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终结者
王昭之2019-06-20 13:342,893

  “想不到这菜还有如此神奇之处,要是少主不说,我们肯定是发现不了妙处的。”钱花花道。

  “话说我在匡正门的食堂吃了那么久,总觉得好吃但又弄不明白,现在想来,也确实有这种功效。”火炎燚道。

  “不错,只是匡正门的手艺怎么会流传到沪州来?”皛也疑惑的道。

  “这么说我突然发现这道黄金炒饭与门中的略有不同,难道也是吃菜的顺序不同而已?”晶道。

  “因为这是老当家做的,匡正门的是大当家做的,两人是父子关系,只是大当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而已。”诸葛云龙道。

  “不错,老当家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是大当家,在匡正门掌勺,次子为二当家,就是万岁营的邓营长,三子为小当家,是世界第一天峡水电站的总工程师。”张恒道。

  “老当家发明了‘混元养生宴’,大当家发明了‘全席宴’,‘十全宴’,当然还有许多菜谱,如素肉麻婆豆腐、鸡油炒油菜、富贵鸡、凤凰水晶、南瓜凉面、鲶鱼面、升龙饺、七色彩虹粥、乌骨鸡包饭、菜花鱼肉饺等。”王昭之道。

  俞雅南微笑道:“不错!我吃过他的弹跳甲鱼汤、火焰烤乳猪、铜钱黄瓜、龙虾三争霸、豆腐三重奏、黄金开口笑,吃过后会受用无穷,终生难忘,真不愧是绝世无双的大当家。”

  “所以说少主才是真正的吃货,不仅懂得天地玄理,还知道如何去选择厨子。”火炎燚道。

  赵霓颖听后,有些不敢相信,这名看起来英美至极的青年竟然这么有眼光。

  “匡正门的伙食不好,你们一定会抱怨的。人生不能尽口福,于你们而言也是憾事,我只是尽量让自己心满意足而已。”王昭之诚恳的道。

  吃过饭后,大伙正在聊天,火炎燚找到了王昭之。

  “少主,我想问你关于帝王黑玉虎符和冥笛的事。”

  “我这次之所以回沪州,不是因为计师哥也亚,而是你。”

  “因为我?”火炎燚有些不懂的盯着王昭之道。

  “如果我不回来,出不了半月,你就会走火入魔,然后被阴鬼缠身而死。”王昭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走火入魔,阴鬼缠身?少主,这……这从何说起,难不成是因为冥笛?”火炎燚疑惑不解,有些后怕道。

  “不错,帝王黑玉虎符和冥笛是真仙境才能相融合的驱鬼符笛,你以地神境实力强行融合,虽然因《天地七式》的特殊性而免受了反噬之灾,但你晚上睡觉警觉性变差时,正时阴气浓重之时,只要有个十天半月,你必定会走火入魔、阴鬼缠身而死。”

  因为两人在僻处,所以尽管火炎燚很失态,但也没第三人看见。

  “少主,这帝王黑玉虎符和冥笛是什么来头,居然要真仙才能融合?”

  “在四千年前,曾有一名叫冥虚空的男子在山中修行,他一直不得法门,只好走上了旁门左道之路。”

  “当时天地人仙妖魔鬼怪并未分流,冥虚空将旁门左道用在了捉鬼炼法之上。尽管几十年后邪功大成,但根深蒂固的他想弃掉炼鬼上术却再也不可能。”

  “越陷越深的冥虚空先是利用炼鬼术让自己在一千年内成为成就了上神之境,只可能他已是堕仙,为三界所不容,在七百年后,东躲西藏的

  冥虚空终于踏入真仙境,但因恶贯满盈时常换失心疯。”

  “两百年后,行将就木的冥虚空在最后关头以炼鬼术将一生修为封印在了一块帝王黑玉虎符中。但虎符再厉害也无法觉醒,他便以竹术炼成笛,将自己的意念传承封印在笛中,只要有人奏笛而出声,虎符中的鬼术便会醒来。”

  “冥虚空虽然死了,但你巧得虎符、竹笛,为了杀死丁克,吹动了冥笛,激发了阴虎符,故才遭上灾祸。”

  “那……那少主有办法吗?”火炎燚还是有点儿提心吊胆的问。

  “我如果没有办法帮助你,那肯定是不会回来的,毕竟诸葛军师也能勉强搞定哥也亚。”

  “只是有三种选择,你自己看着办。”王昭之道。

  “是哪三种选择呢?”火炎燚问。

  “第一种,毁掉冥笛,使帝王黑玉虎符永不因奏动冥音而激发阴鬼。”

  “第二种是毁掉虎符,让冥笛失去作用。”

  “第三是将虎符和冥笛为你所用。”

  “少主,如果可以,我想选择第三条,毕竟冥虚空才是旁门左道,而虎符和冥笛无过。”

  火炎燚知道任何武器都有两面性,可谓利弊双存,只要运用得好,又未尝不是一件好兵器。

  “好吧,反正这是你的选择。”王昭之说完,双手一结印,一道幽暗之光射入了火炎燚的身体,然后幽暗之色渐渐从火炎燚身体上散发出来,又缓缓隐去。

  “多谢少主。”

  “我只是将你的身体属性转变成了玄冥体,这样不会影响你任何体质,还能让你不受阴兵冥鬼的纠缠,便可吹笛驱鬼作战了。”

  “沪州事了,我该走了,此处有诸葛军师,你明天回浙州见奉天,事毕再回挪威,一周可回来一次。”王昭之交待道。

  “是,少主!”火炎燚拱手道。

  ……

  翌日,火炎燚和赵霓颖、赵丽丽、钱花花坐客运车向浙州折回。

  中午时分,太阳高照。

  奉天一身古装战甲,正在追着三德王——跖。

  跖是狡猾的盗王出身,他飞快的逃跑着,生怕庞凤元或范三户追来。

  “三德王,你逃不掉了,七王虽唯你没死,可我绝不会让你有苟延残喘的机会的。”奉天脚下一掠,逐日步飞射而去。

  “哼,大言不惭,你要追得上我才行!”三德王的逃速骤变,化成了一道绿光,始终和奉天保持着距离。

  两人一逃一追奔逐了很久,突然间,三德王不逃跑了,因为有一老头子正在站在了他的身边。

  “我的鬼步舞现在已经跟得上逐日步伐了,奉天,你能赶来,就是自寻死路,凭你一人,你是打不过我俩的。”瘦老道。

  “是吗?一对二,我太喜欢了!”一道声音传来,却使瘦老怔了怔,这声音太熟悉了!

  他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因为火炎燚不知何时竟站在他们的身后。

  “火炎燚,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感觉到?”瘦老心惊的问。

  “因为我有鬼护身,瘦老头儿,劝你别用鬼步舞了,如果不想死的话。”火炎燚道。

  “妄自尊大,去死!”瘦老快步一闪,便朝火炎燚扑去。

  火炎燚没有动,手中竹笛一划,放在嘴边便吹了起来,一股股神识动荡,令瘦老头痛欲裂之感出现了。

  老头子在地上不断打滚,像是一名疯子在自己撒泼,惨叫连连,不断计饶。

  笛声一转,如鬼缠而行,凄厉非常,瘦老脚猛然一蹬,一下子倒在地上,便无声无息的死了。

  “魔笛?”三德王脸色煞白,心中极为忌惮,也不敢停留,撒腿就逃。

  火炎燚身子一闪,屈指一弹,指劲一下子穿透了三德王脑袋。

  “厉害,一趟沪州之行,进步不小嘛。”奉天看着火炎燚身前倒地已死的三德王,由衷的道。

  “运气好而已,走,我请你吃午饭!”火炎燚微笑道。

  “求之不得!”

  ……

  “我想带你去冰岛!”

  赵霓颖听后,双目瞪着火炎燚:“你想让我挨冻受罪?”

  “你不是说愿意和我去天涯海角吗?”

  赵霓颖狡黠一笑:“对呀,度假就去海南的天涯海角。天涯海角很近,不是吗?”

  “你……你这是歧义共用,骗我可不是好人!”火炎燚一本正经道。

  “我不是好人?如果我不是好人,会让你骗走我下半辈子吗?再说就算我骗你一句也是应该的,因为我的后半生都被你骗去了!”赵霓颖娇嗔道。

  火炎燚没有反驳,因为他是古装者,凡事不能吃亏。但在这件事上,彼与此已分不开,即使他吃些亏,让些理,又何妨呢…?

  ——完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