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王府盗龙蛋
汐颜兮梦2019-07-25 12:131,710

  据说,御王冥北凉三年前和王妃生下一个病肉,一出生遍沉睡不醒。

  冥北凉为了救肉肉子,派人寻访四海八洲,找到一颗龙蛋,这颗龙蛋能起死回生,还能滋阴补阳。

  于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拓跋紫铁索飞墙潜入御王府,准备盗出这颗龙蛋,回去治她爹爹的肾虚阳亏症。

  这颗龙蛋现在就供在御王府的最高阁楼上——滕王阁上,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绝对是上补之品。

  拓跋紫娇小的身子隐藏在黑暗之中,训练有素的躲过御王府层层守卫,很快就来到了滕王阁上面。

  “呃……好热……快受不住了。”空气里传来女子妩媚低吟的声音。

  拓跋紫赶紧隐身在暗处,悄悄往王滕王阁最顶部望去,只见露天的个楼上放着一张两三长米的软榻。

  一名姿容上等的女子站在软榻边,身上只罩了件乳白色的薄纱,隐约的还能看到里边如雪般的肌肤。

  不知是何原因,软榻四周围放着玉质炭炉,只余下一个缺口可以上榻,炭炉里燃着的是上好的金兽炭, 将榻边的女子烤的闷热难耐。

  今热的缘故,女子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红晕,娇艳欲滴的模样肉,真是让男人看了就忍不住对她疼爱一番。

  拓跋紫刚这么想,就见滕王阁里头走出一位妖异的男子,她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袍上用金线绣着祥龙飞云,挺拔的身姿,威严、尊贵,充满王者的霸气。

  最惹眼的是她眉间的一团黑色的火焰印记,衬托着他那俊美无双的面容妖异又邪魅,他从滕王阁里走出,却仿佛如同从天外飞踏而来,风姿绰约,妖孽不凡。

  他边走边优雅地脱下了外袍,随手扔在一旁,露出了他宽肩窄腰的完美身姿,很快来的软榻前,睥睨着女子。

  女子脸色红了红。

  躲在暗处的拓跋紫老脸也是一红,心想我是来到龙蛋的,你们该不会要给我表演现场版的活春宫吧?

  不过,男的俊,女的靓,彼此的身材看着都是一级棒,这样的活春宫,看一下,应该会是一种很棒的视觉享受。

  这样一想,拓跋紫便厚颜无耻的将窝在暗处的身子,悄无声息地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眼睛瞪到最大,直勾勾的盯着软塌前的两人……

  “把衣裳脱了。”果然,好戏开始了

  冥北凉淡声命令,如同深海寒潭般的眼眸不见一丝情绪波动在里头。

  楚柔柔乖巧听话的把薄纱褪去,上身只剩下一件浅色肚兜,寸寸雪白色的肌肤露在外面,香艳至极。

  “躺上去,背对着本王,躬着身子”冥北凉再次面无表情的命令。

  这样的姿势已经做了三年,楚柔柔一点都不生疏,很快就躺到床上,躬着身子背对着冥北凉,如瀑一般的秀发披散在软榻上,香艳指数再度飙升。

  拓跋紫看得暗暗咋舌,真是一个销魂美艳的人儿,只是这个应该是那什么御王的人也太懒了吧,要临幸一个这样销魂烛骨的美人儿,居然把前戏省了,还是直接让人摆好姿势。

  这会不会有点太委屈美人了!

  正在心中暗叹不够精彩之际,冥北凉大掌对着滕王阁里面运用掌力,五指一收,一颗巨型蛋从里面飞了出来。

  龙蛋!

  拓跋紫激动的差点叫出声音来。

  龙蛋飞到冥北凉手中之后,他走到软榻前,将龙蛋放在楚柔柔的肚子前。

  楚柔柔躬起的弧度刚好可以放下龙蛋,她双手一收,就将龙蛋抱在了怀里。

  呃,这是神马情况?

  拓跋紫不解的眨的眨眼,就见冥北凉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楚柔柔和她怀里的龙蛋,没再有任何动作。

  过了许久,龙蛋依旧如往昔三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楚柔柔忍不住自责道:“柔儿没用,三年了,还是未能孵出我们的孩儿。”

  “不怪你。”冥北凉淡声道。

  拓跋紫被雷住了。

  这两个人不是来这里上演活春宫,而是来孵蛋的?这个御王和他的女人生出来的不是一个病儿,而是一颗蛋!

  所谓寻蛋救儿,其实是在掩耳盗铃!

  “凉,也许是我们方法不对,不如把炭炉都撤了,你上来与我一起……我们的孩儿知道他父王那么期盼让他出来,肯定会……”

  “纯阴才能把它孵出来。”

  不等楚柔柔说完,冥北凉打断她的话,不给任何她可以借机提出两人亲密的机会。

  楚柔柔委屈的抿着樱唇,眼里波光粼粼,好不惹人可怜的样儿。

  名义上她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妃,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冥北凉只不过是把她当做孵蛋的工具罢了。

  这些年,从未临幸过她。

  一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破蛋,她一点都不想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