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鬼兵难挡
欠十斤2019-06-24 15:332,525

  中午过后,日头渐渐偏西,正是从西门攻城的良机,朱儁整治军马,再次来到宛城城下,郭嘉三人也都随军而行。就见城上锦旗招展,守军严阵以待,似乎张曼成的死对他们没有一点影响。

  众将正在观望时,只见城门打开,一将跨马而出,立于护城河之前,耀武扬威高声喝道:“我乃翻天使韩忠,谁敢与我决一死战?”朱儁瞧见,心中颇感疑惑,昨日兵临城下,叫阵数次均无人应战,怎的今日竟主动出城挑衅?正在思量之间,身后一人绕到近前朗声道:“小人愿去砍下此人首级献与将军。”

  朱儁一看是陈到,顿时颇感失望,自己所帅军将也有能征惯战之人,竟让他抢了先机,正欲点头应允,却听得又有一人站出队列高声道:“陈壮士已立大功,这次就让末将前去会一会这个贼人。”视之,乃帐前都尉高顺。陈到原本战意甚浓,忽听高顺言语,继而说道:“在下可不是为了什么功劳,只为斩尽逆贼。”

  见二人争执不下,谋臣徐璆上前道:“昨日陈英雄搅的城中鸡犬不宁,甚是疲惫,此时应多加休息,回复气力才是上策,待大军挥动之时,更可冲锋陷阵,以一敌百。”

  陈到还要争辩,却见郭嘉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遂点头称是站了一旁。朱儁微微一笑,手握令旗道:“高顺听令,命你前去应战城下狂徒,盼你斩敌立功,以震军威。”高顺领命,提枪上马来到阵前。

  此时韩忠见朱儁大军许久没有动静,正自暗暗得意,却见一将飞马持枪来到近前,于是高声喊道:“来者何人?我大刀之下从不斩杀无名之辈。”高顺哼了一声:“认得你高顺爷爷吗?”韩忠一听,顿时勃然大怒,挥刀催马二人便战在了一处,两遍擂鼓一时间响彻云霄。

  那高顺生于冀州,后随父母移居兖州,再转到幽州,前十年都在不停的变动住处,高顺虽不明原因,却也从未有过怨言。不久父母病亡,留下十岁的高顺靠乞讨度日,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也习以为常。

  这一晚夜间,忽然梦见一位双目失明的白发老者,对高顺说道:“你是战国末年燕国高渐离的后人,可去易水河畔清凉山悬空洞中寻得武学兵要。”言罢便飘然不见。高顺醒来,依言所至,果见洞内藏有竹简数百,后数年便居于此处刻苦修习。到黄巾事起,高顺已长大成人,多见贼寇掳掠百姓,遂毅然决定参军以安黎民,这才到了朱儁的麾下。

  此刻高顺与韩忠激战正酣,陈到初识还对这两人不以为然,片刻之后,看那高顺长枪章法有度,一挑一刺,一劈一架均有绵长韵味包含其中,招式层出不穷;再看韩忠,刀法凌厉,张弛有度,武学造诣绝不在张曼成之下,昨日自己是看破了张曼成的底细,才得胜而归,这时若是自己对阵,恐怕还不如高顺得心应手,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点头称是。

  不知不觉二人已斗了近五十个回合,却说高顺自从军之日,还是首次遇到如此劲敌,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忽然天色突变,一时阴云密布,狂风骤起,夜幕好似提前降临,而城下两人并没有丝毫的懈怠,仍旧是你来我往,打的是难解难分。

  朱儁站在后军之中,眼看高顺手中长枪犹如蛟龙一般龙飞凤舞,赞许的点了点头朗声道:“来啊,点上火把,已壮高将军之威。”正说话间,高顺猛然发现韩忠腋下漏出一处破绽,便顺枪刺出,韩忠慌忙挥刀抵挡,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长枪正中肩头。高顺心中暗喜,却发现枪头再不能前进,想是韩忠护甲精良,遂又一用力挺。

  韩忠没有想到高顺力道如此之强,受此一击,一时竟难以抵御,赶忙抽刀将高顺长枪拨开,拍马便往城南逃去。高顺眼看韩忠要走,更不多言,大喝一声追在身后。

  郭嘉眼见此景,天空又是不同寻常变幻,当即脱口而出:“恐防有诈。”

  陈到闻言,立刻迈上一步道:“在下愿前去接应高将军。”此时他已对高顺心悦诚服,听郭嘉之言,担心有失,遂上前请命。

  朱儁点头应允,见陈到已上马尾随其后,心中稍有安慰,却也犹豫韩忠为何会逃亡别处。就在此时,忽听东北处喊杀声陡起,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不知从何处冒出无数兵马,直扑己方阵地。就听有人大声呼喊:“鬼啊,阎罗王派兵来了,快跑啊。”

  只片刻间,阵脚已乱,郭嘉听到叫喊,赶忙定睛观瞧,借着灯火,就见突然出现的贼众竟全都面无血色的鬼道阴兵,手拿刀剑肆意挥砍,犹入无人之境。朱儁之兵虽奋力抵抗,却也难以招架,那鬼兵气势磅礴,阴森恐怖,个个都好像刚从墓地中爬出来一般,定要把面前活人斩尽杀绝,一同带入阴曹地府之中。郭嘉心中大骇:“张曼成已死,又是何人在做这鬼道借兵的妖法?”

  这时候,宛城城门大开,赵弘领兵也冲了出来,朱儁一看不好,立刻鸣金退兵,奈何那鬼兵实在凶猛,似无疼痛可言,眼泛红光,直杀的官兵血流成河。撤出三十里,大军才稍加安稳,这一仗折损三万余人,看着逃出的将士一个个惊慌失措,所剩兵马也就只有一万多人,朱儁坐在简单搭起的帅帐之中,悲伤痛心,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

  高顺此时也赶了回来,此情此景,厉声怒道:“定是那韩忠故意卖的破绽,引我跟了他去,让我军分心观其动向,自有人引兵从侧路杀出,好使我们猝不及防,真是歹毒至极。”

  “高将军莫要动气,”徐璆应道,“兵者,诡道也。此计谋原不足为虑,我军阵势并无可乘之机,只是那助贼之兵甚是诡异,如洪水猛兽,毫无感情疼痛之言,想我军兵锋再胜,也难以招架,故而才有此一败。”

  朱儁沉默不言,徐璆接着说道:“具秦县尉所言,城中原有贼兵三万余人,我观那奇兵似有七八万之多,现在看来宛城内当有十万兵将。而我军现所剩怕是难有两万,不如奏明朝廷,以待援军,再从长计议。”

  “哼,”朱儁愤慨喝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打得我们溃不成军。”

  “这个……”徐璆不知,左右看了看旁人,秦颉应声答道,“此乃鬼道借兵之术,此法奉孝略知一二。”

  “哦?”朱儁转向郭嘉,“奉孝为何不开口详加述说?”

  “非也,”郭嘉听后赶忙答道,“非是在下有意隐瞒,实是想不通其中原委。自陈兄斩杀张曼成,那借兵之术应已破除,而此时又再次显现,定是有人继续施展妖法。以奉孝揣测,若不设法除去此人,鬼兵恐难以抵挡。”

  “将军,”秦颉听后开口说道,“此时城中应是赵弘总领城中兵将,韩忠孙夏为其左右,三人号称‘三圣使徒’,赵弘颇有胆识,韩忠勇冠三军,孙夏略有谋断,但我观此三人绝不会使这神通之术,定是来了外援。”

  “到底是何人所为?”朱儁听闻,嘴里小声嘀咕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