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相遇
陌霖落笙2019-06-13 14:453,640

  第二章

  菀宁坐在床上,连平时最爱的桂花糕都吃得如同嚼蜡。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第三天就是答应出嫁的日子。可菀宁还是心神不定的样子,若是跑了也可以,可是要是沈映雪真把手链摔了,那还怎么寻找线索呢?菀宁看向梳妆台上的铜镜,想起那日问沈映雪为何是自己,沈映雪当时回答说:因为你的气质和容貌,都是出众的好。虽说沈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沈家多年来的荣光也是不容小觑的。如果随便找一女子,很容易被看穿,引来祸端。看向镜中的女子:她肤如凝脂,双目犹似一泓泉水,干净纯洁。顾盼之际,自有一番阳春白雪的气质,让人忍不住为之吸引,却又不得不望而止步。而那冷傲活泼中又颇有娇媚之态,让人魂牵梦绕。菀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道“真的要嫁吗?”然而,没有人能回答。

  菀宁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没有办,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城郊外,还是昨天的小屋。不过,屋里只有沈映雪和江寒了。“寒哥哥,你说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会不会害了菀宁姑娘呢?”

  “我的傻丫头”江寒捏了捏沈映雪的鼻子,继而又说“绝尘大师说过命里有时终须有,他们是命定了的缘分。即使没有你,他们也一定会在一起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难道你真想嫁给宁王吗?”江寒假装生气的看向沈映雪,沈映雪急忙说“当然不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我只是觉得对不起菀宁姑娘。”沈映雪嗔怪的看着江寒说。

  “好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这件事既成全了我们,又成全了宁王与菀宁。再说了,就算是做错了。也是绝尘大师出的主意,我们最多是帮凶。好了,你快把绝尘大师给你的手链收起来。到时候,不见了就麻烦了。我去练剑。”

  沈映雪把手链收好。想通了以后,也不再纠结,

  菀宁戴着面纱走进醉花楼,醉花楼的舞妓们只见远远走来一白衣女子,身姿妙曼,气质高雅,宛如远方而来的谪仙。光露出一双眼睛便是这般的勾人魂魄,令人难以遗忘。大厅里在此游玩的宾客都盯着菀宁,舞妓们纷纷给看向老鸨,老鸨看见急忙拦住“姑娘,你是不是走错了?”

  菀宁笑着说“没有走错,我找沉香。”美人一笑,更是撩人心弦,就连见惯了美人的老鸨一时也呆住了。

  “沉香可是我们这儿的头牌,姑娘确定要找沉香?”老鸨反应了一会儿随即说到。

  “是”

  “既然姑娘知道是头牌,见头牌一面价格可不少。”老鸨见菀宁穿着素净

  菀宁将两锭金子放在老鸨的手里,问到“够了吗?”

  老鸨连忙陪笑“够了,够了。”

  “沉香姑娘现在有贵客。”一个丫鬟轻声提醒。

  “姑娘,不巧,沉香姑娘在接待贵客呢。我带你带隔壁厢房等吧!”

  菀宁也不恼,回答说“好。”

  醉花楼不愧是京城最好的青楼,一砖一瓦,皆具匠心。所到之处,尽显高雅奢华。菀宁只注意看脚下的路,却未曾留意前方。只见一白色人影迎面而来,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撞上。药味,浓浓的药味,扑面而来。菀宁用手揉了揉撞得通红的额头,抬头看向对面的人。他是个穿着一身白袍的男子,菀宁也是一袭白裙,和他的衣服看起来有些难以言喻的般配。他身高近七尺,偏瘦,若高山般独立的身姿,看起来俊逸明朗。黑色的长发一半被玉冠绾起,余下的散落在背上,微风拂起,颇有风韵。皮肤很白,看起来有些病气却又不显娇弱,白皮肤衬得五官更加分明,有棱有角。眉眼如画,衣冠胜雪,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致。薄却紧抿的唇,他没有笑,可双眸如星河灿烂般地给人以温暖的感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这般吧。菀宁眼中有晶莹的泪水流出,却不自知。她心里急促起来,仿佛多站一秒就会喘不过气来。

  “姑娘,还好吗?我无意冲撞,只是”道歉的话还未说完,哪里还见得到菀宁的身影,只有地下静静的躺着一支桃木簪。男子捡起来看向桃木簪上刻的字:菀宁。

  “好奇怪的女子。可为何感觉她好熟悉。”男子看着逐渐消失的白色身影喃喃的说道。

  蓝衣男子伸出手晃了晃“六哥,看什么呢?人都走了!难怪刚才对着沉香你心不在焉的,原来你喜欢这类型啊!”

  白衣男子这才收回目光,敲了敲面前的人脑袋,“十一,我明天就要成婚了,你还非要带我来这胡闹。现在还开起六哥的玩笑了,嗯?”

  对面的男子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穿着一身蓝袍,黑色的长发松松的绾起,相貌堂堂,高挺的鼻梁,乌黑深邃的眼睛,红润的嘴唇。手握一把玉扇想增添些风流韵味,却看起来不伦不类,稚气未脱。男子吃痛的叫了一声,可也察觉此行为有些不妥,汕笑两声说“我的好哥哥,这些年来,你为了养病静心寡欲,不曾亲近女子。我不是想让你学学,不想委屈我这未来的嫂子嘛。”

  白衣男子叹了口气说“你是知道我的身体的。不管是谁?嫁给了我都是委屈了。”

  看着白衣男子暗自神伤,十一连忙说“才不是呢?我的六哥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谁嫁了你,那是她的福气。”十一话锋一转。“六哥,听说我未来的嫂嫂是在深山之中的寺庙长大的,是个蛮横无理的乡野村姑呢!”

  “谣言不可信!再说,就算她是乡野村妇,可她只要是我的妻子我就要好好待她。”

  “得夫若此,妻欲何求?我的六哥哥,弟弟我也好想嫁给你啊!”十一搂住白衣男子打趣说。

  “你啊,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呢?”白衣男子宠溺地揉了搜十一的头。

  “走啦!”两人开始下楼。

  “六哥,你说这沈家嫡女到底长什么样呢?”

  “我不知道这沈家嫡女什么样?可我知道你母妃生气什么样?若是她知道你来逛青楼,你免不了就是一顿罚。”不满的哼声

  男子的浓眉瞬间皱在一起“六哥,不是吧?你可不能告诉我母妃!”十一向逐渐远走的白色身影喊道。

  “那要看你能不能在宫禁之前回去了。”褐色马车在马蹄声中的伴随下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话。

  “六哥!”所喊之人早已不见,只剩下一抹蓝色的哀怨身影。

  “叶沉,还不快带我回宫!”

  “是”一直守在身旁的侍卫闻声而动,熟练地驾上马车,挥鞭而去。只有被马蹄扬起的灰尘还证明着他来过的痕迹。

  沉香在厢房里见到菀宁时,只见菀宁手捂心口且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泪珠挂在脸上还未拭去,着急地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很奇怪的感觉!”意识到沉香疑惑的目光,菀宁既而又说“没什么。”

  风月场上的女子最善察言观色,见菀宁不愿多谈,捡了几件京城中的趣闻和菀宁聊了起来。菀宁不愿驳她的面子,尽管思绪万千,可也耐心听了下去且时不时应和几声。菀宁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开始细细打量这间屋子。厢房里,淡淡的熏香充斥鼻尖,香味淡逸幽远,给人舒适安逸的感觉。墙上挂着的书法作品笔法精妙,行笔潇洒飘逸,笔势委婉洒脱,尽显主人格调。花梨大理石大案上放着连珠式古琴,形饱满,黑琴面。琴上的纹路可以说明它历史悠久,但琴看起来却是新的,足以见得主人对它的爱惜。木刻的屏风和低垂的纱幔营造了一种朦朦胧胧的气氛,半遮半掩之间给人无限遐想。菀宁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好一个心思巧妙的妙人。

  沉香所说话题已到尾声,菀宁笑着开口说“明明是我来替你看病,可反倒成了你照顾我!”

  沉香瞬间紧张起来说“姑娘这样说可是折煞我了,我这条命都是姑娘救来的。别说是照顾姑娘,就算是为姑娘赴汤蹈火我也心甘情愿。当年若不是得姑娘想救,沉香早就是一抹孤魂了。”沉香的脸上尽是悲痛的神色。

  菀宁见沉香态度真诚,也不再客套。伸手帮沉香把脉,看着沉香身上新增的伤疤“医者父母心,这是我该做的。再说,富贵在天,生死有命,当年你遇到我,说明你命不该绝,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

  看着菀宁的眉头皱起来又放松,继而又皱起来,沉香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姑娘有话直说,沉香可以接受。若不是想着大仇未报,沉香也早已去找地下的族人了。”

  “你不必太苛刻自己,物极必反,报仇的事你得慢慢来。你的余毒再吃一副药就可以彻底清除了。只是当年你中毒本就伤了根基,体质自然不能和普通人相提并论,你如此强度的训练,你的身体会累坏的。”菀宁惋惜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她有满腹才华,一身才艺,却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经此遭遇。

  “多谢姑娘怜惜沉香,让我得以活下去。姑娘大恩,若是今生无以为报,来世沉香定会结草衔环来报。”

  菀宁知道再推脱沉香心中定会过意不去,便没有回答。

  菀宁拿起纸笔,写下药方,将药方递给沉香时说“三碗水煎一碗服下,一天三服,连续三天毒就彻底清除了。我再帮你开写强身健体的药方,你一定要按时服用。”

  沉香接过药方说“多谢姑娘。”

  “好了,我该走了。你一定要按时服用药!”菀宁向门外走去。

  “我送姑娘出门吧!”

  刚走到厢房门口,菀宁又看见刚才与那白衣男子相撞的地方,问道“刚才来见你的是什么人呢?”

  “姑娘说的是刚才那两位公子吧!他们分别是六王爷和十一王爷。”

  听到沉香的话,菀宁的心跳速度都加快了,问道“身穿白袍的那位公子是六王爷吧!”蓝衣服的那位明显要小些,白衣公子看起来也更像长年泡在药罐里的人。

  “正是呢!”听到沉香肯定地回答,菀宁道了声谢,拒绝了沉香要送她到门口的盛情,飞奔着向她居住的客栈跑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深星河入梦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