户。陈到看此情形,便带着郭嘉从后院围墙处翻了进去,不用问他必是见到了相识之人,郭嘉心想。的确如此,那被压之人名为秦颉,乃宛城郡守褚贡的侍从,小有胆识谋略。陈到年少时,家中贫困,幸得褚贡的多放照顾,这才勉强度日,秦颉就是随行之人,故而认得。

  待二人偷偷溜进屋内,见秦颉一人孤坐案边,双肩微颤,似有哽咽之声。陈到上前两步拜倒在前:“秦县尉,进来可好?”

  “啊,”秦颉忽听有人这般称呼,慌忙肉眼观瞧,只觉面前之人有些面善,并不认得:“壮士何人?张将军吩咐之言,我定会办到,不知又有何要事?”

  “张将军?”陈到犹豫了一下,立刻辩驳道,“我二人并非张曼成之人,我是陈到啊,昔年你还曾到过我家中给过钱粮。”

  “啊,是你。”秦颉仔细看了个明白,赶紧走到门边处打探片刻,这才拉着陈到走进内室言道:“你可是城外那个不知死活,非要上山擒虎的陈到?”

  “正是小人。”陈到答。

  “哎呦,”秦颉有看了看,惊喜交加,“没想到啊,这些年你跑什么地方去了,都说你上山打虎,就再也没有下来,你母亲每天念你的很呐,你走的时候可只有十岁光景?”

  “啊,”陈到惊道,“我母现在何处?大人可有见过?”

  秦颉摇摇头:“自从那张曼成打进宛城,我就再也没有出过城门,你母兴许逃难了出去也未可知。”

  “哎,”陈到叹了口气,“我于八年前确实有心上山打虎,当时年纪尚轻,原想着有大虎必有小虎,抓只小的也可卖些钱粮,不想遇一道人,号曰“玄坛真君”,竟留我于他处学艺。山中无日月,这一晃就是八年,前日师父突然唤我,说我家中有难,迟则有变,临行前特别叮嘱我说要先救城中百姓,家事便可无恙。”

  “所以你故意被他们抓了进来,又借机杀出牢去?”郭嘉连忙问道。

  “正是。”陈到点点头。

  “这位是?”秦颉看着郭嘉有些犹豫。

  “先生莫怪,”郭嘉应道,“在下郭嘉,原要前往淮南投奔亲戚,不想路过此地,就被贼众给抓进城来。”

  “哎,”秦颉摇头道,“真是作孽。”

  “先生怎么不设法逃出城去,也好向朝廷求取救兵。”陈到发现秦颉屋中极其简单,只有一案一床,想来生活也是十分清苦。

  秦颉沉默了片刻这才幽幽的说道:“张曼成带领贼众初到宛城,郡守与我商议,本欲提兵迎之,奈何遣将一一被斩,并扬言若不出城受降,城破之时便是屠城之日。本地守军本就所剩无几,战将全无,只得开门请降,以保全城百姓。不想那张曼成进城之后,提枪就把褚贡给挑了,声称郡守据城抗敌,累死了他几匹战马。我一看自己竟应了这么一伙人,不得已只得委曲求全,周旋在他们中间,只为可以给百姓说上几句。”

  郭嘉听后心中一阵感慨,“方才牢中大乱,想来必是朱儁攻城初时,贼兵尚有一阵慌乱,哪知我二人刚走开不久,就发现城内井然有序起来,各部救援和补给错落有致,在下心中倍感疑惑,也不由得对那守将张曼成生出几分敬畏。如此看来,在下这敬畏之心倒是用错了地方,真是失礼。”说着深深作了一揖。

  “无妨,”秦颉摆摆手道,“你这又是何必,说起用兵,那张曼成也确有一套,手下更有号称‘三圣使徒’的三员猛将,各个也都武功了得,我看他们要打上几个来回,才会见分晓。”

  “哦?”陈到怒道,“我去会会他们。”说着就要冲出去。却被郭嘉伸手拦住,转而轻声问道:“方才见先生从府衙出来,莫非是在商议什么守城之计?”

  “正是,”秦颉答道,“张曼成自诩“神上使”,此时虽有大军临近,却一点也不慌张,刚才叫我过去,便是吩咐我好好安抚百姓,免得他分心应敌。”

  “嗯?”郭嘉一愣,“府衙周围站满贼众,按理不会如此,此刻当是用人之际,他一武将,岂会用的这许多护卫。一想到护卫二字,不由得心头一颤,难道……有什么蹊跷?”

  “这个嘛……”秦颉答道,“听闻天公将军张宝有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那张曼成也跟着学了几手,刚才在我面前特意提到,他要搬十万天兵前来助其守城。莫非周围那些贼兵是为他守阵的不成?”

  “必是如此。”郭嘉道,“此乃鬼道借兵之术,在下也只是有所耳闻。”

  “何意?”秦颉问道。

  “借兵之术有六道之说,”郭嘉答道,“分天道、地道、人道、鬼道、无极道和枉生道,方才我观府衙外人群排布,又想到那张曼成特意要先生你看管好百姓,必是要用那鬼道借兵,以百姓之躯唤恶鬼之徒。”

  “啊?”陈到大惊,“还有这等奇事?我现在就去杀了那张曼成,以防百姓无辜受难。”

  “诶,”郭嘉又伸了伸手道,“此术施展,需用时日,以奉孝之见,可如此这般,事可成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