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劝王爷
兔儿爷121382019-06-21 11:402,122

  冯朴搂着小童捏了捏他的脸,苦笑道:“蒙你还看得起我。”

  关宏才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颇有些豪气的说:“将军乃名门之后,虎父无犬子啊,我看将军将来定能有一番作为!”

  冯朴被他的豪气感染,也举杯与他一同干了,关宏才说:“自那日宴席上见到将军,关某便视将军为知己,若是将军不嫌弃,愿与将军手足相称,关某请将军为兄,不知…?”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把短刀,打开拿身边小童的头发往上一放,吹了一口气,头发断成两截,恭恭敬敬的递给冯朴,“一点薄礼,将军笑纳。”

  冯朴接过短刀,笑道:“劳您破费。”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敬兄长一杯,”关宏才又饮了一杯酒,冯朴也拿起酒杯喝了,两人酒至半酣,冯朴已有些醉意,关宏才趁机问:“兄长,王爷此次要咱们把田亩数实报上去,意下何为?”

  冯朴迷迷糊糊的笑说:“王爷想敲打敲打周相辅,你知道,这王爷未来时…”

  关宏才会意,“那兄长此次…?”

  冯朴凑过头去,小声说:“这实报上去的,还不就是咱们的吗?”

  关宏才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兄长醉了,还是回府去吧。”叫童儿搀着,送冯朴回府去了。

  明恩殿里,凤瑶在旁研墨,九王爷铁青着脸色看奏折,“一个个都是浑人!”

  “怎么了?”凤瑶忙问,就有一两件不顺心的事,也不至于如此啊,这都骂的谁?

  “你瞧瞧,这上报的数,这或多或少,总差不多,可见定是串通一气了!”

  “糊涂点吧,王爷何必治这个气,先缓着些,这也不是一日能成的,我倒是觉得这田亩之数不是最要紧的,百姓能保证有田可种不就行了,这朝堂中,倘若哪个臣子出了事,这何人去补?”

  九王爷听她如此说,不禁对她刮目相看:“你在深宫中竟能看前朝如明镜?”

  “以史为镜。”凤瑶神秘一笑。

  九王爷拉她手一拽,顺势拉去怀里,坐在腿上,凤瑶手里研着墨,不提防被一拉,墨就溅了出去,凤瑶的手上也沾了几滴,九王爷搂着她没留意,被凤瑶冷不防抹了一把脸,趁他慌神,凤瑶忙跑了,走出几步,才冲九王爷摆着手笑,九王爷这才知道原来被她戏弄了。

  放下奏折去抓她,凤瑶转到柱子后面,九王爷大迈了两步从后面提着她的衣领,使劲一拽,把她搂在怀里,“让本王好好给你打扮打扮。”拿着她自己的手往脸上抹,凤瑶摇着头躲着,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一通。

  外面小太监报说:“王大人求见。”

  九王爷这才撒开凤瑶,吩咐黎儿打了水,两人净了脸,凤瑶往出去了。王大人进殿之前就听到里面嘻嘻哈哈的,又碰到凤瑶红着脸出去,便料定两人新婚夫妻定是在里面调笑逗趣,装作不知道,依旧和九王爷说新政之事。

  凤瑶出了明恩殿,因想起好长时间没见许洛了,自己爱的那莺仙还是他给找的呢!于是去许洛的小院找他。

  许洛正在那里看戏本,没注意有人进门,凤瑶和黎儿两人悄悄的走近了,“啊!”的一声,唬了许洛一跳,“哎吆!王妃怎么悄无声息的?”

  “许乐师看什么这么入神?”凤瑶问。

  “前儿王妃吩咐端午节的戏,今年比往时不同,虽都熟悉,再拿出来看看别到时错了词。”许洛合上戏本,请凤瑶坐下。

  “天下谁不知你许洛的名头,若不是宫宴,他们想听也难!”

  “王妃取笑。”

  “往年你们怎么过端午?”

  提起这个,许洛的眸子又亮了起来。“在王府里时,王爷和王妃去宫里祈福。我们这些人就都在府里吃粽子,饮雄黄,说说笑笑倒也热闹。王妃怎么过端午?”

  凤瑶想起来脸上不觉露出笑意,两眼弯起来像半月似的好看,“我们闺阁中女儿家,端午最想的就是跟着爹娘出去看赛龙舟。”凤瑶这样的高门小姐,怕人看着,楚尚书往往都是带她去江边的一个高亭那里,江边敲锣打鼓很是热闹,许多小孩穿着俏皮的衣服变着花样的翻跟头在龙舟上表演,观看的人挤人,人挨人,热闹极了。

  “要论过节,哪里也比不得盛京。”许洛感慨道,好像觉得又太绝对“毕竟那里长大的,像家一样。”

  “家?从没听你说起过,你是怎么进的王府?”凤瑶突然意识到,虽然跟许洛这么熟悉了,可还不知道他的来历呢。

  许洛苦笑了一声:“奴才只知道自己是宫里做徒学戏的孩子,爹娘具不知是哪里人,有时跟着师傅也登台唱两句,后来被九王爷看中,才调去跟着王爷。”

  凤瑶叹了口气,“想不到你命这般苦。”

  “也不算苦,跟在王爷身边比在师傅身边伺候强多了,再说,若是在外面饿死,还不如自己挣口饭吃。”许洛反而安慰凤瑶。

  凤瑶不好再伤心,恐勾起许洛的心事,便也换了笑脸:“说的也是,王爷跟我说起过那莺仙的事,还要多谢你呢!”

  “王妃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自送去我宫里,你还没见过它吧?去我宫里看看去?”

  许洛忙说:“奴才就不去了,那鸟可认人了,见了奴才就叫坏蛋,不信您说起奴才得名字它准生气。”

  凤瑶笑说:“本宫回去试试。”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许洛赶紧送出来。

  仪元宫莺仙正在笼子里用爪子顺羽毛,凤瑶走过去对它说:“臭美!”

  那鸟就说:“漂亮!漂亮…”

  凤瑶被它逗笑了,“好,你漂亮。”刚说完,那鸟就也学着凤瑶笑。“哈哈哈哈…”

  “许洛!”凤瑶突然说。

  “坏蛋!坏蛋!坏蛋!!!”那鸟气呼呼的说。

  凤瑶和黎儿都笑了,“还真是这样。”

  正玩闹的时候,玉儿进来领端午的条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九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