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当个简单的动物
青舟2019-06-18 16:165,135

  今天是郝运来到动管三局的第58天。

  作为一个人类,整日要与动物相处,还时时面临着被电击的痛苦,郝运心中怨气难平,但一来到公司,他的脸上却立刻挂上了招牌笑容,默默算计着一定让他们赶快放松警惕随时准备逃跑。

  “呀红姐,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好好哦~”

  “是吗?”红姐开心地低头照镜子,看来昨天的面膜效果不错,不禁喜笑颜开,余光瞥到郝运还傻站着乐呵,恨铁不成钢地督促道,“少站在这里贫嘴了,赶快去工作,你昨天的案件结果分析完了吗,这都是跟你的绩效挂钩的,快到月底了,我看你这排名低得很啊。”

  郝运的脸刷一下黑了,绩效绩效,我的绩效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昨天催今天催的真是头大,郝运嘟囔着拿出档案袋开始整理。

  “哟,这么早开始工作啊”,吴爱爱看到郝运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很是欣慰。也是,这个月快到月底了,郝运的绩效那么低,肯定拿不了多少工资,看他一人一狗怪可怜的,便把顺手把另外几个案件袋也递给了他,“这也一块整理了吧”。

  “啊,”郝运抬头看到眼前半张桌子都快满了,握笔的手不禁微微发抖。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吴爱爱挑眉疑惑地问道。

  “没事没事,领导安排的工作保证完成任务”,郝运哈哈一笑而过,心里却越想越气,再加上红姐之前的话,更是增添了怨恨。动管局天天就知道压榨我,奴役我…我都这么可怜了,还给我安排这么多工作…

  郝运正在堆积成山的工作中唉声叹气,突然有个怯怯的声音传入耳朵。

  “你…你好,刚刚门口…说来这里可以报案,是…吗?”

  郝运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憋得通红的脸,看起来十分窘迫。

  “是的,我是动管三局治安组组长,吴爱爱,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

  “是…是这样的,我…我的女儿…失…失踪了”,她第一次来到动管局,面对这么庄重的场合显得很是手足无措。

  “好的,那接下来详细跟我说一下经过吧”,吴爱爱指挥着郝运记录,并在他耳边轻声说,“她是乌龟精,比较胆小害羞,一会有耐心些。”

  郝运听了她半个小时磕磕巴巴的叙述,总算了解了事情经过。

  她叫江晴,失踪的是她的女儿乔烟,据江晴说自己的女儿很有出息,当年以638的高分被明德大学录取,在毕业之后又被明德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录用了,一直以来都是村里孩子心中的榜样和目标。正式工作之后,乔烟每月都会发消息报平安,可是这一个月来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发消息也不回,打电话也没人接,这是从来没有的情况,江晴心急,于是千里迢迢赶到明德来看看。

  “能带我们到乔烟的住处看看吗?”吴爱爱直截了当地提问。

  “哦可以可以”,江晴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语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感,一心想着女儿的安危。

  乔烟的住宿交了一年的房租,没有催费的问题,房东自然也并未注意到租客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

  “这小姑娘不爱交流,跟我平时也接触不多,所以真不大清楚”,房东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说着自己和乔烟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集,“也就是看房一次,签订合约一次。感觉这人有点内向吧,说话声音不大脾气感觉挺好的,怎么了,她是出什么事了…”

  “哦没什么就是债主上门要求还钱来着”,郝运打断房东喋喋不休的询问,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自己则开始寻找起线索。

  “呀呀呀,这可跟我无关了,跟他们说要债归要债,房子是我的啊,不能拿我东西,砸东西乱涂乱画什么的更不可以了,这我要报警的啊,现在都是和平年代了,不要冲动啊…”

  “行了,我要找的是乔烟,你要再不走可真不保证要出什么事了啊。”吴爱爱很烦多管闲事的人类,话真的太多了。

  郝运并没有被那边的情况打扰,他环顾四周发现,乔烟的房间很干净,40平米的房子每一处都是规规整整的,看得出来这个姑娘挺细心的,卧室的桌子应该是她的办公区,所有的书都是关于广告设计的,整整摆了两排,打开还能看到每一页都有她随笔感悟心得等等。

  “这姑娘确实挺优秀的”,吴爱爱凑上来递给他一份策划案,“抽屉里看到的,有整整一打呢,挺有想法的,要是能被拍成广告肯定效果不错的。”

  连吴爱爱这种不懂艺术的生物都称赞不已,郝运对这姑娘刮目相看,他拉开抽屉仔细翻看起来,想着接受一下高材生的艺术熏陶,但越看越觉得有点奇怪…

  “哎这笼子居然还在来着”,房东还没走反而四处检查起自己的东西来了。

  “什么笼子”,吴爱爱迅速反应。

  房东回道,“就是签订合同的时候啊,她特地加了一条要在阳台放笼子养个宠物来着。”

  “什么宠物?”

  “乌龟啊,不过看这空笼子,也不知道他的乌龟去哪了…”房东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又继续唠唠叨叨起来。

  “不对啊,她已经转化成人类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买个笼子?你们的转化不稳定吗?”郝运看这一应俱全的乌龟笼子有些好奇。

  “能够转化成人类,就不存在不稳定,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一直以人类的样子生活下去。”吴爱爱抓住了一丝线索,“或许她养的是自己还未能转化成人类的同伴?马上打电话给江晴问问。”

  几番询问后,事情又陷入了僵局,江晴表示他们整个村子都已经是成功的转化者,根本没有长时间以乌龟形体生活的同伴,至于朋友,自己的孩子多年来都是一个人,并没有听说过她有什么朋友。

  “这…段老师那边调取监控有什么发现吗?”

  “回领导,监控显示从上个月4号就再也没有乔烟的身影,至于前一天…还能看到她正常出门的录像却没有回家”,郝运总结完毕后汇报给吴爱爱。

  “也就是说,她有可能是正常上下班路上,遭遇了什么意外…对了,她的公司在哪里,调监控看看。”

  从乔烟上班的地方到公司大约需要30分钟,路上的监控数量巨大,一时之间无法完成,郝运和吴爱爱只能先等待结果。

  闲来无事之中,郝运继续翻看着乔烟的策划案,那种奇怪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来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什么地方呢…为什么这么熟悉…

  “你在看什么?”吴爱爱一脸疑惑。

  “是了,上周我好像在电视上看过这个广告,”郝运终于想起来,他兴致勃勃的拿出手机,“喏就是这个,乔烟的策划案已经拍成了广告,真是前途一片光明啊,为什么失踪了呢,唉。”

  吴爱爱仔细地看完了,“真的不错,既然总要等,不如我们去她的公司看看吧”。

  至美广告公司是业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一进去就莫名感受到紧张的气氛,郝运和吴爱爱一路走过去,所有人头也不抬继续着手头的工作,根本没人在意。

  郝运被气氛感染得莫名局促,而吴爱爱毫无感觉,拉着人就问总监在哪。在俩人伪造出一系列扯淡的身份后,终于拿到了乔烟的档案。

  “她已经一个月没有上班了,也不联系公司。我们默认她已经离职了”。

  “你们就没有担心她是出了什么意外吗?”郝运被这公司淡薄的感情震惊。

  “意外?那自然会有警察110来通知”,总监轻描淡写地说。

  “你!”这都是毫无感情的工作机器,郝运是真的痛惜乔烟在这样的手下工作。

  “先带我去她办公的地方看看,”吴爱爱打断郝运要爆发的情绪。

  穿过长长的荣誉栏走到尽头有一个电视,循环播放着员工近期优秀的广告作品,郝运拉住吴爱爱示意她看那个广告。

  总监看他们停下介绍道,“这是我们优秀员工张漾的作品,怎么样是不是很出色。”

  “张漾?”郝运回忆自己看的策划案,这明明是乔烟的啊,这俩人谁在说谎。“能一会带我们找一下张漾吗?哦,一会有个合作想要谈一下。”

  “当然可以”,总监忙点头。

  乔烟的办公桌已经被别人占用了,所有的东西都被丢到了杂物间,郝运和吴爱爱一件件翻看。“我找了她的工作本”,郝运拿起一个黑色皮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每日工作安排及会议流程,还有偶尔的心情感受。

  7月1日

  所谓有不过是姑且有之,而无却是一片虚无。

  7月2日

  泥潭深渊不可自拔。

  7月3日

  我还是想当一个简单的动物。

  “这是失踪前几天写的,这可能与那个张漾有关”,郝运看了她完整的工作记录后,便确定策划案是乔烟原创的,而张漾便是那个偷盗者。

  “现在去找张漾”,吴爱爱有种预感可能自己要找到线索了。

  张漾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地位可见一斑。

  郝运单刀直入询问她认不认识乔烟,张漾面不改色回答得很官方。

  “那咱们换一个问法,你认不认识本末咖啡的广告策划者乔烟?”

  “你在说什么,这明明是我的广告。”

  郝运哼了一声,“我们既然来这里质问自然是了解了一切,怎么样是你自己辞职,还是我把这件事昭告天下。”

  张漾有些慌乱,“你你,乔烟已经走了,你又何必这时候出头。”

  吴爱爱瞪大了眼睛,“乔烟什么时候走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我”,张漾捂住嘴。

  “你不说,我现在就把材料交上去。”

  “我不知道,是…是3号下班的时候,乔烟…自己说累了不想干了…”

  “是么?”吴爱爱两只拳头掰得嘎嘎作响,“郝运去交材料。”

  “别别,是我…我嫉妒她的才华,剽窃她的作品…然后,她很气愤…就说再也不回来了…”比起来说出事实,张漾更担心自己剽窃被曝光,明明乔烟是个内向好欺负的软柿子,什么时候还有朋友帮她出头了,“我…我就知道这么多,我这就辞职…你们别曝光我。”

  果然,有这样的领导,这样的同事,也难免乔烟写下那些话,我…还是…想当…一个简单的动物…等等,郝运突然想到一个假设,他连忙拿起电话问江晴,乌龟精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回本体。

  “一般是在我们感到不安焦虑,或者感到威胁的情况下,会缩回龟壳。不过放心,我们都会控制好自己……避免在公众场合显形。”江晴不知道这与女儿失踪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同时,吴爱爱已收到段老师监控查询结果,拉着郝运立刻回到了动管局。

  监控显示,乔烟最后出现在3号下午六点半的半山公园里,之后再无踪影。

  “她就在公园,我们现在去找她,”郝运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吴爱爱有些搞不懂。

  “一会再给你说,咱们现在赶快去。”

  半山公园很大,找起来并不容易,郝运走到公园深处一段小溪之中,冲着空无一人的树林大喊,“乔烟你快出来吧,你的妈妈很担心你,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想想家人啊,还有那个张漾她已经辞职了,你听见了吗?”

  “你确定她在这里?”

  “我是兽医,我最了解。乌龟离不开水的,既然她变成本体,又是在这里消失的,那她一定会在。”

  听到几次呼喊之后,一个乌龟试探性地慢吞吞从小溪里爬了出来,“谢谢你们做的一切,不过我已经不想变成人类了,太累了。”

  “不,不是的,其实,人类还有很多的好人啊…你不要…”郝运想要辩解。

  “不是人类的错,是我不能适应罢了,也许我这种胆小懦弱的性格,不适合这样的生活。”乔烟乌龟的形态看起来有些憨厚,但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都是低沉有力。

  郝运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在自己的家里放一个笼子,经常变回乌龟的形态生活,这一切都说明了她的不安紧张,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爆发后,便就是这样。

  “那你的妈妈呢,她一直再找你,”吴爱爱问,“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愧对我的妈妈,我让她担心了,可…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一直以来都是家人的榜样,如此灰溜溜的回去,我…我不知道如何面对。”

  吴爱爱叹了口气,“你的压力大,可你的妈妈在知道你失踪之后,又何尝不是呢?至少回去报一声平安吧。”

  半山公园里,两个人形一个龟形对话了很久,已经深夜11点了,关于那些焦虑、现实与人性的交谈还没有结束,也许这些痛苦本就是无法用言语诉说的吧。

  一月一度的表彰大会在动管三局召开。

  “好,今天来发一下奖金啊,上个月…绩效考核第一的是…郝运!恭喜,”社长郑重宣布,“郝运最近表现优异,不仅平时案件整理完成效率高,上次的乌龟精失踪事件也表现十分突出,功劳很大啊,让我们再一次祝贺郝运!”

  “鼓掌”,吴爱爱带头祝贺。

  “哼,下个月一定是我Kevin周,别太得意啊。”

  “不错嘛你”,小卞一锤头砸到郝运胸前,“一会请我吃饭啊。”

  “我也觉得”,段老师简短发言顺便蹭吃的。

  “郝运得个奖金也没几个钱,得了啊你们”,红姐及时制止了他们的念头。

  “就是,不想着努力工作光想着坑人”,万晓娟抱着胳膊批判起这几个家伙。

  “我,我没有啊”,小卞连忙凑到万晓娟面前示好。

  一帮人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插科打诨。

  “好了好了,下面请郝运发表一下感言”,社长维持着局面。

  郝运挠着头接受这一奖励,有些不好意思,原来红姐和领导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好,想起乔烟遭遇的一切,郝运感到能和这些简单的动物在一起工作,还是挺好的。看着各位同事真切的眼光,他感到了无比的温暖,“谢谢你们陪我一起成长”。

  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番外之就想当个简单的动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