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打了大校
王昭之2019-06-20 14:442,862

  “我之所以交给你,是因为你比我更配拥有它,一柄刀再好,如果不能实现它的价值,那就是废铁。”总教官说着,毫无所恋的将雁翎刀交给了火炎燚。

  “其实它对我来说只是媒介,如果可以少杀和不杀,我很乐意,可惜再好的兵刃也免不了沾血,这是死亡的罪证,凶器在手,我免不了沦为罪犯。”

  “它存在的意义不是以杀止杀,而是为了守护而战,我相信你不会埋没了它。”总教官道。

  一个月后,瑞典之都木头岛,火炎燚住在北海草堂内。

  木头岛素有“北方威尼斯”之称,或许是因为火炎燚的到来,让它不再和平起来。

  挪威和芬兰的势力党在圣魔殿的教唆下,开始对火炎燚为首的人采取了行动。

  按照他们的话说,他们不喜欢被当作猎物,更喜欢自己狩猎,即便是毁掉“无暴力”的青铜雕,也不想火炎燚成为三国的无冕之王。

  安宁的王国不再安宁,双方约定在九十二公里的南边约塔河见面。

  火炎燚并没有带多少人,仅约翰、安德、卡尔三人而已。

  这三位贵公子代表着瑞典十大姓氏,单是三家势力合一就超过七十万人。

  当然,像尼尔、拉尔、奥尔七大族也各出带了十人,尽管火炎燚的人没超过一百,但气势依然不弱。

  汉森和玛丽亚各带了五千精英来到了约塔河,看来很不放心这名无冕之王。

  “约翰森,你们带这么点人来,是看不起我们,还是想暗算我们!”汉森问道。

  “看来你们的胆子很小嘛,一次挑衅而已,用得着带上万人来保驾护航?要不是我们头儿不想搞死你们,我带人连你家茅坑都一块儿填平了,看你还叫嚣不?”

  “玛丽亚,你一位大小姐也出来搅局,是不是觉得我们头儿脾气好,肚量宽就以为我们怕你,信不信我带人分分钟划烂你的脸?”

  别看约翰是一位贵公子,可他脾气大着呢,在瑞典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现在作为火炎燚麾下的三将之一,獠牙十分锋利着呢。

  “约翰,头儿没开口,你可不能先扛上,打与不打,全凭一道命令,”卡尔道。

  “我的意见很简单,若汉森与玛丽亚是圣魔殿的人,一律不准放过,哪怕是有交易也不行!”

  “我们各自为政,用你们华夏的说法叫泾渭分明,凭什么要向你火炎燚交涉?”玛丽亚愤然道。

  “看来你们人多势众很有底气嘛,也不知用卡车装了几百车人来,但我只想告诉你们,我没有拿安德、卡尔欺负你们的意思,纯粹是我要你们问答我的问题而已。”

  火炎燚左手一挥,一道巨大的雷霆像长龙在他手中开始交织,把约塔河直接给映成了紫色。

  嗤……轰!整条粗大的雷电击在河中,将整条约塔河都给劈搅成了干涸的沸水。

  “什……什么情况,这看着刚毅、低调,好话好说的无冕之王竟如此的厉害、逆天,伸掌曲指之际就是雷霆出击,大发神威,莫说是后面这一万人,就是我俩也扛不住啊!”汉森目瞪口张道。

  火炎燚的左手再食指一划,飞动的火焰红烧透天,映得满地如昼。

  缠绕的火炎重重叠叠,像绕指柔般顺着他的指尖越发大发,只在一瞬之间,就被一掌劈入河中。

  高温滚滚本该遇水而熄,哪知像遇水如油,霎时便燃烧得旺了百倍、万倍……

  翻卷的约塔河一点即着,火势截断河流,延绵出了上米,直接将河水都给灼烧干了。

  玛丽亚看着这又雷又火的火炎燚,心有余悸,如果这雷霆之怒和灼烧之火落在她的身上,她能承受得了吗?

  “既然都跑到我们地盘上来明火执仗的干了,今天也就必须得有个说法,不然安能轻善。!”约翰道。

  “我们头儿只负责我们这一块,你俩是否考虑加入?要是再扛上,说不定再找上几位英德波战友来,你们不想玩完也会没指望的。”安德道。

  “如果你们加入,就算匡正门分部的骨干,自会有我们圣台战将照拂着。否则等圣魔殿袭来,就会大事不妙的。”火炎燚说道。

  “汉森、玛丽亚,如果要加入我们水木堂就要趁快,不然等你们被人欺负了才来找我们,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卡尔道。

  “其实我和汉森都是抱着来瞧一瞧的心态,现在你有这个实力,加入水木堂也没什么不可以。”玛丽亚开口道。

  “不错,否则那有找人挑衅是深入敌人腹地?我们现在以水木堂堂主火炎燚马首是瞻,正式成为水木堂的一份子!”汉森道。

  “很好,欢迎你们成为匡正门的一员,尽管咱们之间还没有绝对的信任,但我看好你们俩,因为你们都是讲义气守信用的人。”火炎燚与汉森和玛丽亚分别握手道。

  几人正谈着,突然,有一人飞快跑了过来:“大小姐,不好了,泰尔森大校领着一万部队包围了我们。”

  “这个混蛋,真以为我们怕他不成,居然敢从芬兰追到这地方来,莫非有内奸?”玛丽亚娇斥道。

  “玛丽亚,你也别乱想,你上个月废了泰尔森的亲兄弟,他早晚都会寻你晦气的,如今好不容易看见你离开了大本营,他不来报仇才怪。不过有我再,我不会袖手旁观的。”汉森掏着枪道。

  “别妄动,泰尔森率领的是武装部队,他敢在我们水木堂地盘上搞事,肯定有依仗。”卡尔道。

  “你们都别动手开火,我亲自去看看这泰尔森是什么货色。”火炎燚说完,很快便领着众人来到了武装军队的正面。

  “泰尔森滚出来,我们老大有话讲。”约翰喊话道。

  “我已经恭候多时了,水木堂堂主火炎燚。”一名魁拔的男子一身军装加风衣,手持机关枪道。

  “带这么多人是想在瑞典造反吗,竟然是来闹事给下马威的,那我就不能再放你!”

  火炎燚说着,身体化为一道劲风,瞬间就跨越了十几丈远,伸手就掐住了泰尔森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

  “不……不许动!”

  “放开泰尔森大校!”

  “否则别怪我们开枪了……”

  火炎燚摇了摇头,“一名大校而已,嚣张的气焰过高了。”

  啪啪啪啪啪……

  他一边说着,一边抡起巴掌,左右开口,将那大校连扇了近百个耳光才停止。

  泰尔森本来还有几分帅的,现在被暴打成猪头,双颊通红,肿胀得老高,根本再无一丝帅气,就连最熟悉他的人也无法再认出他来。

  火炎燚将泰尔森无情地扔出了几丈远,对那些武装部队道:“再敢放肆耍刁,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军士们都知道这泰尔森是耐打的军官,他们几百人都敌不过他一双拳,现在被扇成猪头,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还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们哪里还有叫嚣的勇气。

  “如果你们不撤退,我就只好把你们变成太监军队了,知道什么是太监吗?就是踢爆蛋蛋,让你们做不成男人!”

  “火炎燚,自恃匡正门,但它的影响力还没到瑞典吧。”这时,一名未穿军衣的老人从部队中走了出来。

  “我叫泰勒,是圣魔殿的座上宾。”

  “我对圣魔殿很有兴趣,因为你们在大华国惹事生非,被教训得很惨,既然是仇人,我就用不着客套了。”

  火炎燚右手一挥,火炎顷刻漫地满天,他身子飞快一闪,左边雷霆皆出,与右边的大火相交集,直接就罩着泰勒轰砸过去。

  “疯子!”泰勒急掠后闪,拉开了距离,他是躲开了,可近百军士不是被活活烧成灰烬,就是直接被雷电劈击成焦烂的烤肉。

  “土暴走!”火炎燚双手“嘭”的一啪地面,地面顿时迎来十级大地震,龟裂断崩的大地突上忽下,上成山土之锥刺,下成深渊与沙沼,霎时地动而山摇,将那泰勒与近万军士活活困于绝境中挣扎。

继续阅读:第十八回 古装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