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此日永恒
王昭之2019-06-20 09:582,694

  “圣魔殿真是了不起的势力,这些人都心甘情愿为它卖命,至死不渝,圣魔子不愧为蛊惑人心的圣手。”羊阙天道。

  艾娜不以为然道:“这些人之所以愿意为圣魔殿卖命,那是因为圣魔殿崇尚武力至尊,对于弱者而言,它会毫不犹豫抛弃,但世上是弱者比强者多,所以公平正义才是世界的保障,而不是强者为尊,以欺压榨世。”

  “不错,老实说无论是至尊盟、杀手坊,还是圣魔殿与匡正门,都合理的运用了人才,只是杀手坊和至尊盟适合逐鹿整个世俗界,而圣魔殿和匡正门更适合越过世俗界成为修真界的主流。”羊阙天道。

  “所以我们的目标不是在这个世界上耀武扬威,而是在这个世界上扎根,然后茁壮成长。艾娜,欢迎你加入匡正门。”赑道。

  艾娜轻轻一笑:“我的目标是打败圣魔殿,让它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

  “这也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相信努力之力必定实现!”羊阙天道。

  塞昂丹受了严重的冻伤,但死死握着极冰冷寒的缅刀。

  本来柔软的刀刃现在因极冷而不柔不软了,瑟瑟发抖的他哈着白气,用强有力的意志勉强着自己不倒。

  水淼铠甲上都稀疏布着寒冰,脸上溅有血迹,手中的三股烈焰叉却依稀的冒着火焰。

  两人都到了极限,但谁也不肯倒下。

  其实塞昂丹不是不肯倒下,而是他根本无法倒下,靴子与地下牢牢的冰凝在一起,他像是被胶水死死粘住。

  渐渐的,塞昂丹越来越冷,意识也愈加的模糊,直至听不见打斗,听不见呼吸,感觉不到世界一切的存在,从而成为了永恒……

  “哈哈哈哈……真是讽刺,太讽刺了,想不到堂堂将星塞昂丹竟是被活活冻死!”安德烈手持带血的哥萨克骑兵刀,极为讽刺的道。

  “火花、土大力、水手,你们缠住这个疯子,我要用火来对付他!”火焱喘着粗息大声道。

  听了火焱的话,土垚紧了紧流血的手,点了点头道:“行,那就交给你了,火烟子!”

  炛将绣春刀一划,躯如风雷一闪,直接朝安德烈斩了过去。

  水淼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为了给火焱制造出机会,将所有的极冰冷冻都使了出来。

  三名开启古装战将模式的人拼了命的围攻安德烈,在配合上可谓天衣无缝。

  安德烈与这几名战将已斗了六七百合,伤势也愈加沉重,现在火焱换上了水淼,火换成了冰,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塞昂丹死了,他不知道其他将星的情况如何,如今死战不能脱身,又在大华国内,状况还真是不容乐观。

  火焱跑远了些,将火使了出来,看着熊熊烧着的大火,他闭上眼睛,重新开始激发三昧真火……

  既然久战不利,安德烈只好寻机而遁,他将哥萨克骑兵刀斩出十几米的刀罡,便是为了劈飞三名拖住自己的对手,然后从火焱从上而下击出的冰洞中逃脱。

  现在是以一敌四,他太不划算了,为了活命,也顾不了夺属镂的任务。

  劈飞对手后,安德烈便提刀飞快向冰口方向跑去,他的速度很快,当赶到那里时,却远远看见火焱用无数烈火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混开,火焱!”安德烈厉声喝道。

  “想走,你要过我这关才行,暴龙烈火!”火焱一拳猛然击出,庞大无边的火焰墙直接朝安德烈碾压了过去。

  安德烈用哥萨克骑兵刀猛然一斩,把刀罡迎面劈向了熊熊的烈火墙。

  只是碾压来的烈火墙非同一般,外面是普通火,里面是大量的三昧真火。

  一劈之下,不仅刀罡被火给吞掉了,连火墙也直接威势不可挡的冲在了安德烈的身上,直接将他冲飞了。

  水淼、土垚、炛追了上来,火焱手一招,开让出了一条火径,让三人飞快跑了过来,他才及时的闭了火径。

  “快出冰洞,要崩塌了!”火焱招呼了一声,将手全力一击,火焰墙便朝安德烈冲碾过去,将刚站起的他给击飞了。

  水淼、土垚、炛、火焱不再犹豫,直接从冰口飞了出去。

  近百米厚,面积三千多平方公里的整个冰湖终于因湖底大火崩塌了。

  安德烈身上有烈火灼烧本已苦不堪言,现在生路被火墙堵死,他还来不及从下往上击出冰洞,整个冰湖崩塌的重力便直接碾压在他的身上。

  塞昂丹被冻死,安德烈被压死!

  湖底大火灼烧这个巨大的冰湖之锅,崩塌如巨雷之震,整个汉秋城都颤抖了。

  水淼、土垚、炛、火焱从冰洞中刚一冲出,整个落月湖便震动起来,火与冰的交融,本来该熄灭的火却因为有三昧真火而燃烧得更旺起来,不一会儿,落月湖便水火交融,彻底的沸腾起来,真可谓“天然之锅”。

  四人一掠到岸边,一群人便飞快出现了。

  艾娜、巭、猋、羴、赑、麤、金鑫、羊阙天、庞凤元、叒叕、馫、囍、喆、犇、木森、田浩然、田永江、乔欣彤、胡古月与一些警察皆在。

  “辛苦了,四位!”庞凤元上前说道。

  火焱左手向一半水火一半冰的落月湖一伸,然后五指一虚抓,整个湖中的三昧真火便顷刻之间熄了。

  “我就知道,艾娜,我们会成为自己人的,如今果然不假。”

  “既然是自己人,你愿意将刀鞘还我吗?”艾娜微笑道。

  “那是当然,君子不夺人所爱!”火焱道。

  “你将整个落月湖的鱼都煮熟了,还敢妄称君子?”胡古月问。

  “别揭短好不好,大家都在,我是不敢惹恨的。”火焱道。

  “怕什么,有庞军师在,你的一切都由他来见证!”羊阙天道。

  庞凤元道:“汉秋城算是了结了,少主现在沪州,你们有牵挂的可以呆上一段时间。”

  庞凤元说完,转头道:“田局长,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田浩然恭敬道:“庞长官放心,田某绝不会大意,更不会再被敌人关进柜子了。”

  他说到这里,众人也是哄然大笑,堂堂局长被关进黑柜子里,确实不光彩……

  黄昏时分,胡古月与火焱走在幽径上。

  “如果有空,你会来省城吗?”胡古月问

  “如果你在,我肯定会去,你会欢迎我吗?”火焱反问。

  “当然,咱们是朋友!”

  “只是朋友吗?”火焱问。

  “那要看你表现!”

  胡古月说着,扭头看着火焱:“怎么,难道你想追我?”

  火焱认真的想了一想:“想啊,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

  “我又不是逃犯!”

  火焱道:“但你是我的未来……”

  墓地前,金鑫站在那里。

  “过去你们在,我在逃避,现在我想面对,却再无机会!”

  “我会很好的,我也会学着去勇于面对,因为我不想再失去拥有的机会……”

  木森匆匆赶到了院门前,刚想按铃,门却自动开了。

  “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忘了或者跑了。”乔欣彤道。

  “我当然不会忘,也不会跑,谁会逃避未来呢?”木森赶紧解释道。

  “我父母呆会儿要问我们的事,你小心回答。”乔欣彤嘱咐道。

  “你放心,我们的每一天我都会很珍惜,因为只有一个今天,如果此时此刻都错过,还期待未来,那不是永远活在梦中吗,我需要用我的真诚来和你活在当下……”木森道。

  ——完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五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