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机器人与磨刀石
王昭之2019-06-20 15:212,858

  新兵一穿上军装,要踏兵都困难,三班古班长反复强调动作要领,什么腰杆当家,两肩后张,压前不压后,学好调令,成为气质硬汉等等。

  新训旅是统一熄灯,吹哨快集合,为了训练好新兵,全旅还开了开训动员大会。

  “守规矩!令行禁止!标准!铁一般的纪律”这几个词句是出现最多的。正所谓一切格式化,正是为了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战士。

  接下来三个月是苦修,先从训练军姿开始。

  既然是训练军姿,就得从站军姿开始。

  古班长大声道:“站军姿的详细动作要领,你们都听清楚。两脚分开六十度,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一定要贴紧!”

  “如果别人用力拔你的手,即使你的人被扯得倒下了,你的手也不能松。收腹、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

  “要将体内的气流分为三股:一股从丹田顺两腿向下,使两腿挺直夹紧如柱,双脚虎虎生威,紧紧抓住地,有一种将大地踏裂的感觉;气不到腿,双脚无力,下身则不稳。”

  “一股从丹田向上,散至两肩与头顶,使肩平头正顶住天,眼盯前方不斜视,风吹沙迷眼不眨;气不饱盈,身体松垮,双目无神。一股收腹提臀,护住身体,使身体如钢铁一般坚固,否则腰部软弱上下不直。能将体内的气和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骨骼最佳的协调兼顾,将气与力完美的舒展,形成了一体最大的合力,站成一棵挺拔的劲松,形成五点一线。”

  “行军姿时身体微向前倾,使重力压到前脚掌,否则长时间的军姿将会造成大脑缺氧,导致头晕等意外情况。总结起来是‘三正、三平、三挺、两平、两贴、一顶’。”

  听着古班长讲着,火炎燚端正着要领,姿态倍儿端直,极具神仪。

  站军姿也称“拔军姿”,是军人的第一课,也是军训时要必学的本领。

  刚刚走进军营,就必须要学会站军姿。

  站军姿,可以说它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

  军姿的动作要领概括起来为“三挺三收一睁一顶”所谓‘三挺’指挺颈、挺胸、挺腿;“三收”指收下颌、收腹、收臀;“一睁”眼要睁大,并直视前向方;“一顶”就是头要向上顶。

  站军姿,就如航海中的灯塔,永远不怕风急浪高,暴风骤雨;就如是万里边防线。雪域高原上的哨卡,时刻保持高度紧惕不容侵犯。

  站军姿,站的理想在蓝天上飞跃,站的信念在大地上升腾。

  站军姿,站出浑身的兵味,站出军人的本色,站出军人的赤胆忠诚!

  站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

  他在脑海中牢记要诀,一遍遍在心里默念。

  古月湖班长说得口干舌燥,看着火炎燚笔直的“标兵”状军姿,心里暗暗欢喜。

  这个兵虽沉默寡言,基础较差,脸上也不显刚毅,但胜在生得极为秀气不俗,上手的学习能力让他颇为震惊。

  “他的军姿像擎天之柱,恐怕比国旗班的军姿还正,长得也十分清秀,给人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犹如炎热夏天里的清泉,让人清新可口。只可惜英气逼人,刚猛不足。”

  古月湖想到此处,便觉得该拿出几分威严来:“你们要多想想杀气,把杀气给我拿出来,而不是像只花瓶,中看不中用!”

  火炎燚的军姿是标准的,但并不会笔直得那么可怕,估计是与黑玉虎符有关。

  因为他一端正军姿,就感觉骨骼、肌肉、力度在不断得受到莫名其妙的牵引,从而让他成为毫无误差,理想中的“真正标兵”。

  听古月湖说要拿出杀气来,他面色更加一肃沉,正得像模子,想拿出属于自己的威严。

  哪知一股无形无相的凌厉之气一下子散发,顿时将旁边的同志给冲歪了出去,而在他左侧的古月湖也顿时头皮发麻,后背直冒冷汗,连腿步都有些颤栗了。

  “这……这家伙,好强的杀气,简直像寒冬数九突然降临,连我都差点被压制得站不稳了。”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班长,我叫火炎燚!”

  “火炎燚,什么名字,也太难记了。”古月湖说着。

  十几天后,火炎燚给老父亲写了封问候信,反复的记着新条手册,上课间隙多端正诸多细节,连休息时也在走廊狠劲练习。

  他之所以苛刻加练,是为了彻底改掉以前的习惯,一切按部队的要求规范自己,让自己成为真正的钢铁军人。

  “父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火炎燚用五分钟格式化、标准化、整齐化做完内务,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丝毫无误,如有神助。

  他懂得珍惜一切,深藏心中,为了自己,他必须超越自己。

  格式化标准化的提快速度,是他唯一的选择,尽管现在是休息时间。

  他来到大操场,开始跑步。

  火炎燚现在吃、行、坐、训早已定位,体能测试、体能考核、跳远早已达标。

  俯卧撑五百个,引体向上一百八十三个,立定跳远二米八,双杠一百四十一个,不仅经过了复检,还度过了适应期。

  那本新兵手册他能倒背如流,立体位前屈全手掌撑地面十秒,他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标兵,进入了标兵示范班。

  接下来的日子更难熬,又加了十几项的体能训练,学了军体拳,拳法负重练习,还有总教官组织的每周会操。

  这位姓梁的总教官在新兵训练的过程中会随机组织抽考。

  看着班长们在训练场开小灶,不厌其烦的教踢腿、端腿、压脚尖、敬礼、齐步走,整齐划一的一令一动,他陷入了沉思。

  火炎燚现在把自己当机器人,这就是军事训练和军事化管理,这是他的新起点。

  既然别无选择,那就无须选择,勇往直前。

  新兵进入集训营两个月后,开始摸枪,野外综合训练展开了。

  持枪、分解枪、装枪、保养枪……

  持枪卧倒,匍匐前进,实弹射击,手榴弹投掷,故障哑弹,手榴弹实弹投掷……

  火炎燚对三代武器一开始很不适应,实弹射击、生化防护、枪支分解等双实科目都不突出,反而显得成绩平平。

  为了运用好九五扛一自动步枪,达到人枪合一的地步,他向古月湖虚心的请教。

  古班长说他没过适应期,于是耐心给火炎燚讲解。

  在花了十倍百倍努力后,火炎燚终于迎来了适应期,不但实弹射击全中靶心,连分解枪支也只耗了四十秒。

  双实科目过后,新兵开始了读书活动,他知识,自己离合格军人不远了。

  最终,他在实弹射击、阅兵、综合考评上得了第三。

  “徐庶”这个隐形人开始放光,真正进入属于他的军旅生活。

  这一天,训练场空无一人,大家都去放松去了。

  火炎燚孤单的走在训练场上,然后开始摩拳擦掌。

  准确的说,他是在磨拳擦掌。

  古月湖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火炎燚的左手在磨刀石上来回细细的磨擦左手。

  磨刀石是用来磨刀的石头。任何沙岩石都可磨刀—灰色粘质沙岩石可能最好。石英也不错,只是很难得,花岗石也可用。

  其关键在于磨出的刀刃必须锐利而且耐用,并不易产生缺磕。

  磨刀时右手握紧刀柄,左手手指轻稳压住刀面,沿顺时针方向运动。

  磨刀石表面应保持湿润。

  刀面与磨刀石表面应保持一稳定不变的角度,刀面上的石屑会提示你相应的角度。

  刀面回拽时左手手指不要加力,那样易于造成反口。

  磨刀时逐渐减压会使刀刃变得精致锋利。

  另一面也应按顺时针方向来回磨。

  “你在磨掌?”古月湖奇怪的问,谁的肉手会受得了?

  “不错,这是你和梁总教官所说的‘摩拳擦掌’!”

  “你真是怪人!”古班长道。

继续阅读:第六回 故事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