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平王刘翌
淳小主2019-07-25 09:571,682

  刘翌站在门外,对沐禾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沐禾本想摆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架势,但转头一想,这是她的雇主,自己的朋友闯了他的地方,好像也没什么立场责怪他。

  她拍了拍身上的土,慢慢地走了过去,低低问了声:

  “少爷有何吩咐?”

  刘翌拿起手里半个南瓜饼,对她说:

  “这样的,再做点。”

  沐禾应了,看了看林之竹,又问道:

  “不知道少爷会怎么处置我这位朋友?他只是跟着我,对您没有任何恶意的。”

  刘翌瞥了林之竹一眼,并不回答她,只示意她去厨房。

  真是惜字如金的怕死少爷…

  没想到还这么爱吃甜的。

  沐禾又回头看了看林之竹,脸上挂着你自求多福吧的表情,便赶紧走了。

  起码今晚不用睡柴房了,死竹竿这个刺客的名头怕是跑不掉了,不过,少爷看上去不像滥杀无辜的。

  谁让这竹竿自己见死不救呢。

  沐禾回到厨房,这才注意到灶上的景象,刚才一阵打斗,原先做的干饼掉了一地,南瓜饼也没剩几个了。

  唉,又得重做了。

  沐禾心中又开始责怪起林之竹来,没事跑厨房偷吃,忙没帮上,搞不好还要砸了她的饭碗了。

  不过,有个熟人在身边,心里到底舒畅了几分。沐禾埋头做起了点心,顾不上担心别的了。

  柴房里,刘翌只是看着林之竹,看得他心里发毛,忍不住先发了声:

  “这,这位少爷,我只是奉了我师傅的命,保护我家小师弟。你,你别怪我。我只是吃了你几个饼,不用关着我吧。”

  刘翌笑了笑,说道:

  “你功夫不错。”

  林之竹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更是没了底,他急急解释道:

  “我确实只跟着她,对你没什么兴趣。话说,前两日,还顺手替你挡了两个放暗箭的呢,你不至于这么对救命恩人吧。”

  刘翌心中了然,这一路追杀他都扛过来了,前两日那两个杀手他自然知道,当时就觉得奇怪,竟有人替他解决了麻烦,没想到这人今晚在厨房出现了。

  早在被沐禾泼了粥那日,他便知道这小子一直在暗中跟着,放走了沐禾,他也跟走了。这几日不知为何又出现在这周围,他只当是又一个刺客,没想到,是因为他的新厨子是那个泼他粥的小姑娘。

  看来,这姑娘身份不简单。

  “我自然知道你无意害我。”

  刘翌找了个柴垛随意坐下了,对林之竹说道:

  “只是,你这样总在我的屋顶上飞来跑去,我总要问问你是谁吧?”

  林之竹一惊,他自认轻功学得最好,没想到被这锦衣玉食的少爷发现了,他连忙解释到:

  “我我,我家里就是做生意的,我师傅,师傅是教我写字的师傅,他有事出了远门,这不,他这不成器的儿子就出门乱跑,我这不,来保护他,就跟着他嘛。”

  刘翌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回答挺满意的。他也不多问,只笑吟吟地说道:

  “本该好好招待你,无奈这间客栈没有客房了,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你若要保护我的厨子,你便大大方方跟着,明日跟我启程。”

  说罢,把手中半个南瓜饼递给他。

  “你家小师弟饼做得真不错。”

  林之竹接过饼,看着这个比他厉害的少爷关上门走了,心中居然生出了一丝崇拜。

  去去去,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运气好,趁我吃东西才打赢的我。

  第二天一早,林之竹被青云架了起来,跟着刘翌的大部队十几人一起出发了。

  沐禾见他除了眼圈有些青黑,没伤没病的,也放下了心。不过,也不去搭理他。

  她一早跟厨娘打听,自己这位主子到底是谁,总算是打听出些眉目了。

  刘翌,是个藩王,目前处境不善的平王。

  他是皇帝的弟弟,可这年头,最不受皇后待见的,就是这种宗室皇亲。

  沐禾从爹爹那里得知,目前朝政大都掌握在皇后和外戚手中。先皇帝留下的辅政大臣,太后的外戚一族,都被这位皇后三两下手腕给除去了。如今,皇后的手已经动到宗室这里。

  爹爹失踪后,沐禾再没接触过这些关于朝政的资料,眼下结合厨娘的话和民间的传闻,她知道这位平王的处境了。

  同母兄被杀,母亲自尽,自己被贬到云州封地。

  这一路上,从一百多人的人马离开京师,到如今,仅剩下十几个人了。

  沐禾心下倒有些同情起刘翌来,不知道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明天晚上,给他加一个桂花酒酿羹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雁南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