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厄运不可改
王昭之2019-06-20 15:212,957

  文艺天地、情心世界

  纵横共史、弘扬之兴

  火炎燚正在狭隘破旧的房间里看电视。

  古装剧《大内低手》正在热播,他津津有味的看得正劲兴,“噗”的一声从电视屏幕上传来,整个电视机就黑屏了。

  “不会吧?电视机坏了,还是停电了?这扫人兴的家伙。”

  他郁闷的想着,心有不甘,更有忿懑之意。

  “火娃儿,又在看电视!作业做没?成绩稀烂,家务活也不干,扫帚倒了也不扶一下,就知道整天看电视,都高中生了,还耍?电费要不要钱?”

  大门外传来父亲高声训斥的声音。

  火炎燚整张脸难看极了,原以为是停电,现在想来,九成九是父亲把电表旁的电源匣刀扳下来了。

  强行断电,父亲虽不常做,但也有先例可循。这也是乡村家长对付爱看电视孩子的手段之一。

  “要你管!”火炎燚共愤了一句,却也无可奈何。

  门被粗糙地推开,老父亲跨进了门槛,脸上有怒容,显然愤意未消。

  火炎燚意不平,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违逆,只好一声冷哼,慢吞吞的去做堆积如山的周末作业。

  “懒得晒蛇吃,看你以后怎么处!”老父亲说完,便离开了。

  炎燚这名很怪,一出生的他被信奉算命的父亲去街头算命瞎子那里装模作样的算了一下,说他的儿子五行缺火,便改了个“炎燚”之名。

  火炎燚母亲在她三岁时因口角纠纷出走了,期间杳无音信,等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将他养到十岁,他母亲回来了,是要求一纸离婚书而已。

  火炎燚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仿佛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突然闯进,打乱了他们一家三口的贫穷生活。

  后来他才听说是父亲从小道消息找到了母亲,而她在异地成立了家庭,已有二个孩子。

  被逼不得已的母亲匆匆离了婚,一刀斩断了一切。

  火炎燚无悲无喜,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不是他无情,而是因为无任何印象。

  单亲家庭是悲哀的,尤其是贫困潦倒、没有经济来源的家庭。

  邻人说他母亲是重婚,他父亲可以告她并让她去坐牢。

  火炎燚父亲苦涩一笑,唉声叹气的道:“她的心已不在这里,起诉又有什么用?”

  火炎燚读书日子苦,十岁上一年级,因无钱交学费被老师拒收了,父亲去找校长诉苦了半天,校长才开了证明单强行让老师收了他。

  学校为火炎燚减免了一部分学费,自家又出了大部分,终于挨到初中,然后靠勤工俭学读到了高中。

  他成绩不太好,人倒是态度端正。

  英语底子差听写也跟不上,老师罚抄五遍十遍几大页几大本,他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照单全收。

  所以英语老师还全班表扬他,说火炎燚态度端正,连书页翻烂了也记不住,是没天分,不怪他,不像其他同学偷奸耍滑态度恶劣。

  亲姐姐大火炎燚三岁,如今在县城读职业学院,人大情疏,很少归家,已经极少交流了。

  火炎燚应该上不了大学,他的姐姐之所以能入县城,是有一位镇长救济。

  志大才疏的火炎燚颓废的写着作业,五年的勤工俭学已磨平了他的棱角,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的确心智成熟了不少。

  学校有一位要好的体育老师曾对他说:“你勤工俭学一期,像笨猪一样遭人嘲笑,但学校却只拿一百元的钱抵你学费,你傻呀,为什么要处处得罪人的老实去做事?”

  火炎燚没有回答,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钱不多,但至少能减轻家庭负担。

  勤工俭学是朴素美,但少年人血气方刚,青春正盛,自尊心很强,有些活的确丢脸无光,但霉运厄运贫命在身,他的确别无选择了。

  他有一个梦想:统一全世界!

  为的是世界各国不再战争,不再有贫富极差。

  所以火炎燚有一个座右铭:为统一天下事业而奋斗,为繁荣世界未来而读书!

  这是火炎燚借用周伍豪少年宏伟志向“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改编的。

  他心中有一腔尚武的热血,外面斯文隐忍,有些穷酸的儒气。

  看着破烂壁上贴着的唯一女明星壁纸,火炎燚叹息了。

  赵霓颖是不愠不火的女星,大概能理解他的一丝想法吧。

  她也来自农村,无后台,长得也不惊艳,唯一的努力之心是做好自己,她那张有些可爱的婴儿肥娃娃脸能让人稍却烦恼。

  她应该能大红大紫吧!

  他能做好自己吗?

  想做好自己,也要有平台、有能力啊,仅怀有一颗踏实的心,对遥远的梦来说的确是不可企及的。

  志大才疏!

  这是火炎燚的死穴,他该怎么办?

  他不想做现在的自己,想破茧而出,可连作茧自缚的丝都没有,难道不绝望吗?

  他是全校唯一会写毛笔字的人,粗粗的练了颜、柳、赵,看着“志大才疏”四个有些模样的大黑字,他思考着未来在何方。

  这么一凭空思索,自然是无结果了。

  一想到作业一箩筐,火炎燚心里不禁愈加烦闷起来。

  他不是不想读书,可读书是笔大费用,家里一贫如洗,又能做什么呢?

  三间旧瓦房,一位老父亲,贫穷到了他的现实,正一点点在蚕食他的梦想。

  作为走读生很苦,火炎燚天不亮地不亮就起床,匆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在烧柴火的热锅里放了一点儿油炒了冷饭——油炒饭,便开始进早餐了。

  十一月的天已冷,要步行四十分钟的山路才可到学校,偏偏天公不作美,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冷雨。

  雨夹寒风,泥泞的道路水迹坑洼不断,很快打湿了火炎燚那双破了底的胶鞋。

  冷水逐渐进入鞋跟,然后是脚心、脚尖,他左手撑着伞,右手拿着照路的电筒,终于凉透了心和脚。

  今天又要湿鞋冷脚一天了!

  从小到大这样的窘境折磨了他十年,以后还将继续,不知期至何时……

  雨越来越大,水滴打湿了火炎燚挽起的裤管,裤腿后面的泥点越来越多,为数不多的裤子又脏了,在没有洗衣机、烘干机的家庭,冬天洗后一礼拜才会干。

  他会不会没有裤子换?

  脏了的裤子会不会被同学们瞧见嘲笑他?

  家里的烂旧电视是唯一的电器,别的同学有手表,有电话,而他却希望有一双下雨不会浸灌水的鞋!

  伞遮不住天之斜雨,衣服裤子都有些湿了,他身体一接触到冷就害怕。

  怕衣服湿,裤子湿,鞋子湿,因为一旦湿了,他将只能湿着穿一天,用身体的体温把它们烘干,晚自习后回家去换。

  有时候晚自习回到家,鞋子里面还是湿润的。

  他觉得自己很可怜,渺小如蝼蚁!

  何苦要遭这份罪?

  他一直念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来自欺欺人。

  火炎燚中午勉强有饭吃,但吃不饱,多数只能回家吃,再匆匆折回学校,晚饭只能挨饿到回去吃,那时已深夜十点半左右。

  今天又是倒霉的一天!

  雨纷纷本很美,却是摧残他的灾难。

  万一上学、放学遇到瓢泼大雨,那他火炎燚会更惨。

  前路无坦途,回望尽疮痍,唯有凄凉美!

  但凄凉也是一种美啊。

  手僵冷,脚僵冷,是冷还是暖,他真的分不清了。

  火炎燚,他现在的希望是天雨快停,好让他少遭一些罪。

  一个人身体冷了,心也冷了,那他将更平静。

  火炎燚曾翻遍书,从字里行间,他咬文嚼字,仿佛在夹缝中生存。

  终于找到了合乎心意的信念——玄门。

  佛教有清规戒律,让人戒嗔戒痴戒贪,忍受一切苦难。

  火炎燚心中本已苦,还让他忍受苦难,是与他的本心是背道而驰的。

  所以他遍翻古今与他契合的唯一,找到的便是大华国土生土长的玄门。

  “啊呀……”

  一块石板上有青苔,火炎燚踩上去脚打滑了,摔了一跤,连屁股都打湿了,摔痛了。

  他使劲地咬了咬牙,痛苦的站了起来,因为上课要迟到了!

  唉……

继续阅读:第二回 帝王黑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