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眼泪的妙用
东一木2019-07-16 10:133,526

  归乐儿看过易天珞的信息,只在下面回了“多谢”两个字。

  易天珞匆匆向山顶爬去,一不小心踩落一小块石头顺着瀑布落下来。

  归乐儿一惊之下,心想难倒是他在上面,他为什么不下来亲自告诉自己,又一想也许是为了安全起见。

  她又坐在下面等了一会儿,回想着易天珞顺着瀑布而下,逆着水流而上的矫健身姿。心想他和以前那个公主应该就是这样见面的,这位公主当初一定是对易天琛死了心,对生活和未来完全无望。在她被软禁在这里,最孤单无助的时候,易天珞从天而降带给了她光明和希望。

  一个毫无自由的人看到易天珞能那样自如的上下来往,一定是心生羡慕和敬佩,一个备受冷落的人,在易天珞不断的情诗追求和痴心关爱下一定很容易被打动。所以这两个人相爱也就顺理成章,看得出这易天珞对这位公主是真爱,这位公主能有悖伦理和他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

  归乐儿看天色暗下来,起身离开水潭。心想看来易天琛没跟自己说谎,妙菱确实只是被师父关起来,除此外没受什么苦。这易天琛还算有良心,妙菱被关后他也去了归梦山庄,好有个照应。

  她总算是放下心来,接下来几天,归乐儿跟院子里那棵最高的树较上了劲。

  她想起易妙菱说她会爬树,于是就开始每天不断尝试。终于有一天她爬到了最高处,登高望远的感觉真好。她在树上四处张望,能看到院外的守卫和天琛殿那边的情况。

  归乐儿这才发现原来外面有两重院墙,第一重的高度她就难以企及,第二重更是修建的如同城墙一般,墙上面可以走人,还有瞭望台。由于地势的原因,她在院子里根本看不到第二重墙,但是第二重墙的高度是第一重的两三倍。

  她心想幸好自己没要求易天珞带自己去见妙菱,这两道墙都有人密集把守,且两道墙之间是大片空地,没有任何遮挡物,通过时一定会被发现。

  归乐儿正在暗自庆幸,忽然听到树下传来易天琛的声音。

  “你还真是胆子大,我不让你出院子,你就往高处走,难道你还能飞出去。”

  归乐儿听了易天琛的话心里有气,她背对着易天琛坐在树杈上,望着墙外的守卫没搭理他。

  易天琛忽然纵身一跃,踩着树干就来到归乐儿身后。

  归乐儿吓了一跳,差点掉下去,易天琛迅速伸手抓住归乐儿的腰带。

  “你还知道害怕?爬这么高这要是摔下去轻则断手断脚重则身亡。”

  归乐儿白了一眼易天琛,“你不在归梦山庄守着妙菱,回来就数落我。”

  “我还不是想你和麟儿,特意回来看一看。”

  “妙菱现在怎么样?她有没有受苦,你师父什么时候能让她回来?”

  易天琛抿了下嘴唇,偷偷看了看归乐儿,迟疑着说:“我看师父那意思,妙菱短时间是回不来的。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去陪着她。”

  归乐儿心里内疚不已,“妙菱现在心态怎么样?你就让我去见见她吧!我保证不和师父说真相。”

  “你见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被师父知道还会生你的气,你就再忍耐几天,我会及时恳求师父放了她的。”

  归乐儿看易天琛再次拒绝自己,又开始不理他。

  易天琛看归乐儿默不作声,故意踩着树开始晃悠,树杈不断抖动,吓得归乐儿慌忙抓住易天琛。

  易天琛趁机将她拉起来,牵着她的手,脚下却将树摇得更凶。

  归乐儿慌忙扑进易天琛怀里,死死抱着他,口里嚷道:“你这个坏蛋,真可恶!”

  易天琛张着双手笑道:“谁让你不肯理我?”

  “你把我当犯人,还想我给你好脸色,真是太小瞧我了。”

  归乐儿心想不能就这样让他的诡计得逞,谅他也不敢让自己摔下去,于是故意松开手,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

  易天琛慌忙伸手拉住她,归乐儿用力一推,二人便失足从树上跌下。

  归乐儿拼命挣扎,易天琛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让她处在上方,落地时来不及调整失控的身体,硬生生摔到地上。

  归乐儿趴在易天琛身上,有了人体肉垫都被震得五脏翻腾,易天琛在下面要承受两个人的重力,可想而知有多危险。

  易天琛惨叫连连,归乐儿赶快爬到地上,弓着身子捂着腹部缓一缓。

  附近的丫鬟慌张跑过来,易天琛立刻停止了喊叫,马上坐起来去询问归乐儿的情况。

  归乐儿心里暗自后怕不已,她原本以为易天琛会施展轻功带自己平安落地,没想到他的功夫和易天珞比起来差太多。心想自己真是高估了他的能力。

  归乐儿站起来,让那些丫鬟离开。易天琛也捂着后背站起来。

  “你怎么这么不知深浅,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不知是谁先开的头,谁让你招惹我!”

  易天琛一瘸一拐拉着归乐儿走进屋子,把衣服脱下来让归乐儿看看他的后背。

  他的后背青紫一片,归乐儿自知做的有些过分,马上让丫鬟请大夫。

  易天琛立刻制止,“算了,都是我自找的。”

  归乐儿忽然感到自己很委屈,刚才明明是易天琛故意使坏来捉弄自己,占自己的便宜。自己不过是想要反击、反抗而已。自己又不会武功,还能怎么样,虽然做得有些不妥,但也是被逼无奈,在别人眼里反倒是自己任性胡为。

  她越想越憋屈,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悄无声息地掉落下来。

  易天琛本来有些气恼她,看到归乐儿哭了,以为她在为她的行为自责,为使自己受伤而难过。

  他慌忙说道:“我知道你也是无心的,好了好了,我不生你的气还不成吗!”

  归乐儿心想这一切还不都是你易天琛搞出来的,还装什么大度说什么不生我的气,现在生气的是她归乐儿好么。

  归乐儿眼泪越流越多,易天琛立刻抱着她安慰道:“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里真的受不了。”

  归乐儿哪管这个,马上又哭出了声音,把这几天的郁闷一起释放出来。

  易天琛没有办法,只好求饶道:“乐儿,只要你别哭,除了去见妙菱,我什么都答应你。”

  归乐儿心里一动,她扁扁嘴,“那我想要自由,我要出府。”

  易天琛立刻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不过我得亲自陪着你。”

  归乐儿擦了擦眼泪,心想自己应该跟车易见上一面,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助妙菱。

  不过易天琛要是跟着,自己不能去温泉坊,倒是可以去珍宵楼碰碰运气。车易买下珍宵楼,一边营业一边对内部进行改造,说不定人会在那儿。

  归乐儿说道:“我上次和妙菱去珍宵楼,什么都没尝到就出了事,我想再去。”

  易天琛听归乐儿要去珍宵楼,迟疑了一下,归乐儿立刻泪水又涌出来,易天琛只好答应。

  归乐儿特意换上之前易妙菱给她的男装,易天琛看到后,伸手在她腮上掐了一把。

  “好个俊俏的少年,我们这次可不能泄露身份。”

  归乐儿脸色一凛,背着手装作大摇大摆的样子。

  易天琛笑道:“从背影看像个男人。”

  他们坐了一辆普通的马车来到珍宵楼,要了三楼的一个雅间。

  掌柜的亲自前来招呼,归乐儿一看认识,是车易身边的那位得力手下,上次她拿着车易的玉佩去温泉坊搬救兵,接待她的那个人。

  那人热情的招呼他们两个,没表现出认识归乐儿的样子。

  归乐儿点了菜,偷偷把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塞给那人。

  没多久那人走进来说道:“您二位点了道活鱼,还需移步到后厨亲自挑选。”

  归乐儿立刻会意,站了起来,易天琛也随即起身,看来他想陪着归乐儿。

  归乐儿又马上坐下说道:“厨房那么乱的地方,我可不想去,不如你一个人去挑选,我在这里等你。”

  易天琛有些迟疑,归乐儿立刻说道:“活鱼一定要亲自挑选,还要亲自看着他们把鱼下锅,免得被调换,这就有劳你了。”

  易天琛无奈,叮嘱归乐儿不要走出雅间,然后跟着掌柜去后厨。

  归乐儿心里有些紧张,走到门口张望,看到车易在旁边的房间向她招了招手,归乐儿心里一喜,立刻走进去。

  车易笑道:“易娘,你想见我。”

  归乐儿立刻小声说道:“是啊!妙菱为了我被师父关了起来,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好。”

  “妙菱被师父关了,她有没有受苦?”

  “我也见不到她,据小王爷易天琛说没受苦,就是没有自由。”

  “这到底是为什么?”

  归乐儿简单说了一下,车易详细问了问那奇花的样子。

  “即是因那奇花而起,我想想办法。”

  归乐儿如遇救星,“那我就指望你了。”

  车易微微一笑,“妙菱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帮助她。”

  有了车易的保证,归乐儿心安不少,忽然走廊里传来几声脚步声。

  车易说道:“易娘快回吧!小王爷要回来了。”

  归乐儿立刻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说了句,“车易,谢谢你!”然后迅速回到雅间。

  归乐儿坐下端起茶杯,易天琛就走了进来。

  “那个掌柜真是啰嗦,你是不是都等烦了?”

  “没有,我觉着刚过了一会儿而已。”

  易天琛笑道:“出来后,你的心情好了许多。”

  归乐儿心想那是因为车易答应帮忙,估计妙菱的事有希望。

  她心情不错,菜上齐后,每道菜都吃得津津有味。

  易天琛则食欲不佳,表面上不断给归乐儿夹菜,心思却不在饭菜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神里偶尔会闪过一丝惆怅。

继续阅读:第40章:如约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公主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