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哄美人一笑
兔儿爷121382019-06-12 12:272,185

  凤瑶命黎儿叫住冯朴,因说:“你随本宫来,那那人参你自拿家去吧,也省的本宫派人再跑一趟。”

  冯将军随凤瑶来在仪元宫,凤瑶命黎儿拿了人参给冯将军,又说:“若是用的好,只管来取。”

  冯将军忙跪下谢恩不提。离了仪元宫,依旧往许洛那里去了。

  凤瑶刚刚坐下喝杯茶,九王爷就提着一个鸟笼来了。里面是一只全身雪白,只头上一撮红毛的鹦哥,那鸟也不怯生,乌黑溜圆小球似的眼睛看着人。

  “瞧瞧,本王新得的鹦哥。”说着就把鸟笼放到凤瑶面前的桌上。

  凤瑶皱了皱眉,“放桌上做什么?扑腾到水里怪脏的。”

  九王爷一边说着,一边逗那鸟,“你瞧啊,这鸟可灵性的很。来,问王妃安。”

  “王妃万福。”那鸟像小孩子声音似的说。

  “给王妃唱个戏曲。”

  那鹦哥真个咿咿呀呀的唱起来:“ 我与你春日早起栽花戴,寒夜挑灯把谜猜… ”唱的有鼻子有眼的,很是工整。

  这鹦哥的这几句,正应了那日之事,所以凤瑶难免羞涩,脸上渐渐起了红晕,笑骂:“教的个鸟满嘴风流话,可谁给它做娘子去?”

  九王爷笑嘻嘻的看了看凤瑶,随心吹起了口哨,那鸟随着哨声,一边张着翅膀像人的两只手一样摆动学人跳舞,头也左右晃,跳到兴起还转身抬脚的很是好看。

  凤瑶被这鸟逗乐了,随手拿了桌上的一块儿水果给它放到食盆里,那鸟扑棱着翅膀点头,那意思像是在磕头,“谢王妃赏。”

  凤瑶一边逗着这鸟,一边笑说,“这鸟怕不是灵鸟吧,有名字呢么?”

  “还没取名字呢。”

  “我看它颇有灵性就叫莺仙吧。”

  “你喜欢就好。”

  “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个灵鸟?”

  “前儿我看你思想家人,寻思给你找个玩意打发时间,可巧许洛就说有这么只鸟,我叫人寻来的。”

  “哪里寻的?瞧这鸟世间罕有,人家怎么舍得给你?”

  “嗨,是许洛的一个朋友,依他说这人犟得很,若不是朋友之间见也难见到他的鸟,就是以千金去买,他也不放在心上,因此我教许洛备了些礼品,又再三以情感他,他这才将这鸟送给咱。”

  “都说万物有灵,若不是他这样痴人,怎能养出如此灵性的鸟呢?”凤瑶感慨道,又吩咐“黎儿专门给这鸟添食,添水,每日里细细的照料。”

  黎儿满口答应:“是。”

  “我刚在母妃那边,冯朴就来了,听他说起冯老将军身体不大好,他媳妇也身体不好,我把那人参给了他两根。”

  “我原知道他来,本是许洛寻了这鸟,我想请许洛吃酒,要他来作陪的。”

  “我和母妃说起,端午节宴请老将军一家,可我想到,自来陈国,这大臣们的妻子我还不认得呢!若不是母妃提起,我还不知道冯朴成亲了呢,依我说,端午咱们干脆请众臣与妻子赴宴,如何?”

  “也好。”九王爷倒是没什么意见。

  两人商量定了这事,凤瑶写了许多帖子,九王爷命人给那些官员都送府里去。

  却说这鸟喜好和侍女们拌嘴玩,常常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因此凤瑶自有了这鹦哥,每日里也不觉寂寞,心中渐渐地舒畅起来。先是这仪元宫里渐渐上下都喜欢这鸟,后来太妃也听说了,来凤瑶这里特意看过,喜爱的不得了,将自己的一个茶杯赐给它盛水喝。

  却说那日冯朴从凤瑶这里领了赏赐,一路到许洛那里,“这是王妃刚赏的千年人参,说是给老爷子补身体用的,我想老爷子原用不了这么许多,不如给你一个吧。”

  许洛拿过来一看,两根已经成了人形了,“果然是上等之物,即是王妃给老将军的补身体的,我要它做什么?”

  “你留着吧,这东西可是难得的很。上次你说用什么人参做什么药丸,能护着嗓子,你拿去用吧。”冯朴把人参放下就走,许洛追出来,冯朴已走远了。

  冯朴出了宫门,坐着轿子往自家去了,到家去老将军那里请安,说了凤瑶赏赐人参的事,老将军叩头谢恩,因说:“即是也给你媳妇的,你就割些给她送去。”

  冯朴依着老将军果真割了一块,出了老将军的房门,叫身边的小厮,“给夫人送去,说是王妃赏她和老爷补身体用的,若是不够再去老爷那边拿就是。”

  小厮答应着去了,正好有人报说,“关宏才前来拜访。”原来这关宏才是那日郑易的酒宴上的一个人,他看冯朴为人风流,所以有意结交。

  冯朴听说他来了,忙去正厅会客。“关大人,快请坐,上茶。”

  “不必麻烦,将军可有空?若是有空,咱们去醉仙楼饮酒去可好?”

  “怎么没空,正想着日子枯燥无味,不知怎么打发时光,咱们一同去就是了。”

  两人一同往醉仙楼去,到了那里,两人上了雅间,不一会儿,就有两个酒童上来伺候,冯朴看此不是上回那个童儿,“上次伺候本将军的那个小童呢?”

  其中一个小童就说:“他回老家去了。”

  冯朴听了心中一怔,他们这些童儿都是缺衣少食的穷人家的孩子才做这个勾当,好好的,怎么会回老家?

  关宏才指着冯朴身旁的那个童儿说:“你瞧他粉雕玉琢的也是副好相貌,那童儿没福气,走就走了吧,你若有喜欢的,我帮你做个见证,替他赎了身,好好的带在身边,每日里瞧着也心情舒畅。”

  冯朴听他这样说,仔细瞧瞧这童儿也不错,便笑嘻嘻的搂着饮酒。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关宏才因说:“将军是王爷身边的红人,往后还要多提携提携在下。”

  冯朴拿起酒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淡淡的说:“大人别这么说,冯某一介武夫,您关大人又不去军营,啊?哈哈…”

  关宏才笑道:“将军肯美言几句,也是关某得造化了~”

  冯朴叹了口气,关宏才忙问:“将军万事遂心的时候,怎么也唉声叹气的?”

继续阅读:第八章:劝王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九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