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从小就不太怕疼
小胖君2019-06-20 16:0212,689

  我没因为疼痛哭过,我从小就没那种记忆。遇到什么事,我都能笑,想我还没死呢,不算大事。

  1

  我好像从小就不太怕疼。 我没因为疼痛哭过,我从小就没那种记忆。我把手拉开了一个口子,我把膝盖摔破了,我把头撞个包,就站在那里哇哇地哭,没有这个印象,所以我觉得我一直都挺坚强。遇到什么事,我都能笑,想我还没死呢,不算大事。 现在在我的观念里,哪怕我生病了我也是这样,我觉得没死,都是小事,吃几天药我就不吃了,一有点缓解我就不会去吃,包括我面对多大的压力,多大的痛苦,多大的分离,我都是这样。 没事,死不了,那就不是大事,我就能挺,就能过来。 那个时候,爸妈两个人不说话,也不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爸爸做的饭菜,妈妈都不吃,我妈做的爸爸也不吃。 我家房子很大,一人住一间,还空着几间。每天早上,我穿好衣服,站在门口,等着他们谁来送我。我不知道是爸爸送,还是妈妈送,站在门口不用问,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来送我的……那时候没有车,爸爸或妈妈会骑着自行车带我去上学。 骑在车上,我喜欢从后面抱着大人,紧紧地抱着。也没什么特别深刻的记忆,就是妈妈很胖,两只手抱不下;爸爸很瘦,我从后面抱着腰,还可以握着手腕。 有次下雪天,我爸骑车把我给摔了。 摔倒了之后,我就站不起来,因为把镜面骨摔裂了。他当时没有紧张害怕的表情,还笑了。他说你看我把你给摔了。我也没哭,我就说很疼。我爸说没事没事,那我们回家,不上学了。 回家才知道把骨头摔裂了。 没有去医院,他们带我去看了一位外面的中医,也很疼,我从来都没哭过,一次都没哭。那是什么时候,几岁了?五六岁?不觉得那是一个什么大事,因为我爸当时笑了,就好像这个事挺正常的,没什么痛苦的,所以我也没哭,我觉得那个疼痛可以忍受,没多大事。就按照那个中医的手法拽了拽、推拿,服药,让它慢慢自己养好。 有一个月,我都用一只脚走路,我爸还嘲笑我…… 后来,我爸还跟我说,哎,你还真厉害,不疼啊?你咋不哭呢? 可是哭了也不能好啊。我说。

  每天早上,我穿好衣服,站在门口,等着他们谁来送我。我不知道是爸爸送,还是妈妈送,站在门口不用问,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来送我的。

  我妈还因为这个事,跟他别扭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后来上高中的时候,成绩一直都很好。 我的二舅就希望包办我的人生,想让我考财大,或者是考东北财经,算是半强迫地让我报了财经院校。结果那一年,也该我倒霉,报财经院校的人特别特别多,连一个普通的河北经贸都超过重点线三十多分,那还是二本呢,悲催的我在那年就落榜了。我成绩非常好,但是一个学校都没录取我,后来因为分数特别高,我就补录了一个学校,叫延边大学,也是一个 211工程大学。我说我不去,我不去延边,我也不要这个院校,我就没去。 我说我明年去复读吧,所有人都不支持我。 我也不害怕,买了一个新书包,把那个延边大学的通知书每天都背在书包里,我跟我妈要了钱,就回去重读。我觉得没什么,其实,我还是有什么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得肾结石。 我不知道你得没得过结石病。特别疼,疼到头都会撞墙那种。 我好像从小就不太怕疼。

  2

  当时就是在姥姥家小区的大门附近。 我们两个买东西回来,妈妈给我买了一台很漂亮的自行车,是红颜色的。当时很流行车梁是 U型的那种自行车,很漂亮,是24号码的,因为我长得比较高,比别的小朋友腿都长,所以就买了一个 24码的成人的偏小一点的,我很喜欢。 我就推着我的新自行车,当时心情特别好。 妈妈把菜都放在我的新车子上,我就突然觉得,突然觉得我跟妈妈的生活挺好的,就觉得爸爸可有可无,也很放松。 我说,妈,要不你就离婚吧,我们俩也过得挺开心的。 没有那么痛苦,那些所谓的痛苦都是电影里的,都是大家后来想的。你想的,你去想象的,包括去法院离婚,都是想象的。我觉得事实应该是那样,但不全是,生活就是这样。 我有去过法院,但这种开庭是保护未成年人的,根本就不会让你进去。 我觉得自己有了新车,就挺好的,觉得我妈这么能干,又会赚钱,我们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爸爸这个角色在我心里面已经淡了,有没有他,已经无所谓了,这可能是我妈给我的一种灌输,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 分开就分开啊,无所谓,爸爸还是爸爸,妈妈还是妈妈,这种生活模式跟分不分开没有区别啊。两个人也不在一起吃饭,一家人也不出去玩,夫妻甚至都不说一句话,没有什么差别。我妈成天还很痛苦的,看我爸也不开心。 之前,我有隐隐约约听过“离婚”这种字眼,我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我不能真的很深刻领悟到它是什么意思,分居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就是分开生活。说句实在的,我跟爸爸的感情比妈妈要好,可能是因为妈妈太严厉了。爸爸比较宠我,可能吧。 我跟我妈就很局促,不会说话,我很怕她。 我跟我爸不会,爸爸就是我的朋友,我爸成天嬉皮笑脸的,很少有愁容。我们家养条狗,我爸就说,在这个家里面,你妈老大,你老二,它老三,我老四,他说我们家再养一只狗,我还得往后排。

  一家人也不出去玩,夫妻甚至都不说一句话,这种生活模式跟分不分开没有区别啊。

  我爸会给我零花钱,要多少给多少,我妈就不会。我爸给我零花钱的时候,我说爸爸给点零花钱吧,我爸就会从口袋里掏,我就会说不够,还想要,我爸还会再掏。我不乱花钱,也很少买零食,我就是很喜欢跟他要零花钱的感觉。我很节省的,我从来不乱花钱,我也不喜欢吃零食,其他的小朋友吃零食,我也不喜欢吃。 我喜欢攒钱,我有很强烈的财富观念,我会把钱攒很多,才会去想买什么东西。我喜欢贵的、好的、针对性强的东西,比如说我会攒钱给我爸买东西,给我妈买礼物,我不愿意把钱花在零食上面。有一次,我攒了好多钱买了一个小钱包,是可以挎在手脖上面的那种,我就把我的钱都放在里面。 有一天,我就把它放桌子上,去上卫生间,忘了拿了。回来的路上我就感觉我的钱不在了,结果回到桌面上一看,我的钱包还在,但是我里面两块的钱和五块的钱都不在了,只剩下了一张五毛的。我不知道是谁偷走的,我……我第一次有丢东西的感觉,那么难受。 我喜欢钱,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我会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去节省它,把它变成自己的,而不是通过多要钱的方式。比如说我合理规划我的午餐,合理规划和小朋友出去吃串串的数目,比如我还会把喝过的矿泉水瓶子攒起来卖钱。

  我会攒钱,我喜欢收藏它们的感觉,我会用它们买特别珍贵的礼物送给我喜欢的人。我爸也很宠我,我大部分的零花钱,都是跟他要的,还有姥爷。姥爷也很宠我。姥爷是个医生,特别善良,很大气的一个人,他原来参加过抗美援朝。我的零花钱主要来自他们两个。 从前,我很小的时候,生活很优越。 我发现我们家没有傻子,都是聪明人。我爸是医生,因为家里孩子太多,如果供他念书的话,负担太重,他就选择读了中专,读了卫校,出来以后做医生,也很厉害。那个时候,国家药物刚开放,我姑姑家的亲戚是制药厂的,就用赊账的形式把很多药让他拿去分销。当时,我爸很厉害,一个星期就能赚两千多块钱,在我几岁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一万多。 我那个时候小,对生活好不好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家里面有很多首饰,钱我又看不到,爸爸也给姥姥买东西。姥姥喜欢首饰,爸爸就给她买,姥姥说喜欢那么大的戒指,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那时候流行很漂亮的金色的戒指,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很贵,只是姥姥喜欢,爸爸就直接把手上的大戒指给姥姥了。 我觉得爸爸对我家里的人并不吝啬,虽然刚结婚的时候没什么钱,后来他有钱的时候,对我家里的人并不吝啬。因为有钱了,很多人就会惦记,就会觉得我爸手里有钱,就会带着他一块去赌钱,他就开始赌博。 虽然他赚得很多,但是当时,赌博算一张张的牌,每个人有二十张牌,一张牌的价格,大概就是五十块钱。当时的人打牌,平时小打小趣的也就几毛钱一张,他跟他们赌钱,赌五十块钱一张,甚至有时候可能是一百。就这样赌啊,赚多少钱都不够,就开始吵架。 我妈说他不回家。 我爸说我妈在外面有男人。 吵架的时候,我还很小,后来大部分的记忆都是不说话。

  3

  我从小识字很快,喜欢堆积木,可以摆成各种各样的造型,我爸就给我买积木,陪我玩,教我识上面的字,一次我就能记住。 我的印象里都是我爸在陪我玩:我在床上*,他一只手就能把我滚起来,我就咕噜咕噜地滚,他一边看书一边滚我,有一次把我滚到床下去了。 我就很生气,我就打他。 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哎呀,是不是摔疼了,他在那里看武侠小说,把我滚到地上去了,把我气得……脑袋撞了好大的一个包,我妈从银行下班回来,把他好一顿说。 我爸还是笑。 我滚到地上去,他也笑。 我脑袋撞了包,他也笑。 我干嘛,他都笑。

  他从来没有像我妈表现的那样,苦大仇深似的:“哎呀!我的宝贝怎么撞成这样了?”我爸就觉得什么事都不是事。 我见过我爸哭。 我到现在想想,他们分开之前,肯定也有讨论过离婚的事情。我记得有一天,那是他们分开前不久吧,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们家那边,因为是东北,我们住的是我妈银行分的房子,在一个院子里,一个房间有床,另一个房间有炕,爸爸就躺在那个屋的炕上,一本武侠小说盖在脸上。 我就爬过去,把我爸的书拿下来,你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睡觉,我就学着我妈的样子教训他。我爸没跟我笑,他很不耐烦,他很烦躁。 他说我带你出去玩吧,我带你走吧。 姥姥家住在我们城市汽车站的旁边,我一直以为爸爸要带我去姥姥家。我就骑在他肩膀上,走过我跟妈妈说让她离婚的那个大门,大门通过一个菜市场,就可以走到汽车站,那个大门左边就是姥姥家。 我说我们到了啊,我爸就往大门那边走,往汽车站的方向走。 我说,爸爸,我们到姥姥家了。 他说,我们不去那儿,我带你走。

  我觉得我爸当时就在流眼泪,他一直都跟我笑着,他从来没有哭过,我手里还拿着他那本武侠小说,他就带着我往汽车站的方向走。

  我觉得我爸当时就在流眼泪,他一直都跟我笑着,他从来没有哭过,我手里还拿着他那本武侠小说,他就带着我往汽车站的方向走。 后来我就说,我们去哪儿啊?我们去哪儿? 我说,不跟妈妈一起走吗? 后来爸爸掉头就带我回家了,我忘了是怎么回去的,是坐车还是打车,我都忘记了,我对回去的过程没有印象。我只记得回去的时候,爸爸把头埋在被子里放声地哭,我就在外面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干什么。 很多年之后我想起来,可能他真的是想带我走,舍不得让我留在这里,他没有那个能力,我想如果当时我们上车了,可能就会跟他一起生活吧。我一直都相信,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他想和我一起生活,他在这个家里面,他对母亲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了,但他很爱我。 我妈恨他,她一直在教唆我恨他,十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 她不肯原谅他,教唆我去恨他。我觉得她做得不对,但是我没有办法,因为爸爸对我确实不好。他走了以后,就再也不管我了,他不给我抚养费,不养我,不要我。分开的时候,他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他还和妈妈要了好多的钱,分了一半的家产,还都是折现带走的。

  我妈经常用这个来和我说,说他不想养我,不要我。 她当时有跟爸爸说,可不可以留下几年的抚养费,不要一个月一个月地给,我爸不同意,但我觉得那是他和妈妈在赌气,和我没有关系。 我爸走了之后,就破罐子破摔,他先买了一辆摩托车,好像很潇洒很开心的样子,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一直不给我钱。不给抚养费,不给妈妈钱。 我听我舅妈说,他们分开的时候,我妈说,你现在不用给,你现在不给我,孩子就是我的,以后你也不用管。 我爸说,你这么有能耐,你这么厉害,那你就自己养吧。 我爸就像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一样,一直到现在都是,他抽烟喝酒赌博,但他从来不找女人。他现在看见女人,跟女人说话还会不好意思,他还会脸红,眼睛也不看人家。 我觉得我爸就是一个孩子,这么多年一直在和我妈赌气:我不给你钱,你跟我离婚,你这么厉害,你自己养吧。 但我觉得他好蠢啰,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生活得很清贫,就好像本来是一个公主,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4

  我妈很能干,但我妈不是那种典型的女强人性格,她是被生活磨炼出来的,她是很喜欢藏在男人的背后做贤内助的那种女人。后来她就走到前面去,赚钱养家,我妈很棒,很节俭,很会生活,也聪明,也会赚钱,我妈很强势,而且我也觉得她不温暖。 在我妈的观点里,就觉得我只要爱你,我拼命地给你赚钱,照顾你的生活就是爱你,就是对你好。但是我妈一直让我觉得不温暖。我都到了很大,都要上初中了我才感觉:哦,原来妈妈不都是爱哥哥,她原来更多的是爱我。 但我妈一直都是一个特别挑剔、不会夸奖你、经常批评你的人,觉得你做什么都不好,都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哥哥又聪明,也很帅,又是男孩子,家里的人都宠着他。我从小到大,跟他一起长大,就像是一个跟班一样,虽然是自己的亲人,与寄人篱下,也没有什么差别。

  我有三个舅舅。大舅很早就过世了,对大舅妈没有印象。我的二舅妈跟二舅一直在北京,是一个很成功的女人,很强势。 我从小接触最多的就是三舅和三舅妈。三舅妈是一个很诚实、很正直、很善良的女人,三舅是一个有点自私、聪明、很有能力的人,三舅妈很爱他,三舅不是特别喜欢她。当时结婚的时候,也是因为三舅妈家里的条件比较好,父母都是老师,家境很殷实,可能吧。三舅妈不漂亮,我觉得三舅配不上三舅妈。我从小在姥姥和姥爷家生活,姥爷和姥姥在三舅家生活,所以三舅妈是我从小接触最多的人。 三舅妈是一个法官,能力一般吧,我也是听外公评价。因为人好,很正直,脾气又好。也不是好,她说话大嗓门,因为人很正直,人缘很好,所以也就一路都往上升。她的朋友们也都很厉害,总是带着她往上升,她就从一个审判员变成一个审判庭的庭长……原来是民事庭,后来是刑事庭,在我老家那个小县城,作为一个女人还是挺厉害的吧。 三舅妈在生活里一点都不强势,她对三舅很好,很爱他。舅舅发达了后,拿她不怎么当回事,所以她也很痛苦。 小的时候,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去,离了婚后,妈妈就经常带我回娘家,就要面对三舅和三舅妈,还有我的哥哥。哥哥比我大三岁,挺娇生惯养的,特别聪明,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特别任性,

  连玩游戏输了都会不高兴,所以我会经常装作输了,让着他。 三舅妈在法院工作,妈妈离婚的事情她也有参与,她还是劝我妈不要离婚,我妈没有听她的。后来,三舅妈就说,那想离就离吧,争取一下自己最大化的权利。 我不喜欢跟他们一起上桌吃饭,我喜欢吃剩饭,因为没有人,我可以自己吃。舅舅家里的生活条件一直都很好,虽然是姥爷姥姥的家,他们总有一种收留我们的感觉。我们家的亲人都挺出色的,不像是那种大家庭很温暖,相对来说,都比较自私。三舅妈是一个很真很善良的人,因为舅舅对她不好,所以她对我们也没有特别用心。 从小,我的哥哥非常任性,就像那种小皇帝一样,不上桌吃饭,谁说也不听。我们两个小的时候总在一起玩,他总要赢,有的时候我能赢,我都不会去赢他,不是怕他不高兴,我是怕舅舅舅妈和姥爷姥姥不高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又笨又蠢,什么都做不好,平时我都没想过要做第一。 我跟哥哥长大以后,感情就破裂了,我上初中以后,我们两个就不说话了,我就开始攻击他,不喜欢他,跟他很敌对。结果发现他不像我舅妈,像舅舅,聪明但又自私,心里面没有爱,也没把我当成妹妹去照顾,还欺负我。我以前不觉得他是欺负我,当我不喜欢跟他们一起上桌吃饭,我喜欢吃剩饭,因为没有人,我可以自己吃。虽然是姥爷姥姥的家,他们总有一种收留我们的感觉。

  我长大了,看到别的哥哥对妹妹是什么样子的我才知道,他一直都在欺负我,但那是常态。 我长大以后,我心里很难过。 我就不承认他是我哥哥。 我就不想跟他好了。 我再也不听他的了。 我开始觉得我自己很优秀,我一点都不比他差,我就真的变得很优秀,我就开始学习很好,各个方面都很好,我就是你们眼中那种“别人家的孩子”。 毕业了之后,我妈挺开心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生活终于可以有一点变化了,她的女儿比她强,她可能在人生各个方面都很失败,但她的女儿还是挺成功的。 她不知道她的女儿每天在学校里都超不过十句话,跟同学也处不来,经常打架,还跟男孩子打架,没有好朋友。他们刚开始欺负我,后来我不让他们欺负了,他们就怕我了。小孩子哪有坏的,都是父母教的。 院子里的小孩也都是这样。明明以前都很融洽的,慢慢地就开始疏远我,排斥我,给我起外号,不和我一起玩。我刚开始还愿意迁就,后来就去他妈的,你算老几,老子一个人也玩得挺好的!

  他一直都在欺负我,我心里很难过。我就不承认他是我哥哥。我就不想跟他好了。我再也不听他的了。

  我打架都没输过,很厉害,我还打过男同学的耳光。我有次打架,还把一个男孩子推到厕所后面的粪坑里。 我不觉得,我不觉得我孤独。我能感觉到,我走到哪里都跟别人不太一样,我想的东西不一样,视角也不一样。我擅长和“怪胎”做朋友,一般班里面那个特立独行的人能跟我玩得挺好的。

  我每天在学校里都超不过十句话,跟同学也经常打架,一般班里面那个特立独行的人能跟我玩得挺好的。

  5

  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语文老师,他叫王老师。 有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他跟我妈说,你知不知道,小胖现在都不怎么说话,孩子再这样下去会不会生病?我妈才知道,我在学校里面是这个样子的。她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和精力来分析一下,自己的教育是不是有问题。 那段时间,她经常头疼。 有一天,她就把她的好多存折拿出来(当时还没有卡),就在她大屋的床上,她跟我说,她说你看这是我给你赚的钱,她说你看……爱别人有很多种方式啊,妈妈也挺爱你,光说有什么用呢?我每天说我爱你有什么用呢?你吃的要比别人差,穿的要比别人差,也不能接受最好的教育,选最好的高中念。我天天说我爱你有什么用呢?我就是想多做一点事情,你看我给你攒的这么多的钱,我希望你将来学习不好的话也不会饿死了。她说你不能生病,你

  爱别人有很多种方式啊,妈妈也挺爱你,光说有什么用呢?我每天说我爱你有什么用呢?你吃的要比别人差,穿的要比别人差……

  不能……不能得忧郁症,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可能……如果我尝试去做检查,如果我得的是脑瘤的话,可能你也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能陪你了,就给你留下一些钱好不好?…… 我突然觉得我妈……我妈挺不容易的,挺爱我的。 那之前都觉得她不爱我,挺害怕的。后来,我走向社会一直坚信,如果你爱一个人,光说爱 TA没有用,TA为你默默地做了多少事情,你可能都看不到,我很内疚。 妈妈就是神经性头疼,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她脑袋里也没有长东西,就是一直以来肠胃不好。她的胃病严重,从小我的姥姥就把药送到我的幼儿园去,我再背在书包里拿回家,我的姥爷是医生,经常会给妈妈开药吃。 我挺小的时候,我的姥爷姥姥就说我,你不能惹她生气,你不能跟她生气,不能惹她生气,因为如果你惹她生气的话,她就会像你大舅一样得胃癌,离开你,你要是没有她,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从小就很害怕惹她生气,所以我不敢说谎,因为她经常生气,她经常不理我。她经常生气,甚至有的时候,就因为在厨房里,我漏了一点水掉在地上,她就会生气,我真的很害怕。

  我从小就很害怕惹她生气,我真的很害怕:她会不会死掉?她会不会离开我?为什么我不敢跟她说话?

  我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她在那里擦地,我真的很害怕。我觉得我又做错了事情,又惹人家生气了。 她会不会死掉? 她会不会离开我? 为什么我不敢跟她说话? 我都很大了,我不敢跟她说话,我害怕犯错误,我一点错误都不能犯,如果我犯错误了,我妈就会死掉。后来,我想什么都做得挺好的,我又乖又听话。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有问题,是我的语文老师告诉她,我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才认识到这个事情很严重。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在伤害自己了。 我有的时候,削铅笔的时候会经常故意削到手,我也会拿着小刀在自己的手指上面划来划去的,看它能划到什么程度出血。我现在想想都很变态,我的十个手指头都被小刀划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但是我觉得,好像……好像疼的感觉挺好的。 她从来都没发现过,她也不知道。 我的语文老师对我特别好,他会拿书给我看。我当时写东西也写得挺棒的,经常在《少年》《少先队员》等市里面的还有一些全国类的杂志(是那种学校里都会统一订阅的杂志)上面发表文章,我的语文老师指导我写作,借书给我看,特别袒护我。他经常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去夸奖我,让别人羡慕我尊重我,不让别人觉得我很奇怪,而是因为我很有才华,所以才和别人不一样。 我想,也许他当时是故意的,我可能并没有那么优秀,他改变了我很多,至少他改变了我妈。 我妈从那以后,改变了她跟我的相处模式,还学着跟我开玩笑,和我说事情。虽然我当时不太大,她就和我讲家里面的事情,她工作的事情,我就开始学着像大人一样跟她去交流。

  6

  我觉得她那个时候是特别希望我长大的,特别希望我能很快地长大,能够帮她分担一些,我也愿意。因为除了我,她也没有别的什么人可以依靠了。她想在哪儿买房子,她想在哪儿投资,她跟这个客户的关系好不好,跟那个客户的关系好不好,这个人好不好,那个人好不好……她都要和我讲,让我帮她做判断。 我还经常跟着她去,跟她的客户们去吃饭。他们说事情,我就坐在旁边吃,他们都认识我,他们也都知道她是单亲妈妈,出来应酬,小孩没地方去,我就经常跟着她出去吃饭。 有我在的时候,他们就不喝酒,不让我妈喝酒。 我点我喜欢吃的东西,吃完了,我还会打包,因为我知道妈妈会不好意思,我就说我喜欢吃这个和那个,就把这些东西拿回家去吃。 我也会给妈妈做饭。

  她因为没有时间给我梳头发,我从小一直留的都是短头发,所以我长大了以后再也没梳过短头发。我妈说我留短头发好看,她没有时间,没有时间每天给我编辫子,她已经很忙了。 后来我长大了一点,六年级吧,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好久没有剪头发了,我的头发很长,我就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用一根皮筋把我的头发绑出来一个小小的辫子。 我很开心,因为我都那么大了,第一次留长头发。 我就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我觉得我好棒啊!我长大了! 后来也是晚上八点多了吧,天已经黑了。 我们家住在三楼,一楼和二楼都是门卫室,三楼从后面的楼梯上来,就像一楼一样,可以从窗子直接看到屋子里,所以我没有关百叶窗。 百叶窗开了很久,天已经黑了,妈妈也没有回家。 我想她肯定没有吃饭,我要不要做点东西给她吃,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就想到炒个蛋吧,好像每个人人生中的第一顿饭,都是炒个蛋吧。 还好我发育得比较早,我长得很高,我就踩到一个凳子上面去,都可以碰到那个锅了。我就系了一条围裙,扎着我的辫子,给我妈炒蛋,还他妈的炒糊了。好难看啊,我也不会用电饭锅,因为

  我妈平时说你只要学习好,看书就好,不用做这些事情,我还是很高兴。 我把一个炒糊了的鸡蛋盛到一个盘子里,就坐在沙发上面等。 我想她回来一定很高兴,她一定还没吃饭。我妈就回来了,我说妈你看我的头发长长了,以后我要留长头发,可以自己梳了,不用你梳,我可以自己梳。 我妈就说什么东西糊了。 我说我做了一个炒鸡蛋。 我妈当时心里,应该是有很强烈的感情,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就装作很镇定,把鞋脱了,把大衣脱了,就坐在沙发上吃。 我说那个……下面糊了,不好意思,下次就不会了。 我说你吃过饭了吗? 她也没有说什么,她有喝了酒,她就坐在沙发上面,把那个蛋吃光了,连葱都没剩下,吃完了她就回她的房间,把门关上了。 我还觉得挺扫兴的,她都没夸我。 我也没问她,我给你做饭你开不开心。我到现在一直都没问过,我想,她吃完了回到房间里面,也没洗脸也没换睡衣,她应该是哭了,但是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那个时候,初中以前的状态都是那个样子的:每次我在我的房间里面写作业、看书,听到她回来了,很多时候她都不跟我打招呼。

  7

  我骑车骑得很好的,很快,我还可以双手离把。双手离把,可以直行,可以转弯,速度特别快,我比正常的出租车的速度要快,但只是一段距离,不可能跟它飙十公里还一样。 小嘛,就特别喜欢好胜。每天放学,我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赶到车棚把车锁打开,就飙在路上。那个时候我们上晚自习,你知不知道,一下课你冲出教室,走在千军万马的前面,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那个时候,路上特别安静,没有熙熙攘攘的人,很多家长去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冲出去的,就是那种舍我其谁的感觉,而且通常我都到家了,还有人没出来呢。 我从学校到家,距离还蛮远的。但基本上十五分钟就可到家,非常快。我那个时候留着短头发,我从来没有留过长头发,在学校的时候,穿着校服,穿着短裤,就跟男生一样。 有一天,我妈去接我,我不知道。

  我妈总是很好奇,为什么人家放学还没到家呢,你就到家了。有一天,她开车偷偷地停在学校外面,她偷偷开着车,跟在我后面。快到家的时候,有一个十字转弯,它是一个十字路口,就在我直行的左侧,需要过横道才能到家嘛。我从来不下车的,直接看一眼后面有没有车,嗖地穿过去,每天都是这样。 结果那天,我妈把车喀嚓地一下,拦在了我的左边,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我要被车撞了呢。她是故意别我的,我就下来了。下来了,我妈就揪住我的脖领,把我好一顿说。刚开始的时候是骂我,你找死啊,看你这车骑得。你看我以后再让你骑车的,给你买个车,骑了车不是你了,是吧?……说着说着就激动了,就哭了。 我妈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特别吼人的妇女,我妈性格很软。她咋呼,都不超过三句,就弱了,就在那儿吭哧吭哧的,就说这多危险啊,我都跟了你好几天了,我还以为你是偶尔那样,不下车就过横道,结果你天天这样,骑车还单手扶把,还拉车。 我看到那个货车什么的,三轮车啊,我就会拉着那个车走,我就不动。那样挺危险的,要是不动,或是停止,直接就进到车轱辘下了。我妈说,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你拐弯的时候,后面过来一辆车不是我,直接把你撞出去二十米远,之后,剩下来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

  我当时被我妈哭得很磨叽,很心烦。我当时也是小。 多大个事啊? 我不就是骑车骑得快点吗? 我不就是单手把把吗? 我不就是愿意扶着点货车吗? 那别的小孩不也是这样啊? 也没见着出事的?! 后来,我妈和我说,如果要是有一个车,把你从后面撞飞了,那我就跟你一起去死,谁也别活了。我才意识到我妈不是吓我的,她说的是真的。她说我们俩都别活了,谁也别活了。 旁边还围了好多人,以为我跟我妈发生了什么剐蹭。后来很多人都说,这是娘俩。你知道为啥?因为我跟我妈长得太像了,一看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也在那里哭,咧着嘴,我妈也在那里哭,咧着嘴。最后人家看都看烦了,寻思你俩在这儿干吗呀,啥事也没有,两个人在那里哭丧着脸。 我说行了,别哭了,咱俩回家吧。 她说你以后还骑不骑飞车? 我说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也不知为什么,从那以后就改了。我以前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一样的,我现在做事情,就是在工作上、在事业上,

  我对我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也还是那种横冲直撞的性格,就跟我小时候是一样的,但我再也不会在这种物理条件下横冲直撞了。 我就在那个时候突然发现,我开始害怕了。 我走路的时候,过红绿灯,我是一定要等绿灯我才会走的,而且每次我走红绿灯的时候,即使它是绿灯,我还是会左右地看。有的时候,你可能看到我在低着头,那是身边有人。如果身边没人,我会把车看得非常好。因为我怕 TA突然之间,TA是一个色盲啊,酒驾啊,一下穿过那个道,把我给撞死了。 我就突然觉得生命不是我自己的,不再属于我一个人了。他们以前总笑我,觉得我是一个挺贪生怕死的人,一个是过马路,第二个是不冒险了。孩子嘛,总喜欢冒险嘛,敢不敢摸电门啊?遇到那种很湍急的小河,你敢不敢

  过去啊?还有就是那种折椅子,往高了上面爬。我在小的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怕,后来他们再这样我不参与,我就直接说我不敢。他们就嘲笑我,说我胆小。平时走路的时候,我也不贴着墙根儿。 我之前经历过一个真事,晚上我去大兴办事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被一个民工拉到墙里,因为我的大喊,她得救了。 那是我工作第一年,刚毕业不久。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被派到城乡接合部办事。我们平时关系挺好的,我来北京还在她家住过一段时间,她是北京人。城乡接合部很多地方都拆迁了,为了不影响市容市貌,外面围了一圈临时的墙。那墙是一段一段的,残墙,不是连接在一起的。马路这边是居民小区,马路那边是残墙,里面就是废墟。 我和女同事一起走着,她比我大几岁,我们就走在居民区这边,中间隔着的马路应该是个四车道,不算宽。我走路不低头,视域很宽,我喜欢看东西。忽然看到了,马路对面一个白衣服的女孩,好像站不稳的样子,然后就从我的视线里突然消失了!虽然那时候马路车多很吵,但就在同时,我听到了女孩喊出了半声“啊”。我当时背后唰的一下就是一身冷汗:完了!坏人! 我一下子扯住女同事,大喊:“有人被拉到墙里面了!是个女孩!报警啊!报警!”我当时太紧张了,我说出报警,才反应过来拿出手机,我手都哆嗦了,手机都拿不稳。但我的女同事,非常淡定地看着马路对面,说:“别报警了,*来了,什么都完事儿了。”事后,我回想起她的表情,她当时的语调,她的反应,我还是很冷。那之后,我们忽然就断交了。 我哆嗦着强迫自己冷静,冷静下来看路牌,看路口,我说:“*吗?你快来!快点!这里有抢劫*案……”我不记得我说的是什么了,我在哪里哪里,怎么找到我。 我不敢跑过去,因为理智告诉我,如果不是一个人,里面有很多人,即使就有一个人,我也打不过,我也就完了。但我控制不住,我不能看着不管!我跑到女孩消失的地方附近,离墙大概几米的位置,开始高声地尖叫。我不记得我刺耳的尖叫了,但民警说很吓人。他们来的时候,我还在尖叫,我在哭,我不敢进去,我又害怕那个白衣女孩被人糟蹋了。我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人,直接就冲进去! 后来*来了,我跟着进去,白衣女孩被吓得不轻,说什么都站不起来了。我说你快点站起来,快跟*去找凶手!她就捂着脸,呜呜地哭,魂飞魄散的。想想做女人真可怜,再强大,都很难抵御这种侵害。她真幸运,我也幸运,如果她真的被糟蹋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说,歹徒应该是被我的叫声吓跑了,说我挺勇敢的。夸了我几句,让我去跟着做笔录,我才发现,我的腿也直打哆嗦,那种恐惧,才反过劲儿来,让我心惊胆战的。 要是我,怎么办?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溜墙根儿走过路,白天都没有的。我害怕。 后来我跟我妈说起这件事儿,我妈第一句就是:“你傻啊?!要是人家跟着你怎么办?你还一个人住?!”但我妈说完之后,就沉默了有将近两分钟。后来,她哭着说的:“不过,你做得对。如果那个姑娘是你,妈妈宁愿天天下跪,也要恳求当时看见的人能喊一声。” 不仅仅是那个时候,那只是加剧了我的恐惧。我在这个城市里,一直都是这样,包括离开我妈到武汉去读书。我从来不走夜路,在没有人的路上,我不会让自己在那种没有人的小巷子里面走,我宁可绕很远很远的路,哪怕累得要死,我也要走有人的地方,走有光的地方。我从来不抄近路,不在晚上公园里漆黑的地方呆着,不会在没有人的教室里上自习……我从来不给别人伤害我的任何机会,包括走在很老的小区里面,我从来不会走窗户下面,因为那儿很容易掉花盆。 我很惜命的。离开我妈之后,我就会更惜命,因为我觉得自己有义务避开所有的危险,还有人——因为我答应过她,再也不要那样去过马路了。

继续阅读:寡妇院子里面有头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胖君的蘑菇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