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刘老
密云不雨2019-07-29 15:142,384

  刘老所长的举动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朱老师先回过神来,解释道:“这位是小李同志,他来看展览时……”

  “奶奶个毬!灭地恶魔,灭地恶魔还在世上!”老头子不顾一切地向我吼叫,花白的头发像狮子般猛烈抖动,神情愤怒到了极点。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令人吃惊,但我并不紧张,我知道他有病,一定是认错人了。朱老师马上拉了我的手臂往外走,郑露上前搀住老头子一迭声地安慰,我们走到门外还听到他苍老而愤怒的声音。

  朱老师在走廊上对我说,刘老担任了十几年的文物研究所所长,在许多领域都有独到之处,文物界里更是全国数得上的专家。但可能因为沉浸研究用心过甚,前几年他出现了时有时无的怪病,发病时疯言疯语,甚至手脚不听使唤做出稀奇古怪的动作。

  这种病民间说是“着魔”或“中邪”,医学上则被诊断为间歇性精神疾病。经过两年住院治疗,他的病情已大有缓和,谁知今天不巧,正好遇上他旧病复发。

  我问朱老师“灭地”是什么?他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他跟刘老从师生到同事二十几年,从没听他讲过这个词,但按照刚才的口气,肯定是一种特别恐怖的东西。他还提到一点,刘老极少骂人,刚才的话语简直不像出自他口。

  灭地恶魔,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刘老所长为什么对着我大吼?

  虽然身世来历对我来说还是个谜,但至少我知道爸是个怎样的人,知道七百年前的先祖和名士贯云石结拜兄弟,无论如何跟恶魔扯不上关系呀。想想这老头子充血的眼睛里喷出的怒火,我怀疑他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郑露出来了,她说刘老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他想让我进去单独谈谈。她说话时眉头紧蹙,显然不大放心他的病情。朱老师则看看我,似乎怕我承受不了惊吓,我对他笑了笑:“没事。”

  房间中央面对面地放着两张椅子,隔了四五步远,刘老所长坐在里面那张,他抬手示意我坐下。我把怀里的短刀取出来递给郑露,她再递过去。刘老所长哦了一声,把刀托在手上仔细研究起来。现在他的动作非常轻柔,和刚才判若两人。

  郑露和朱老师出去后把门掩了起来,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过了一会,老头子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问我:“你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我愣了一下,从小到大我没听到过这么奇怪的问题。我还能是谁?我除了是爸妈的儿子、姐姐的弟弟还能是谁?这个问题我根本不知怎么回答。

  老头子又问:“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这个问题一下子简单了,我答:“妈妈……还有姐姐。”

  “你爸爸呢?爷爷叔叔呢?”

  “爸爸死了,爷爷没见过,叔叔没有。”

  “啊,啊。”他扬扬下巴,目光和善了许多,接着又问我的名字。

  “李诚。”我犹豫一下又补充道,“也叫李末世。”

  我索性告诉他真名实姓,难不成他对我的身世也有研究?

  “李末世?”他的眼睛忽然炯炯有神,“你爸给你取的名字?”

  我朝他点点头。

  “好名字,你爸给你取了个好名字。李末世,你的姓不好,名字却是最好的。”

  自从有了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人说好。羊老仙、帅狗、小妖,还有我妈和二姑,见到这个名字都没有高兴的意思。我自己也犯嘀咕,这样的名字古里古怪,不知道我爸当年是咋想的。

  眼下这个老头子说我姓李不好,天下姓李的人这么多,有啥不好?又竟然把这个怪名字说成最好,他是不是又犯病了?

  “灭地是什么?”我忍不住问。

  “哦,知道这个的人很少了,你不知道就让它不知道吧,最好一辈子不要知道。”

  他说得拗口得很,似乎刚才发作的病还没完全好过来。不过我觉得他的发作可能和我有关,于是又问:“老人家,我身上是不是有不正常的地方?”

  “有,你爸是怎么样的人你就会是怎么样的人,有些事你长大了会明白。”老头子盯着我说,但目光渐渐温和。他停了停又道:“你用两只手托住下巴和后颈,向上用劲试试。”

  我依言托住下巴和后颈,然后一使劲,只听到脖颈的骨头喀喀两声,头竟然向上拔高了一节。

  我吓了一跳,放开双手,发现脑袋和脖颈并没有异常,只是觉得高了许多,而且转动起来更加灵活,几乎可以扭过头去看背面的东西。我稍一用力往回缩,脖子又“喀”的一声恢复了原状。

  我诧异地看着老头子,从没想到自己的脖子还藏着这样的机关,不知他是如何得知的。

  老头子突然笑了起来,露出残缺不齐的牙齿,话语里带了颤音:“奇怪是不是?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你这一套。原先我也不知道,后来研究那些东西研究得疯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听羊老仙说过,讲自己醉的人多半没醉,而讲自己疯的人绝不会疯。于是我说:“你没疯。”

  “这是疯人院,我关在里面怎会不疯?你看我刚才的样子不像发疯?”

  “有点像,但不疯。可能你懂了别人不懂的东西,别人就以为你疯了。”我想他的情况跟那个把阴魂画下来的唐画家很相似。

  老头子嗬嗬地笑出声来,边笑边用鸟爪般的一根指头指着我。笑了一会他开始摇头,说:“疯也好,不疯也好,反正我活不长了,活不长那一定是真的。在我死之前你有什么要问的?趁我没断气赶紧问。”

  要想问的东西多了,比如他看见我第一眼时说的“灭地”,肯定是个跟我有关的神秘东西,但他不愿告诉。想了一下,我问为什么姓李不好,为什么我的名字又是最好。

  “姓李不是你家的本姓,当然不好啰。名字嘛是你爸取的,他是你家族里最好的人,所以你的名字最好啦。”老头子好像故意绕着弯子,“你长大后会明白的。”

  又是长大后会明白!无论谁都知道这是长辈敷衍小辈的话,因为无论谁都是从小孩长大起来的。我正想再问问其他,老头子突然打起哈欠,说:“我要睡觉了。你好自为之。”然后再没讲过一句话。

  我走到门口把朱老师和郑露叫进来,他们见到刘老所长的样子,就说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老人家该休息了。我一看钟点快到中午了,小妖姐说不定还等着我吃饭,于是在车上向郑露借了手机打给她。

  小妖接了电话,急急说:“你在哪儿呀老板到处找你呢,娱乐城里又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